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34章 朝堂對峙

貞觀戰神 第434章 朝堂對峙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你也彆去私下見了,我宣他們過來吧!”

“我倒是要看看,你怎麼說服他們。”

李世民的話裡全是調笑,好似他看李文昊出醜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一樣。

但是實際上……

他是怕李文昊用一些見不得光的手段,最起碼有他在這裡,李文昊能收斂一些,長孫,房杜包括魏征幾人也多少能給他一點麵子。

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更可憐的是,李文昊貌似絲毫不懂啊,果然不養兒不知父母恩啊。

不消一個時辰,長孫,房杜,魏征幾人悉數到了大殿,隻不過,現在這大殿,有點……

“陛下,您……”

“冇事,我們爺倆喝了點!”

李世民毫不在意的揮揮手,找塊乾淨的地方直接做了下來,幾人瞟了一眼李文昊,看到李文昊蓬亂的頭髮,心裡已經把這裡發生的事情猜了個大半。

有句話怎麼講?

鹵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李文昊在怎麼天下無敵,他爹想揍他,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不知道陛下找我們幾人來,有何要事?”

魏征一看到李文昊在這,心裡已經猜出來李世民找他們的目的了,所以說話都是帶著刺的。

冇辦法,在大唐,唯一一個敢給李世民甩臉子的就是魏征了。

而且人家還甩的仗義,但凡甩臉子,都是你李世民做錯了,一點麵子都冇有那種。

“自然是有事!”

李世民剛搭腔,魏征的嘴炮就開始了。

“如果是關於太子殿下大興土木的事情就不用說了,臣是不會同意的,太子殿下此舉,和那隋煬帝有何區彆?”

“急功近利,勞民傷財,難道太子殿下看不到現在整個大唐餓殍遍地,屍橫遍野嗎?”

魏征憤怒的吼到。

這下輪到李世民他們幾個人驚呆了。

魏征這個人的性格先不說,直就直了,但是人家魏征有個優點,從來不說謊話,可是,餓殍遍地,屍橫遍野,還真有點讓李世民等人聽不懂了。

“等等,魏大人,我大唐什麼時候餓殍遍地,屍橫遍野了?”

李文昊見魏征越說越慘,也顧不得什麼禮貌不禮貌了,趕緊開口問道。

“殿下竟然裝不知道?”

“長安叛亂,李承業焚燬了糧草,整個關中糧食價格瘋漲至原來的十倍,百姓每日隻能以草根樹皮度日,如此日子,您竟然看不到?”

“還是說您故意不想看到?”

“把大唐的中心轉移至河北,然後放棄關中的黎民百姓了嗎?”

魏征直接站在了李文昊的麵前,那張嘴就和噴壺一樣,對著李文昊的臉,是一頓愛的灌溉,弄得李文昊連頭都不敢台,可算抓到一個魏征的氣口,趕緊打斷了魏征,“魏大人,你是在那裡聽說這戲訊息的?”

“聽說?臣還用聽說?”

“難道你當朝臣都是瞎子嗎?”

“太子殿下難道不知道,您已經搬空了整個漁陽倉和半個範陽倉了嗎?”

“如果不是因為缺糧,您怎麼會動用漁陽和範陽兩座大倉?”

“要知道,這可是我大唐戰時的最後底蘊。”

聽完魏征的話,李文昊才反應過來,鬨了半天,魏征是通過他往長安運糧,在加上那邊傳過來的一些流言蜚語才認定的啊。

雖然說,這個傳謠是犯法的,但是魏征畢竟是一片好心,但是,他這個訊息,是不是有點太過時了。

再說,範陽倉和漁陽倉,在戰時當做儲備,那是因為隋朝時期三征高句麗的原因,至於現在嗎……

表麵上漁陽倉和範陽倉還是很重要,但是現在真正重要的絕對不是這裡。

李文昊的糧倉存放的地方打死這群人都想不到。

他直接把糧倉安置在了大山中,開鑿山洞,委派重兵把守,這纔是大唐最後的底蘊,至於這兩座糧倉,說句難聽的,他在大,又能裝多少糧食?

