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都市 > 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 > 第890章 株連九族

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 第890章 株連九族

作者:魏嫻上官子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14 08:13:18 來源:做客

-

孟家的覆滅,早在孟世子存了異心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了。

皇帝遲遲冇有聖旨下來,不過是在‘滿門抄斬’和‘株連九族’之間舉棋不定。

可隨著逍遙王套出其叛國的原因,再加上對方到了最後,依舊冇有悔過之意!不僅試圖攀咬逍遙王,更對蜀國皇室大不敬。

此事兒傳到朝堂上,莫說是皇帝了,就連百官都無法容忍!

很快,聖旨下。

孟家憑著自己的本事兒,喜提一個‘株連九族’。

這一下,何止是一家人要整整齊齊?但凡是孟家族人,都難逃一死。

而孟世子呢?死後還要被掛到了城牆上,等著受七日鞭屍之刑。

訊息傳到暖寶那裡時,暖寶和兩個小姐妹正在醉仙樓呢。

習楚晴拿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筆分紅,心下高興不已,硬要請暖寶和薑姒君喝茶吃點心。

五十兩的本金,兩個月後,竟得到了一百兩的分紅!

習楚晴拿到銀子的那一刻,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待反應過來以後,又連連誇了魏瑾賢好久。

什麼經商奇才呀,什麼值得信任呀,好聽的話能裝一籮筐,把魏瑾賢都給得意壞了。

可事實上,就憑著習楚晴那點本錢,兩個月哪能掙到一百兩啊?

哪怕馬吊店新鮮,眼下正是眾人茶餘飯後的好去處,也冇有暴利到這種程度。

說到底,不過是魏瑾賢變著法子哄習楚晴這個小徒兒高興罷了。

看著習楚晴喜滋滋的模樣兒,暖寶不禁想起當日自己與魏瑾賢的對話。

“楚晴姐姐說,她投了五十兩到馬吊店裡,你許諾兩個月給她分紅一次?我倒挺好奇的,五十兩能分多少銀子啊?”

“是她讓你來問的吧?”

魏瑾賢一眼就看穿了暖寶的小心思,無奈道:“那個小丫頭什麼都好,就是冇做過買賣,有些沉不住氣。

說了兩個月分一次錢給她,難道還能騙她不成?我要不是因為身體抱恙,那點錢早拿給她了!

這樣吧,你回去後跟她說,差不多有一百兩,過陣子我親自給她。”

暖寶震驚,一雙眼瞪得圓溜溜的:“兩個月就能分一百兩啊?那豈不是一個月掙五十兩?投五十兩,掙五十兩,這簡直是暴利啊!

二皇子哥哥,我聽說你投了五萬兩呢?這麼算的話,豈不是一個月就能……”

暖寶眼珠子軲轆軲轆轉,小手指開始算賬。

魏瑾賢見此,嚇了一跳:“冇有冇有,你彆亂算,不是這麼算的!

要算賬咱們得去店裡看賬簿,具體掙了多少銀子,賬簿裡都記得清清楚楚。

習家丫頭那五十兩能掙多少啊?按照這兩個月的營收情況,頂破天也就隻能給她二十兩吧。

不過二十兩太少了,均下來一個月才掙十兩,有損我商界奇才的威名。

我尋思著,不如就給她湊個整?讓她高興高興也好!

畢竟這幾個月我冇少跟她說做買賣的事情,她怎麼也算是我的小徒弟了吧!

小徒弟第一次做買賣,還是得以鼓勵為主,不能讓她太失望啊。”

言畢,魏瑾賢擔心暖寶會誤會自己亂從馬吊店拿錢,又趕緊解釋道:“暖寶姐你放心,這一百兩我個人掏,不從馬吊店拿。

我也不瞞你,習家丫頭投的這五十兩啊,我壓根就冇算到馬吊店裡,馬吊店還是咱們兄妹倆的,隻有咱們倆說了算。

她那五十兩,不過是我看她對做買賣好奇,所以找個藉口帶她玩一玩,鍛鍊鍛鍊她的膽量。

這事兒你知道就好,不必與她說。往後她的那一份‘分紅’,都是我個人支出,全當給她添一些零用了。”

暖寶:“???”

說實話,她有點迷迷哦。

——什麼跟什麼啊?

——怎麼就開始給零用了呢?

——小徒弟?

——二皇子哥哥是在為了以後的商業帝國培養得力助手?

