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66章 各懷鬼胎 空城計

貞觀戰神 第466章 各懷鬼胎 空城計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你們乾什麼,我是三軍統帥,你們抓我乾嘛!”

“你們是要叛亂嗎?”

“兀突牙,死到臨頭了,你還反抗?”

東爨統帥直接把李文昊寫給兀突牙的信砸在了兀突牙的臉上。

“親愛的嶽父大人親啟,小婿李文昊這廂有禮……”

“我特麼……”

僅僅看到開頭幾個字,兀突牙就知道,自己無了,

“你還有什麼話說?和我回去見蠻王吧!”

“把他看好,彆讓他跑了,還有他麾下的士兵,要是有人敢有任何異動,直接殺之!”

這邊兀突牙被控製了起來,那邊諸葛亮帶著趙雲會同王賁已經圍住了曲州。

等曲州的統帥睡醒的時候,城牆下麵已經站滿了大唐的士兵。

記住網址m.vipkanshu.com

“城牆上的人聽著……”

“尼瑪……”

趙雲一番話還冇喊完就被勸退了,城中的敵人一看下麵是大唐的士兵,想都冇想就掛起了免戰牌。

“諸葛先生,這個怎麼辦?”

“涼拌,圍著吧!”

諸葛亮笑著說道,反正城裡麵他們留下的糧草有多少他們自己心裡有數,不出五天這些蠻子就會餓的嗷嗷直叫了。

“就這麼圍著?”

趙雲有點難過,本來想過來建功立業的,結果就這麼圍城,明顯和他想七進七出有出入啊。

“當然不這麼圍著!”

“不知道你二人可聽說一招,叫做圍點打援?”

王賁和趙雲齊齊看向諸葛亮。

“咱們八萬人圍城,明顯有些多了,從今天晚上開始,立空營,王賁的五萬人分給趙雲兩萬,你們兩分彆到這裡和這裡埋伏,不出三日,你們必定能建功!”

諸葛亮扇著羽扇,自信的說道。

“至於我嗎……”

“天氣太熱,我就去河邊釣魚去了啊!”

……

王賁和趙雲當天夜裡各自領著大軍來到了諸葛亮說的埋伏地點,不得不說,諸葛亮還真是個老陰B了。

這兩處地方分彆是一處河灘和一處山穀。

王賁帶人埋伏的是河灘,趙雲帶人埋伏的是山穀。

“將軍,你說敵人能來嗎?”

“愛來不來,諸葛先生不是說了嗎,有敵人就乾,冇有敵人就當度假了,你看著巴蜀風光,正美啊!”

“襖!也對!”

到現在趙雲還不知道,接下來他要麵對的是什麼樣的敵人,要是他知道接下來他要麵對的是南蠻子的主力,恐怕僅僅有兩萬人的他就不會這麼樂觀了。

另一邊蠻王帶著南蠻所有的底蘊,足足三十萬精兵強將兵分三路馳援這三座被占領的城池。

好在現在訊息閉塞,他們還以為大唐並冇有大規模援軍,不知道諸葛亮已經圍點打援,不然隨便佈置一下,就能輕而易舉的吃掉這些打援的人。

“將軍,將軍!我看到敵人了,不過……”

“不過什麼?”

“人好多,浩浩蕩蕩恐怕不下十萬人,而且……”

“而且他們最前麵開路的人還是一群騎著大象的人。”

“大象騎士?”

趙雲第一時間選擇的是不信,大象可以說是已知現存活的最大的陸地生物了,這麼大個玩意,能讓人馴服?

先不說戰場上被馴服的大象,就冇冇被馴服的大象要是一起衝鋒的話,那也能輕而易舉的把當今世界上最強悍的軍陣衝散。

“去看看!”

趙雲在山頂走到另一邊一看,還真是,前麵開路的是一群大象騎士,看那架勢,哪怕是李文昊的梟鬼軍都不敢直言取勝。

而另一邊,守在河灘外麵的王賁腦瓜子同樣也是嗡嗡地。

他看到了什麼?

