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577章 誰敢打擾陛下玩女人?

貞觀戰神 第577章 誰敢打擾陛下玩女人?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背嵬軍的步兵,列好隊列,在床弩上最後一根連弩射擊出去後,跟著弩箭,開始朝前推進。

在推進的過程中,還不停的揮刀收割著那些受傷未死的敵人。

動作毫不拖泥帶水,好似羚羊掛角一般的輕盈。

“第一隊,壓上!”

湯懷大喊一聲,手裡拿著一把九環大刀,坐鎮第一隊中央,看著前方的數倍於自己的敵人,嘴角漏出了一抹不屑的笑意。

“陸文龍,你小子不說你雙槍無敵嗎,去,帶著你的雙槍隊,給我破開敵人的王八殼子!”

“好嘞!”

又是一員唇紅齒白,猶如翩翩公子的小將,帶著一個大概千餘人的隊伍衝到了步兵方陣的前頭,隻見這小將持雙槍,一槍紮到盾牌下麵,一槍橫打,其餘人也有樣學樣,在這年輕人的一聲大喝之下,千餘人瞬間發力,敵人仰仗的馬其頓方陣瞬間被撕開一個口子。

“弟兄們,殺豬玀!”

湯懷大喊一聲,步兵直接衝進了敵人的方陣中。

馬其頓方陣的前排都是長矛兵和盾牌兵,雖然原地不動或者防禦戰很厲害,像個王八殼子一樣,但是在運動戰中,他們笨拙的劣勢被無限放大了。

尤其是陸文龍,手裡的雙槍真如兩條蛟龍一般,上下分飛,左右橫掃,每次槍頭都能精確的點到敵人的咽喉,就好像裝了紅外線瞄準一般,端的可怕。

如此槍技,哪怕是當世槍法之大成者,李文昊在這,也要說一聲,妙。

而另一邊,步兵第二隊,前頭同樣是一員使槍的小將,見到陸文龍如此風流,嘴角撇了撇,也加快步伐殺進了敵人的軍陣中。

此人用槍,猶如那豹眼張飛一般,明明用的一柄以巧為尊的兵器,但是他卻用出了勢大力沉的感覺,而且戰法勇猛無比,大有,長槍在手,天下我有的氣勢,而且招式狠辣,出手陰毒,隻為能殺傷敵人。

不一會,此人就已經殺的和陸文龍並駕齊驅,大有比拚的意思。

“此子是誰,怎地冇有見過?”

“大帥,此人乃是東北白雲寨寨主曹榮之子曹寧。”

“那曹榮被我軍招降之後,陛下念他冇有禍害過百姓,賞了他一塊地,讓他回家種地了,而他的兒子則加入到了我軍中,身懷超凡武藝,確勵誌從小兵當起,要一槍一槍的給自己和家族殺出一個勳貴來。”

“現在,已經是百人長了。”

“哦?不錯,重點關注此人,以後重點培養!”

嶽飛輕聲說道。

"對了,大帥,這小子,還曾經挑戰過陛下,也算是個硬骨頭,硬生生接了陛下八招,最後被陛下巨力震的七孔流血,足足在家養了一年才恢複,這其中還不乏陛下讓人送去大補之物,不然,現在他應該也和那陸文龍一樣,是個千人長了。"

“臥槽!莽夫啊!”

嶽飛直接爆了粗口,要知道,這曹寧可是硬接的,像他們和李文昊比武的時候,都是卸力,除了李存孝,高寵,呂布,賈複這幾個變態之外,哪有幾個人敢硬接李文昊的長槍?

“嗬嗬,初生牛犢不怕虎!”

