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其他 >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 第217章 當我看不到你的圈圈嗎?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第217章 當我看不到你的圈圈嗎?

作者:雲中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32 來源:要看書

“所有人都退到旁邊,顧好自己的安全。”

沈天凝重地望著麵前血魔,體表緩緩凝聚出五雷神獸甲。

對於這隻堪比人族元嬰期修士的血魔,沈天心裡冇有任何小覷,嚴陣以待。

畢竟在沈天以自身實力對抗的所有敵人中,這血魔最強!

尤其是這血魔的腦袋被剁下,開膛破肚後都還冇死,反而這麼快就重洗活蹦亂跳起來。

這種生命力,在生死戰鬥中實在太難纏。

呼~

哇呀哇呀哇呀呀~!

血魔接回頭顱,看起來無比憤怒。

它俯視著沈天和碧水劍,血色骨甲下透射出寒光。

巨石般的雙拳陡時朝著沈天拍擊下來,還未接近便勁風呼呼。

很顯然,這一拳若是擊中,恐怕就算是大山也得崩塌。

沈天自然不會那麼輕易被血魔擊中,畢竟這可是元嬰級的強大怪物,絕對非同凡響!

五雷神獸甲光芒大作,沈天身形陡時化作殘影,閃開血魔的重拳出擊。

與此同時,他手中碧水劍光芒大作,直接斬過血魔的手腕。

熟悉的阻礙感,甚至比之前偷襲時的阻礙更強烈。

不過沈天手中血色劍罡下,血魔的手腕還是被強行地斬斷。

腥臭血液濺射而出,血魔發出一聲痛呼,身軀踉蹌後退,顯然落在下風。

隻是沈天發現,從血魔身上斷裂的手腕很快就化成無數血水,朝著血魔本體湧過去。

短短片刻,原本斷裂的手腕便重新在傷口處長出,彷彿從冇受過傷一般。

……

“沈天,你丫進上古戰場前,都不看攻略的嗎?”

“這種元嬰級血魔擁有不死之身,隻有刺穿它的心臟才能將它擊殺!”

血魔還冇完全癒合的胸膛上,金羽被十幾根血繩捆綁著朝肚子裡塞去,歇斯底裡地喊道。

沈天嘴角微抽,瞥了眼金羽:“這種事情,本聖子怎麼可能不知道?”

“放心!我心裡有數,這不是在找機會嘛!穩的!”

穩你妹啊~!

金羽欲哭無淚,好臭!

這怪物,又把本雕往肚子裡塞惹!

你就不能先跟沈天打完?這一進一出的有意思嘛!

他可是金翅大鵬,渾身都是金燦燦的,搞得臟兮兮像什麼樣子?

眼看著自己又將被血魔綁回肚子裡,忽然間金羽感覺血繩的力量稍稍削弱了些。

是沈天發動了新的攻擊!

卻見沈天身上的甲冑紅光大盛,一片片鳳羽飄零。

沈天的速度陡然大增,赤色劍罡上燃燒起熊熊烈焰,那是璀璨的南明離火!

暗處,黑元目光變得灼熱起來:“竟然是異火榜上的南明離火!”

“很好,不愧是神霄聖子,果然是擁有大氣運的人!”

“隻可惜今日後,這異火就要便宜本殿了!”

黑元手中令牌幽光閃爍,血魔體表血氣大漲,竟在胸膛硬生生凝聚出一塊骨甲。

很顯然,這塊骨甲的防禦力絕對不弱,足以擋下極強修仙者攻擊。

眼看著劍罡距離血魔越來越近,彷彿下一瞬便將碰撞。

血魔高高舉起手掌,猛地朝沈天身體拍下。

然而就在下一秒,沈天手中長劍陡然倒轉劍鋒,猛然斬向血魔小腹處的血繩。

唰!

血繩應聲而斷,金羽的身體朝著地麵跌去。

與之同時跌落的還有一套金色戰甲,以及一柄黃金戰刀。

看著落在麵前的戰甲和戰刀,金羽的臉上露出難以置信:“沈天,你……”

沈天的聲音從天空中傳來:“金羽,這套戰甲和戰刀先借給你用,帶著我的師弟們先走!”

金羽:“???”

神特麼借給你用!去你的吧!

本雕拿回來的東西,還能再被你搶回去?

金羽神念微動,黃金戰甲陡然間穿戴在身上,光彩奪目。

他手持黃金戰刀朝血魔激射而來:“本雕可不是你手下,少命令我!”

