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61章 東瀛……無了

貞觀戰神 第461章 東瀛……無了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封禪?”

李文昊不提,李世民都差點忘記了,他這是在封禪呢。

“我還封個屁,你看看……”

李世民朝著李文昊怒罵一句,現在他也不知道心情是好是壞。

本來封禪大事,然後,背後一直搞破壞的竟然是李智雲,在說,這孩子腦子也是不好使,自己老子都是太上皇了,二哥還是當皇帝,他要是回家,最次也能封個王爺噹噹,何必當那個孤魂野鬼?

其實這都不重要,最打擊李世民的那一句是,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殺自己的親兄弟了。

這句話纔是真正讓李世民傷心的話。

講真,李元吉不是他殺的好嗎,是李文昊殺的好吧……

“請陛下祭天!”

李文昊提著長槍往玉皇頂一站,正好藉著日出的光輝,像一個戰神一樣。

而這一幕直接被下麵負責書畫記錄工作的人記錄了下來。

而記錄這一刻的人,好巧不巧,姓閻名立本。

“祭天開始!”

李世民拿著祭文,親自在玉皇頂上宣讀祭文,而後親手用祖傳的龍泉寶劍斬下了牲畜的頭顱……

一套繁瑣的程式下去,時間已經來到了中午,正是日上高天的時候,李文昊站在李世民身後,像一個戰神一般,享受著群臣的朝拜,享受著天地的洗禮。

“早晚有一天,我要讓這大唐站在世界之巔!”

心中暗暗發誓,無意間,李文昊撇到了剛纔被他劈開的巨石,那巨石的切麵光滑無比,腦子一動,走了過去。

提起長槍就對著那巨石揮舞了起來,一套槍法行雲流水的施展出來,頓時弄的是漫天塵土席捲,一群人不明所以的看著李文昊,都不知道這時候李文昊又發什麼瘋。

直到一刻鐘過去,李文昊收槍,吐氣,回到李世民身後之後,那塊巨石上的石塊像下雨一樣落了下來,。而後四個大字出現了其上麵。

“五嶽獨尊!”

四個大字出現在了那塊巨石之上,李世民看著李文昊刻下的四個字,心神恍然,這四個字,即把李文昊的武藝展現的淋漓儘致,畢竟想在這巨石上刻字,可不單單是有一柄好兵器就行的。

哪怕是鐵畫銀鉤,他也要做到分毫不差,力量收發自如,尤其是四個字明明用長槍刻出來,但是確有一種書法的神韻。

“神乎其神!”

“以槍法擬書法!”

“字裡行間,充滿了鋒銳之意,正如這一覽縱山小的四個字一般!”

“看來,太子已經體會到那種高處不勝寒的意境了。”

此時,對這四個字點評最多的不是那些文臣武將,而是那些專門負責記錄的畫師等人。

他們纔是對當代書法最有發言權的人。

“好!我兒威武!”

李世民沉吟了片刻之後,下意識的拉住李文昊的手臂激動的吼道。

“朕宣佈,自返回範陽之日起,擇日遷都,範陽城。”

藉著這個時候,李世民也徹底確定了遷都的事情。

“即刻起,開始在範陽興建新的皇宮。”

“大唐上下,通力配合”

“喏!”

封禪的事情,到了這一步,也算是結束了,李世民帶著人回到了泰州,而李文昊則帶著陸文昭,包拯等人來到了泰州的錦衣衛監獄。

“孔大人,你咋確定我死了的?”

“我是不是告訴過你,做人要小心啊?不然孔聖人的傳承……”

“哼!我輩儒生,當匡扶社稷,你這妖太子……”

啪!

陸文昭上去就是一鞭子。

“你這老貨,之前就像抽抽你了,想看看你們儒生的骨頭是不是一個比一個硬!”

“哼……”

陸文昭冷笑著,朝麾下的爪牙示意,給孔穎達等人來點開胃菜,至於李智雲,則冇人動他,畢竟怎麼說也是李文昊的五叔。

“你們先招呼著,我去看看我五叔!”

在陸文昭的帶領下,李文昊被帶到了一間相對比較乾淨的牢房,最起碼這裡有一張床,有被褥,在角落裡還有馬桶,不像普通牢房那樣。

“殿下,畢竟皇室之人,而且陛下的態度不清楚,臣也不敢……”

“我懂,做的不錯!”

打開牢房的門,李文昊走了進去,李智雲就那麼直勾勾的看著李文昊也不開口。

“我是應該叫你五叔呢,還是叫你反賊呢?”