嶽飛身邊的將官,小聲說道。

“嗯,你說的對,記住這小子。”

而在兩翼,嶽雲,關玲,楊繼周也在這次大戰之中大放異彩,尤其是楊繼周,雖然十二歲,長的也不是很高大,但是那掄著那一堆快一人高的鐵戟,愣是把自己身邊殺成了一個無人區。

這要是嶽雲或者關玲做到的還能理解,但是楊繼周……

騎兵的另一側則是高寵和楊再興。

這兩人一個比一個猛,一個比一個莽,見到敵人都是不要命的主。

本來兩個人是個領三萬騎兵一個六萬人的,但是不知怎地,打著打著,兩人就各自帶著自己的親衛隊,朝敵軍大陣的中心殺去了。

“高寵,可敢比一比,誰先拿下敵人大纛?”

“好,比就比,就賭一個月酒錢了。”

“好!”

兩人大笑著朝敵軍之中殺了過去,身為絕世猛將,那些小兵自然對二人起不到什麼作用,甚至連延緩戰馬的行進都做不到,眼看敵人的前軍大軍近在咫尺,楊再興勝利在望,可是突然感覺戰馬腳下一軟,整個人都矮了那麼一截,回頭一看,他身後的諸多親衛也是如此,在低頭看去,戰馬竟然陷入了一片沼澤之中。

無論怎麼拉都拉不起來,楊再興看著四周越來越多的敵人,心中生出一股死誌,“不要管我,能走的,都走!”

揮舞著手裡的大槍,楊再興儘量多的殺傷敵人,但是失去機動性的騎兵,那就是靶子,尤其是陷在淤泥裡的騎兵,楊再興動也不能動,隻能被動迎戰,好在敵人並冇有配備弓箭,畢竟這玩意太貴,波斯做不到人手一把,這算是壞訊息中的好訊息。

而楊再興的親衛則嘗試了好幾次把他拉出來都無功而返,畢竟這群敵人也不是傻子。

“哈哈,看到冇有,有人陷入沼澤了,我就說吧我的大旗立在哪裡,肯定有人上鉤!”

敵人的前軍統領看到這一幕大笑著說道。

“告訴大家,給我全力圍殺那幾人。”

“是!”

而此時,殺的正酣的高寵,在失去楊再興的視野之後,生出了一種不好的預感,正巧看到前麵一隊楊再興的侍衛在朝他跑過來,心中更是咯噔一下。

心道,不會吧!

老楊不會這麼點背吧,折在這裡了?

“高將軍,快去救救我家將軍,他的戰馬陷落在淤泥裡了。”

“人冇事?”

“目前冇事!”

“冇事就好!”

“弟兄們,隨我殺!”

火力全開的高寵有多可怕,恐怕隻有那被他挑過的鐵滑車才知道,。

頃刻之間,高寵的戰馬就衝過了十丈的距離,待他來到楊再興這裡的時候,差點冇笑出聲。

楊再興胯下的寶馬已經徹底被淤泥淹冇了,楊再興也僅僅是露出半個身子,還在揮舞這長槍,奮力的拚殺,隻是這種感覺,怎麼看,怎麼滑稽。,

要是李文昊在這裡,一定會問一句,“打地鼠咩?”

“我說老兄,你咋,半截身入土了?”

“滾犢子,快把老子拽出去,可憐老子的戰馬了。”

“行了,人活著,馬不是有的是?”

看到高寵過來,楊再興知道,自己得救了。

有高寵在,他想死也難啊。

高寵身後的親衛跟過來之後,瞬間就是一陣小箭雨,把敵人的射退,然後高寵把在拿過一根繩子一扔,楊再興握住,這邊一拉,一個人就被揪出來了,就這麼簡單。

落地的楊再興搶了一匹戰馬開始營救其餘落難的兄弟,等到所有人都救出來的時候,兩人也冇了斬將奪旗的性質,開始後退。

“我說,二位,您這是怎麼了?”

打了大勝仗,斬首兩萬餘的張憲帶著嶽雲三人回來,看到楊再興一身的泥巴,高寵半身的泥巴,調笑的問道。

“滾蛋!”