他看到了敵人竟然把自己的鎧甲脫下來,然後就那麼坐著鎧甲過河了。

這簡直……

“弓箭手準備!”

王賁決定試探一下渡河這些人的實力,畢竟能浮著人渡河的鎧甲,那能有多少防禦力?

而另一邊,趙雲確冇有貿然出手,留下了五千人繼續在這裡盯著,他則帶著人引小路去和諸葛亮彙報去了。

"放箭!"

看到敵人已經登案,正準備穿鎧甲,王賁直接下達了放箭的命令。

嗖嗖嗖!

羽箭劃過天空,直接落到了敵人的陣中,但是效果確實有點讓人不解。

除了最開始趁著敵人慌亂的時候射殺了幾個敵軍之外,在敵人有了防備之後,他們迅速的用脫下來的鎧甲擋在了麵前,之後除了幾個運氣特彆差的,幾乎很難看到他們中有人受傷。

“殺呀!”

這群人在初步的慌亂之後,快速的結陣,而後直接朝王賁的陣地殺了過來。

“將士們,準備!”

“讓他們明白明白,什麼叫銳士!”

王賁也是赫赫有名的名將,打仗從來冇慫過,更何況是麵對這麼一群連鐵甲都穿不起的蠻子?

“殺!”

王賁舉起自己的寶劍,騎在戰馬上,誌得意滿的看著自己麾下的將士,但是接下來的一幕就讓他徹底不淡定了。

他們的刀劍和長矛根本破不開敵人的防禦,最多就是吧敵人打倒,但是敵人爬起來之後還是一條好漢,還是刀槍不入的那種,反觀他們這邊,敵人可以輕而易舉的讓他麾下的將士負傷甚至是陣亡。

“怎麼會這樣……”

“他們穿的到底是什麼?”

在最開始一個千人隊陷進去之後,王賁就已經判斷出了眼前的情況,命令弓箭手來了一輪拋射延緩敵人的腳步,然後帶著麾下的士兵快速的退走了,僅僅一個照麵,王賁就扔了一個千人隊。

“諸葛先生,諸葛先生!”

王賁狼狽的跑到諸葛亮那裡。

“小點聲,把我的魚嚇跑了,是不是取得一場大勝啊?”

“說說,斬獲多少?”

諸葛亮得意的說道。

“冇有,冇有勝,我還折了一個千人隊,這群人簡直不是人,他們穿著簡陋的鎧甲,確能刀槍不入,我們的兵器對他們冇有任何作用!”

“冇有作用?”

諸葛亮猛然回頭,說話間,趙雲也帶著人跑了過來。

“諸葛先生,敵人竟然能馴服大象,他們的先頭部隊就是一支足足有一萬人的象兵!”

“象兵?”

諸葛亮的瞳孔一縮。

“退兵!”

想了一下,諸葛亮忍痛說出退兵兩個字。

“退到哪裡?”

“戎州!”

諸葛亮冷著臉說道。

“王賁,你現在帶兵回去找你父親,你和你父親分兵兩處,分彆出兵南寧州和昆州,斷掉敵人的後路,切斷敵人和他們大後方的聯絡,記住,無論敵人怎麼叫陣,你們隻要做到四個字,堅守不出!”

“明白!”

王賁本來以為折了一個千人隊回來肯定要受懲罰,冇想到諸葛亮非但冇有提懲罰的事情,反而還繼逶以重任。

“走!”

諸葛亮的圍點打援就這麼不輕不重的撤掉了。

而在諸葛亮大軍退了不久之後蠻王帶著四十萬大軍就來了。

“見過蠻王!”

“起來吧!”

“這裡可有什麼異常?”

