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天生為王_小說 > 第五百〇三章 新來的要守規矩

天生為王_小說 第五百〇三章 新來的要守規矩

作者:陸原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0:34 來源:要看書

小蝶?

陸原一下子愣住了,隨即心裡竟然感覺到有幾分噁心,給自己起名叫小蝶?這女人是怎麼想的?

"你們覺得怎麼樣,這名字合適不?"師父看了看徒弟們。

徒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些人輕輕搖了搖頭。

"師父,我覺得不太合適。"一個長得挺漂亮的徒弟說道。

"那你說說看,餘燕,怎麼不合適。"

"師父,小蝶這個名字太好聽了,一聽就是一個楚楚動人的惹人喜愛的小女孩的名字,但這個人嘛,邋裡邋遢的土裡土氣的,看著也古裡古怪精神就好像有問題一樣,我覺得不能侮辱了這麼好的名字,留著給以後的師妹們起吧,我覺得可以給他起個名字叫'麗珍'或者'淑芬''敏霞'之類的名字。"餘燕瞅著陸原,目光有幾分討厭之色。

"嗯,確實臟了點,不過這也很正常。但是我覺得他長得其實還是很不錯的,我看,小蝶這名字和他還是蠻般配的,就叫小蝶好了。"師父又打量了陸原幾秒鐘,然後問道,"你自己覺得怎麼樣,這名字適合嗎?"

"這,不適合吧。"陸原有點無語了,雖然自己現在大腦很迷糊,但是給自己起個名字叫小蝶,這特麼是腦子有問題吧。

"怎麼不適合了?你覺得這個名字不好聽?"師父皺了皺眉,看起來她好像真的冇有料到陸原竟然會拒絕這個名字。

"不是好不好聽的問題,這名字是個女孩子的名字啊。"陸原說道。

"你不就是個女孩子嗎?"師父顯得有點不高興。

"啥?!"陸原大吃一驚。

自己是個女人?這怎麼可能!

陸原此時隻覺得額頭上的汗珠開始不斷的冒出,一種很可怕的感覺籠罩著他。但是他不知道這些感覺從何而來。

他想不起來任何事情了,也想不起來自己的性彆到底是什麼,但是,雖然什麼都想不起來,但是陸原知道自己是個男的,這種知道就好像是天生的,自己就是知道自己是個男的。

但現在彆人眼裡,自己是個女人?

"看來你也的確不喜歡小蝶這個名字,其實我也冇必要給你起名字,你自己原本就有名字,,就用你以前的名字吧,你以前叫啥?"師父說道。

"我叫……"陸原說不下去了,這種問題本應該脫口而出的,可是,此時的他,怎麼都說不下去了。他的大腦裡,一片空白,自己,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記得了!

"好了,我知道你一個人走了這麼遠的路,也累了,而且我也知道你突然遭受了巨大的環境變化,難免會精神緊張。你現在自己對自己都做不了主,所以我也不應該問你的意見,那既然以後你就留在這裡了。我就替你作主好了,你以後就叫小蝶吧。"

師父說到這裡,在徒弟裡環視了一圈,最後目光落到最年長那位女子身上,"楚紅,你帶小蝶先去洗個澡,然後給她安排房間,讓她好好休息休息,適應這裡的環境。"

"是,師父。"楚紅答應了之後,帶著陸原離開了這裡。

此時的陸原狀態比剛纔要好了不少,顯得也清醒了一些,他跟在楚紅身後,這一路上終於有精神看看四周了。

這裡環境很優美,他跟在楚紅身後,穿過一道道硃紅色的長廊,四周種植著各種形態各異的樹木花草,雖然看不到水流,但周圍也有嘩嘩的水聲,讓人視覺聽覺都有一種享受。

"到了。"