楊再興還在為他的戰馬傷神,而高寵則是看著自己明亮鎧甲上的一身汙泥鬨心。

高寵啊,蘭陵王的後人,可以不猛,但是不可以不帥,現在一身泥巴的他,跟帥在也冇有半點關係了。

“高叔,你和楊叔你倆,莫不是去那淤泥裡遊泳了?”

嶽雲也調侃了一句。

“逆子,冇大冇小!”

嶽飛一腳踢在嶽雲的屁股上,然後無良的笑了。

“哈哈,講真,這麼多年,我還是第一次見高寵這麼狼狽。”

“我也是第一次!”

張憲也笑了。

“你們幾個,可以了啊,不服出去單挑啊”

一提單挑,所有人都閉嘴了,

除了楊繼周,嶽雲,關玲,等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將之外,嶽飛等人都假裝冇聽見一樣。

“走,單挑就單挑!”

嶽雲拿起兩個錘子對撞了一下,挑釁的說道。

“哎喲,小崽子,你以為我不敢揍你?”

“你們幾個一起上吧!”

高寵拿著虎頭湛金槍走出大帳,心情不爽的他,明顯想找幾個人發泄一下,正好碰上了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嶽雲等人。

“高叔,小心了,這錘子,重的很!”

“哼!這錘子要是拿在陛下手裡,我或許會懼三分,在你手裡?哼哼!”

一記直刺,直接被嶽雲用巨大的錘麵擋住,不過這力量還是順著錘子傳到了嶽雲的手上,幾乎是瞬間,嶽雲的手臂就顫抖了起來,虎口變得痠麻,握住錘子都成問題。

“看刀!”

關玲大喊一聲,斜刺著殺出來,幫嶽雲擋住了高寵的第二槍,不然高寵的第二槍絕對要卸下嶽雲的一個錘子。

“來的好!”

看刀關玲的大刀在天上閃過的寒光,高寵下意識的喝了一聲,而後收槍,橫掃,利用槍位擋住這一刀,而槍頭直接朝另一邊的楊繼周刺了過去。

“高叔,莫要瞧不起人!”

嶽雲一咬牙,拎著錘子,淩空一躍,兩柄大錘直接朝高寵的頭頂砸了下來。

“和我玩以力壓人,小子,你還太嫩。”

雙手用力,上槍一蕩,把楊繼周和關玲的兵器盪開,高寵看著自上而下的兩柄大錘,又是一記簡單的自刺,但是就是這麼簡單的一招,讓勢在必得的嶽雲不得已在空中強行扭轉方向,一個後空翻落地。

“呼……”

喘著粗氣的嶽雲,看著眼前虎虎生風的高寵,眼裡滿是凝重,而他的鬢角之間,一律長髮悄然飄落。

“嶽雲,退!你已經戰死了。”

嶽飛作為裁判,公正的說道。

“不,我冇有!”

“你看看,那是什麼,若是敵人,高寵那一槍,取的就是你咽喉,現在你已經身首異處了”

看著地上一律屬於自己的長髮,嶽雲瞬間感覺脊背發涼,正如嶽飛所說,若是敵人,那恐怕他早就死了。

“滾去站樁!”

“我之前告訴你無數遍,不要輕易把下盤漏給敵人,不要輕易起跳,你就是不聽,我看你什麼時候聽!”

嶽雲在旁邊站樁,戰場上就剩下了楊繼周和關玲,冇有了嶽雲這一主力MT,兩人打的更加艱苦了,不到十回合,兩人就被一杆長槍壓的不敢抬頭。

“以大欺小,算不得英雄好漢!”

“那你們一起上!”

高寵在興頭上,也不客氣,也不管說話的是誰,大吼一聲,隻見旁邊真的衝出了兩員小將。

一人持雙槍,一人持單槍,正是陸文龍和曹寧。

“步兵第一隊,千人長,陸文龍!”

“步兵第二隊,百人長,曹寧!”

“休得多言,手底下見真章!”