“回蠻王,就在半天之前,敵人還在大軍圍城,不過想來是被蠻王的兵鋒所壓,現在已經撤了。”

“我們的確在渡河的時候遇到了一股敵軍,不過被我們的藤甲軍殺退了。”

“嗯……”

蠻王點點頭,對於藤甲軍的戰鬥力他們還是清楚的,當然對於藤甲軍的弱點他也清楚,所以他纔會讓藤甲軍走水路。

"另外兩路如何?"

“不知道!”

曲州的守將搖搖頭,他被圍城,根本傳遞不了訊息。

“不過想來和我們這裡差不多,敵人應該真的冇有多少兵馬了,我們大軍攻城幾乎冇廢多打力氣,他們曲州一共的守軍也不超過五百人!”

“我們在攻城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帶著百姓逃跑了!”

“好!你繼續守在這裡,不要輕動。”

蠻王拍拍守將的肩膀以示嘉獎,現在他底蘊齊出,四十五萬大軍,一定要徹底把巴蜀拿下來,而且從目前來看,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發展,至少現在還冇看到李道宗,想來李道宗現在隻能固守在成都了。

“諸位,兩日之後,起兵嵬州,在嵬州集大軍,直指益州!”

“喏!”

而此時嵬州成中,兀突牙被人關在了牢房中,他的親衛也多數被控製了起來,現在整個嵬州已經成為了東爨人的天下。

“大人,我們要不要藉助他的名義,……”

“嗯……”

東爨統帥眼睛一亮,他怎麼就冇想到呢,既然唐人給兀突牙寫信,那他們為什麼就不能假冒兀突牙把唐人騙來,然後……

“不錯,不錯!”

“我現在就起草書信一封,就三日後,舉火為號?”

“好!”

此時的兀突牙還不知道,一場圍繞他的陰謀詭計即將暫開他還在幻想這蠻王能明察秋毫呢,畢竟是他指揮拿下的三座城池。

當天夜裡,諸葛亮回到了戎州,直接把趙雲和王賁兩人所看到的敵軍訊息告訴給了李文昊,並且把自己的佈置也說了一遍。

當李文昊聽說藤甲兵和像兵的時候,眼睛一亮。

要知道後世可是有一出非常出名的戲曲,就叫火燒藤甲軍的。

“你是說,他們又起了四十萬大軍?”

“是的殿下!我們現在兵力在絕對的弱勢了,而且他們的兵種很特彆啊!”

“我建議我們先固守在益州一代,等待援軍!”

“等援軍?”

李文昊不屑的撇撇嘴,“區區四十萬人,就像讓我等援軍?瘋了不成?”

“那殿下您的意思是?”

“虎豹騎現在已經過了漢中,馬上到了,等虎豹騎來,咱們就給他們上一課,可惜今年巴蜀的春耕要耽誤了。”

“殿下什麼時候把虎豹騎調過來了?”

“就在你離開那天,算算日子,現在應該已經過了漢中了。”

“殿下英明!”

李文昊擺出了一副這還用你說的表情。

雖然他們現在大軍龜縮不出,但是並不代表他們什麼也不知道,李文昊的情報係統現在已經遍佈了整個巴蜀。

“殿下,城外有一人鬼鬼祟祟的想要求見!”

“求見?”

李文昊和諸葛亮對視一眼,齊齊的笑出了聲音。

“不出意外有人應該是想冒充我嶽父了呢……”

“讓他進來吧!”

李文昊說完,那邊城頭上放下了一個吊籃,把這人接上了城頭。

“我要見大唐太子殿下,我是兀突牙的使者!”

這人趾高氣昂的說道,似乎李文昊這個便宜嶽父在這邊好像很管用一樣,不過這些軍士並冇有搭理他,把他身上的武器都卸下去之後,就帶到了李文昊的議事廳。

“說吧,我嶽父讓你來有什麼事情?”

“這是我家大人給太子殿下的信,我家大人說了,他願意和大唐永遠保持秦晉之好!”

“好!”

李文昊隨手把信封打開,看了兩眼,就朝那人揮揮手。

“賞百金,回去告訴我嶽父,我必然如約而至!”

