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428章 哪裡有洞鑽那裡

貞觀戰神 第428章 哪裡有洞鑽那裡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一天之後,李俊得到了麾下的彙報。

“大人,那個竇家商號果然有渠道進糧食,你看咱們要不要照單全收?”

李俊麾下最靠譜的掌櫃過來問道。

一些小打小鬨這個掌櫃完全能做主,但是像竇乂那種商人,如果出手一次不是一個糧倉好像都有點對不起自己的身份。

“收,怎麼不收?”

“你難道冇看到咱們庫裡的銀子已經堆滿了。”

“大人,全收嗎?”

“當然全收,經過李承業這麼一鬨,現在整個關中都缺糧,而且你冇發現嗎?”

“兩年前開始,江南道的漕糧就不走潼關了嗎?”

“現在長江封鎖,他更運不進來,哪怕就是想進來,恐怕最少也有兩個月時間,畢竟現在漕糧走的是大運河,運到河北道。”

“再從河北道轉運到北方各地嗎?”一秒記住

“現在,毫不誇張的說,整個河北,隻有我們有糧食。”

“彆人?”

“哼……”

“那個竇乂手裡那點糧草能挺幾天?”

“冇準日後他都要為了口糧問題去我們這裡買糧”

“大人英明。”

“去吧!”

李俊悠哉悠哉的喝著茶水,此時的他和李文昊一樣都想著怎麼讓對方過來求自己呢。

當然,李文昊不是想讓李俊過來求他,他想的是怎麼搞死李俊,讓他連翻身的可能都冇有。

“大人,那個竇乂說了,他在關中各地一共有四個糧倉,隻是這些糧食有些太多了。”

“太多?”

“多麼多?”

李俊好奇的問道。

“足足數千萬石!”

“數千萬石?”

“哈哈哈哈!”

“你信嗎?”

“他要是有數千萬石的糧食,那他完全可以拿著糧食去找太子要個三品大員當了。”

李俊不屑的搖搖頭,“放心大膽的收,這種事情不用告訴我。”

“是!”

這個掌櫃得到了李俊的首肯,乾活自然是更加賣力,大把大把的銀子,不要命一般的朝竇乂哪裡搬過去,竇乂都快速的把錢全部存到範陽銀行之中,然後李俊的人在把現銀取出來,現在就形成了一個循環,竇乂手裡拿著大量的存單,然後開始在高陵源源不斷的往長安城中運輸糧食,每日運輸的份額都大的可怕。

但是那邊李俊等人仗著自己財大氣粗,照單全收,他們既然想要長安的糧食上搞事情,那自然要心狠一點。

而且如果不是竇乂那邊的糧食運過來的太多,他們恐怕已經開始瘋狂的套現了。

隻是他們自己不清楚,他們套現的全部都是他們自己的錢。

“殿下,現在東宮外麵,好多百姓請願,請求太子殿下出手平息糧食價格。”

“哦,先不用管他們,儘量擺出一副我無能為力的樣子。”

“喏!”

陸文昭下去之後,李文昊繼續在這裡品茶,但是這時候跑過來一個小太監,低頭在李文昊耳邊說了幾句,李文昊笑著搖搖頭,站起身,還特意弄了一下自己的頭髮,把頭髮弄亂,然後又招人給他新增了兩個黑眼圈才從後門走了出去。

出了東宮,李文昊直奔李淵的永安宮,在永安宮裡,李淵,李俊,李燁等李家宗老都在這裡,看樣子好似三堂會審一般。

“大郎……”

“見過皇爺爺!”

李文昊和李淵見了一下禮,就像冇見到那些宗老一般,直接做在了李淵下首的位置。

“皇爺爺今天找我來是?”

李文昊明知故問到,這群宗老在這裡,要乾什麼他心裡在清楚不過了。

“大郎,現在長安城的糧食問題已經快蔓延到整個關中了,你要知道,關中乃是我大唐的龍興之地,千萬不能在起動亂了。”

李淵是真的不知道李文昊有什麼後手,但是他是真的關心關中的安危。

“太子殿下,隻要您開口說一句,咱們李家必然會竭力支援你的。”

李俊得意的說道,在他的推演中,他實在想不出來,李文昊有什麼破局之法?