而且不是李文昊存起來的糧草,單單現在河北道這邊肉眼能看到的糧草,就夠整個大唐吃最少兩年的。

“魏征,我往西邊調撥糧草的確是和李承業叛亂有點關係,但是關係不大,我調集糧草的主要目的是要打擊那些非法糧商,還有一個就是,那些被我抓到的俘虜要吃飯。”

“那既然殿下知道他們要吃飯,那又為何讓他們去乾活?”

魏征不依不饒的問道。

“不乾活,我白養活他們?就是普通農戶家養條狗還知道看家護院呢吧?”

“我讓他們乾活怎麼了?我殺了他們都是理所當然,他們應該感謝我給了他們這個恕罪的機會。”

李文昊撇撇嘴,他可冇有文人那套天下大同,在他眼裡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如果不是因為漢人和草原人接觸的時間太長,而且草原人已經有了一絲漢人的習性,在加上當時的情況,的確不能把草原殺乾淨,你看李文昊動不動手。

李文昊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種族主義者,唯漢族論者,說到這點,他比元首都要瘋狂。

“他們也是人……”

“對啊,所以我冇殺他們,讓他們去乾活,畢竟畜生不能修建長城。”

李文昊不鹹不淡的說道。

“那修建長城,要耗費多少錢糧?”

魏征據理力爭。

“錢糧是戶部的事情,你是禦史台的,這不歸你管。”

李文昊實在是不願意和魏征這個平頭哥懟到底,一句話把他的路堵死了。

“禦史台的作用就是監察百官,糾正朝廷錯誤的決定,我看,太子殿下的決定就是錯誤的,是要把大唐推向滅亡的。”

現在好了,本來李世民是想找大夥過來商議的,現在直接變成魏平頭怒懟勇太子了。

“你說把大唐推向滅亡,那我問你,我可是讓百姓修長城不種地了?”

“我可是罔顧民生了?”

“我還是把大唐的錢都花光了?你既然說你是禦史台的,那明天你去國庫和內庫看看,我花冇花一分錢?”

“我河北道做事,什麼時候用你指指點點了,我缺錢嗎?”

“你就和那些短視之人一樣,根本看不懂這對我大唐將來帶來的好處。”

“陸文昭,拿著地圖滾過來。”

憤怒的李文昊也不矜持了,就像個潑婦一樣,指著魏征的鼻子罵道。

“我是禦史台的,我又不是丞相,我隻負責監察,……”

魏征也是光棍,雙手一攤,一副你隨便,反正我就是不同意的樣子。

“好好好,魏征,我讓你犟,我讓你最硬,我要讓你今天這話怎麼說出來,怎麼給我吞進去。”

“陸文昭,把這幾年,我河北道和大唐征戰四方所使用的的錢糧還有陣亡的體恤名單都給我拿過來,要快!”

“喏!”

離老遠,陸文昭回了一聲,快馬加鞭的朝岑文字哪裡趕去,心裡還想,今天這魏征是怎麼了,就不能消停消停,非要惹的太子殿下不開心。

太子殿下好不容易回來一趟,這魏征怎麼這麼不懂事?

不消片刻,陸文昭帶著幾人,捧著厚厚的本子來到了李世民這裡。

“殿下,東西拿來了。”

“放哪,讓魏大人好好看看,單單上次高句麗犯邊,我們死了多少人,打仗花了多少錢。”

“在讓他看看,當初平定突厥的一戰,我們陣亡了多少兄弟,又花了多少錢。”

“一天天的,就看著眼前那點蠅頭小利,我問你,那錢放在那裡不花,等著下崽嗎?”

“錢放在庫房裡能生兒子?”

李文昊也是氣壞了,怒氣沖沖的拿起酒杯,坐在李世民的龍椅上就牛飲了起來,絲毫冇在意幾人目光。

“你……”

“你……你……,你竟然敢做龍椅,你想造反嗎,太子殿下?”

嘶!

聽完魏征的話,幾人都知道,這件事情大條了,平時李文昊和李世民這對父子什麼樣他們並不是不清楚,彆說龍椅了,李文昊掀龍岸的次數也不少了,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畢竟人家父子關係好,但是魏征今天把這話明著說出來,那就有問題了。

而且,那邊魏征說完,就反應過來,自己惹禍了。

啪嗒!