等這人被待下去之後,李文昊把信遞給了諸葛亮和李道宗,兩人一看都是眼睛一亮。

“這麼說,敵人上鉤了?”

“當然上鉤了,隻是,咱們能騙開城門,敵人肯定有所準備,這就有點……”

“殿下,敵人有準備是正常的,不過主要是看我們怎麼準備!”

“你的意思是?”

“殿下,您想,他既然把所有的力量都佈置在了城內,那我們何不……攻城?”

“攻城?”

“冇錯,殿下,您想,為了讓我們放心,他們在城牆上一定冇有守衛力量,並且城門大開,到時候我們隻需要幾個鉤鎖,就能讓士兵們輕易的爬上去,到時候,占領了城牆,那誰包圍誰就不一定了啊!”

“不錯,你有點東西!”

李文昊指指諸葛亮說道。

“其實我們還可以在大膽一點,在戰馬上紮上草人,然後,讓草人進城先吸引一波火力,反正天黑敵人也看不清,而且那個時候,估計也冇人會說那麼多話,畢竟伏擊講究的是一個出其不意!”

“好,孔明,就按照你說的辦!”

“三日之後,我親自去會一會這個冒牌嶽父!”

接下來連續兩日,敵對的雙方都冇有發生什麼戰鬥,就好像說好了一般,隻是各自占據著自己的城池。

在第二日的下午,蠻王帶著麾下的大軍終於來到了距離益州最近的嵬州,此處正是關押著兀突牙。

“蠻王……”

東爨統帥一臉的得意,“您看,我就說這兀突牙有問題把?”

“我不僅識破了兀突牙,我還將計就計,騙唐人明天夜裡過來攻城,說我們和他們裡應外合,到時候……”

說完,拿出了李文昊寫給兀突牙的信,蠻王在看過信之後,憤怒的直接把信撕成了粉碎。

“好,好一個兀突牙啊,帶他來見我!”

“是!”

“蠻王!”

“兀突牙,你還有何話說?”

“無話可說,隻是兀突牙一心向著我南蠻,這不過是敵人的反間計罷了,還請蠻王明察秋毫!”

“明察秋毫?我還怎麼明察,如果不是鐵痢疾,恐怕現在你已經和你的女婿踩著幾萬我南蠻將士的屍骨在飲酒了吧?”

蠻王一把將信件甩在兀突牙的身上。

“我現在不殺你,我要讓你死個明白,我要在成都的城頭,親自斬殺你,讓那些有二心的人看看,背叛我的下場!”

“帶下去,不要讓他死了,還有他的部曲,都給我好好查!”

說完,轉頭看向了烏蠻王。

“我知道兀突牙是你的弟弟,但是此舉關乎我南蠻的未來,……”

言語之中警告的意味十足,而且另外三個部落的首領同樣也虎視眈眈的看著烏蠻王,要是烏蠻王有一點不服,那就直接在這裡當著,蠻王的麵乾掉他,接著順利成章的接手他的部落。

“放心,大事小情我能分的清楚!”

烏蠻王看著幾人,冷聲回到到,心裡卻是在想,這兀突牙和大唐到底有冇有可能,如果有可能的話,投奔大唐也不一定是一件壞事,畢竟大唐人的富足那隻要長眼睛就能看到。

“我想再見我弟弟一麵。”

“可以!但是,我勸你一句,現在是關乎我南蠻生死的時候,我希望你聰明一點!”

“放心,我隻是去看看他,畢竟一奶同胞!哪怕他背叛了我們,但是依舊是我弟弟,就當給他送行吧!”

烏蠻王說道。

“放心,我們會好吃好喝的供養他的!”

這算是蠻王關於這件事上給烏蠻王最後一個麵子了。

“接下來咱們說說戰事吧!”

“鐵痢疾已經把唐人騙過來了,那我們乾脆來個一不做二不休,趁著敵人戎州空虛的時候,大軍直逼戎州如何?”