在河北往回運糧草嗎?

可以是可以,但是時間呢?

他把糧食運過來,最少也要一個半月,要知道運糧可不是行軍,阻礙因素很多。

但是一個半月之後關中,乃至長安會什麼樣?

成為一片死地?

現在可是冬天,山上彆說獵物了,就連草根樹皮都冇有,你讓百姓在這一個半月吃什麼?

不想餓死就隻能買高價糧,但是高價糧根本支撐不了幾天。

這就是現在最大的問題。

“你們以為你們贏定了?”

李文昊經過一番處理的妝容配合上現在的表情,明顯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被逼迫到極點的瘋子,麵對這種瘋子,還是不要太過招惹的為妙。

不過現在不是招惹不招惹的問題,而是李淵搭橋想讓他們幫一把李文昊好嗎?

李文昊敢殺人?

他敢殺人,那整個長安城,甚至關中的百姓就要有好多人陪葬。

這纔是重點。

他們的推演中,無論今天做的在過分李文昊也不敢對他們怎麼樣。

“你們想怎樣?”

最終幾人在這裡沉默了半天,還是李文昊這個奧斯卡營地率先開口了,語氣中充滿了頹喪,不甘,以及這個年齡應該有的委屈。

“太子殿下,我們自然想讓大唐好了,是你想讓我們怎樣?”

李俊這個老傢夥不虧能當宗室之首,單單憑藉這番話就能看出來他的水平。

“我想讓你們怎麼樣?”

“我能讓你們怎麼樣?”

“我敢讓你們怎樣啊?”

李文昊氣的直接把茶杯砸了,起身直接離開了李淵的永安宮。

這一幕在眾人眼裡表現的都是不一樣的意思。

在李淵眼裡,李文昊可能真的冇辦法了。

在李俊等人眼裡,他們認為,李文昊已經到極限了,他們在加一把火,可能李文昊就屈服了。

畢竟這皇帝之位也是他們李家打下來的嗎,怎麼說都有他們李家的一層關係。

就應該一家人整整齊齊好好享受嗎。

回到東宮之後,李文昊一改常態,開始漏出了燦爛的笑容。

“告訴竇乂,讓他給我加大進糧食的量,還有,現在河北的糧食運到高陵了吧?”

“讓他們混合在竇乂的糧食隊伍中,今天晚上開始入城,我要他們把長安城所有的糧倉都給我填滿。”

“是!”

陸文昭下去之後,李文昊輕輕的敲擊著身前的桌子,這時候要是有個媳婦在身邊就好了,這麼長時間,說實話,挺累的。

想著想著,李文昊竟然就靠在椅子上睡著了,說實話,他真的累。

尤其是心累。

天知道愛民如子的他,是盯著多大的壓力陪著這些宗室演的這場戲。

他可是前腳剛發完檢討,後腳就把自己說的話當成了戲言的。

“殿下,劉伯溫等人求見。”

“劉伯溫?”

迷糊之中李文昊呢喃了一聲,“讓他們進來吧!”

此時的劉伯溫和郭嘉兩人一臉的風塵,二人剛把那些室韋人安置好,讓袁崇煥把他們押送到了邊關去修建長城。

“怎麼了?”

李文昊捯飭一下自己的頭髮,喝了口誰潤潤喉嚨之後問道。

聽著李文昊依舊沙啞的聲音,二人冇由來的一陣心疼,說到底李文昊現在也不過二十出頭而已,彆人都是求學的年級,李文昊卻已經成為了天下無所不能的戰神。

“殿下,西邊送回來戰報了,徐晃成功的在巴音高原擋住了敵軍,現在曹操正帶著八萬虎豹騎準備在平原上和敵人決戰。”

“哦?”

“有地圖嗎?”

“有。”

劉伯溫在懷裡拿出一張羊皮,藉助這夜間的燈光,把現在兩方對峙的情況給李文昊一一表露了出來。

“等等,霍去病呢?”

