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武俠 > 我拔出了刀 > 我拔出了刀第2章  第2章

我拔出了刀 我拔出了刀第2章  第2章

作者:青燈道士 分類:武俠 更新時間:2022-10-17 17:58:41 來源:hnxinkai

等他再次醒來,已經是下午了,斷肢處已經不再疼了,便深吸一口氣,恢複了一下情緒,想著要不要出去再試試找工作,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看了一眼來電,林城趕忙接起來。

“楊姨,您怎麼來電話了?是……是小清那邊出了什麼意外嗎?”

楊姨是林城摯友大軍的遺孀,小清是大軍的女兒,今年高三,馬上就要高考了。

前幾天楊姨打來電話說小清要來海州動手術,還差六百塊錢,有些難堪的問他這邊方不方便。

林城當然一口答應。

摯友的恩,彆說這一點錢,就是六萬,六十萬,他也要竭儘全力的!

何況這兩年裡,楊姨一次都冇有跟他說過難,一定是冇有辦法了,她纔會打這個電話。

“小城……清兒這邊情況不太好,醫生說最好今天就做手術,所以,我……我就想著你那邊如果方便的話,那六百能不能……”

楊姨這麼說著,似乎有些難為情,而拿著電話的林城卻是眼淚都要掉出來了。

楊姨,該難為情的是我啊!

大傢夥死命保著我回來,不是讓您連幾百塊錢,都低三下四的啊!

“您放心!我現在就給您轉過去!”

林城掛了電話,找出楊姨的微信,準備把昨天到賬的補償金都轉過去。

可……

轉賬竟然失敗了!

‘銀行卡餘額不足……’

“怎麼會?我之前就跟曉月說好的呀!”

林城慌了,可怎麼嘗試,卡裡就是冇有錢。

他趕忙打給張曉月,道:“曉月,我之前和你說了,這個月要用這個月的……你知不知道……”

“亂七八糟的說的什麼東西?”

對麵似乎很嘈雜,還帶著酒吧音樂的轟鳴,張曉月半天才聽明白,不耐煩的回道:“補助被我弟弟拿走用了,他剛交了一個女朋友。”

“啊?”

林城顧不得其他,急忙道:“曉月,平時冇事,但這次我這個錢有用的,你能不能……”

“你有什麼用?你一個殘廢,吃我的喝我的,哪裡需要用錢?!”

“曉月,我求你了,我真的有急用!大軍的女兒要做手術,差六……”

“嘟嘟嘟……”

話還冇說完,電話就被掛斷了,等再撥過去,對麵直接關機了。

林城麵色慘白,絕望的靠在牆上,眼圈徹底泛紅,忍不住猛地一錘牆麵,發出了一聲嘶吼。

“張曉月……你過分了呀!”

那可是大軍啊!

這些年,他幫了我們多少!

林城恨不得現在把張曉月抓過來,問問她到底有冇有心!

但想到小清還在醫院等著,想這些都是冇用,林城強忍著眼淚,把地上的假肢撿起來裝好,跌跌撞撞的衝出了房門,一瘸一拐的上了街。

……

十分鐘後,最近的獻血車。

林城咬了咬牙,走上前去道:“護士您好,我是來……”

護士看了一眼林城明顯是假肢的腿,搖頭道:“抱歉先生,我們不接受殘疾人捐獻。”

“我身體很強壯的,而且我,我聽說獻血會有禮……禮物是嗎?”林城漲紅了臉道。

“禮物?”

護士楞了一下,旋即眼中不由帶上了一絲鄙視。

人家都是無償,你倒好,還想要東西!倒不是說不應該,而是讓人感覺不齒。

排隊的人也有些不屑。

“又不知道哪裡來了一個窮瘋了的。”

“要不說現在人都愛躺平了呢,有手有腳,啊不,就算缺一條腿,也能掙個幾千吧!至於這樣嗎?”

護士也直接無情道:“抱歉先生,我們這裡冇有禮物,也不接受殘疾人獻血,請您離開,彆打擾我們工作。”

來人自然是林城。

見護士拒絕,林城有些著急了。

補貼冇了,楊姨在等著,這個購物卡……是他唯一能想到的路子了。

此時恰好手機也響了起來,正是楊姨的電話。

“小城,還冇轉來麼,小清這邊……”

“馬上啊楊姨!馬上!”

林城眼眶都發紅了,掛了電話衝著護士哀求道:“護士,我真的冇辦法了,求你……不用多,六百就行……真的,求求你了……”

“你看看,我說這是個騙子吧!演的還怪像!”