高寵長槍一動,瞬間把四人罩了進來,勇猛無敵的攻勢,直接把四人壓製的死死的。

“天下無敵,何為天下無敵?”

“首先你要有無敵的信念,鬥誌,其次,你還要有不屈的脾氣。”

“痛快,痛快啊!”

“當年,陛下演武,恐怕就是藉助著眾人之力,突破到當今的層次,冇想到,我高寵竟然會借你們幾個小的的光。”

話音落下,高寵本就無比淩厲的攻勢,變的更加捉摸不定了。

空中彷彿出現無數把長槍,但是仔細一看,這分明就是一把長槍。

“敗吧!”

高寵猛然來了一個點殺,快速的點出了四槍,這四槍都點在了幾人的手腕上,雖然冇造成傷勢,卻讓他們都扔下了兵器。

看著不可一世的高寵,幾人眼中都充滿了震撼。

“怎麼,怕了?”

“嗬嗬!這不算什麼?”

“你們應該有所耳聞,當年,陛下還是太子的時候,在校場演武,正好是我參加武舉那一年,陛下一人鏖戰軍中所有猛將,最後也不過是不分伯仲。”

“那纔是真英雄啊!”

“就你們現在的身手,陛下若是想,冇人能接三招。”

“不可能,我當初接了陛下九招。”

曹寧大聲反駁到。

“你?”

“就你?”

高寵拎著長槍打量了一下曹寧。

“過來,我全力跟你過幾招,看看你能接下來幾下!”

“哼!”

曹寧拎著長槍不服輸的衝了過來,可是來的快,回去的也快,僅僅三槍,曹寧就被高寵一槍掄飛。

“年輕人,輸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輸了還不要強。”

“當初我能和陛下過百餘招,但是現在,恐怕最多能接下陛下五十招了。”

“陛下已經把精氣神融為一體,養出了勢,屬於帝王獨有的勢,破不了陛下的勢,根本冇有勝算。”

“勢?”

眾人不解的看著高寵。

“嗬嗬,你們不懂也正常,畢竟你們冇達到這個程度”

“怎麼說呢?”

“勢這玩意,就像皇帝一樣,隻能有一個,勢也是,就好像武者中的帝王一樣,一般一個時代也隻會出現這麼一個天下無敵,其餘的人都是偽無敵”

“除非像現在這種百花爭鳴的年代,纔會出現這麼多掌握了勢的武將。”

“你是說除了陛下,還有人掌握了這個東西?”

嶽飛驚訝的問道。

“當然。”

“當年讓陛下鏖戰的魚俱羅就是勢的掌控者,再往上數,當初的西府趙王也是,陛下的師叔羅鬆也是,不過羅鬆先生生性淡薄,所以不明顯。”

“剩下的,像我們熟知的,李存孝,力之代表,五馬分屍而不成的人,還有冉閔,他的武道就一個字,那就是殺。”

“還有賈複,呂布,當然,還有我。”

“而像關羽,趙雲,張飛,馬超,黃忠,幾人,都已經半步跨入了這個境界。”

高寵耐心的解釋道,看著是說給嶽飛聽的,實際上是在指導這幾個年輕人。

“那為何,陛下能押著這些人打”

“因為陛下是真無敵,天生的天下無敵。”

“天賦,努力,勤奮,悟性,資源,筆下都是當今頂尖,自然可以以一敵多。”

“襖!”

眾人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你們幾個,回去好好練吧!”

高寵說了一句,徑直走回自己的大帳,留下了後麵一群羨慕的眼神。

哪怕是家學淵源,他們也第一次聽說,武學竟然還有這麼高深的東西。

“將軍,咱們下場仗怎麼打?”

回到軍帳中,眾人落座,開始研究第二天的戰鬥。

“不打!”

“不打?”

一群人腦子上麵都出現了三個問號。

“冇錯,就是不打!”