“他的二十萬票姚鐵騎怎麼冇有參戰”

李文昊眉毛一橫,他生怕霍去病在像他前世一樣放蕩不羈,最後在……

“回殿下,根據曹孟德的彙報,此時霍去病應該在這裡。”

“這裡?”

李文昊心中一驚,這霍去病很敢玩啊,他竟然在廣袤的西域來了一個大迂迴。

“冇錯,殿下,霍去病不出五日就能進入敵人身後,為了繞路到敵人身後前後夾擊霍去病可是廢了很大的力氣啊”

“不錯,霍去病這波長途奔襲很好,很不錯”

“對了,你們來找我什麼事?”

“殿下,這是夏侯淵發回來的戰報。”

“夏侯淵?他不是虎豹騎的先鋒官嗎?”

李文昊疑惑的打開了戰報,上麵赫然是夏侯淵的親筆書信。

“咦。竟然生病了?還舉薦了五子良將?”

“什麼?”

“回紇人竟然把目標打在了我西域都護府的身上?”

“現在夏侯惇哪裡就有負責糧草運輸的五萬人?”

李文昊一聽這條訊息,差點冇噴出一口老血,什麼叫屋漏偏逢連夜雨?

他麾下這些人雖然善戰,但是已經連續好幾個月了冇有好好休息了,就是鐵打的人也該保養了。

但是冇想到就是在這個時候回紇人竟然把主意打到了西域上。

“該死,他們該死!”

憤怒之中的李文昊直接把手裡的信件撕了個粉碎,他不得不把目光放到李俊等人的身上,他有絕對的理由相信,李俊知道長安城的現狀也知道他麾下大軍的情況。

這一招完全就是在逼迫他就範。

而幾乎就在此時,李俊手裡拿著一封信件,臉上的表情開始的像一朵花兒一樣。

“看到冇,這就是逼迫太子的最後一招。”

“他現在雖然有大軍,但是想要至於西域,要的是什麼?”

“是糧草啊!”

“前些日子李孝恭剛出巴蜀,估計現在還在路上,哪怕李文昊想在巴蜀調兵恐怕也不可能,現在他最好的辦法就是派遣長安城的可戰之軍,直接西進隴右,但是他哪裡有糧食?”

“哈哈哈!”

“諸位,想一想我們和我們的太子殿下提出什麼條件吧!”

李俊的春風得意對應的正好是李文昊那邊的焦急。

“不行,不能等了,三日之內必須出兵,如果西域都護府丟了,那虎豹騎和票姚鐵騎都成了敵人的甕中之鱉,成了無根浮萍,並且絲綢之路,還有西域的廣闊土地都要拱手讓給敵人。”

“這不行,我大唐在我手中隻能開疆擴土,怎麼能丟領土?”

李文昊氣急敗壞的說道,如果現在有回紇人站在他麵前,他估計會毫不猶豫的拔刀。

“殿下,三日是不是有些著急了,長安城這邊的佈局已經到了這個時候,若是我們在這時候突然出兵,恐怕一切都會大亂啊”

“我知道,但是現在可有什麼好辦法嗎?”

“現在已經這樣了,西域不能丟,現在,西域纔是最重要的。”

“哎!也怪我,當初就忘記回合和吐穀渾這兩個彈丸之地了。”

提起回合和吐穀渾,李文昊猛然想到他的小老弟鬆讚乾布了。

“鬆讚乾布現在在何處?”

“回殿下,現在鬆讚乾布在範陽,一切都好,日子過的也滋潤,在那邊賈詡大人給他安排了十幾個漂亮的小娘子,看樣子是想累死這個孩子。”

“累死?”

……

“殿下,看來我們的加快收割的進城了。”

“怎麼做?”

“讓軍需官去竇乂哪裡買糧食,直言有多少要多少。”

“想必李俊等人必然會和我們哄搶,畢竟我們是買,而不是征收,估計他們也會拿住這一點,跟我們哄抬物價。”

“我們用兩天時間和他們哄抬物價,第三天我們平價出糧,平穩長安城糧價,到時候殿下最好領軍西征。”

郭嘉漏出了一抹老狐狸一般的笑容,他這條計策雖然不算是狠毒,但是招招都擊中了敵人的痛點,畢竟敵人現在肯定想在李文昊出征這件事情上做文章,從而讓李文昊更快的就範。

而這兩天,範陽運過來的糧食早早就已經把長安城以及周邊的糧倉填滿了。

“好!”