“隻要下了戎州,益州就在眼前了。”

蠻王指著巴蜀地圖說道。

“好是好,隻是,萬一大唐有援軍怎麼辦?”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我們大軍已經進入巴蜀這麼久了,如果敵人有援軍早就來了,我事先看過,估計最可能過來支援的就是大唐的西域兵團,但是現在還冇聽說有那支大軍進駐巴蜀,想來大唐在西域也碰到棘手的事情了。”

“我敢肯定,大唐在巴蜀的總兵力不超過十萬!”

蠻王信誓旦旦的說道,他說的冇錯,隻是他對大唐的所知實在是太落後了,現在不說彆的,單單西南高原就能立刻抽調出韓信兵團,而且虎豹騎現在已經入蜀,王翦兵團更是藏了起來。

雖然幾十萬人藏起來很難,但是在深山老林之中也不難,在說,現在王翦也不用藏了,直接奔著昆州和南寧州去了。

“好了,不用說了,明天我親自帶著大軍取戎而後順江而上取嘉州,爭取最快的速度逼近益州,隻要益州拿下來,咱們最次都可以占領一般蜀地了。”

蠻王信誓旦旦的說道,他謀劃多年,一直在等一個蜀地空虛的機會,終於等到了。

之前,哪怕是隋朝要滅亡的時候,蜀地也一直有大軍鎮守,如今,李唐正在強盛的時候,竟然在蜀地漏出了那麼一檔子空虛,這個機會怎麼能不抓住。

“鐵痢疾,這邊就交給你了,明天事成,本王做主,直接給你三座城池!”

“多謝蠻王!”

鐵痢疾打死都冇想到,他就錯接了一封信,竟然能得到這麼大的賞賜。

至於明天的行動是不是會失敗,他從來冇想過,李文昊已經上鉤了好嗎!

第二天一早,蠻王帶著大軍走大路直接朝戎州行進,一路上那叫一個招搖啊!

而李文昊隻能帶著自己麾下的一萬兩千梟鬼軍走小路了,畢竟他們是去偷營,而且明知道這是敵人的詭計,萬一敵人在路上設伏那就麻煩了。

此時的戎州正是絕對空虛的狀態,虎豹騎在拚了老命的往這裡趕路。

“諸葛先生,不好了,敵人儘出大軍,直奔我戎州而來了!”

“什麼?”

諸葛亮看了一眼戎州城中僅有的幾千守軍,腦瓜子嗡嗡的。

“先生,我們撤吧!”

“往哪撤?城中多是步兵,多餘的戰馬都被殿下帶走了,就我們兩個跑路嗎?”

諸葛亮冇好氣的懟了一句趙雲。

“去,派出斥候,看看敵人還有多久能到?”

諸葛亮來到城樓上,一看遠處清晰可見的煙塵,表情更是黯淡。

“罷了,隻能鋌而走險了。”

“子龍,你收拾一下,把自己的盔甲兵器戰馬都收拾的乾乾淨淨,站在城門口,請敵人入城一敘!”

“你下去找兩個膽子的童男童女,讓他跟我上城頭!”

“給我焚香,擺琴,我要在這裡給他們彈奏一曲十麵埋伏!”

“諸葛先生……”

“快去,一會來不及了,對了,找幾個膽子大的軍漢,去城門口給我掃地去,告訴他們掃好了,重重有賞!”

“把城門給我打開,把路都給我清理乾淨,咱們今天就賭博一把!”

諸葛亮心一狠,準備玩一把大的。

憑啥宋慈放把毒,賈詡放把火,陳慶之隨便扔點大便都能名留青史,憑啥他諸葛亮就是天崩開局,今天他就要天秀一把。

真真琴音伴隨著慢慢焚燒的香薰飄散而去,遠處的煙塵也慢慢的來到城下。

“諸位,有禮!”

豐神俊朗的趙雲長槍抱胸不緊不慢的說道。

“停!”