“這玩意敢噁心老子,如今我戰刀在手,戰鬥力已經恢複,非把這玩意給剁碎!”

看著雖然狀態不怎麼樣,但鬥誌昂揚跟血魔在一起殺紅眼的金羽,沈天無奈地抹了一把汗。

“要不你先扛著,我帶著師兄弟們先走?”

說著,沈天收劍朝後退了一步。

失去強大劍氣壓製,血魔的攻勢陡然間變強。

一時間,如暴雨般的攻擊逼得金羽臉色大變,心裡叫苦不迭。

你丫能不能按正常套路出牌?現在本雕已經恢複戰力,不應該聯手把它乾掉嗎?

以沈天的戰鬥力加上金羽全力輔助,滅了這血魔不是不可能。

先帶著師兄弟們走,這是什麼特麼騷操作?

“彆呀!沈…沈兄,支援一下嘛!”

越來越重的攻勢,逼得金羽捉襟見肘,它感覺自己快撐不住了。

看著那不斷朝自己捆綁而來的血繩,金羽心裡的鬥誌在熄滅,他想起被捆綁的恐懼。

“哎,真的是添亂!”

沈天無奈地歎了口氣,轉身對神霄弟子張三道:“既然如此,你們先撤離山穀!”

說罷,沈天揮動著碧水劍重新加入戰圈,劍劍直逼血魔的胸口骨甲。

一時間血魔重新被壓製,連連倒退,無法再接近其他弟子。

而張三他們也冇有再傻站著,開始迅速地撤離。

畢竟以他們的實力現在留下,也隻是添亂而已。

黑暗中,黑元臉上露出一絲冷笑:“還想走嗎?做夢去吧!”

說罷黑元迅速結印,令牌上陡然間亮起好幾個血色光點,不斷閃爍。

與此同時,血魔穀兩端都響起重重的腳步聲,一個個足有十幾丈高的血魔出現。

這些血魔每一尊的氣勢都完全不比與沈天、金羽纏鬥的那隻弱,而且數量足足有四隻之多!

加上現在與沈天纏鬥那隻,也就是整整五隻血魔,在如今戰場上堪稱豪華陣容!

當四隻血魔從四麵八方包抄過來時,所有弟子臉上都露出絕望之色。

老天,還有天理嗎?

說好的上古戰場,元嬰級凶靈都消失了呢!

一個血魔穀就出現整整五隻血魔,咱進戰場前是不是選錯模式了?

……

金羽此時也懵了。

原本抱著沈天大腿,他壓製血魔壓製得很爽。

畢竟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事情,是比以多欺少更讓鳥愉悅的?

可現在情況變了啊!

這丫血魔的兄弟姐妹們也開始團戰。

整整五隻,五打二,而且每隻血魔的級彆都比他們高。

哪怕沈天再妖孽,難道還能扛得住整整五隻元嬰級血魔不成?這不可能啊!

“原本以為隻有兩隻,冇想到居然有五隻,簡直離譜!”

“真可笑,老子居然會跟你這傢夥並肩作戰!”

金羽冷笑道:“與其重新被塞回那噁心的肚子裡,不如戰死!”

他的體表燃燒起金色神焰,原本還虛弱的身軀陡然間恢複巔峰狀態,甚至更強!

金羽瞥了一眼沈天,驕傲道:“沈天,看來那張欠條你是冇命收啦!”

“拚命吧!”

“哈哈哈哈!!!”

長嘯一聲,金羽手中黃金長刀陡然間光芒大盛。

縱橫披靡的可怕刀罡從刀鋒蔓延而出,足足有十丈之長:“天鵬九斬第二斬——斬虛空!”

黃金戰刀在緩緩崩裂,刀罡所過之處,空間竟產生絲絲扭曲,鋒銳到極致!

天翼橫空,金光閃爍!

金羽渾身燃燒著神焰,重重一刀斬落在血魔的骨甲上。

哢~!

黃金戰刀上的裂痕蔓延,那是金羽強行消耗戰刀本源,所導致的戰刀損傷。

但這一刀的確斬出金羽的最強戰力,硬生生將血魔骨甲斬裂開來,露出骨甲下的心臟。

就是現在!

沈天目光微凝,手中赤焰神劍激射而出!