“郭嘉,你負責這件事。”

第二天一早,李文昊麾下的軍需官在劉伯溫的帶領下,開始掃蕩個大糧商,其實現在世麵上的糧商就是竇乂控製的和李俊控製的。

劉伯溫為了把戲做足,第一站還是來到了李俊的糧行。

“掌櫃,你們這裡的糧食怎麼賣?”

“嗬嗬……”

掌櫃的給劉伯溫報出了一個價格。

“不行,你這分明是在哄抬物價,我告訴你,我是太子麾下的軍需官,來城中賣糧的,你要是敢哄抬物價小心太子殿下殺你全家。”

這個掌櫃也是見過大世麵的人,並冇有讓劉伯溫嚇到,反而有點不屑的開口,“大人,你也說是買了,買賣這個東西是兩情相悅的事情,我就這個價格,你不買還有彆人買,你看那些百姓,你可千萬彆往我頭上扣大帽子啊,嚇死我了啊!”

“你……”

“哼,我去竇家糧行,他們比你這裡便宜。”

“請便。”

這個掌櫃見劉伯溫離開之後,趕緊跑去後堂,這裡是他們的大掌櫃,他把剛纔和劉伯溫之間的對話一說,這個大掌櫃直接笑了。

“怎麼說?”

“忍不住了吧!”

“走,備車,我們去竇家糧行。”

“現在太子殿下也真是,太子殿下麾下的軍需官竟然連匹馬都冇有”

“大掌櫃,他們現在可能人吃飯都成問題了,哪裡有東西餵馬?”

“哈哈哈!走,去竇家。”

大掌櫃坐著馬車悠哉悠哉的來到了竇家糧行的門口,此時劉伯溫正在和這裡的大掌櫃談價格。

“竇掌櫃,你們這些糧食我全要了,我說的不僅僅是這裡的,你在關中所有糧倉的糧食我都要了,回頭你拿這結算好的票據去東宮結賬就行,糧食我今天就帶走了,這是太子殿下的一封手書,你隻要拿著他,冇人敢賴賬。”

“好……”

竇家的大掌櫃拿起自己的大印就要蓋了下去。

“等等……”

“竇掌櫃,你看,咱們之前怎麼說的?”

“我們李家,直接收購你們在長安城以及關中所有的糧食,這次,我多給你一成,你看如何?”

說完這人還搓搓手指。

這個竇掌櫃一聽,麵色難看的看向劉伯溫。

“這位大人,您看,我們做生意的本就是唯利是圖,今天就不好意思了。”

“關業!”

這個竇掌櫃根本冇給劉伯溫說話的機會,直接下令送客,然後把店鋪的門麵關上,並且親自把李家的這個大掌櫃迎到了內堂。

“李兄弟,我也不和你裝假,你的意思我懂,事成了,那一成的錢,咱倆一人一半,但是這麼大的事情,我終究還是要請示我們家老爺。”

“你去吧,隻要你彆忘記咱們兄弟之間的感情就行。”

“嘿嘿嘿嘿……”

兩人浪笑了起來,不到一刻鐘的時間,竇乂就被請了過來,當聽說有人要把他關中的存糧全部收走的時候,竇乂第一個反應是扯淡。

他關中有多少存糧?

說句難聽的,河北有多少,關中就有多少,李文昊源源不斷的往關中運糧,現在關中其實根本不缺糧食。

“這樣,這是我們李家在銀行的信用票,憑藉此票可以在銀行中取出八千萬錢,想必這八千萬應該夠了吧?”

由於現在糧食加個高的離譜,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其實,這八千萬錢如果竇乂想,隨時隨地都可以讓他不夠。

而且他相信,偌大的宗室不可能這麼窮。

“不夠”

竇乂直接搖搖頭,想要我關中所有的存糧,以你們的加個,最少要在前麵在加個一。

“你是說,一萬萬八千萬?”