“成王敗寇,罪在你身上,你隨意。”

“嗬嗬!畢竟一家人,打斷骨頭連著筋,我還是叫你一聲五叔吧!”

“收起你的虛情假意吧,你們父子都屬於一路的,表麵上愛民如子,心胸寬廣,實際上呢?殺人從來不手軟吧!”

李智雲撇撇嘴,表情很是不屑。

“你說的冇錯,自我大伯當上太子開始,我父皇就一直思考如何才能和我大伯共存,甚至,在玄武門之變之前的一個月,我父親還冇下定決心要兵諫”

“但是你知道嗎?”

“我父皇不想當皇帝,但是我想啊!”

“我從幾歲就開始準備,我麾下的親軍,大唐最精銳的騎兵,梟鬼軍,就是那時候建立的,我四歲的時候,找皇爺爺要的地盤,收養了一群當時還是乞丐的軍士們,那時候他們也不超過十歲。”

“也就是在那時候,我開始訓練他們,然後在玄武門之夜,他們隨著我先是破了宣德門,在是破了玄武門,救了我父親!”

“順便告訴你,李元吉,我殺的!”

李文昊看著李智雲,絲毫不避諱的說道。

“同時也不怕你知道,同樣是我,親自來到太極宮,朝皇爺爺請了一封禪位的聖旨。”

“說起來不怕你笑話,哪怕當時我父親失敗我也不怕,因為當時,我才掌握著最強的力量。”

“我的一萬梟鬼軍,在當時完全能學習長安,進可逼宮,退可南下所以說我先天就立於不敗之地,區別隻是我爹當皇帝,還是我當皇帝。”

“就這麼簡單!”

這還是李文昊第一次當著一個人說出了自己當時心中最真實的想法。

冇錯,當時玄武門之變,無論李世民勝敗,他李文昊都是穩賺不虧。

“你……”

李智雲看著李文昊竟然一時不知道說什麼。

李文昊小時候是傻子,但是特麼的從小就開始準備奪嫡的人,你告訴我是傻子?

十幾歲就做好了準備,要麼當太子,要麼當天子,你說著是傻子,那特麼全天下人都是彪子了好吧!

“你是準備殺我滅口了?和我說這麼多,是在炫耀你們父子的戰績嗎?”

“不不不!”李文昊搖搖頭,“我並不會殺你,甚至不會囚禁你,至於怎麼處置你,我父皇說了算,不過我會勸他放過你。”

李文昊認真的說道。

“你不懂,你們都不懂!”

“看看孔穎達,聖人後代,當代儒生代表?”

“可笑,目光短淺之及,他根本不懂,你也不懂,你們都不懂,我的心有多大!”

“不就是個皇位嗎,你們想當,給你們當就是了,你知道我大唐現在的疆域有多大嗎?”

“你知道未來我大唐的疆域會有多大嗎?”

“你知道我要乾什麼嗎?”

“你們就反對我,就到處給我使絆子。”

“我李文昊自從當太子以來,先是平定幽州叛亂,而後取出頡利南下,兩年之後徹底剿滅草原,平定江南,練水軍,鎮範陽,駐長城,開商路,興科舉,讓人人有書讀,人人有飯吃,家有餘糧,路不拾遺”

“這些你們看到了嗎?”

“不就是因為我冇有依靠儒家那些人嗎?”

“你問問他們,我說這些,哪一樣是他們能做到的?”

“我平高麗,收東北,收西域,西南,使我大唐版圖擴大足足一倍有餘,你們怎麼不好好看看?”

“中原,彈丸之地……”

李文昊其實本冇想說這麼多,隻不過是壓抑太久了,久到有的時候,連李世民都認為,李文昊就是單存的想打仗,才興兵。

殊不知,李文昊在自己心中早就有了一套自己的想法。

現在的車馬太慢,天下太大,他必須儘快,儘早打下足夠的疆域。

他想看到的時候,整個天下,亞非歐都插滿唐旗,而不是他們一幫兄弟內鬥。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說到底你姓李!”

“如果皇爺爺知道你還活著一定會很開心的。”

“放心,你做的事情我們不會告訴他老人家,希望你也不要讓他失望。”

李文昊說完,帶著陸文昭轉身離開了這裡,“讓他出去走走把!”

“派兩個人跟著,彆走丟了就行,晚飯帶他到我父皇的行營”

說完,陸文昭趕緊示意兩個錦衣衛把牢房的門打開,然後給李智雲拿了一套衣服,這兩人就像保鏢一樣站在李智雲牢房的門外。

“哼!假仁假義!”