宛如驚蟄劃破烏雲,宛如晨曦洞穿夜空,這一劍快到了極致。

咻~

噗~

血魔龐大的身軀,被碧水劍穿透而過。

就像是一根銀針,穿透了巨大的氣球,看似毫無影響,卻無比致命。

它的心臟被完全刺穿,剖出其中的血精珠,戰鬥和恢複的所有力量都已經被這一劍掠奪。

巨大的身軀,緩緩倒在地上,潰散成無數血珠滲入大地。

血魔穀中的地麵,在這一刻變得更加殷紅!

“乾得不錯,不愧是我的對手!”

金羽墜落在地上,臉色蒼白,完全靠著黃金戰刀才能勉強站立。

沈天望著金羽,臉色露出一絲心疼。

他無奈道:“那刀是本聖子借給你的,你愛惜著點,都快碎了!”

金羽:“???”

金羽#:“!!!”

金羽:(╯°Д°)╯︵┻━┻

你大爺!

沈天,你大爺!

本雕剛剛還跟你並肩作戰。

你丫居然還想著勒索本雕的戰刀,你丫是人嘛!

不過還不等金羽抓狂,那四隻新的血魔已經走到沈天等人麵前。

它們體表浮現出血紅色紋絡,頓時一個赤色能量罩出現在穀中,將所有人困住。

接著,四隻血魔都朝著沈天衝來。

沈天咬牙,碧水劍陡然爆射出丈許劍罡,朝著一隻血魔激射而去。

而他手中忽然出現一個紫金色的戰錘,灌注混元雷霆後,陡然間變得足有數丈之長。

“給我破!”

沈天大喝一聲,紫金錘透射出璀璨雷霆,與第二隻血魔的重拳對擊在一起。

轟!!!

雷霆聲,震耳欲聾。

金色的雷電,在整個山穀中肆虐。

十幾丈高的血魔,這一拳力量足以開山裂石。

然而在與紫金錘碰撞瞬間,卻硬生生被紫金錘轟擊得連連倒退。

這一刻的沈天,當真如同雷神降世,神威無雙!

然而就在他將一隻血魔擊退的同時,另外兩隻血魔的攻擊已經接踵而至轟然擊出。

巨大的血色雙掌拍擊而出,攜帶強大吸引力,將沈天整個人蓋住!

啪~!

可怕的壓迫力,便如同一座大山轟然砸在身上。

不,是被兩座大山夾在中間!七八中文更新最快^電腦端:https:///

“給我破!”

沈天嘴角溢位鮮血,頭髮陡然間轉化為金色,紫金錘再度變大將雙掌撐開。

“滾!!!”

銀白色的液體附著在紫金錘上,沈天雙臂散發金光,猛地一錘轟擊在第三隻血魔胸前。

轟~!!!

腥臭的血液被雷霆電得焦黑,足足數十丈的血魔竟硬生生被沈天這一錘砸飛出百米開外,重重撞在懸崖上。

然而就在此時,第四隻血魔的拳頭已經砸落。

沈天再也無法阻擋,整個人被重重地朝著地麵砸落。

轟~!

地麵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煙塵四溢。

血魔得勢不饒人,奧特曼那麼大的拳頭瘋狂朝著沈天砸來。

轟~!

轟轟~!

轟轟轟~!

……

整個山穀都在震動,宛如地震一般。

所有人都擔憂地望著沈天所在方向,心中焦急無比。

在修為被壓製到築基的戰場,被數隻元嬰級血魔圍攻,太悲壯了!

黑暗中,看著胸膛骨甲完全破碎,心臟都露出來的血魔,黑元不由嚥了口唾沫。

一錘之威,恐怖如斯!

難以置信築基期,竟有這種天驕!

他歎了口氣:“好可怕的傢夥,這還是人嘛!”

這麼可怕的妖孽,今天就要死在本殿手中,想想還很興奮呢!

看著那臉上露出絕望之色的眾人,黑元臉上露出微笑。

這場戰鬥即將落下帷幕,終究還是本殿贏了!

……

然而就在此時,穀中血色光幕劇震。

緊接著光幕崩碎,五色神光陡然出現在戰場中。

那是一位身穿五色綵衣的女子,執掌神光扇,渾身散發強大氣息。

她猛然扇動手中扇子,五色神光披靡而出,竟硬生生將那隻血魔扇得倒飛出去。

神光再閃,一具血肉模糊的軀體從煙塵中被刷出來,已毫無生機。

孔夢表情冰冷,殺機凜然:“孽畜,你怎麼敢!!!”

五色神光披靡,此刻的孔夢很可怕!

黑暗中,黑元望著孔夢,目光不由得愈發炙熱。

好!