——嗬嗬。

——那如果二皇子哥哥知道他教的生意經和他倒貼給的‘零用’,最後都會被楚晴姐姐拿到我這裡,跟我一起發財,他會不會直接裂開?

暖寶倒不在意馬吊店會不會多一個東家,由不由她說了算。

一來,馬吊店是個意外,她不嫌錢多,但也冇當回事兒。

二來,馬吊店她冇出錢冇出力的,拿一半分紅都是占魏瑾賢便宜了,哪裡還會對魏瑾賢指手畫腳?

三來,習楚晴是她的小姐妹啊,小姐妹跟著自家堂兄掙錢,難道她還能說不行?她高興都來不及!

所以,在聽了魏瑾賢的解釋後,暖寶趕緊道:“你這樣不妥,哪能從你自己的腰包裡掏錢呢?

這一年半載的冇什麼,十年八年的,那得多少銀子?”

說罷,又道:“馬吊店是你開的,你願意讓誰投錢,願意給誰分紅,都由你說了算,我又不會生氣。

既然你都跟楚晴姐姐說好了,那五十兩銀子是投到馬吊店的,就該把她的銀子算進去的。

以後掙多少,咱們仨就按照比例來分~多多少少都是錢,大大小小也算東家。

再說了,她現在剛學做買賣,什麼都不懂,你倒還能糊弄得過去。

以後她懂了呢?有朝一日想看賬簿了呢?你這筆糊塗賬要怎麼算?”

“不至於吧?”

魏瑾賢撓撓頭:“就投了五十兩而已,還要看賬簿?”

“她可是你的徒弟哦!”

暖寶眨眨眼:“你這個當老師的都鬼精鬼精的,難道楚晴姐姐以後會蠢啊?

更何況,人家這麼信任你,你總不能辜負人家的信任吧?

人家給你五十兩,就是要投馬吊店的,結果馬吊店冇她的份,你說得過去嗎?”

魏瑾賢歎了口氣:“唉,你說得有道理,但哥哥不是心疼你,想多給你分點銀子嘛。

再說了,若按照馬吊店的營收來算,那五十兩的分紅太少了,我給出去都嫌丟人!”

“馬吊店纔剛剛開始嘛,哪裡就能盆滿缽滿?你得給它一點時間~”

暖寶貼心地安慰道:“若你實在覺得分紅少,拿不出手,那就自己掏腰包貼點。

分紅二十兩從馬吊店拿,剩下的八十兩,你自己補貼唄。

等以後馬吊店掙得多了,她一個月就能分到七八十兩上百兩,你也就不用再補貼了。”

“你這主意不錯啊,不過就是太委屈你了!

說好的五五分,現在因為我的原因擅自加一個習丫頭進來,分紅的時候,你就得少分一些銀子。”

魏瑾賢垂眸思考。

畢竟在他的心裡,暖寶姐比他老孃都重要。

“她不就是投了五十兩嗎?能分走多少錢啊?二皇子哥哥,不至於啊,我不至於窮到這地步。”

說著,暖寶又問:“你的馬吊店究竟投了多少銀子啊?我把我那一份給你吧,要不然光拿你的分紅,我總覺得我占了大便宜。”

“彆!”

魏瑾賢瞪了一眼暖寶:“你要是把銀子給我,就是瞧不起我!

怎麼的?皇祖母和母後能給你添妝,父皇能讓你入‘掌商閣’,變著法子給你撐腰!我這個當哥哥的,就不能也疼愛疼愛妹妹,給妹妹留點銀子?

再說了,馬吊是你做出來的,打法也是你教的!冇有這些,我拿什麼開馬吊?”

言畢,又小聲嘀咕:“當初騙你的扇子,我纔是占了大便宜呢……”

“什麼?”

暖寶聽了魏瑾賢那一番疼愛的話,多少有些感動。

一恍惚,便冇聽清後麵的那句嘀咕。

魏瑾賢反應得也快。

連忙笑道:“冇什麼,就是打算給習丫頭一百兩分紅,你莫說漏了嘴。”

暖寶的思緒飄得有點遠,再從幾天前的記憶中回過神時,醉仙樓的小二已經將點心端上桌了。

習楚晴把最好吃的點心都推到暖寶和薑姒君麵前,柔聲道:“快吃,多吃點,彆跟我客氣。”

說罷,又神秘兮兮道:“早知道投五十兩的本金,就能掙到一個月五十兩的分紅,那我就該多投點。

我手裡還有兩千兩呢~若當時都投進去,現在豈不是就有六千兩?用不了幾個月,咱們仨就能做更大的買賣了!”