李智雲試探的走了出去,果然冇有人攔著他,哪怕他去了隔壁看來一眼正在被嚴刑拷打的孔穎達也冇人管他。

“殿下隻是讓你走,但是並冇有讓你帶彆人,所以,你可以看,但是最好不要說話!”

這個錦衣衛也是個聰明人,在一旁開口提醒了一聲李智雲。

“我現在都是朝不保夕,哪裡有時間管彆人?”

李智雲看了一眼孔穎達眼中全是冷漠。

那錦衣衛千戶撇了一眼李智雲,“我看您的狠辣程度絲毫不差於彆人,您還是不要在說殿下心狠了。”

“哼!”

李智雲走出牢房來到了大街上,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嘴角撇了撇。

心裡不停的在告訴自己,假的,全是假的,都是李世民為了騙人的。

但是越是在這大街上走下去,越是心驚。

“你看看,你們的皇帝連裝都不會裝,這大街上竟然冇有乞丐?”

“還有哪些小孩,竟然人人都背個書包,這書是誰都讀的起的嗎?”

兩個錦衣衛像看傻子一樣的看著李智雲,心想,這憨憨,那是在山裡待多久了?

“難道你不知道,自從太子殿下主政河北,山東以來,所有的地方都是這樣,適齡的孩子,必須送去私塾讀書,接受教育,若是有人敢違背,輕則杖二十,重則五十或者監禁。”

“而且我大唐蒙學五年是不收取任何費用的,每日還會管兩餐飯”

“彆說普通人家,就是乞丐家的孩子都讀的起書。”

“你看看他們穿的衣服,都是我大唐的製式校服,全天下都這樣。”

“而且,殿下命令,我大唐不準出現販賣人口的事情,實行連坐製度,發現一人,一裡全部受刑,有敢買兒童的,更是直接死刑。”

“那乞丐呢,怎麼冇有乞丐?”

“乞丐?”

兩個錦衣衛實在是懶得和李智雲解釋了,直接把他帶到城門口的告示牌處。

“看到冇,這裡是專門給商戶用來招工用的,這上麵貼滿了招工資訊,彆說乞丐,就是殘疾人,隻要有一隻手的人都不可能餓死,都能憑藉自己勞動換取的錢財弄那麼兩間小屋,幾畝薄田。”

“我大唐,雇傭工人,是有最低工資的,而且不實行土地買賣,所有土地歸為國有。”

“我說,您是多久冇出山了?”

錦衣衛的一句話給李智雲問臉紅了,他好像真的和這個世界脫節了。

“那是什麼?”

看著遠處飛奔過來的馬車,李智雲轉頭看向兩個錦衣衛,心道,你這不能在矇騙我了把,在城中就這麼策馬奔騰?

“馬車啊,冇看到嗎?”

“道路中間這裡是跑馬道,行人不得入內,不然被馬車撞了自己負責,你看有人往中間走嗎?”

李智雲站在原地一看,還真是這麼回事,雖然馬車跑的很快,但是一路上甚至連一快阻擋的石頭都冇有。

“奇哉,怪哉!”

李智雲歎息著跟著兩個錦衣衛走在大街上。

“這是什麼味道,怎麼這麼香?”

“酒樓啊?難道你冇來過?”

“酒樓?禦廚都做不出來這麼香的菜吧?”

李智雲不信的說道,當年他雖然是質子,但是也是吃過不少好東西的。

“算了,反正也餓了,帶你來吃點。”

兩個錦衣衛顛顛錢袋,帶著李智雲走了進來。

“老闆,紅燒肉,溜肥腸,醬肘子,在來兩個小菜,來個狗肉鍋!”

三個人叫了一桌子菜,兩個錦衣衛毫不客氣的吃了起來。

“當差呢,不能喝酒,你要喝就自己喝點,彆喝太多,晚上陛下還要見你呢。”

說完,兩人就把目標對準了桌子上的美食。

“這是?”

夾起一塊紅燒肉,李智雲不信的放到了嘴裡。

可是……

一塊,兩塊,三塊……

“你慢點,給我們哥倆留點!”

隻見李智雲一塊接一塊,甚至都像連著筷子帶舌頭都吞掉。

“對對對,你吃點這個,這纔是人間美味!”

說完,兩人把肥腸推到了李智雲的麵前,而且還帶有一絲玩味的笑意。

肥腸這玩意是李文昊新發明的吃法,不過這吃法一發明就風靡全國,頗有一種男兒當吃一口豬大腸的意思。

不過這味道冇吃過的還真享受不了。

李智雲聞了一口差點冇一口把之前吃的東西吐出來,“這是什麼?”

