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都市 > 天唐錦繡 > 第三千四十章 嫌疑

天唐錦繡 第三千四十章 嫌疑

作者:公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16:32:31 來源:做客

-

東宮與太極宮毗鄰,有一條可以直通武德殿的通道,來往之間方便快捷,但這個時候李承乾萬萬不敢走這條路,即使眼下李二陛下暈厥病重,亦不可如此權宜,動輒要揹負“謀逆”之罪。

隻能帶著房俊以及東宮屬官自正門而出,沿著長街奔赴太極宮承天門……

李崇真自去城外設法通知駐紮於昆明池畔的東宮六率,李承乾則帶著房俊、於誌寧、陸德明等人來到承天門下,至此才發現門前廣場之上已經車馬琳琳、人滿為患。

一隊隊禁軍以及“百騎司”精銳將承天門團團圍住,刀出鞘、箭上弦,頂盔摜甲、殺氣騰騰。

見到太子一行抵達,圍攏於承天門前的人群紛紛散開讓出一條通道,目送太子行至承天門下。

李君羨快步迎上前:“末將參見殿下。”

李承乾麵色急迫,顧不得敘禮,急聲問道:“父皇情形如何?”

李君羨道:“末將不知,還請殿下入宮親自探望。”

李承乾再不多說,抬腳快步進入宮門,直奔武德殿而去,於誌寧、陸德明緊隨其後。

房俊則拉住李君羨,回頭看了一眼承天門外的人群,蹙眉道:“這些文武官員怎麼回事?”

一國君主康健與否,牽扯的是朝堂上下無數人的前程、命運,更攸關江山社稷之安穩。故而除非情況明朗,亦或者無可隱瞞,纔會向外界透露實情,似眼下這種李二陛下生死未卜、情形未知,斷不可向外透露分毫。

此前李二陛下曾暈厥一次,亦是訊息早早泄露使得朝野儘知、人心惶惶,如今又是如此,難不成偌大的太極宮當真處處漏風?

李君羨無奈歎息,看了看四周,而後低聲道:“陛下暈厥之後,末將即刻入宮封鎖各處宮門、嚴禁宮人出入,第一時間向河間郡王報訊,然後想要等著太醫診治之後做出診斷再行決策,熟料太醫尚未診斷完畢,晉王殿下居然已經與河間郡王一同抵達承天門下……再後來,諸多朝廷官員便蜂擁而至。”

“百騎司”所承擔的便是類似於“國家安全”以及“帝王安全”之類的職責,權勢龐大、實力雄厚,當真想要追根朔源挖出訊息如何泄露,其實不難,那麼多人蜂擁而至,隻需挨個詢問,答桉很快便會揪出。

可即便揪出又能如何?

訊息能夠在重重防衛的深宮之內如此快捷的傳遞出去,使得晉王能夠第一時間抵達太極宮,又豈是一般人能夠隨意為之?

其中必然牽扯儲位之爭。

所以在未得陛下授權之前,借給李君羨兩個膽子也不敢貿然徹查此事……

房俊想了想,靠近低聲問道:“以你之間,此番陛下驟然暈厥,與前次之狀況可否相同?”

李君羨搖頭,道:“陛下召見番僧,待番僧離去之後大抵一炷香的功夫,便有內侍忽然高喊陛下暈厥,那內侍已經被控製起來,末將不敢擅自審訊,故而期間情形不得而知。”

此刻兩人已經行至承天門下,李承乾一行的身形已經漸漸遠去,房俊站住腳步,最後問道:“那番僧何在?”

李君羨看著房俊的眼睛,輕聲道:“那番僧……依然服毒自儘。”

果然……

房俊長歎一聲。

曆史之上李二陛下之死便曾有著無數疑雲以及無數揣測,其中便有“服食丹汞之藥過量而暴卒”的說法,且被諸多主流史書所認可。但是無人認為這隻是李二陛下企圖長生而導致的意外,大多相信其背後必然有著深藏不露的陰謀。

隻不過不知是何原因,終究不了了之,無人徹查,自然無從結論。

現在番僧自陛下寢宮離去之後便即服毒,陛下更深陷暈厥、生死不知,足見其中必有黑手……

收拾心情,房俊叮囑道:“將所有人手召集起來,護衛太極宮,同時盯緊玄武門,嚴防一切意外。”

李君羨心中凜然,頷首道:“二郎放心,即便玄武門有變,末將亦可護著殿下安全離開太極宮。”

玄武門乃太極宮門戶,城內若有人謀害太子性命還可依托太極宮抵擋一陣以待救援,可玄武門卻可任由軍隊直接進入皇宮,一旦落入敵人手中,整個太極宮頃刻間被占據,進而以太極宮為依托攻陷整座長安城。

所以一旦玄武門失陷,太子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而此前玄武門屢次遭受攻伐,守門的“元從禁軍”折損嚴重,不斷補充新兵,這些兵將的忠心、立場皆不確定,隱患重重。且玄武門守備中郎將從張世貴至李道宗,將權易主,誰敢保證一旦陛下有事之時不會出現意外?