“咱們打與不打,對大局影響不大,這種規模的大戰,少幾萬人,無關緊要,反之,磨滅敵人的士氣卻比殺幾萬人來的有用,所以,我決定……”

嶽飛笑著看了一眼下麵的諸將。

“高掛免戰牌!先掛他十天。”

“十天之後,看情況再說。”

說完,嶽飛還特彆人性化的拿出來一個含有波斯語和漢語的雙語免戰牌。

“你們看,這樣就不怕敵人看不懂了吧!”

這一刻眾人不的不佩服,嶽飛的腦洞之大,戰術之無恥,但是仔細一想,好像真的冇毛病哎。

說起來也挺氣人,在大唐本土打仗,波斯人的後勤供給跟不上,現在換成在波斯本土了,波斯人的後勤,還是根本上,這去哪裡說理嗎?

第二天,前來挑戰的波斯大軍看到高掛的免戰牌一臉的不爽,憑什麼你想打就打,你不想打就不打了?

可是當衝鋒的波斯人看到嶽家軍推出來的床弩的時候,本能的驅使,讓他們開始後退,最後變成了潰敗。

戰場上,可還躺著那一具具插著巨大弩箭的屍體,他們可還冇瞑目呢,哪怕波斯人再傻,他也有腦子啊。

“大帝,唐人選擇避戰,隻要我們衝上去,他們就用床弩和弓箭攻擊我們,戰士們根本過不去,怎麼辦?”

“那就繞過去,派一隊人吸引,你親自帶五萬人走下路,給我攻打城堡的後門。”

“是!”

第二天,一隊波斯人過來試了一下火力,扔下了一地屍體。

第三天,一地屍體。

第四天,一地屍體。

……

足足持續了八天,嶽飛都快習慣了敵人每天過來送點人頭的操作的時候,敵人突然變聰明瞭,不送死了。

“將軍,敵人會不會反應過來了?”

“肯定啊,他們又不是傻子!”

“高寵,楊再興,張憲,嶽雲,陸文龍,曹寧,你們各自帶兩千人,從天黑開始,每兩個時辰出去一波,記住間隔兩個時辰。”

“去給我劫營,劫波斯大營,不用殺太多人,放火,製造混亂,然後回營睡覺。”

“咱們的目標很簡單,就是讓他們睡不好覺。”

“明白!”

當天夜裡,亞曆山大在帳篷中喝著特製的美酒,心裡還想著,當嶽飛知道李文昊被踢後門的時候會什麼表情的時候,突然營地外麵傳來一陣騷亂。

出去一看,一隊人馬正在自家大營中肆意的砍殺,縱火。

“去,給我攔住他們!”

“陛下,他們跑了!”

亞曆山大這邊騎兵剛集結完畢,那邊高寵帶人毫不留戀的跑了。

“可惡,嚴加防守,不要再讓敵人鑽了空子”

“是!”

被這麼一攪合,亞曆山大也冇心情喝酒了,一想到,這個時候,李文昊正摟著他的女兒在搖擺,心中這個氣啊,一股邪火自小腹處升騰,喊來兩個隨軍的婢女,直接扔到了床上,正想這一會用什麼姿勢的時候,突然外麵又是一陣騷亂。

"怎麼了?"

衣衫不整,剛準備衝刺的亞曆山大惱怒的跑出來。

“陛下,敵人來劫營了。”

“那就殺了他們啊!”

“殺了他們!”

“可是他們跑了。”

“媽的!”

怒罵了一句準備回去繼續未完成的戰鬥,但是回到床上之後,亞曆山大發現,無論自己和這兩個侍女怎麼使勁,東西就是不好使了。

看著正在努力的侍女,亞曆山大突然狂暴起來。

抽出長劍,就把這兩個侍女砍了,一邊讓人收拾,一邊又喊來了兩人。

同樣努力了半天,亞曆山大想起了老人的一句話,心道,“不會吧?”

還未等他確定到底能不能用了的時候,嶽雲,楊再興,陸文龍,曹寧等人,一人一趟,每一趟都間隔兩個小時,這讓亞曆山大無比的惱火。

“都起來,不準睡,今天我就陪你們在這等著,都不準睡覺,我要看看,敵人敢不敢再來!”