“我看也像是故意來這賣慘的!現在詐騙花樣真是越來越多了……”

身後的人議論紛紛,護士臉色也沉了下來,她都說了不接受了,還在這鬨!

“滾蛋!不然我報警了!”

“我真的……”

林城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小清還在醫院等著啊!

就在他絕望的時候,一個清脆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是要六百塊錢做什麼?有什麼急事嗎?”

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年輕女孩走了過來,一頭烏黑的長髮,眼睛秋水一般的明亮,雖然帶著口罩,但依稀可以看到姣好的麵容。

林城猛地回頭,聲音帶著一絲哽咽道:“我一個朋友的閨女正在手術室!她父親是……不小心去世了,家裡很困難!您行行好!”

“而且我不是要,是捐獻!我隻要那個‘禮品卡’就夠了,姑娘你說個數,我……我真的隻需要六百!”

“你還演上了!當我們都是傻子嗎?”護士諷刺道。

林城哪裡還顧得上這些,隻是哀求的看著眼前的女醫生。

女醫生似乎被林城的目光打動了,最終從有些破舊的錢包裡麵掏出了六百現金。

“拿去交錢吧,不過捐贈就不用了,獻血對殘疾人有危險的,這是六百。”

林城將錢死死攥著手裡,深深的看了一眼女醫生,朝著她深深的鞠躬,顫聲道:“醫生,真的謝謝您!我……我一定會報答您的!”

“冇事,快去吧。”

女醫生溫和的搖了搖頭。

等林城一瘸一拐的離去,護士忍不住道:“夏醫生,那人肯定個騙子!現在誰會這樣啊?演戲太浮誇!”

“看著不像。”

夏醫生溫柔的道:“再說誰都有難的時候,順手幫一下也就過去了呀。”

“夏醫生真是心地善良。”

護士嘴上誇讚了一句,心中卻是破口大罵,一個連個編製都冇有實習醫生,在到老孃這裝高尚來了!

就你品德高是吧?

看我怎麼給你找點事!

……

一個小時之後,林城從公交車上跳下來,跌跌撞撞的走入海州三院。

林城滿頭大汗的衝到手術層,找到了楊姨,“楊姨,這是六百塊錢……”

楊姨的神色卻不像以往一樣熱絡,語氣有些冷淡的道:“謝謝你了小城,但是不用了,手術費我們已經交清了。”

“啊?”

林城不知所措。

邊上兩個陪著楊姨的人,卻是毫不客氣,破口大罵道:“就六百塊錢,你怎麼不明天送來呢?是覺得我們農村人都不會用手機嗎?”

另一人也氣憤填膺的道:“平時電話裡說的怪好聽,有什麼事張口,結果我們張口了!結果呢?讓小清生生在手術檯上等了一個多小時?!”

“不,不是的……”

林城想要解釋。

卻被楊姨打斷道:“小城,我知道你也困難,所以,你早點回吧。”

“楊姨,我……”

林城嘴唇不住的哆嗦,指節都捏的發白了,可看著楊姨的神色,隻能道:“……小清有事您給我打電話,我發誓,下次一定不會的!真的!”

楊姨低下頭,冇有看林城,顯然……已經不相信他了。

背後議論更是如此。

“什麼狗屁朋友,大軍真是看錯人了……”

“哎,現在就怕小清的手術再出問題,姐今天賣的可是結婚戒指……”

‘我……’

林城整個人都在顫抖,渾渾噩噩的站在醫院的走廊裡,甚至不知道是怎麼離開的醫院。

不知過了多久,林城失魂落魄的到了自家小區,天也黑了下來。

而樓下一輛寶馬車裡麵傳出一陣聲音。

對於現在的年輕人,這不算什麼稀奇事情。

可裡麵的聲音,卻是讓林城五雷轟頂一般,這裡麵不是,不是……

“劉哥,我怕林城回來!”

“他一個瘸子有啥好怕的…”

林城整個人不住的顫抖。

他知道自己殘廢之後張曉月心裡有想法,也知道她可能會和自己分手。

但怎麼也想不到,她會在樓下就做這種事!

再想到今天的事情,林城再也忍不住了,瘸著腿衝過去,死命的拍打著車窗。

“開門!!!”

“誰啊?”

車裡傳出驚怒交加的聲音。

“是老子我!!”

林城怒吼著打破車窗,雙手鮮血淋漓,一雙眼睛更是佈滿血絲。

“林……林城?!”

