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都市現言 > 我靠打麻將養首輔 > 我靠打麻將養首輔第0章  好看的小說我靠打麻將養首輔~TXT-快客讀書網

我靠打麻將養首輔沈弦趙鐵樹章節試讀第四章第四章 娘子

這話一出,沈穀更覺得眼前一黑。

“什麼時候的事?”

“就剛剛來的信兒,都到帝京了!”

大伯母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埋怨道,“都怪你,當初來人征兵,你非讓老二頂包,還承諾要照顧他家裡的這個拖油瓶,這下好了,功勞都是人家老二的!”

沈秀臉都白了,嫉妒得發狂。

“那個小賤人冇死,二叔要是當了官,要是讓他知道我們怎麼對那小賤人的,我們可就完了!”

沈穀被她們兩個哭鬨得頭疼,厲聲喝止:“現在知道埋怨我了?當初不是你出的主意要把她嫁給武瘋子好死無對證?哭哭哭,就知道哭!我就是因為娶了你這麼個喪門娘們纔沒法發跡的!”

江淑花一聽,頓時眉毛一擰:“好啊,你果然是惦記著村口的王寡婦,我不活了!”

一陣雞飛狗跳,沈穀被煩得實在冇招,隻能軟下語氣。

“好了好了,現在不是還冇回來嗎?我們先下手為強,把隱患處理掉不就是了!”

江淑花止住了哭聲,抬頭看向他:“你是說……”

沈穀眼中冒出一抹狠戾:“我想個辦法,把那個小野種處理了。反正現在武瘋子也冇了,一個小丫頭,豈不是任我們宰割。”

沈秀撒嬌似地晃了晃父親的手臂:“那爹你可得小心點彆暴露了,不然到時候攤上人命官司,女兒我可就嫁不出去了!”

另一頭,沈弦全然不知這手毒心黑的一家三口究竟是在如何設計她的。

她窩在床上接過趙鐵樹遞過來的草藥,用舌尖沾了一點,一張臉頓時皺成了包子。

這也太苦了!

為了好起來,沈弦也隻能硬著頭皮往嘴裡灌。

正在用木頭雕著什麼東西的趙鐵樹往這邊瞥了一眼,麻利便放下手中的東西,在自己的褲兜裡翻找起來。

沈弦正閃著舌頭散苦氣,就看到他骨節分明的大掌遞了過來,掌心正躺著幾根洗乾淨的草根。

“還要吃啊?我已經熱血沸騰了,不用補了!”

沈弦連忙把頭搖成了撥浪鼓。

趙鐵樹卻搖了搖頭,將草根塞進了她嘴裡。

“嚼嚼,甜的。”

沈弦將信將疑地眯起眼,看著那雙澄澈的眸子。

應該不會是騙我吧?

她試探地咬了一根細細的根係,放在口中小心地輕嚼,眼睛突地一亮。

還真是甜的!

她連忙把整根草根都放進嘴裡嚼了起來,頓時甘甜的汁水溢滿了整個口腔。

看著她月牙似的眉眼,趙鐵樹咧嘴笑了笑,繼續忙活自己的去了。

沈弦將草根嚼到冇味,這才捨得吐了出來。

她趴在床上看著趙鐵樹修長的手指穩穩地握著刻刀,在木頭上來回飛舞,心中的好奇更甚。

“哎木頭,我之前也見過武瘋子,動不動就要發瘋打人呢,你怎麼這麼乖啊?”

趙鐵樹瞥了她一眼,咧嘴憨笑:“娘子說了,要疼娘子!”

還挺聽話啊。

沈弦眼中閃規模狡黠:“那你是跟誰學的辨認草藥啊,連草根嚼起來是甜的你都知道。”

趙鐵樹眨眨眼,墨色的眸子中滿是不解:“你不會?哦~你是傻子嘿嘿!傻子纔不會辨認草藥!”

沈弦:……

總感覺被人指著鼻子罵了。

趙鐵樹卻不管她怎麼想,賣力地刻著木頭,臉上的神色得意:“有好吃的,動物都會挖出來吃,有獐子聚集的地方就有麻酥草!甜滋滋,好吃!”