從淩晨坐到天亮,再從天亮坐到天黑,亞曆山大也冇看到嶽家軍的影子。

剛想起身回去睡覺,猛然想到昨天晚上,亞曆山大再度坐在了椅子上。

“將士們,今天,朕就在這裡,和你們一起等著敵人來送死,殺一個,賞美女兩人。”

“大帝萬歲!”

聽到有女人,這群士兵都亢奮起來了,但是不好意思,今天晚上,嶽飛冇佈置劫營任務,現在嶽飛正在大營中,帶著士兵們在開篝火晚會,一群人載歌載舞,好不快樂。

“大帝,天亮了。”

“我知道!”

已經是滿眼血絲的亞曆山大聲音沙啞的回答道。

“您去休息一會吧!”

“嗯,派人去敵營那裡探查一下!”

“要是還掛著免戰牌,那就傳令全軍休息吧!”

“是!”

亞曆山大忍著睏意,終於等到了斥候的彙報,當聽說嶽飛這裡依舊掛著免戰牌的時候,亞曆山大一頭紮在了床上。

“呼~!呼!”

此起彼伏的鼾聲在亞曆山大的大營中響起,而嶽飛這邊卻一個個瞪大了眼睛。

“敵人那邊怎麼樣?”

“回大帥,敵人已經休息,喊聲甚至傳出數裡”

“哈哈,天助我也!”

聽到斥候的彙報,嶽飛的眼睛瞪的像銅鈴一般。

“騎兵聽令!”

“在!”

“所有騎兵,傾巢出動,殺向敵營。”

“步兵開始轉移,去和李靖大人彙合”

“遵命!”

免戰牌被摘下,嶽飛帶著十五萬騎兵傾巢出動,直撲敵人的大營。

此時,百萬敵軍大部分都在休息,一路上嶽飛風馳電掣,當看到敵軍大營的時候,騎兵分成數個隊伍,開始朝巨大的營盤發動了攻擊。

“殺也,活捉亞曆山大!”

當衝破敵營的那一刻,嶽飛喊出了大軍的口號,一瞬間,箭矢漫天,鐵蹄遍地,正在酣睡中的敵軍,在夢中就被拿去了腦袋,那些機敏一些的,哪怕感知到了大地的震動,敵人的到來,也是獨木難支,被大軍輕而易舉的碾壓成了肉泥。

在夢裡還在祈求上帝讓自己恢複雄風的亞曆山大,還冇等到上帝的回覆就被喊殺聲吵醒,披著衣服,看到外麵那如鋼鐵洪流一般的唐軍,亞曆山大明智的脫去了話裡的帝王袍,轉身套上了一套普通士兵的鎧甲。

“傳令大軍,後退十裡集結。”

下達完這道命令以後,亞曆山大直接帶著護衛跑了。

他怕不跑,真的冇機會跑了。

嶽飛等人肆意衝殺了小半天,當敵人的部隊開始成建製的集結,並且反擊的時候,嶽飛知道,該退了。

“撤退!”

一陣炮聲響起,背嵬軍接到信號之後,都跟著自己的主將朝外發起了衝鋒,而此時,亞曆山大還在苦苦的等待著自己大軍的集結。

“將軍,發現一股亂兵,足足三萬人。”

“將軍,發現潰兵五萬!”

正愁打不著秋風的冉閔,正在偌大的波斯灣翻找著敵人,猛然聽斥候彙報,差點以為自己幻聽了,當確認了之後,冉閔仰天長嘯,“蒼天助我啊!”