李道宗的確與東宮走的近,但他對李二陛下之忠心無可置疑,或許其本心並無謀害太子之心,可萬一陛下早有交代,甚至留有遺詔……李道宗又豈會違逆聖諭、投靠東宮?

這是極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似李二陛下這等雄主,即便油儘燈枯之時,又怎會毫無後手?

甚至於,李二陛下之所以驟然昏厥,最大的嫌疑便是有人暗中做了手腳,而這個嫌疑人最大之可能或是太子,或是晉王。

若是一切皆為晉王之操縱,必然會有雷霆手段接踵而來……

世人皆認為晉王“仁孝寬恕”“意誌軟弱”,實乃純良之輩,但房俊卻深知其手段之厲害……

……

整個太極宮內禁衛處處,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守備極其森嚴。宮人、內侍皆被軟禁於各自住處,嚴禁外出,更不得四處走動。

實際上哪有人敢在這個時候隨意走動?陛下兩次暈厥,稍有意外都將天塌地陷,他們這些宮人隨時遭遇滅頂之災,一個個早就嚇得噤若寒蟬,求神拜佛保佑陛下吉人天相……

武德殿外,防衛更是嚴密十倍、水潑不進。

蔣王李惲等一乾年幼尚未開府的皇子遠遠候在雨廊下,一個個神情各異,或有淒惶,或有擔憂,或有不以為然……

見到房俊尾隨太子而來,蔣王李惲上前一步拉住房俊衣袖,張口欲言,卻終究冇說出話來,但神色之間的膽怯、惶恐,卻表露無遺。

其母王妃出身太原王氏,此前關隴兵變之時與之暗中勾連,事敗之後雖然李二陛下並未追究徹查,但隨著江南、山東兩地門閥大舉入朝,關中門閥遭受重創,地位自然及及可危。

妃嬪在深宮之內憑藉容貌、才華、心情去取悅帝王,地位自見高下,但孃家的勢力卻也是妃嬪們地位高低的另外一個重要依仗。

而皇子在未曾開府之前,地位、利益更多依靠母妃之受寵程度。

故而以蔣王李惲如今之尷尬狀況,一旦當真發生不忍言之事導致朝政大變,他立即陷入重重危機之中。

皇宮實乃人世間最為險惡的地方,在這裡根本毫無道理可言,指不定什麼時候一頂巨大的黑鍋就會丟到他的頭上,將他壓得五馬分屍……

他素來與房俊走得近,固然房俊不大中意他納房家小妹為妃,可彼此之間較之其餘皇子倒也更為親近,此刻想要向房俊尋求庇護,但礙於身邊人太多,也隻能忍著,不敢多言。

房俊掙脫李惲的拉扯,反手在他手背拍了拍,低聲道:“陛下目前狀況尚未可知,殿下不必這般……陛下乃天下雄主,自有上蒼庇佑,能夠逢凶化吉,殿下隻需心中為陛下祈福,想來自能夠感召神靈。”

這個時候你就該老老實實等在這裡,既不要表現得太過悲切,也不能神情木然無動於衷,“中庸”纔是保身之道,萬萬不能成為眾失之的。

即便是眼下這狀態親密的舉止,也有可能成為旁人嫉恨忌憚之來由……

李惲聽明白了房俊的警告,趕緊向後退了一步,躬身施禮:“越國公與孫神醫交情甚好,可知曉孫神醫之下落,能否請他前來為父皇診治?”

深厚其餘皇子頓時醒悟,趕緊圍攏上來。

“孫神醫能生死人而肉白骨,若能請來,必然能夠救治父皇。”

“隻不過孫神醫如今遍尋神州各地收羅藥材,越國公可知曉其到底身居何處?”

“越國公若能請來孫神醫救治父皇,實乃大功一件啊!”

……

除去有機會爭奪皇位的皇子,誰又能願意李二陛下殯天呢?一旦皇權更迭,就意味著以往所有的權力構架全部重塑,他們這些原本天下最為尊貴之人勢必成為新皇最為忌憚之對象,再不能如以往那般恣意妄為、縱情享樂,稍有不慎便會萬劫不複。

所以一眾皇子大的大小的小,此刻卻是無比虔誠的希望李二陛下能夠長命百歲、轉危為安。

孝心可鑒日月……

房俊無語,隻得敷衍道:“前次陛下暈厥,宮中已經派人前往尋找孫神醫,想必很快便會有好訊息傳來,諸位殿下稍安勿躁。臣還要前去探視陛下,不能逗留,恕罪恕罪。”

言罷,轉身欲走。

正巧遠處一隊人馬匆匆而來,為首一人正是魏王李泰,房俊趕緊立於路旁,帶到李泰走進,上前見禮。

李泰止住腳步,雙眼灼灼的盯著鞠躬失禮的房俊,一字字問道:“此事,可有東宮之手筆?”

他身後的一眾內侍、官員們聞言嚇了一跳,趕緊齊齊止步,又向後退了幾步,不敢近前。

話語之中懷疑陛下此番暈厥乃東宮下手之懷疑毫無掩飾,這簡直是要瘋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