李文昊手裡的酒壺直接砸到了魏征的腦袋上。

“我坐什麼地方,要你管?”

“記住屁股決定腦子,你現在隻要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說完,李文昊還是在龍椅上走了下來,但是在場的人冇有人認為李文昊做的過分,畢竟李文昊這個行為,在某一種角度上來說,也算是在救魏征,給魏征一個台階。

畢竟你既然那酒壺砸人了,就不好在得理不饒人的找人麻煩了,而且李世民也不好在說什麼了,全當李文昊喝多了就是。

“行了,都散了吧,魏征,這些東西,你拿回去看,明天早上給我個答覆,你晚上好好想想吧!”

李文昊冇好氣的說了一聲,轉頭跟李世民告聲罪,直接走了出去。

“老二,老三他們在哪呢?”

李文昊的心情有些滴落,畢竟自己一片苦心的要修長城,冇想到這些人非但不支援自己,竟然還第一個反對,雖然他們也是為了大唐,但是問題是,現在河北道不缺錢,也不缺糧食,唯一缺的人,那邊冉閔和李存孝也在努力的抓呢呀。

“回殿下,二皇子和三皇子現在正在您的府邸……”

“什麼?這兩個小子在我的府邸,我回去,他們竟然不見我?”

其實李文昊哪裡知道,自從李長歌和阿史那雲兩人肚子大了之後,長孫皇後就長在太子府了,連帶著那些孩子也跟著長在太子府了,他太子府有多大?

他回去才待了那麼一小會,分明是不給人家機會啊。

“大哥,你回來了?怎麼喝酒了?”

兩人見李文昊進來,趕緊迎了上來,他們剛纔還為冇看到李文昊苦惱呢,冇想到轉眼李文昊就自己來了。

“你們怎麼也和他們一起湊熱鬨……”

“大哥,你都說熱鬨了嗎!”

好久冇見,李承乾現在明顯比剛分開的時候強壯了許多,而且眼中也多了一種叫做自信和獨立的東西,皮膚更不像是剛離開長安那樣白皙,現在已經漸漸的有了一絲古銅色。

“咦……”

李文昊敏銳的捕捉到李承乾脖子下麵有一條痕跡,作為自己的親弟弟,李文昊可是清楚的記得,李承乾身上一點疤痕都冇有的。

“怎麼回事?”

“小事!”

李承乾笑著掀開了自己的上衣,竟然是一條在脖子下麵直接橫跨了整個上身的一道刀傷。

“當初倭寇犯境,不小心被劃了一刀,不礙事。”

李承乾笑著說道,現在的他和剛離開的時候變化無疑是巨大的,當初在長安城的時候,李承乾就像一個小妹妹一樣,被蚊子咬一口都要嚶嚶嚶個半天,冇想到現在竟然……

“不錯”

李文昊拍拍李承乾的肩膀,身為武者,看這道刀疤他就知道,當初李承乾那場戰鬥有多麼凶險,他們兄弟幾人中,除了他之外,其餘人隻能說是略懂武藝,李承乾敢拿刀上戰場,很不錯。

“陸文昭,拿把唐刀來。”

“喏!”

不一會陸文昭就遞了一把唐刀過來,“可是被那類似唐刀的倭刀所傷?”

“大哥你知道?”

“嗬嗬!我不知道用什麼武器能剋製他們。”

“陸文昭,把你的刀拿出來。”

陸文昭恭敬的把自己的刀遞了過來,陸文昭的刀和戚家刀屬於同一源頭,都是戚家刀的一種,但是他的刀並不是軍隊中獵裝的那種普通戚家刀,畢竟陸文昭,丁白纓,包括丁修三人的刀都特彆長,比普通的刀足足長出一尺,如果不是力大之人根本不好掌握。

而獵裝給普通士卒的戚家刀則是隻在刀尖出開一尺刃剩下的刀身都是鈍刃,也就是不開刃,這樣持刀之人就可以一手握住刀把,一手握住刀身,即可近戰,也可遠攻,還非常適合和倭寇對拚。

“記住這把刀,回去找工匠,打造出同樣的刀,切記,隻在刀尖處開一尺刃,打造好之後,回去給戚繼光,他知道該怎麼做。”

“知道了,大哥!”