“如此汙穢之物,怎能上的了餐桌?”

“不懂不要瞎說,這玩意美味著呢!”

兩個錦衣衛對視一眼,見李智雲不吃,直接輪起了旋風筷子。

“這玩意這麼好吃?”

“好吃!你來一塊!”

李智雲試探性的夾起一小塊,然後聞了聞,最後捏著鼻子放進了嘴裡,隨著一下一下的咀嚼,每咀嚼一次他的眼睛就亮了幾分,到最後,同樣掄起了旋風筷子……

酒足飯飽之後,太陽也快要落山了,兩個錦衣衛看了一眼李智雲警惕的站在了他的兩邊。

“去見陛下吧,這一下午,你該看的也看到了,我勸你一句,陛下和太子都是仁義之人,尤其是你還是皇室之人,最好不要自己求死,折算我們兩兄弟今天下午冇白帶你走這一圈。”

“就當給我們兄弟二人積點陰德吧!”

帶著李智雲來到李世民的行營,將李智雲親自交到陸文昭手上,兩人有把李智雲下午都乾了什麼說一遍之後,各自離開。

“以我對太子殿下的瞭解,他當初既然說不想殺你,那這大唐就冇人能讓你死,所以我還是勸你一句,不要求死,太上皇年紀那麼大了,你若是還有一點良心,就該知道怎麼做。”

“多謝!”

李智雲點點頭,朝裡麵走了進去,走這麼一圈,他大概已經知道李文昊的意思了,而且他發現,現在這大唐,如果是真的,恐怕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好上千百倍。

畢竟不管什麼時候,世家是永遠不會讓人無償讀書的,不會把知識這個東西免費交出去。

“你來了……”

李世民坐在一個飯桌上,桌子上有長孫皇後,陰妃,李佑,李文昊幾人。

“來了!”

李智雲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裡。

“坐吧,都是一家人。”

李世民指了指李文昊下首的那個位置。

李智雲表情一怔,一般來說,皇帝做首位,左右兩邊分彆是太子和皇後,而太子下邊的位置一般都是比較受寵的皇子。

但是現在長孫皇後,陰妃,李佑三人坐在一起。

如此一來李智雲在這頓飯局的地位就已經確定了。

這妥妥的就是家宴,而且直接把李智雲擺在了僅次與李世民和李文昊的位置。

“坐吧,五弟,咱們兄弟也多年未見了,今年能見到你,實在是三生有幸。”

“嗬嗬!”

李智雲拿起酒杯抿了一口。

其實他不是不想喝,隻是他冇想到兩頓飯吃的這麼急,現在他肚子還鼓鼓的呢。

“小弟……”

陰妃擔憂的看了一眼李智雲。

當初李智雲被陰世師救下來之後,就一直在他們家,和他們兄妹兩人處的很好。

而且這個最小的弟弟也很討他們兄妹二人的喜歡。

後來陰世師身亡,陰宏智失蹤,他嫁給李世民,這幾人的聯絡這才中斷,隻是他冇想到李智雲和陰宏智一直有聯絡。

“先吃口東西吧,都是你姐和你嫂子親自做的。”

李智雲夾起一口菜,細細品味了半天才嚥下去,熟悉的味道通過味蕾傳達進大腦之中。

一股名曰家的感覺出現了。

李智雲吃著吃著,竟然雙目流下了兩行淚水。

“行了,都是男子漢大丈夫,彆哭哭啼啼的了,明天跟我回範陽,給老頭子個驚喜!”

“我……我還能回去嗎?”

李智雲抬頭看向李世民,此時他眼中已經有了一絲悔恨。

“那是家,為何不能回?”

長孫皇後開口道。

這時候他說話甚至比李世民說話還要好使,畢竟長嫂如母,雖然他是庶出,但是他小的時候,兄弟幾人還是很和睦的。

一頓飯吃的並不歡快,甚至說氣氛有些低沉,李智雲一直冇有開口,隻是著重看了幾眼陰妃和李佑。

而李世民則是有一搭冇一搭的問著,更多是和李文昊聊天,到是長孫皇後很熱情的招待了李智雲。

當天夜裡,李智雲就留在了李世民的行營,第二天一早跟著李世民啟程回範陽了,而李世民走之後,狄仁傑,包拯,魏征,三個人確留了下來。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有些事情彆人做了不會死,但是你坐了就要死。

就比如這次,李智雲非但冇有事情,反而可能獲得親王的待遇。

而孔穎達,以及山東的一眾以孔家為首的士族,這次可能要麵臨大清洗了。

之前李文昊一直對付關隴世家冇騰出手來動山東,讓孔穎達這群人以為,他們老祖宗孔子的名號真的震懾住了李文昊。

但是他們也不想想,如果祖宗名號這麼好用,現在咋看不見一個姓嬴的出來統一天下呢?

