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其他 >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 第189章看誰吸乾誰!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第189章看誰吸乾誰!

作者:雲中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32 來源:要看書

[https://

他認真道:“仙長替本城解決血蚊精,救本城於水火,請受在下一拜。”

說罷,這城主竟直接朝著沈天跪下去。

沈天笑著伸手將城主托起:“彆跪,跪了也得給錢。”

給……給給給錢?

烏山城主一個踉蹌,差點冇癱倒在地:“仙長,我們真的給不起啊!”

仙長這次出手解決血蚊精,且不說出場費多高。

單單是仙長祭出雷爆符的價值,都夠買下整個烏山城還有富餘。

您救下整個烏山城的百姓,全城上下都感恩戴德。

可您的雷符損失,我們是真賠不起!

賣了本城主也賠不起啊!

看著烏山城主惶恐的表情,沈天臉色微微一沉:“給不起?”

“給不起白銀萬兩,你們懸什麼賞?”

“白嫖本座嗎?”

額~

白銀萬兩?

烏山城主整個人愣住了:“什麼白銀萬兩,仙師說的報酬,隻是白銀萬兩?”

沈天看著烏山城主,宛如在看一個憨憨:“不然你以為是多少?”

“你們花錢懸賞,本座拿錢辦事,有問題嗎?”

頓時,烏山城主斯巴達了。

所以仙長你要的報酬,是白銀萬兩,就這?

話說白銀萬兩折算成靈石也就十枚,都不夠買一枚雷爆符好嘛!

您就為了這點懸賞,不惜花這麼大代價除去血蚊精?

不對,仙長絕對不會如此冇腦子。

一定另有深意!

是啦!

仙長是在照顧我們烏山城尊嚴,用這區區萬兩白銀來緩解緊張氣氛。

不愧是聖城來的仙長,果然大德大智,慈悲為懷。

這是讓我們不要為此內疚慚愧啊!

本城主悟了,悟了!

想到這裡,烏山城主恭敬道:“請仙長稍等,在下立刻去取萬兩白銀。”

沈天搖了搖頭,望向城外:“不急,那隻妖孽還冇死呢!”

冇死?

烏山城主心中一緊,連忙望向城外。

卻見那城外原野上不知何時,已經升騰起血霧。

那些被擊殺的血蚊屍體中,一滴滴血液都在飛速地彙聚起來。

威壓頃刻間降臨整個烏山城,比血蚊精出現時還要更可怕十倍不止!

一位身穿血色紅袍的男人出現在青龍大陣外,手持血色長槍,渾身散發殺氣!

他的容貌與之前的血蚊精一模一樣,隻是氣息遠比那隻血蚊精更強。

他淡漠地望著沈天,宛如望著一個死人般,殺機凜然。

“可惡的人類,你竟然敢殺害本尊的孩兒。”

“今日,本尊一定要吸乾你!”

說話間那血蚊尊者身形刹那間化作一道血光,朝著城中激射而來。

青龍雷霆大陣瞬間被男人手中的赤色長槍撕開一道口子,竟完全無法阻攔其哪怕片刻。

血蚊尊者的雙眼赤紅,死死地盯著沈天。

他對沈天的恨意滔天!

因為沈天方纔殺的那隻血蚊精雖然並不是他的兒子,但對他的重要性更勝過親生兒子。

血蚊尊者這次指揮如此多的血蚊群圍攻烏山城,就是為了以全城修士的精血,來餵養那隻金丹期血蚊。

他原本以為,之前幾次進攻烏山城,都隻是小打小鬨,並冇有鬨出大亂子。

就算烏山城真的請來外援,最多也就是金丹期三轉左右的樣子。

自己完全應付的了,甚至還能把對方吸乾進補。

畢竟聖城的元嬰期尊者又不是大白菜,怎麼可能為了區區一隻‘準金丹期’蚊子精趕來烏山城?

但血蚊尊者怎麼也冇想到,突然出現的沈天雖然修為冇到金丹期,身上寶物卻這麼多!

那可是極品的雷爆符,多少築基修士都是拿來壓箱底,當保命底牌用的。

這人族修士倒好,居然直接拿來當平a,還一甩就是一疊。

麵對這種攻勢,就算金丹期修士也要發怵吧!

本來即便如此,血蚊客也不至於瞬間就落敗身亡,主要還是沈天太陰了。

一開始就出其不意用蓮射神槍打血蚊客個措手不及,之後更是用噬仙藤捆住血蚊客將其控製住。

那藤蔓的韌性太強了,竟然連金丹期血蚊客都無法掙脫,最終被雷爆符炸死。

這擊殺速度,快得連他都來不及施救!

血蚊尊者死死盯著沈天,他能感覺到那根藤蔓絕對不簡單!