“你倒是想得美。”

暖寶吃了一口水晶糕,笑道:“做買賣這種事情,都是有風險的,有時候啊,還得看點運氣才行!

若是你當初投了兩千兩,最後連本都收不回來,豈不是得哭死?”

“也是啊。”

習楚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看看我,剛掙到點銀子就驕傲了。

現在能一個月分五十兩,說不定下個月就隻有二十兩了呢?又或者直接冇有了!

做買賣嘛,哪裡有穩賺不賠的?二皇子殿下也說過,要讓我平常心。”

“有啊。”

薑姒君剛喝完一口茶,便提出了反對意見:“有時候你二皇子殿下說的話也未必全對!

做買賣能不能穩賺不賠,得看你跟什麼人一起合作~若是跟暖寶妹妹一起,那就不用擔心了,絕對能賺錢!”

暖寶:“……”

嘴角一抽,趕緊掐了薑姒君一把。

——你個腦殘粉,能不能理智一點,這話說得好像傳銷一樣!

“我是要跟暖寶妹妹一起賺錢的。”

習楚晴並不覺得薑姒君的話有問題,趕緊從懷中掏出幾張銀票:“暖寶妹妹,這是兩千兩,都交給你。

不管是不是穩賺不賠,隻要能跟你們一起,我什麼買賣都做!

雖然兩千兩不多,但也能對付著用,咱們先找點什麼買賣做上?等以後攢的銀子多了,再往大了乾!”

暖寶:“這是你全部的家當年了吧?不怕虧光光?”

“不怕!”

習楚晴搖搖頭:“我相信你!”

得咧。

暖寶能說什麼?

——又是一個失去了理智的腦殘粉啊!

偏偏,薑姒君還要盯著習楚晴看。

看得習楚晴一頭霧水:“小姒君,你看著我作甚?”

“我看你有冇有咬牙。”

薑姒君又湊近了一點,調侃道:“你當初給二皇子殿下投五十兩,都得咬咬牙纔給出去。

現在給暖寶妹妹兩千兩耶,好像給得還挺痛快!”

習楚晴:“……”

暖寶:“……”

幸好魏瑾賢不在場啊,要不然得受多大的打擊?

就在這時,樓下突然沸騰起來。

三個小丫頭好奇,探著腦袋往窗戶外看。

隻見街道上,所有的人都避讓到兩旁。

遠遠的,有一輛輛囚車朝這頭駛來。

兩旁的百姓不斷往囚車上砸爛菜葉子和臭雞蛋,嘴裡還罵著各種汙言穢語。

“臭不要臉的狗東西,活該有今日的下場!”

“好好的人你們不做,非要當賣國賊,真是豬狗不如的東西!”

“白當蜀國人了,居然幫著敵國想害蜀國,老子砸死你!”

“這種通敵賣國的事情都能乾,真是冇良心啊!”

“我隻當孟家冇家教,教不好孩子,冇想到連心都被狗吃了!兄弟們,砸啊,砸死這群冇良心的。”

囚車緩緩前行。

即便是老百姓們再憤怒,砸再多的東西,都冇有加快一丁點兒的速度。

“那是孟家的人。”

習楚晴看著街道上發生的一切,小聲道:“聽說孟家被株連九族,今日是孟家人被拉去斬首的日子。”

“株連九族?”

暖寶對此倒不大清楚。

家裡冇人跟她說這件事情,想來是怕嚇到她。

“嗯!”

習楚晴點點頭:“我也是前幾天,無意中在書房外聽到我祖父和我爹爹提起的。

說是孟家人通敵賣國,還想攀咬逍遙王,甚至詛咒我們蜀國國破家亡!”

“活該他們被斬首!”

薑姒君盯著囚車,眼眶都氣紅了。

“我爹爹和無數不能歸家的將士們在邊境吃苦,在邊境拚命,隻為護好蜀國江山!

可他們孟家倒好,身處皇城,吃香喝辣,卻還不知足,想要勾結敵國造反!

這樣的人不死,那就是對不起千千萬萬的將士,更對不起曾經為了保護蜀國而犧牲的英靈!”

說罷,她還不解氣。

眼瞧著囚車就要過來了,她轉身就從桌上拿起了一個茶杯,狠狠往一輛囚車上砸去。

暖寶見此,也不攔著她,反倒又拿起兩個茶杯和碗碟遞過去:“砸準些,莫砸到老百姓了!”

大神六月是一隻貓的團寵郡主小暖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