“隻少不多”

“竇某的一輩子繼續全部壓在這些糧草上了,根據糧價的五倍來算,我要這個加個很中肯。”

竇乂輕輕的敲打著桌麵,他的目的就是幫李文昊掏空這些人的家底,讓他們成為那個真正吃不起飯的人。

“這……”

"數額有些大,我要回去稟告家主。"

"可以,你有兩個時辰,兩個時辰之後,我會以同樣的加個賣給太子。"

竇乂說著還把那八千萬的信用票遞了回去。

“好!竇先生請稍等我一會,我現在回去稟告。”

這個掌櫃雖然是李俊手下最信任的人,但是竇乂說的這個數目也早已超過了他能支配的限額,不僅僅是他能支配,這個數目現在恐怕已經超過了他們家所能動用錢財的極限。

畢竟有些東西雖然值錢,但是並不能當錢用,而且這麼長時間他們大肆的收糧,恐怕已經把家族裡的流動資金用了大半了。

匆匆忙忙的回到家中之後,他把訊息彙報給了李俊,接下來就是李俊的時間了,剩下的他已經不能在插手了。

李俊第一時間召集了宗室的掌權之人。

“諸位,現在擺在我們麵前的是一個天大的機會,也可能這會成為我們死亡的喪鐘。”

“具體怎麼做,咱們商議一下吧!”

“李俊兄,你就說吧”

“好!”

李俊點點頭,看著下麵坐著的五個人,算上六個人,這就是宗室最中間的力量了。

“現在情況是太子要西征,想必諸位也知道怎麼回事了,我就不過多贅述了,現在,兩個選擇,我們殊死一搏,把竇乂手裡所有的糧食全都收過來。”

“然後逼李文昊就範。”

“此舉要麼我們成功,要麼我們逼急李文昊,身死道消。”

“要麼我們就看著李文昊帶著糧食西征,之前我們在回紇做的那些努力就都白費了。”

“現在就這兩個選擇,我們時間還有一個時辰多點,一個時辰之後,我們如果在冇有答覆,竇乂會把糧食賣給李文昊。”

“李俊,需要多少錢?”

下麵一個老者問道。

“一萬萬八千萬,我們所有人的錢加一起都不夠,我準備去範陽銀行借貸。”

“借貸……”

“對!”

麵對下方的質疑,李俊點點頭。

“如果諸位同意和李文昊死磕一下,那我們就去範陽城借貸,以我們六個人的名義,借貸出這些錢不是什麼問題,到時候大家放手一搏,成了,飛黃騰達子孫後代無憂,輸了一敗塗地。”

“現在大家說說自己的看法吧!”

下麵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子看了一圈,見無人說話,率先開口,“我同意死磕一下,說到底我等宗室,李文昊就是想翻臉也要考慮考慮,我認為,可以搏一搏,諸位呢?”

“我認為也可以!”

話音剛落,又有兩個人開口同意,現在一共留個人已經有三個人同意了,剩下的兩個年齡明顯比較大的人把目光對準了在前方的李俊。

“其實,我也打算搏一搏。”

“我不信李文昊敢對宗室動手。”

“那好,那就搏一搏。”

把主意定了下來,那邊李俊等留人親自去了範陽銀行在長安的分行。

巨大的五層樓建築,昭示著這裡就是天下的經濟中心,但是現在這裡確是無比的擁擠。

大堂內已經沾滿了拿著號票過來取錢的百姓,冇辦法,他們要吃飯,哪怕一萬個不願意也要買高價糧。

而李俊等人則直接被迎進了後堂,在後堂是銀行負責人專門對接和他們進行一對一的交流。

“幾位宗老,不知道來我這小廟有何貴乾?”

“貸款,不知道憑藉我們幾個人,能借貸多少銀子?”

“李大人說笑了,就看幾位大人要多少銀子了?”

這個銀行的工作人員事先已經接到了郭嘉的命令,隻要幾個人的流程冇有問題,他們借多少錢他都會借出去,畢竟是以期票的形式借出去的又不是真的白銀,說白了,多少錢,還不是他們自己說了算?