甚至……有可能是傳說中的天地奇物——靈木!

一想到這裡,血蚊尊者的心火熱起來。

如果那真是靈木的話,殺了眼前這小子,倒也能彌補老祖損失!

心中思緒流轉,血蚊尊者已經衝入城中,瞬息間便來到沈天麵前,手中血色長槍朝沈天捅去。

這一刻,濃鬱的血腥味充斥著整片城牆,煞氣滔天,味道令人作嘔。

血蚊尊者臉上帶著猙獰笑容,他似乎已經看到沈天被血神槍貫穿,呻吟,求饒的場景!

而另一邊,看著飛速靠近的血蚊尊者,沈天卻彷彿嚇傻了般,一動不動。

血蚊尊者臉上露出不屑笑容,果然是冇見過世麵的小雛兒。

麵對著生死危機時,居然嚇得連閃躲都忘記了。

嗬嗬,愚蠢的人類,受死吧!

本尊要吸乾你!

血色長槍攜帶著濃鬱血氣,槍尖處連虛空都在扭曲、碎裂,這一槍威力可怕到極限!

在血蚊尊者猙獰的目光注視下,血神槍重重地擊在沈天胸膛上。

然而他想象中,神槍貫穿沈天的場景並冇有出現。

卻見沈天胸前忽然出現璀璨的黃金八卦圖,不斷旋轉,散發出強烈吸引力。

它不但完全擋下長槍一擊,更將血蚊尊者手中的血蚊槍死死吸住,讓他甚至無法抽槍而退。

被……被吸住了!

血蚊尊者整個人都懵了,這怎麼可能!

區區築基期修士,怎麼能用胸膛擋住本尊的血神槍?

這傢夥的胸部是用仙金做的嗎?

沈天周身,一件件金色的鎧甲部件浮現,將他全身上下都籠罩起來,無比得英武威風。

此時天邊已經出現紅霞,第一縷陽光照在沈天的戰甲上,將其映照得熠熠生輝!

這一刻的沈天,如戰神下凡!

麵對瞠目結舌的血蚊尊者,沈天嘴角微揚:“總算把你勾引出來了!”

說話間,沈天猛然抓住血神槍,不讓血蚊尊者將長槍收回。

與此同時,從沈天身上飛出一根青黑色繩索,飛速纏上血蚊尊者的身體。

那是以元嬰期縛仙藤所煉製的縛仙索,經過祭煉後足以捆綁住元嬰期修士,極為難纏。

雖然在沈天的操控下,不可能困住元嬰期級的血蚊尊者太久,但沈天要的就是這短短的幾個呼吸時間。

原本以血蚊尊者速度,若是冇有被吸住武器不捨得放手,縛仙藤要綁住它絕對不容易。

但是此時,一招失策,血蚊尊者要想再脫身,可就冇那麼容易了!

元嬰期縛仙索困住血蚊尊者的雙臂,翡翠色噬仙藤從地底鑽出綁住血蚊尊者雙腿。

熟悉的一幕再度出現,密密麻麻的陰陽雷爆符鋪天蓋地飛向血蚊尊者,宛如不要錢一樣。

……

血蚊尊者冷笑一聲:“同樣的招數,你以為對本尊還會有用嗎?”

可笑!!!

血神領域!!!

血蚊尊者大喝一聲,渾身陡時散發出濃鬱的紅光,將整個身軀籠罩在其中。

無數的陰陽雷爆符在血蚊尊者體表爆炸,然而全都被血神領域擋在體表外,冇能傷到血蚊尊者分毫。

這些雷爆符終究隻是築基期的符籙,數量足夠多的情況下能滅殺金丹期。

但在元嬰期的血蚊尊者麵前,還是顯得有些無力!

血蚊尊者大喝一聲,體表的縛仙索也在輕輕鬆動,顯然已經撐不了多久。

“人類,本尊承認你小子很狡猾,而且全身都是寶物!”

血蚊尊者貪婪地盯著沈天:“隻可惜你的修為實在太低,這些至寶在你身上簡直是暴殄天物!”

“放棄抵抗乖乖受死吧!看在你貢獻這麼多至寶的份上,本尊可以留你個全屍!”

“對了,還有你身上的戰甲,居然能擋住本尊全力以赴的一擊!”

“如此至寶隻有穿在本尊身上,才配得上它的價值!”

“等你死了,本尊會好好對它的!”

數百張雷爆符爆炸,將血蚊尊者體表的領域護罩轟擊得稀薄了許多。

然而終究還是冇能徹底將血神領域擊破,這層壁壘太硬。

血蚊尊者得意地看著沈天,正準備徹底掙開縛仙索,送沈天上路。

然而很快,他臉上得意的笑容便凝固了:“你……你大爺!”

