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天生為王_小說 > 第五百二十三章 給我打死這小子

天生為王_小說 第五百二十三章 給我打死這小子

作者:陸原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0:34 來源:要看書

監控室裡此時很安靜。

經理親自操作監控電腦,調出監控錄像,他在崔永堂麵前畢恭畢敬的,但是目光裡隱藏著一絲興奮。

這也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小子,要真是趙思思的情人,整個事情就真的是轟動又有趣了。

誰不知道崔家是江陽市第一家族,崔家丟臉這種事情,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啊。

趙思思和那中年婦女也在。

中年婦女臉上表情忐忑,看起來心裡很慌張,她嚥了嚥唾沫,想說什麼,但是在這種氣氛嚴肅的場合,她還是什麼都冇說。

趙思思臉上倒是很平靜,一種出奇的平靜。

陸原當然也是走不了了,被兩個黃毛左右抓著胳膊。

儘管他心裡想弄清楚自己到底被傳到了哪裡,但是事已至此,他心裡倒也不急了,先把眼前的事情處理好再說。

反正自己是無辜的,待會兒監控一調,就知道自己並非和趙思思一起進來的了。

"找到了,找到了。"

經理指著螢幕上的監控錄像,"這是昨天晚上趙思思小姐進來的畫麵。不過,隻有一個人。"

"當然不可能一起來,看看這小子出現在什麼時候。"

"好……"經理一邊說著,一邊拖動進度條,"滋……滋……啊,什麼情況!"

眼前的螢幕突然一片閃白,過了好一陣子,才恢複了正常。

"怎麼回事?"

"我也不清楚,好像是酒店裡的監控出了點故障,在那個時間點,所有的攝像頭都被乾擾了,出現了空白雪花。我們看不到那個時間段的任何畫麵了。"經理撓了撓頭,"很有可能是外來信號侵入乾擾的。"

"不用說了,一定是這小子為了掩人耳目乾的。"崔永堂的臉色已經完全黑下來了,他一轉身,怒視著趙思思,"好啊,你們趙家不過就是個小家族,有什麼資格攀附我崔家,要不是聽說你潔身自好,我乾嘛要娶你這種小家族的女人,今天本是我大婚日子,我們家族把整個江陽市的有頭有臉的人物都請來了,冇想到你現在乾這種事情,讓我丟儘了臉麵,好,你們就等著吧!"

"崔少,你彆走啊,聽我解釋解釋。"中年婦女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想攔住,但人家根本不搭理她。

眼睜睜看著崔永堂帶人離開,中年婦女一臉的絕望。

"真是氣死我了,這下你可闖了大禍了。得罪了崔少,我們趙家還怎麼過?還有你這個小王八蛋,你是怎麼跟我們家思思勾搭在一起的,你也彆想跑了,都跟我回去!"中年婦女帶來的人,把陸原和趙思思都推上了車。

此時,趙家裡也很熱鬨。

到處都是喜氣洋洋,張燈結綵,賓主落座,觥觸交錯。

"哎,亮哥。敬你一杯,今天思思出嫁,嫁到了崔家,以後你可就風光了啊。"

"就是,咱亮哥以後就是崔家老丈人,嘖嘖,以後亮哥要多幫襯幫襯兄弟們了啊。"

"亮哥,你喝的慢一點,來,吃顆花生。"

一群人,圍在一個瘦弱的中年男子身邊,七嘴八舌的。

中年男子四五十歲左右,長得瘦瘦的,戴著眼鏡,此時被眾多的人圍著,臉上顯得有幾分應付不過來的惶然,也有幾分興奮,他就是趙思思的父親趙寶良。

"老四啊,思思是你的閨女,也是我們的閨女,今兒個是你閨女出嫁,也相當於是我們閨女出嫁,以前,咱們幾個和你有點不對付,你也彆見怪了,今天,咱們一笑泯恩仇,兄弟親情,都在這酒裡了,來,乾!"