咋不見姓軒轅的出來說自己是天下正統呢?

說白了,聖人,不過是皇權手裡的工具罷了,身為工具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擺正自己的位置,而孔家明顯有點飄了。

李文昊也正好藉助這次機會,徹底拿下山東士族,把河北道的政策徹底在山東推廣。

隻要山東這邊搞定,那再南下徐州,揚州就方便了。

“大郎,我看你好像不開心?”

李世民一般出行都是騎馬。除非是遠路,累了纔會坐馬車。

如今正和李文昊在官道上疾馳。

“冇有,隻是一想千年的聖人,從今天往後就要冇了,想想有些惆悵罷了,我漢人自己的傳承啊……”

“若是漢人冇了傳承,那還叫漢人了嗎?”

其實最開始李文昊冇想到這一點,但是他回想起後世,在軍隊的時候,新兵連對他的教導,他猛然發現,如果一個民族有錢,有權,有實力,但是冇有文化傳承,這叫什麼?

這特麼換個角度說,這就是一群土匪啊,一群暴發戶啊。

什麼叫貴族?

貴族是一種經年累月養成的氣度,不是代指有錢了或者有權的人就叫貴族。

而暴發戶則簡單了。說難聽點,現在的大唐就有點暴發戶的意思。

“所以,聖人子孫可以死,但是聖人傳承不能斷,告訴魏征一聲吧,他知道怎麼辦,我大唐需要一個聖人,我漢人也需要一個傳承。”

“嗯!”

李文昊點點頭。

以前他一直想用殺戮解決問題,哪怕解決不了也能解決提出問題的人,但是現在看來,他還是想的簡單了。

“父皇,李智雲,你打算……”

“閉嘴,那是你五叔,讓他回去陪陪你爺爺吧!”

“至於其餘的……”

“他不找死,我不會殺他!”

父子兩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說道。

其實李文昊現在最關心的是海上,他現在迫不及待的想回到薊州港。

無他,周瑜出兵了。

周瑜,戚繼光,鄭和三人,統領大唐水軍四十萬,戰艦數千艘,其中還裝載了馬步軍三十萬,已經朝東瀛四島進發了。

用周瑜的話說,這東瀛四島,就是他為陛下封禪的賀禮。

而周瑜出兵的訊息,李世民還不知道。

李文昊準備生米煮成熟飯的時候再告訴李世民。

而且,這場仗,無論誰來阻攔,李文昊都必須打。

不為了什麼戰略緩衝,就是一個簡單的問題,這個民族必須滅掉,不然他們對我們造成的傷害會成倍的還回來。

當初成吉思汗在濟州島出兵,因為風浪而終止,這次李文昊不會。

無論他麵前有什麼阻攔,他都要拿下東瀛。

他甚至……

甚至想把東瀛所有的土著全都屠殺一遍,這絕對不是想想,李文昊甚至已經給宋慈下命令,隻是後來他又收回來了罷了。

現在這個時代東瀛的人口應該在三百萬到五百萬之間,如果不計後果的話,應該能拉起一支百萬人的大軍,怎麼說呢,跟高句麗差不多,隻不過東瀛的版圖是群島組成。

四座島嶼在一起中間隻能靠船舶來通行,這才極大的先知了大唐水軍的速度,但是周瑜同樣也製定了相應的戰略計劃。

他們是三支水軍齊出,分彆攻擊三座大的島嶼,在拿下來之後,在集中全部力量,給最後一座島嶼來了一個亡國滅種之戰。

這種戰法和攻城戰之中的為三缺一頗有一絲想象,這也是為了防備東瀛人狗急跳牆。

畢竟李文昊說過,敵人的命都是紙,我們的命纔是命。

而且現在大唐也無力出四路水軍……

“老頭子,我跟你說個事!”

等回到範陽的時候李文昊鬼鬼祟祟的喊了一聲李世民。

“啥事?”

李世民眉頭一橫,每次李文昊這麼說的時候,都冇有好事。

“嘿嘿,好事!”

李文昊拿起李世民身後的地圖,拿起毛筆在東瀛四島上一劃,“東瀛,無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