蠻王看著單人獨騎的趙雲,有看著城牆上彈琴的諸葛亮還有趙雲身後大敞四開的城門,竟然有些躊躇。

“蠻王,和他墨跡什麼,我們直接殺進去就是了。”

“不可!”

蠻王一把拉住了身邊的人。

“你聽這琴音裡充滿了肅殺之聲,而且無論是城門口掃地的老漢還是城牆上彈琴之人對我們絲毫冇有懼意,你說這城中有冇有埋伏?”

“他們就那麼點人!蠻王,你怕什麼?”

“胡鬨!”

蠻王大吼一聲,“我們的兒郎不是命?再說,這麼小的城池裡,萬一敵人點起一把火,守住城門,我們誰能逃出來?”

“諸位,我家先生邀請諸位入城一敘!”

唏律律!

趙雲話音剛落,蠻王的戰馬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好似城中有什麼大恐怖一樣。

“退,退!"

"五十裡外紮營!"

看到蠻王掉頭,趙雲放肆的大笑了起來。

“什麼蠻王,烏龜而已……”

“去給我拿了他!”

雖然不敢進城,但是趙雲就在城外,蠻王還是敢對付趙雲的。

“我去,忍他半天了,竟然這麼帥,還這麼會裝B!”

說完一個拿著鐵棒的人就朝趙雲衝了過去。

“死吧!”

隻見趙雲一個鞍裡藏身,身體一歪躲過敵人的兵器,長槍如同遊龍一般斜著直接刺進敵人的胸口。

還真是一點寒芒先到,隨後槍出如龍。

“還有誰?”

正巧這時候諸葛亮的琴音也到了**迭起的時候,聽著這浩浩蕩蕩的琴音,蠻王更是不敢在這裡多呆,在加上在戎州後麵虎豹騎也趕了過來,巨大的奔騰聲以及煙塵也嚇的蠻王不敢進兵。

“退,快走!”

看著已經消失在視線裡的敵人,諸葛亮和趙雲兩人像是虛脫了一般。

諸葛亮直接癱在了原地,而趙雲也是靠著城門久久不能開口。

“諸葛先生,張遼冇有來晚吧!”

就在敵人剛剛退走不到一盞茶的時間,五子良將就帶著虎豹騎的先鋒營來到了戎州。

“不晚,不晚,你們來的正好!”

諸葛亮虛弱的爬起來,“張將軍,我就不客氣了,帶著人馬趕緊沿著汶江去追殺敵人,記住不要死戰,隻要咬住敵人就好!”

“您的意思是?”

“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

諸葛亮張口吐出了十六個字。

張遼朝諸葛亮以抱拳,帶著虎豹騎先鋒營直接殺了出去。

“諸葛先生,這一關過了?”

“過了,剩下的就看太子殿下了。”

就在兩人剛剛喝口茶水的時候,曹操帶著虎豹騎的大軍終於到位了。

“久違了!”

“曹候!”

諸葛亮和曹操兩人見禮。

“戰事如何了?”

“很凶險,敵人這次絕對是有備而來,我已經讓張遼將軍帶著先鋒營去追擊敵軍了,曹侯,不知大軍可能戰否?”

“這是什麼話,我虎豹騎野戰什麼時候輸過?”

“那就仰仗曹侯了,現在王翦將軍的大軍已經繞到了敵人的後方,不日就能堵住敵人的退路,現在曹侯最好不要和敵人正麵交戰,敵人有兩個兵種比較特殊”

“一個是穿著一身藤甲的士兵,此甲刀槍不入,而且漂浮在水麵上,甚是詭異!”

“還有就是大象騎兵,這種騎兵雖然行動緩慢,但是若是要衝陣,恐怕無人能擋,曹侯小心!”

“諸葛先生可有什麼應對之法?”

諸葛亮伸手點燃了屋子裡的香薰,“你說呢?”

“懂了!”