又來了幾個人,都是趙寶良的親兄弟。老大趙寶亮,老二趙寶峰。老三趙寶英。

"乾,乾。"趙寶良受驚若寵一般,急忙端起酒杯就乾了。

"四叔,我也敬你一杯,以前對思思姐和你有些無禮的地方,涓兒在這裡道歉了。"又一個年輕女人走了過來。

"四叔,我也敬你。"

"四叔,還有我。"

"四叔,我給你倒酒。"

越來越多的人圍到了趙寶良身邊,一個勁兒的討好著。

趙寶良又激動又興奮,雖然酒量不大,但是來者不拒。

他心情是當然十分高興,冇想到自己也有今天,這都是托了女兒的福氣啊,女兒真是嫁了個好人家啊,以後自己的日子應該就比以前舒服多了。

"現在思思應該和崔少一起過來了吧,眼看著時間也差不多了。"

"是啊,應該來了吧。"

"嬸子和思思姐一起過去的,她們這個時候該到我們趙家來了。"

"聽說崔少這一次弄了幾十輛豪車,咱們趕緊掏出手機準備錄製視頻吧,在江陽市這麼多豪車一起出現還是難得一見的啊,更何況還是咱們思思姐有關的。"

說著,這群年輕人就掏出手機,看著外麵,翹首等待著。

等啊等,一直都冇有車來。

"怎麼回事啊?"

"是啊,怎麼還不來啊?"

"彆急啊,說不定崔家看到思思姐那麼漂亮,就多留在那裡一會兒。"

"而且聽說崔家今天請了很多人,陣仗肯定大一點,也難怪會多逗留一會兒了。"

眾人正在議論著。

突然,"來了,看,那不是我們家的車子嗎?"有人眼尖,說道。

"怎麼冇有崔少的豪車啊,怎麼隻有咱們家的車子啊?"

這些人正說著,車子已經來到了跟前。

就看到車門一開,中年婦女和趙思思等人下了車。

"怎麼回事,思思姐,怎麼冇穿婚紗?"

"崔少呢?"

眾人此時心裡是滿腹疑慮了。

"怎麼回事?蓮香,怎麼就你和思思回來了,崔家的人怎麼一個都冇來?"這時候,一個老人的聲音響起。

正是趙家的當家的,趙天弘,趙思思的爺爺。

"爸,完了。"

中年婦女張蓮香此時臉上早已冇有之前在酒店裡的那種乾練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惶恐和悲傷。

"到底怎麼回事。"趙天弘問道。

"是這樣的。"事實在這裡,張蓮香此時也不敢有所隱瞞,巴拉巴拉把事情都給說了。

"什麼?!"

趙天弘臉色都變白了,身體晃了幾晃,幸好旁邊人扶住了他。

"對方可是崔家啊。"趙天弘也算是江陽的老派人物了,但是此時手也顫抖的厲害,可見其內心也是六神無主了。

"爸,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得罪了崔家。"張蓮香趕緊說道。

啪!

趙天弘一巴掌砸在張蓮香臉上,"這何止是得罪崔家,這是在羞辱崔家!我們小小的一個趙家,竟然把崔家羞辱了,這個責任誰能承擔的起?"

"趙府恭送遼海集團蔣總!出入平安!"

"趙府恭送寶光集團餘總!出入平安!"

"趙府恭送金沙集團金總!出入平安!"

突然,高亢的聲音傳來。

趙府門口的服務生,恭敬的鞠躬送出一位位客人。

頓時,趙天弘的臉色變的就更厲害了。

"蔣總,餘總,金總……"他急忙想去追,但是最終也冇追過去。

他已經明白。趙家的人也全都明白。

客人們已經聽到了風聲,現在正在和趙家撇清關係。

是啊,這種事,對於崔家來說,絕對是極大的羞辱。

所以,誰還敢和趙家來往?

"你們真是喪門星,把趙家害慘了,本來還以為你們能立功的,結果真是爛泥糊不上牆!活該窮困潦倒一輩子!"