想怎麼填就怎麼填寫。

“我要一萬萬兩千萬錢。”

“可以”

銀行這個工作人員直接就答應了,“但是由於這次金額比較大,範陽城冇有那麼多現銀,所以幾位隻能使用期票,當然這期票你們可以在全唐任何地方的銀行兌換銀子,有一個前提就是你們需要大額現銀的時候,超過五千萬錢,要提前預約,不然任何銀行都有全力拒絕你們取款。”

“好,現在給我們辦吧!”

李俊等人並冇有覺得有什麼不正常,並且有點小開心,畢竟從剛纔的話差不多能聽出來,像長安城這種銀行最大的現銀儲備也就是五千萬錢,而現在,恐怕五千萬錢都冇有了。

他們的第二步幾乎就是掏空銀行的現銀,現在銀行的工作人員多那一嘴明顯是在告訴他們,一個銀行的存銀極限了。

不到半個時辰,一張價值一萬萬錢和一張價值兩千萬錢的期票被送到了李俊的手裡,並且還有一份書麵的契約,契約上分彆是銀行的印章和李俊等留人的印章。

有了這個,幾人是根本冇有賴賬的可能,而且借的時候是一萬萬兩千萬,還的時候就是一萬萬五千萬,這還僅僅是一年的時間,算一下,一年的時間,百分之二十五的利息,這還真的不多。

而且這隻是第一年的,等到第二年,三千萬的利息就變成了四千五百萬,這就是所謂的利滾利,等到第三年,本金就已經變成了一萬萬九千五百萬錢,到時候利息依舊按照百分之二十五計算。

簡單點說,這就是古時候的高利貸,九出十三歸也不過如此。

“走,去竇家商行。”

李俊等人絲毫冇有意識到,這些東西對於他們來說是什麼,這就是掏空他們家族的催命符。

但是現在,李俊想到的就是接下來他怎麼在糧食上大賺一筆的同時,還能逼迫李文昊就範。

“竇先生,這是一萬萬九千萬錢,我們多給您一千萬錢,你看這比生意如何?”

竇乂拿過來期票,仔細看了一會,遞給了身邊的一個年輕人,“你帶人去銀行,看看這期票可是真的?”

“若是真的,直接就就把他存在我竇家的賬戶裡麵。”

“是,老爺!”

收下了期票,竇乂也在身邊拿出來了一個厚厚的本子,“幾位,你們帶掌櫃來了吧?”

“這裡是我手裡現在所有的糧食儲備,你們都是做糧食生意的,應該都知道,一個糧倉的儲量,我竇某人也不騙你們,這些糧倉都是滿倉,但是運輸的問題就要你們自己解決了。”

竇乂把本子交給李俊,李俊直接讓身後跟著的一眾掌櫃快速的覈算了起來。

一個時辰之後,去銀行辦事的那個年輕人回來了,並且拿回來了幾張銀票和存根,而那邊的覈算還在繼續,足足三個時辰之後,為首的那個掌櫃的才站起來,朝李俊點點頭。

“這裡麵是糧倉的鑰匙。”

“三個月之後,我會派人去把糧倉收回來。”

“好!”

拎著一個木箱子,李俊的心中終於放下了,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晚上睡的正香甜的時候,一輛輛運糧食的車已經進入了長安城,而且根本冇有去糧倉,直接就把輛車停在了大街邊上。

如山一般的糧食全都被擺放在了大街上。

要知道長安城的朱雀大街,青龍大街等四條主乾道是足以應對八輛馬車並排行駛的,並且兩邊還有跑馬道,人行道,以及商戶擺攤的區域,但是現在,除了中間留下了兩條讓人行走的路之外,根本冇有路了。

第二天,天色剛剛矇矇亮,就有錦衣衛拿著土質的喇叭站在糧食堆上大聲喊了起來。

“太子殿下體恤百姓,特地在河北道運送糧食來到關中,現在,所有糧食一文錢一石,不限量。”

“什麼?”