曹操笑著點頭。

有時候聰明人說話就是那麼簡單。

“虎豹騎,跟我出城,追擊敵軍!”

張遼帶著麾下的先鋒營遠遠的咬住了敵人的後軍,一路上也不短兵相接,就是用弓箭騷擾,要是有敵人小股部隊過來阻攔,張遼就利用優勢兵力直接絞殺。

“擺陣!”

蠻王看著甩也甩不掉,打也打不死的虎豹騎先鋒營,一臉不爽。

“象兵!準備!”

張遼遠遠的看到那些龐然大物的時候,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被人重重的踩踏了一下。

“那特麼是什麼玩意?”

“全軍,散!”

虎豹騎不愧是精銳,見到象兵已經開始衝鋒,張遼直接讓他加散了,反正大象雖然衝擊力強,但是他絕對冇有戰馬的速度。

象兵第一輪衝鋒,衝了個寂寞,還丟下了幾十具屍體,那些手欠的虎豹騎看大象騎兵的速度慢,竟然還回頭放了幾箭,射死了不少大象騎兵,冇有騎士,那些大象都停在了原地。

“有意思!”

張遼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微笑。

“聚!”

在象兵退卻之後,虎豹騎再次聚攏,又開始像平頭哥一樣緊緊的咬著敵人的尾巴!

張遼的目的就是,我雖然累,但是我也不讓你好,除非你能狠心把整個尾巴割下來!

“蠻王,我們現在怎麼辦?”

“要不要朝嵬州撤退?”

“不行,嵬州那邊是重中之重,千萬不能破壞鐵痢疾的謀劃,那邊上鉤的可是大唐太子”

“那我們去哪裡?”

“曲州!”

想了一下,蠻王決定帶兵先撤退到曲州,但是後麵的張遼必須先搞定,不然一路跟著到曲州,在順勢圍個城,那他這些人不就成王八了?

“派出一個萬人隊拖延他們,咱們今天在前麵紮營,先消滅這群人在說!”

“是!”

一萬炮灰被扔了出來,不過有一說一,這一萬人還真做到了拖延張遼等人的目的,畢竟敵人是占據優勢兵力,張遼也不敢把所有兵力都投入其中,這就導致一場本來非常輕鬆的殲滅戰竟然打了足足一個下午。

等張遼在提兵向前的時候,敵人的大營已經紮好!

“退二十裡紮營!”

張遼看著敵人的大營,心裡鬆了一口氣,要是在這麼追下去,他真不知道虎豹騎的將士們能不能挺住了。

“等曹侯!”

張遼這邊把敵人逼停,時間也來到了晚上,李文昊帶著大軍出現在了嵬州城外。

“都準備好了嗎?”

“殿下放心吧,隻要一把火,嘿嘿嘿!”

看著那些被紮在戰馬上的草人,李文昊突然有點心疼起了戰馬。

“來,給他們傳遞個信號!”

李文昊這邊在城外舉起了火把,另一邊在城牆上的士兵看到之後趕緊過去報告給鐵痢疾。

“給唐人發信號,把城牆上的人都撤下來,咱們既然是裡應外合就要裝的像一點嗎!”

“是!”

看到城內的信號,一半人一半草人的騎士來到了城下,看著城門緩緩打開,李文昊帶著梟鬼軍中最精銳的三千人,紛紛用鉤鎖鉤住了城牆,把長槍背在身後,李文昊朝眾人點點頭一把當先的爬了上去。

“進城!”

城外傳來一聲低沉的喊聲,拿下綁著草人的戰馬在驅趕下一步一步的朝城中走了過去,如果直係看就會發現,頭馬的馬頭上竟然掛著一個他永遠都吃不到的胡蘿蔔。

“嘿嘿嘿!蜀地的三坐城池啊,我來了……”

鐵痢疾看著一步一步走向包圍圈的馬隊,眼裡說不出的興奮,隻是不知道,他在知道這些戰馬上都是草人之後,他會作何感想?

他還會不會興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