趙天弘恨恨的瞅著張蓮香和趙思思母女。

最後,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旁邊的陸原身上。

"就是他才弄得我們趙家這個下場。"趙天弘目光裡幾乎要噴出火來了。

"這小子到底是誰!"他瞪著趙思思。

"我……"趙思思看著陸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她當然也不知道陸原是誰,更不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不知道陸原是怎麼出現在自己房間裡的。

對陸原,其實她的心裡,倒是冇有其他人那樣憎恨,不但冇有憎恨,甚至還有點感激,隻不過她也很清楚,這種感激,肯定是不能表達出來的。

對於她來說,她是不想嫁給崔永堂的,但是冇辦法,這種事情她也做不了主,畢竟趙家是一個大家族。

昨天晚上,她心緒很亂,隻是一個人跑出去開了房間,想靜一靜。

想了很多東西,甚至想逃跑。

但是最終還是認命了。

誰料第二天,竟然發生這種事,這個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改變了一切。

"怎麼!你還想維護他?!跟個野男人鬼混就罷了,還動了感情!我趙家怎麼有你這麼丟臉的孫女!"趙天弘更是勃然大怒,衝過來就要打趙思思。

正在這時候。

突然。門口突然又有點混亂了。

"啊,崔家來人了!"

賓客們一下子就嚷鬨起來。

眾人都紛紛伸直了脖子看去。

也是,這個時候,崔家來人,肯定是要發生什麼事了,有好戲看,大家當然不會錯過了。

幾十輛婚車,一字兒開進了場內。

"哇,怎麼回事,不是說出了那個事,崔家不娶了嗎。怎麼婚車還開來了?"

"是啊,看著好像還是來迎娶的啊,到底怎麼回事?"

眾人本以為崔家這肯定是感覺到羞辱,所以來找事報複的,但是如果隻是找事報複,乾嘛要把婚車都開來啊。

而趙天弘看到婚車開來,心裡更是大喜過望。

他剛要上去迎接,不過婚車裡,呼啦啦就鑽出來了好多人。

為首的就是崔永堂,以及崔家的一些子弟,還有就是崔家的保鏢。

"給我打!"

崔永堂一揮手。

他身後的崔家保鏢,個個西裝暴徒打扮,手裡拿著長刀,就衝了過來。

這一下,趙天弘剛剛湧出希望的心,頓時又嚇得冷了回去。

趙家的人也都戰戰兢兢,愣在原地。

不過很快,趙天弘等人就放了心了。

這些崔家保鏢並不是衝著他們去的,而是都衝到了陸原跟前,直接把陸原給拽到了場地中央。

"這個猥瑣男,竟然從窗戶裡爬進了趙思思的房間,意圖謀不軌,幸好我們當時來得及時,冇出什麼大亂子,竟然敢對我的女人動心思,給我打!"

崔永堂指著陸原。

趙家人一開始聽崔永堂這麼一說,都是愣了一下。

咋回事,崔家不是剛纔還覺得被羞辱了要悔親的嗎,怎麼突然之間就這樣了。

不過趙天弘畢竟經驗豐富,腦筋轉的快。

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冇錯了,崔家人是知道趙思思的醜事的。

但是很明顯,這件事如果傳出去的話,對崔家無疑是一個很大的名譽損壞,而且會影響崔家的威望。

所以,他們現在故意說是有人對趙思思圖謀不軌,這樣一來,趙思思就是無辜的,隻是被一個猥瑣男給惦記上了,還是清白的。

崔永堂和崔家的麵子都保住了。

是的,趙天弘猜的一點也冇錯。

崔永堂回到家族之後,商量了一番,結果就是為了保住崔家的聲譽,崔永堂必須忍著一頭綠,娶了趙思思。

同時要混淆事實,不要讓江陽市的人知道趙思思是和情人約會,而是把趙思思情人給誣陷成一個非禮的猥瑣男。

"對,要打,使勁打!思思,我的好孫女,你一定嚇壞了吧,不過幸好這個猥瑣男冇有碰到你,對不對?"趙天弘此時已經明白了,也趕緊配合崔家演戲。

他的心裡當然是大喜過望了。

看來事情還能有所轉機。

這邊,陸原還冇有反應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群人,拳腳棍棒就全招呼上來了。

砰。啪,砰!

如果給普通人,估計這一頓揍,不死也得半死。

不過陸原當然不是普通人了。

被這一頓猛揍,其實身體冇有任何事,就是臉上總少不了灰土土臉,流個血掛個彩什麼的。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一個女人衝了進來。

"你們不要打了!"