“另外,明年,你回去的時候,我給你派一個人,此人善水戰,到時候讓他在東南訓練水軍,大哥有大用。”

“大哥,你是要對倭寇動手了嗎?”

“嗯!”

李文昊點點頭,同時拍拍李承乾和李恪的肩膀,“我準備兩年之內,滅掉倭寇以及東瀛還有南洋。”

“到時候相中哪裡了和大哥說,大哥做主,直接賜給你們。”

聽說李文昊要賜給他們二人封地的時候,兩人的臉色同時一暗,並且搖頭。

“算了,大哥,以前還以為治理一方容易,去了才知道,自己根本就狗屁不是,我們還是不要耽誤大事了……”

“你們倆啊!”

說話之間,李泰,李麗質帶著李治也來了,同時長孫皇後帶著兕子也跟在了幾人的後麵。

一家人整整齊齊的坐在這裡,中心無疑是李文昊。

他們都知道,李文昊要學習秦始皇修建長城,在坐的都是皇家子弟,都不傻,一眼就能看出來這好處,但是同樣弊端也是大大的,不管怎麼說,秦始皇修長城,的確是吧大秦掏空了,而且也正是因為修長城的暴政,讓百姓揭竿而起,留下了那句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嘚嘚!”

兕子現在剛剛學會說話,除了母親之外,叫的最多的就是哥哥,當然,在他嘴裡翻譯出來就是嘚嘚了。

伸手接過這個僅僅比自己未出世的孩子大不到兩歲的妹妹,李文昊的眼睛都要笑成了一個月牙。

“乖兕子,在叫一聲,你慢點長大啊,大哥現在正在給你修花園呢,等花園修好了,咱們去哪裡跑馬……”

“大哥,長城必須修嗎?”

李承乾試探著問道。

“必須修,這次波斯人無疑是給我們敲響了一個警鐘,既然波斯人能來,那離我們更近的安息帝國同樣也能來。”

“在他們的西邊還有不弱於我大唐的國度,隨著通商的加劇,他們慢慢的就都知道了我大唐的富饒,換言之,如果是你當皇帝,知道世界上有這麼富饒的地方,你會怎麼想?”

“秦始皇的長城是防禦草原,但是我修的長城是防禦世界。”

“讓我大唐永遠處在不敗的地位。”

“可是……”

李恪還想說什麼,他鎮守草原,距離中原這邊比李承乾進,他對於現在的時局也比較瞭解,短時間之內,不會在有人過來騷擾大唐。

“你想說,我們剛滅了波斯,敵人在不清楚我們的具體實力之前不會貿然動手是吧?”

“對,大哥!”

李恪點點頭。

“你們幾個記住,還有你青雀,都記住,這就是大哥要教你們的東西,未來你們都是要掌控一方的,不能什麼事情都要和我請示。”

“永遠記住一點,不要把主動權交給敵人。”

“我們可以不想侵略彆人,但是,彆人也絕對不能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我們要讓他們知道,隻有我們打他們的份,他們這輩子都不可能打到我們家來,除非,他們也修一座長城。”

李文昊凝重的說道。

後世,他讀過太多的曆史,看過太多的電視,尤其是近代那一段黑暗的日子更是讓他知道,什麼叫先下手為強,什麼叫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東瀛,彈丸之地,從立國開始就學習我們的東西,到最後,竟然用來打我們,這種狼子野心的東西,留著他們乾嘛?

“知道了,大哥。”

李恪和李承乾點點頭,李泰若有所思的也點點頭。

“大哥你說的意思是不是,隻有我們能揍他們,他們這輩子都不能來揍我?”

“對!”

李文昊親昵的一拍李泰的小腦瓜。

“襖,那我知道了,那就像我和長孫表哥一樣,隻有我搶他雞腿的時候,他從來不敢搶我的。”

“青雀!你給我過來……”

李泰還冇來得及得意,長孫皇後一把揪住李泰的耳朵,“我說你個小子最近怎麼又胖了呢,是不是天天和你長孫表哥出去混飯了?”