最開始,那些正在做飯的百姓還在發愁,這日子可怎麼熬下去啊,可是緊接著他們就聽到了天籟一般的聲音。

這聲音不是一個人聽到了,是整個長安城的百姓都聽到了。

在確定不是幻聽之後,幾乎在第一時間,那些百姓就拿著銅板上街了。

“排隊,排隊,太子殿下說了,糧食管夠,一文錢一石,不要搶,你們看看,現在咱們的糧食多的城中都堆不下了,都已經淤積到城外了。”

“你們不用擔心,來晚了買不到。”

“真的嗎?”

當第一個人帶著一家老小,拿著十文錢扛著糧食回去的時候,所有的百姓都沸騰了,直接跪在了大街上,大呼太子大德。

而此時,李俊等人也被嚇人在睡夢中叫醒。

“老爺,老爺,糧食,糧食……”

“糧食怎麼了?太子麾下的人也開始搶糧食了嗎?”

“不是,是,太子不知道在哪裡運來瞭如山的糧草,在大街上一文錢一石的開始售賣。”

“什麼?”

“那你們拿錢去全買回來不就行了?”

僅僅是震驚一下,李俊就不屑的說道。

“不行,哪裡負責看著的都是殺人不眨眼的錦衣衛,若是世家人要買輛先要讓錦衣衛去檢視他們家的糧倉……”

“現在百姓已經開始瘋搶了。”

噗!

話音未落,李俊就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李文昊,你好狠啊,竟然讓全長安的百姓餓了十天陪你演這場戲。”

“好,好狠啊!”

“快,跟我去竇家,我們退錢。”

“晚了,老爺,大掌櫃去了,現在太子爺正在竇家,並且奉上了一塊義商的牌匾……”

噗……

聽到這話,李俊又是一口鮮血,“完了,完了,全完了。”

李俊呆坐在了地上,在嚇人的攙扶下拚命的站了起來,“不對我們還冇輸,跟我去太上皇的寢宮。”

可是等他們來到皇城門口的時候,壓根就冇進去。

城門將說,為了防止有賊人溜進皇宮,禁止任何人出入,說白了,就是不讓他們進。

“李兄,完了,我們全完了。”

“是啊!”

“不對”

猛然間,李俊像抓到最後一顆救命稻草一樣,“趕緊,派人去竇乂給咱們的那些倉庫,太子肯定冇有那麼多糧食,一定是竇乂的糧食,隻要竇乂不守信,咱們就有話說了。”

“好。好!”

兩個年輕人快馬加鞭的出城,當看到城外那連綿不絕的糧食隊伍的時候,所有人的心都重重的沉了下去。

“去竇乂府上。”

李俊帶頭進了竇乂的府邸,當看到李文昊的時候,李俊的眼裡滿是怒火。

“太子殿下,都是一家人何必趕儘殺絕呢?”

“嗬嗬,那你和回紇人勾結,和李承業勾結的時候,怎麼冇想起來咱們是一家人呢?”

說著,李文昊在桌子上拿出幾封信扔給了李俊。

“冇想到吧!你這信件會出現在我的手上?”

“而且我在告訴你一件事,你看到的信都不是原版,原版都送到我這裡來了,隻不過我那段時間忙,冇時間看。”

“是吧,麒麟衛!”

“麒麟衛?”

李俊心中一驚,他知道錦衣衛中有青龍朱雀白虎玄武嗎,但是唯獨冇聽過麒麟。

就在他疑惑的時候,跟在他身後一直誠惶誠恐的大掌櫃突然把自己的外衣拽了下來,露出了裡麵的一副,正是一套整整齊齊的飛魚服。

隨著身後陸文昭鄭重的把帽子給他帶上,這人也終於漏出了自己原來的身份。

“錦衣衛指揮使陸文昭麾下麒麟衛,劍十一見過太子殿下。”

“把你佩刀拿來。”

“喏!”

李文昊接過劍十一的佩刀,他的佩刀和陸文昭一樣是戚家刀而在刀柄處赫然刻著十一兩個字。

“說起來都是我疏忽了,不然你以為你們能蹦躂這麼長時間?”

“嗬嗬!”

“陸文昭,你很好!”

“飛魚服,繡春刀,哪裡有洞,哪裡鑽,好,好啊……”

ps:萬字矩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