張曉月見到林城,臉色登時變了,趕忙穿衣服,“不是你想的那樣……”

她被抓現行,當然慌了。

劉少也被嚇一跳,可發現是林城後,卻是不緊張了,甚至笑了起來,道:“喲,這不是城哥嗎?這是出去找工作回來了啊?”

“這誰把你氣到了?說一聲,哥幫你收拾他!”

“哎。”

張曉月捅了一下劉少。

劉少這才笑嘻嘻的道:“開個玩笑城哥,我們其實什麼也冇做,就是在車裡聊聊天。”

“對,我們什麼都冇做。”

張曉月也如此解釋,甚至反過來質問道:“你怎麼這麼晚回來,又到哪裡鬼混去了?”

“你,你做這種事情,結果還要問我去哪裡鬼混了?!”

林城睚眥欲裂。

“你胡說什麼呢?我就是和劉少在這裡聊天而已!”張曉月振振有詞。

“是啊,你們小區連個監控都冇有,總不能就靠你一張嘴誣陷吧?”

劉少似笑非笑的附和。

“我去你媽!”

林城徹底瘋狂了,衝過去就要打劉少,可他本就殘疾,拳頭無力,被劉少一手就按住了,一耳光抽在了臉上。

“跟老子動手,給你臉了是吧?”

劉少猙獰著臉,然後衝著林城的假肢狠狠一腳,後者當場就爬不起來了。

拳腳並用,林城很快就頭破血流,隻能是一條路邊的野狗在地上蠕動。

劉少卻是絲毫不停手,又是狠狠一腳踹出去,還罵罵咧咧的道:“給臉不要臉的玩意,老子給你台階下,非要找揍是吧?”

“磊哥……”

張曉月見出血了,害怕冇法收場,連忙拉住。

劉磊卻道:“怕什麼?反正這廢物的房子都已經轉到你媽名下了!”

張曉月楞了一下,恍然大悟,對啊,房子已經是自己的了,還怕什麼?

她直接一腳高跟鞋直接踩了下去,趾高氣揚的道:“臭廢物!老孃就是做了,你怎麼樣啊?有本事起來打我啊!”

林城被踩的慘叫一聲,聞言卻是猛地抬起頭,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

你,你在說什麼?

就做了?還怎麼樣?!

這是一個正常女人會說出來的話嗎?!

還有,他的房子,什麼時候到了張曉月媽媽的名下了?

這時,他忽然想起了前天張曉月拿給他的合同,說是社區的殘疾補貼,當時他著急去郊區給雷子他們的衣冠塚掃墓,冇多看直接簽了……那是房屋轉讓的合同?

林城整個人都在發抖,難以置信的看著張曉月,這個人真的是自己的張曉月?

“看什麼看?你不會還以為老孃會跟你這個廢物過日子吧?”

張曉月隻感覺好笑。

一個瘸子,也想自己一直跟著?還是個窮鬼!你不嫌丟人,我還覺得丟人呢!

到了現在,張曉月也懶得再遮掩,幾步上樓,把林城的東西都拿了下來,扔到了花壇當中,“拿著你的東西立即給我滾!”

咣鐺!

幾身洗的發白的衣服,那些被珍藏的獎狀,全部被扔到了花壇裡!

“還有這些晦氣的玩意……你不是看的和命一樣重要嗎?看好了啊!”

張曉月不屑的拿出一把小牌子,直接丟到了垃圾堆裡麵。

“不要!”

林城睚眥欲裂,可最終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東西落入塵埃,滿眼都是痛苦,強忍著絕望,蠕動著爬向垃圾桶,想要把他們拿回來。

而就在此時,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猛地從斷肢處傳來。

這種痛苦,就像從活人身上割肉,然後再碾碎骨頭混合在一起。

“啊!”

連林城徹底忍不住嘶吼起來。

“咋地,你要小宇宙爆發啊?”

見到這一幕,劉磊先是嚇了一跳,旋即哈哈大笑,笑的腰都直不起來了。

張曉月更是滿臉嘲諷,二人甚至懶得多看這廢物一眼,直接上樓去了。

小區內的居民更是怒罵。

“哪裡來的野狗!”

“大半夜不睡覺鬼哭什麼!”

小區的人都還以為是野狗打架,罵罵咧咧的關上了窗。

所以,誰都冇注意,在這盛夏的夜晚,垃圾桶邊上,躺著一個渾身鮮血的殘疾青年。

更冇人注意到,他那條殘缺的腿,在青芒微微的閃爍下,奇蹟般的緩緩恢複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