沈弦一怔,心中生氣一抹不好的預感。

“你剛剛給我吃的就是麻……”

話音未落,她依然覺得自己的控製舌頭的神經離家出走了。

好傢夥她說為什麼剛剛感覺身上又舒服了一些,感情是被麻痹了!

沈弦瞪圓了一雙眼睛,狠狠剜了趙鐵樹一眼。

“我……舌頭……”

趙鐵樹卻是滿臉焦急:“娘子怎麼了,是不是舌頭打結了?我幫娘子順開。”

說著,男人便俯下身,蜻蜓點水般在她單薄的雙唇上印上了一個吻。

“我娘說,親親就冇事了。”

你娘到底是什麼人物啊!

她眼角一抽:“木……木龍(冇用)!”

“不行嗎?”

趙鐵樹眼中更急了些,乾脆又親了上去。

無力咬緊的貝齒很輕易地便被撬開,一股區彆於麻痹的酥麻感蔓延開來,不由得讓她雙腿軟的有些站不穩。

一吻作罷,沈弦隻剩下了掛在傻子身上的份兒。

藥效上湧,沈弦隻覺得意識也漸漸混沌了起來,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覺。

趙鐵樹攬住她纖細的腰肢,撓了撓頭,把她抱上了炕。

他將沈弦塞進被子裡,想了想,自己也跟著躺了上去。

村裡人都說,跟媳婦睡覺就會有小寶寶。

他粗糲的指腹摩挲過沈弦滑膩的肌膚,將她摟得緊了些。

娘子那麼好看,小寶寶也肯定很好看!

他勾起唇,滿意地闔上眼。

意識漸沉,他的眼前又浮現出那個時常出現在他夢裡,看不清麵容的女人。

女人溫柔地摸著他的頭,聲音輕柔:“舜兒,男子漢娶了媳婦,就要一直寵著她,知道嗎?”

趙鐵樹懵懂地點點頭,正本能地想抱住她,下一秒,就嗅到了一股劇烈的血腥氣。

那個溫柔的女人再一次地,在他的麵前,被官兵一刀斬去了頭顱。

圓滾滾的腦袋咕嚕嚕滾到他的腳邊,臉轉向了他。

可那張模糊的臉突然又變成了一個頭髮花白的老男人,瞪圓了眼睛大聲衝他叫喊。

“聽著!從今天起,你就不叫趙舜了,你叫趙鐵樹!記住!千萬不能告訴任何人!不要相信任何人!”

趙鐵樹猛地坐起身,冷汗沿著脊背流淌下來,頭疼欲裂。

突然,他耳尖微動,隨手撿起一個小茶盞,彈向了窗外。

茶盞破窗而出,砸在什麼東西上,發出“啊”地一聲響,隨後就是悶聲倒地的聲音。

趙鐵樹爬下床,看著爬牆頭被砸暈的中年男人,大手掐住他的脖頸。

“殺了他!”

他眼眸猩紅,眼看手下男人即將氣絕,趙鐵樹的頭又開始劇烈疼痛起來,大手猛地一甩,那男人便被扔到夜色中消失不見。

趙鐵樹踉蹌回屋,把自己蒙進被子裡,心中湧起的狂躁不安的感覺,還是難以平息。

血腥殘忍的畫麵交替閃現,耳中滿是淒厲慘叫。

“我不是趙舜。”

“不相信任何人!”

尖利的耳鳴響起,趙鐵樹眼中泛起一絲血色,目光落在熟睡的女人臉上。

不能留活口,要殺了他們,都殺了!

沈弦正在夢裡摟著兩個帥哥打牌,就感覺身邊的人動了。

“你好冰,我搶被子了嗎……”

她迷迷糊糊地抱住趙鐵樹,溫柔拍了拍落在她脖子上的手,貓兒似的蹭了蹭:“彆鬨,睡覺。”

感受到手上的一抹柔軟,趙鐵樹身子一僵,眼神清明瞭幾分。

她的懷抱,不可思議的暖,像寒夜裡唯一的火光。

娘說了,要疼媳婦一輩子。

幾個呼吸比亙古還長,趙鐵樹生澀地,緊緊回抱住了沈弦柔軟的身體。

他小心地用臉頰貼了上去,貪婪吮吸著她身上的香氣,輕輕闔上眼。

一夜安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