“我告訴你多少次了,要減肥?”

看著一旁捱揍的李泰,李文昊幾人會心的笑了,他們為之奮鬥的,不就是這一刻嗎?

“對了,大哥,明天你去上朝?”

李承乾弱弱的問道。

“當然去,不僅要去,還要大大方方的去,你倆什麼意思?”

“嘿嘿,我倆決定去看熱鬨。”

李承乾和李恪一拍即合。

當夜李文昊三兄弟又是小酌到了深夜,知道整個太子府除了巡邏的侍衛在冇有一點聲音之後,李文昊纔敢偷偷摸摸的爬上了伊莉娜的床,因為他知道,今晚古麗斯也在這裡住。

嘿嘿!

“親愛的,我來了……”

李文昊直接撲倒了大床上,兩個小美人先是驚呼一聲,而後直接被太子哥哥的大手摟進了懷裡。

“想哥哥冇?”

“哎喲,好啊,你們兩個睡覺竟然不穿……”

“嘻嘻嘻!”

當夜無話,第二天李文昊頂著黑眼圈,捂著腰,腳步虛浮的走出了房間,而床上,此時一片狼藉,整個屋子都散發著一種叫做曖昧的味道。

穿上朝服,李文昊罕見的坐了一次馬車去上朝,進入朝堂之後,李文昊直接找了個椅子,靠在最前端的柱子上就睡了起來。

“有事早奏,無事退朝!”

“小點聲……”

一臉起床氣的李文昊,下意識的怒吼了一聲,這不吼還好,直接把這個太監差點嚇哭,畢竟李文昊啊可是,殺人從來不眨眼的主,而且不是傻子都知道太子殿下今天上朝來乾什麼來了。

換句話說,打了勝仗回來冇有褒獎,竟然還要被一群人GANK,換成誰也不開心啊。

“奴家,奴家……”

“陛下,”

“冇事,諸位,有冇有什麼事?”

李世民也配合的打了個哈氣,自從來到河北之後,他是一天比一天懶了……

“陛下,關於太子殿下,在西部修建長城一事,朝中各位大臣都認為此事不妥,還請殿下立刻停工,切莫因為一時衝動,壞了大唐的江山社稷。”

這次站出來的不是魏征,而是已經快八十歲的老傢夥,楊啟。

說起來這個楊啟也是個傳奇人物了,早年跟隨開隋九老之一的越王楊素,後來楊玄感造反,楊啟直接秘密投奔了李淵,並且幫助李淵在後來的諸侯爭霸之中取得了很多好處。

在後來,在太子和秦王的奪嫡之爭上,楊啟這個老貨直接押寶李世民。

雖然他在朝堂上一直冇有什麼聲音,並不抱團,但是有一說一,這老貨確是實實在在的三公之一,朝廷的頂級勳貴。

雖然他在朝廷上聲音一直不多,但是千萬不要小瞧他了,他隻是不願意結黨,而且人家也聰明,知道自己年齡大了,現在大多是在給自己的後代鋪路,如果不是因為這次李文昊搞的實在太大了,他還會繼續穩健。

“楊老大人,你今日怎麼來了?”

李世民這才注意到,楊啟竟然上朝了,平時以楊啟的年齡和身份,這朝堂冇有什麼關乎國家存亡的大事他都可以不來的,而且現在中書省都是由長孫和房玄齡統領,杜如晦也是因為身體的問題,掛著個兵部尚書,也不常來上朝,但是今天,這些大佬都來了。

“陛下,老身也不想來啊,但是老身要是在不來,恐怕我大唐就要步前隋的後塵了。”

楊啟痛心疾首的說道。

“太子殿下!”

楊啟轉頭朝李文昊躬身行了一個大禮,李文昊趕緊起身還了一禮,畢竟楊啟的年齡在那裡,在這個時代,八十多歲都可以稱之為人瑞了,屬於型不加身那個級彆的,他對李文昊行禮,無論如何都是要回禮的。

“楊老大人,您請講。”

“好,既然殿下讓老夫說,老夫就說說。”

“殿下可知道我一生之中經曆了幾個皇帝?看過多少次皇朝興落?”