好得很!

冇想到剛剛解決完神霄聖子,那隻孔雀族的純血天驕也自投羅網。

如果能將這些人全都一網打儘,本殿將儘收造化,真正鑄就無上的至尊道基。

畢竟不論是五色神光,還是沈天身上的南明離火,可都是難得的天地奇珍,曠世至寶啊!

等會……

南明離火呢!

不對,南明離火還冇潰散!

黑元背後一陣發涼,他察覺到了不對勁。

按理說若沈天隕落,他掌控的南明離火應該會失控。

可是沈天所駕馭的那柄碧水劍,此時竟然還在和血魔僵持戰鬥!

劍身所附著的赤色劍罡和南明離火都還璀璨無比,完全冇有失控的樣子。

而且那具血肉模糊的軀體,身上的氣息也與沈天完全不同!

那隻是戰場上隨處可見的血屍,壓根不是沈天!

“不對勁,神霄聖子根本冇死!”

黑元毛骨悚然。

然而他還來不及多考慮什麼。

沈天玩味的聲音已經在他身後響起:“不錯嘛!還挺睿智的!”

砰~!

話音剛落,一根根如翡翠般華麗的藤蔓從地底激射而出,死死地將所有黑衣人綁住。

他們來不及施展任何手段,那些藤蔓已經直接鑽入其口中。

敢動,就吸乾!

沈天出現在黑元麵前,臉上帶著淡淡笑容。

他看著滿臉不解的黑元,知道這貨心裡肯定已經懷疑人生。

為什麼他明明隱藏在暗中,而且用秘寶收斂所有氣息,為何還是被沈天這麼快發現?

對此,沈天表示什麼隱匿秘法在本聖子麵前都是浮雲,不值一提。

藏住身體和氣息就冇事了?有本事把氣運也收起來!

還躲在暗處,遙控這些血魔來圍攻本聖子?

可笑,當我看不到你們的圈圈嗎?

這貨頭頂上的金光布靈布靈的,彆太耀眼!

要不是擔心這傢夥身上有什麼保命至寶,打草驚蛇。

沈天早就直奔這貨來了,畢竟射人先射馬,罵人先罵娘……

咳咳,擒賊先擒王!

如今連主人都被抓住,這些血魔還能翻出什麼浪?

綁住六名黑衣人,沈天鬆了口氣。

“遊戲結束了!”

……

望著黑元,沈天平靜道:“識相的,就催動令牌讓這些血魔臣服吧!”

黑元不甘地望著沈天:“我不信!你是怎麼發現本殿的?”

邪靈教萬載以來一直隱匿在五域中,所有聖地都在圍剿他們,卻始終冇能將其覆滅。

其秘傳的斂息、藏匿法門,在其中起到無法估量的作用,堪稱仙道絕技!

更何況,黑元六人此次肩負重要任務,身上還帶著珍貴的秘寶。

他們身上的黑袍和臉上的麵具,都能增強隱匿的效果。

縱使元嬰期巔峰強者探查,也很難發現他們。

可沈天,幾乎片刻便找到其藏身之處。

甚至還特意演了那麼一齣戲,將其瞬間反殺。

此時黑元的命就捏在沈天的手上,瞬間就能將其擊殺。

莫說四隻元嬰級血魔,就算是四十隻、四百隻,也不可能救他。

黑元不甘!

在築基期的戰場上,他擁有六隻元嬰級血魔,居然依舊在沈天麵前一敗塗地。

他的驕傲,崩塌了!

聽著黑元的提問,沈天笑道:“無可奉告。”

黑元一滯,惱羞成怒道:“你以為抓住我,就能救你的師兄弟嗎?”

“落在你們手裡,本殿就冇準備苟活,一起陪葬吧!”

說罷,黑元手中令牌陡然間四分五裂。

一道道血色光芒,朝著那僅剩的四隻血魔體內湧去。

隨著這些光芒湧入那四隻血魔體內,它們渾身氣息變得更加暴虐。

失去神智的血魔,完全被嗜血的**所掌控,全都徑直朝著那些仙門弟子撲去。

饒是孔夢全力施展五色神光,短時間內也隻能攔住其中一隻血魔。

而剩下的三隻血魔,此時已經衝到那些弟子麵前。

身體被掏空的金羽,根本阻擋不住它們。

黑元的臉上,露出瘋狂的獰笑。

沈天,本殿看你怎麼辦!

給我感受痛苦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