大軍分散,開始了捕捉俘虜,然後用冉閔的方式訓練成死士,現在冉閔麾下已經有足足六萬死士了,很難想象,這六萬人投入戰場是什麼樣子,恐怕會瞬間讓敵人失去鬥誌,當然也可能讓敵人在絕境之中爆發。

但是不管利弊,這就是他冉閔的戰法。

而亞曆山大,在大軍被嶽飛殺的潰敗之後,足足用了三天時間,才集結起了不到一百五十萬人的隊伍,現在還冇到達目的地,亞曆山大就已經損失了五十萬人。

而且,他不知道的是,徐達和袁崇煥已經開始了對波斯城的第一輪攻勢。

曹彰也成了一隻伺機而動的惡狼。

就在嶽飛回去跟李靖覆命,取得一場大勝,同時準備和敵人進行大決戰的時候,誰都不知道,天天快樂,夜夜笙歌的李文昊竟然被人踢屁股了。

這天夜裡,李文昊以為,這又是一個平平無奇,且費力費腰的夜晚的時候,城堡的後門,突然傳來了一陣陣巨響。

巧了的是,李文昊正在這裡和兩個矜持的小姐姐在談人生,同樣,李文昊也和亞曆山大一樣已經激戰到最關鍵的時刻。

同樣是被這巨響打斷了自己的快樂。

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確定冇被嚇壞之後,李文昊穿著被小姐姐撕成布條的上衣,提著長槍第一個來到了後門這裡。

“媽的,我就偷摸玩個女人,至於嗎?”

再次確定自己的小兄弟冇問題之後,李文昊怒罵了一句,想看看是誰搞鬼的李文昊,直接打開了後門,迎麵而來的是正準備撞門的波斯人。

兩人大眼瞪小眼的你看我,我看你半天,最後還是李文昊先反應過來,連續幾槍解決了這幾人的性命,扼守住了城門,而後就是一聲大吼。

“敵襲,陷陣營何在?”

“陷陣營,在!”

蘇烈帶著陷陣營直接在隱蔽的角落處走了出來。

“陛下,小兄弟冇嚇壞吧!”

“你特麼,帶著兄弟們聽牆根?”

“為了陛下安危,免得回去皇後問話的時候,臣冇話說!”

麵對千軍萬馬都不怕的李文昊,感覺自己腦袋瓜子嗡嗡的,他要是在這夜夜笙歌被李長歌知道了,恐怕回去就不是跪搓衣板那麼簡單了。

聽說,周瑜下南洋,已經幫他們弄回來了那種叫做榴蓮的食物,也不知道是真假……

“咱們兄弟……”

“陛下,輪兄弟,皇後是嫂嫂,我不能欺騙嫂嫂!”

“嫂嫂你妹啊!”

一聽嫂嫂兩字,他就想到了某大郎……

“保護陛下!”

見李文昊麵色不悅,蘇烈大喊一聲,帶著陷陣營直接把李文昊圍起來,順帶擋住了門口。

“傳令梟鬼軍集結,陷陣營推進,清理掉門口的敵人之後,梟鬼軍開始衝鋒!”

戰場之上,李文昊的戰鬥嗅覺還是很敏銳的,他知道,有李靖在不到萬不得已,敵人絕對不會殺到這裡,現在有敵人過來,唯一的可能就是小股敵人。

而小股敵人,會是梟鬼軍的對手?

“誰,誰敢打擾陛下玩女人?”

“讓俺熊戰乾死他,敢打擾陛下玩女人,就是不讓俺老熊玩女人……”

聽到熊戰的話,所有人的腦袋上都飛過了一群烏鴉,什麼叫陛下玩女人?

陛下那叫玩女人嗎?

那就寵愛,叫臨行,隻有熊戰這種莽夫才叫玩女人。

不過,仔細一想,熊戰還是很可愛的,最起碼,對李文昊的忠心可用。

“弩箭,放!”

隨著陷陣營推進,熊戰那邊也做好了衝鋒準備。

噠噠噠的馬蹄聲響起,已經配合過無數次的陷陣營不用人說,直接朝兩邊讓開,在中間分出了一條路,熊戰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

“陛下,您去玩女人,打仗的事交給我就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