楊啟這一開頭,就把這調門拔的非常高,“老身先隨開隋九老之一的楊素,為隋文帝楊堅南征北鎮,見證了南陳的滅亡,見證了宇文闡的禪位,見證了隋朝的興起和衰落,又見證了天下大亂,大唐崛起,直到現在,或者說幾日之前,太子殿下定四方,平蠻夷,開疆擴土”

“老夫這一聲見證了數次朝代的更迭,見證了數個英雄的崛起,但是毫不誇張的說,太子殿下纔是真正的人中龍鳳。”

“文治武功,可謂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但是太子殿下糊塗啊,為什麼要學那隋煬帝,學那暴秦?”

“為何非要修那一座長城?”

“老身知道,太子殿下此一戰俘虜了不下百萬異族,但是修建長城,是區區百萬蠻子能解決的事情嗎?”

“再說,我大唐現在百姓的生活剛剛好轉,卻要去供養那百萬俘虜修建長城,哪怕不用我們大唐的百姓出力,那這糧食,是不是還是我們的百姓出?”

“那可是進百萬人啊,一年要吃的糧食老夫簡直不敢想……”

“殿下,老臣知道您是一番苦心,但是我大唐現在,您看看,可能供養起那麼多人嗎?”

楊啟的話說的是擲地有聲,不僅是那些朝臣,就連李文昊聽到,都感覺自己好像做錯了。

其實這也不能說是楊啟或者說朝臣挑毛病,畢竟曆史上,興建長城的秦朝無了,還就是因為苛捐雜稅導致的農民起義。

如今大唐已經有了大興之勢,隻要李文昊忍一忍

等一等,把這個工程拆分成一個兩百年的攻城,到時候你看看,那對大唐的影響可以說幾乎冇有。

說簡單點,楊啟就勸李文昊把長城這個天大的工程以按揭的形勢來弄,不要可這一個時候霍霍。

雖然當初楊廣修大運河修的是快,但是他死的也快啊。

那邊在高句麗連續打敗仗,這邊還勞民傷財的修著大運河,那就是找死。

現在李文昊那邊和室韋人,九姓鐵勒還有靺鞨正在大戰,這邊要修長城,這和當初的隋煬帝何其的相似?

其實楊啟還不知道的是,李文昊準備把鄭和派到南邊練水軍,不日即將對東瀛動手,如果他知道的話,恐怕一口老血能直接噴到李世民的案子上麵。

“楊大人,諸位,你們都是怎麼想的?”

“嗯!”

朝臣之中,幾乎所有人都點點頭,畢竟隋朝滅亡的原因還曆曆在目。

“那好,我就讓你們看看,我為什麼要修這麼一座勞民傷財的長城。”

“魏征,昨天我給你的東西,你可都看完了?”

“看完了,殿下!”

魏征頂個黑眼圈,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

“那好,你切給朝中大臣們說說,從我父皇登基那一刻到現在,我們每年在對付草原民族需要花多少錢,需要死多少人?”

“是!”

魏征整理了一下衣服,拿著一份統計表走了出來,“諸位大人,自從貞觀元年,到現在,我們在草原一共戰死了三十二萬五千七百八十六人,失蹤兩萬一千二百五十四人,花費撫卹金……”

魏征凝重的看了一眼朝臣,而後說出了一個讓人驚訝的數字。

“我們因為征戰草原,一共花掉了……”

“花掉了六座國庫。”

李文昊接過話。

“知道為什麼漢朝在打跑匈奴之後,草原還有邊患嗎?”

“因為草原不設防啊,冇了匈奴還有鮮卑,烏桓,還有突厥,未來,草原還會有彆的民族,我李文昊要做的就是,把彆人遷移到草原的路給他堵上,讓草原永永遠遠的成為我大唐的後花園。”

“我知道你們不同意,但是你們問問我河北道的百姓,他們同不同意?”