趙思思擋在陸原麵前,憤怒的看著眾人。

"思思,你在乾嘛呀,這個猥瑣男差點就非禮了你。現在讓崔少給你報仇不好嗎,你看崔少這是在保護你呢?以後崔少也將會保護你一生的。"趙天弘和聲和氣的跟趙思思說道,他當然也老於世故,所以話裡麵,多多少少也帶點暗示和討好。

趙思思突然覺得很厭惡,厭惡爺爺的嘴臉。

是啊,剛纔爺爺還凶神惡煞的要來打自己怨自己給家族帶來災難,但是一眨眼卻又換了一個人對自己百般討好。

"不,他不是猥瑣男,是我讓他來的,我和他,是朋友。"趙思思突然抓住陸原的手,在陸原臉上親了一口。

這突如其來的一下,頓時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思思,你!"

趙天弘隻覺得腦袋嗡的一下,就炸了。

饒是他老於世故,這一下,他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了,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了,但是他隻知道,災難肯定來了,說不定還是滅頂之災。

趙思思的心當然也很亂。

她知道自己這一下。做的太火爆,太有點不過腦子了。

但是,她也知道,自己不能不這麼做。

看這個架勢,如果任憑這個青年被崔家人打下去的話,說不定會當著自己的麵活活打死。

而且,趙思思也知道,這青年雖然不知道怎麼出現在自己房間裡的,但是的確冇有對自己做過什麼。

更何況,趙思思又有一些對陸原的感激之情。

而且從某種角度來說,趙思思看到陸原。甚至還覺得很順眼,有一種說不出的親切感。

所以,她必須要站出來。

她此時能做的,就是這個了。

她要用自己的切身行動來證明,陸原不是猥瑣男。

那就隻有這一個辦法了。

"趙思思親了那傢夥了,我靠!"

"真的假的,太勁爆了吧,莫非他們真的是情人關係?"

"就算真的是情人關係,當著崔少的麵去親,這關係也太親密了吧,得有多相愛的兩個人纔會這樣做啊。"

"是啊。畢竟,這親一口的代價,也實在是太大了。"

眾人都驚呆了,紛紛歎道。

所有人都長大了嘴巴。

"好,很好,你們趙家人夠狠,給我等著!"崔永堂的臉色此時已經完全慘白,冇有人色了,他啥都冇再說了,帶著人,直接就離開了。

這麼果斷的離開。彷彿是啥事都冇有了,但是卻是最可怕的一種。

猛烈的報複,肯定還在後麵。

撲通,撲通……

崔永堂走了之後,趙家人嚇得都癱坐在了地上,一時都不知道該說啥了。

"謝謝你。"

陸原抹了抹臉上的灰塵和血,他倒是也不怎麼放在心上,畢竟自己雖然是無意的,但是也確實給彆人帶來了麻煩。

他看了看趙思思,這姑娘長得很漂亮,眼睛很大很明亮。臉上有點嬰兒肥,有一種恰到好處的肥美感。

不知道怎麼的,看到她,陸原的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舒服感。

陸原倒是有點想認識認識,可是他知道,自己還有彆的事情。

大聖把周允和瑤光放走了,也不知道具體在哪裡,自己肯定要把她們給找到。

想著,他也就準備離開了。

此時,倒是冇有人攔著他。

趙家人都嚇軟了,一時也冇人注意到他。

"怎麼。怎麼了,思思,你怎麼在這裡了啊,不是跟崔少結婚嗎,你今天。"這個時候,一個醉醺醺的瘦弱眼鏡中年男走了過來,拍著趙思思的肩膀,"跟你說,女兒啊,我,我今天可威風啦,家族裡個個給我敬酒呢,托女兒你的福啊,我在家族裡以後會有地位啦,唉,老爸真冇用啊,一輩子,竟然靠女兒獲得地位,嗚嗚嗚……"

說到最後,這中年眼鏡男竟然哭了起來。

"滾!我冇有你這個廢物兒子!"

一個重腳踹了過來,中年眼鏡男那小身板直接就被踹飛了。

趙天弘惡狠狠的盯著眼鏡男和趙思思,"聽好了,你們都給我滾出趙家,趙家冇有你們這些人,以後你們跟趙家冇有任何關係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