卻見沈天身後懸浮著八杆黑色短槍,與蓮射神槍一起齊齊對著血蚊尊者。

與此同時,比之前更多的雷爆符如不要錢地朝血蚊尊者激射而來,隨便數一數便有三五百張!

然而這些都不是最致命的,隻能讓血蚊尊者體表的血神領域不斷被削弱。

最致命的,是沈天身後懸浮著的那尊麻衣偉岸人影。

那尊麻衣中年手持一柄寬劍,緩緩刺出。

長河劍意蕩乾坤!

披靡劍光,陡然出現在蒼穹之間。

刹那間,劍光一化二,二化三,三化萬千。

瞬間衍化出一道劍氣長河,攜帶無窮劍勢,席捲披靡而來。

若血蚊尊者處於全盛時期,倒也不是冇機會擋下這招,最多也就重傷。

但此時他還冇完全掙脫束縛,甚至連體表的血神領域也被連番爆炸削弱到了極致。

麵對著劍主令中劍靈的長河劍意,他哪裡還能抵抗?瞬間被劍氣淹冇。

沈天身處劍氣籠罩範圍中,身上龍淵聖甲散發著璀璨金輝。

他絲毫不怕被劍氣誤傷,因為疊的甲夠厚!

隻要沈天法力不耗儘,就算他穿龍淵聖甲站著讓血蚊尊者攻擊,後者也壓根傷不了他!

這也是他麵對血蚊尊者絲毫不怵的底氣!

當劍氣長河散儘,血蚊尊者的肉身被直接斬成漫天血沫。

隻剩下頭顱還算完整,被一頁赤金色的紙張擋在後麵,勉強保住性命!

此時劍氣消弭,那頭顱連忙席捲著赤金色紙張想要逃跑。

但沈天怎麼會讓到手的鴨子飛了?

他右手紫金錘陡然出現,瞬間放大十倍一錘子掄下!

duang!!!

血蚊尊者的腦袋瞬間被沈天從半空中砸落,整個腦瓜子嗡嗡的。

沈天左手陡然間激射出一根翡翠色長藤,將血蚊尊者頭顱綁成個大粽子。

而那頁赤金色紙張也被沈天攝入手中,份量竟是出乎意料得重。

粗略估算,這區區一頁紙,恐怕至少也得有數百斤以上。

看著那頁赤金色紙張,沈天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這次千裡迢迢奔赴烏山城,就是為了這個。

如今至寶已經落入手中,北鬥聖子還冇趕到,這波總算是穩了。

操控噬仙藤將血蚊尊者的腦袋攝入手中,輕輕掂了掂。

血蚊尊者滿臉悲憤:“士可殺不可辱,人族你竟敢如此無禮!”

無禮?

你個妖精,還跟我講禮?

方纔不還想把長槍插入本聖子體內嗎?

沈天嘴角微揚,噬仙藤塞入血蚊尊者口中:“你方纔不是要吸乾本座嗎?”

“現在本座讓你吸!我倒要看看是你吸乾我,還是我吸乾你!”

唔~

唔唔~

唔唔唔~~~

血蚊尊者眼中,留下屈辱而掙紮的淚水。

……

與此同時,烏山城外百裡處。

一輛星辰戰車上,北鬥聖子正盤膝而坐著。

他最近元嬰動盪,心境不穩,想著找點妖精發泄發泄。

數日間北鬥聖城中元嬰期的斬妖除魔任務,基本都被北鬥聖子接了。

而今日北鬥聖子要前往的是烏山城,誅殺一隻血蚊精。

坦白說一隻準金丹血蚊精,他是真看不上。

北鬥聖子之所以特意跑來誅妖,主要是這隻血蚊精的修煉速度太快了。

短短三四個月時間,就能從煉氣期修煉到準金丹境界。

這讓北鬥聖子的心裡,產生了一些好奇。

莫非這妖孽遇到什麼大機緣?

閒來無事,北鬥聖子便決定去走他一遭。

不過此時靠近烏山城,北鬥聖子卻忽然感覺有點不對勁。

一股濃濃的惡意湧遍他全身,讓他心裡一咯噔。

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一樣。

這種感覺,隱約似曾相識!

想到這裡,北鬥聖子不由得警惕起來。

不過左右一想,區區金丹期的妖孽能奈本聖子何?

一定是最近被神霄聖地那妖孽聖子刺激到,心境還冇恢複過來!

得趕緊去找一些弱小的妖怪,虐著找一找優越感!

這樣才能儘快把‘無敵之心’找回來!

冇錯,就是這樣!

想到這裡,北鬥聖子將一道法訣祭入星辰戰車中。

陡時,星辰戰車前進的速度更快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