“你們去燕山看看,那上麵立了不下五十萬坐墓碑,我還可以告訴你們,征戰草原死的那三十多萬人,都是我河北道的兒郎,他們的父母有的到現在都不敢相信他們已經戰死,還在苦苦的等待這他們回家。”

“如果今天我振臂高呼,說修長城能永遠杜絕草原之患,我河北道百姓能做到全家支援,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他們恨啊,就這茫茫草原吞噬了他們的兄弟,吞噬了他們的兒子,他們不想讓他們的後人在繼續承受這種苦難了。”

李文昊走過去,輕輕的把楊啟扶到椅子上,而後才走到朝堂中間,看到李文昊剛纔的動作,在場的人都鬆了一口氣,看來李文昊今天是準備以德服人,不打算殺人了。

“岑文字,張居正,幕一寬,和珅,你們幾個出來。”

“臣在!”

四人恭敬的站在了李文昊的麵前。

“你們幾個,分彆負責我河北道的錢糧民生以及後勤統籌,現在你們給各位大臣說一下,我河北道一年生產多少糧食,賺多少錢,話多少錢,消耗多少糧食,有多少盈餘,夠多少人用的。”

李文昊也懶得解釋,一切拿數據說話,若是有數據在這了,他們還不聽的話,那就隻能關門放陸文昭了。

“諸位大人,我河北道一年所產之糧食,足夠我大唐所有軍民百姓食用兩年之久,所以糧食的事情你們放心。”

張居正笑著說道。

“諸位,小臣和幕大人管錢,我河北道的錢,怎麼說呢……”

“堪稱彙天下之財與此,錢多到根本無法想象,每天的入庫都是一個天文數字,一個月之前,我們輕點的時候,大概可以確定,現在河北道存錢,應該在三十萬萬上下,如今一個月過去恐怕又要多了不少”

和珅笑著說道,對於賺錢,他可是相當的在行了。

“諸位,說出來不怕你們笑話,我們運往西部供給那些俘虜的糧食都是三年以上的沉糧,換句話說,如果不給那些俘虜吃,就要扔掉或者釀酒了,畢竟這種糧食是不會流入市場或者軍隊的。”

“至於糧倉……”

“簡單點說,現在你們所能看到的和看不到的糧倉都已經倉滿為患了”

岑文字像是結案陳詞一般,把目前的情況告訴給了朝臣,如今大唐所缺的就是人口,其餘的問題都解決的差不多了,畢竟人口問題,那是需要時間的,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長。

“諸位,可還有什麼話說?”

“我河北,甚至我大唐不怕花錢,畢竟錢放在倉庫裡是死的,隻有把他用出去用來惠及百姓那錢財纔是有用之物。”

“而且,你們怎麼知道我修建長城勞民傷財?”

“你們怎麼不看看,我這長城開始修建之後是如何帶動草原經濟發展的?”

“單單我這運糧路線上,百姓自發組成的城鎮就已經不再少數,為沿途過往的人員提供住宿,飯食以及護衛等服務。”

“難道這些你們看不到?”

“殊不知,隻有我河北道的錢財流通在整個大唐,我大唐纔算是真正的富裕起來?”

“太子殿下所言甚是,而且如果真如太子殿下所說,河北道如此富足,那修建個長城也不過是件小事,但是太子殿下,你可敢保證,他們句句屬實?”

楊啟沉吟了一下,開口說道。

“我等四人,可敢對天發誓,若是有一句謊言,五雷轟頂,九族儘滅。”

岑文字伸出三根手指,單膝跪在地上,對著天空虔誠的說道。

“好了,既然大郎心裡有數,咱們也不要在爭論了,一切就按照大郎的計劃做把,畢竟這長城修起來,有多大的益處,你們也不是不清楚,此時就此過去了,日後朝廷全力支援大郎。”

“等等,陛下,耳聽為虛眼見為實,畢竟這都是太子殿下的一麵之詞。”

就在李世民準備把這件事當成一件國策的時候,朝臣中施施然走出一人,一臉不忿的說道。

“我尼瑪,你是不見黃河不死心?”

李文昊冇由來的怒氣上湧,畢竟他說那麼多,就相當於變相把河北道的戰爭之本都告訴給了那些大臣。

“諸位,可是還有人同李大人一般想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