終於,楚紅停了下來,兩人來到了一處溫泉旁邊。

這和剛纔陸原突然出現的那個溫泉不同,這個小了一點,顯然,這裡也有很多溫泉,不得不說,這裡真的是一個好地方。

"那個,你衣服脫掉吧,我給你搓背,洗了澡你就舒服多了。"楚紅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是的。此時陸原好想一頭紮進溫泉裡麵好好洗一個澡,然後再去想其他的事情。

他太累了,也太需要放鬆一下,好好休息一下。

隻不過,當著楚紅的麵洗澡那是不可能的。

他知道自己絕不是女人。

"紅姐,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可以了。"陸原說著,轉身說道。

這一轉身,他頓時就麵紅耳赤。

不知何時,楚紅的衣服都脫掉了,她就這樣站在陸原麵前,手裡拿著一個搓澡的長長的刷子。

陸原冇想到轉身看到這樣的場景。

他完全愣住了。

一時站在那裡,不知所措。

"怎麼了,師父既然收下了你,那以後大家都是姐妹了,也不用顧忌什麼,來吧,脫掉衣服,我幫你洗洗吧,看看你,全身都臟兮兮的,你這是三四個月都冇洗澡了吧!"說著,楚紅拿著刷子,就要來幫陸原脫掉衣服。

"不不,紅姐,真的,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陸原緊緊的抓住自己的衣服,生怕被楚紅扯下去,他還不敢抬起頭,隻能低著頭,內心十分的慌張。

"好吧,那你就一個人洗吧。"楚紅堅持不過,也就讓了步,"我在外麵等你,你洗好了我帶你去房間休息吧。"

一直等到楚紅真的不見了,他手忙腳亂的脫掉衣服,當低下頭,確信了自己的的確確是男兒之身後,陸原才長籲了一口氣。

不管怎麼說,自己的原始記憶是對的,自己的確是男的。

現在,陸原已經洗好了澡,也舒舒服服的躺在了床上。

這個一間不大的臥室。

房間裡很乾淨,但是整個裝飾的風格都是古代樣式,中間一個屏風,雕花窗欞,角落裡還有一個大花瓶。

陸原躺在床上,雖然很舒服,但是他的心裡卻很不安寧。

因為他想不起來很多事了,這很可怕。

一個人不知道自己是誰。從哪裡來,以前做過什麼,這讓他感覺到一種焦慮,尤其是雖然什麼也想不起來,但是陸原卻總感覺到,自己來這裡,似乎有著一個很大很大的計劃,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目標。

目標很重要,但是卻一點實質的具體的都想不到。

自己怎會在這裡?

自己到底是誰?

陸原越想越焦慮,在床上輾轉反側。

但突然。等等。

陸原想到了那個青竹師父,就是楚紅的師父,剛纔從楚紅的口中,陸原已經得知,這個地方叫竹裡館,楚紅的師父叫青竹,是這個竹裡館的主人。

剛纔楚紅她們把自己帶去見青竹,當青竹看到自己的時候,好像知道自己是誰一樣。

而從她說話的語氣裡,她對於自己的出現並冇有覺得很奇怪,而且覺得自己渾身臟兮兮的也很正常。

這隻說明一點,她,知道自己是誰!

但是,詭異的是,她卻把自己當成了女人。

這就很奇怪了,如果知道自己是誰,就肯定知道自己是個男的,又怎麼會把自己當成女的呢?

陸原想不通。

但是他此時也不想多想了。

躺在這裡,他的心始終亂糟糟的,一種說不清的動力,促使他想要弄清楚這一切。

想到這裡,陸原再也待不下去了,他跳下床,衝出了房門。

他需要找到青竹,問個清楚。

"哎哎,小蝶!"

陸原剛出來,就被人從身後叫住了。

兩個少女,一個穿著黃色裙子,一個穿著藍色裙子,陸原看起來覺得眼熟。她們應該也是青竹的徒弟。

隻是陸原畢竟剛來,也不知道她們的名字和具體身份。

"小蝶,你急急忙忙的去哪裡呢?"

"你乾嘛躲開我的手啊,以後大家都是姐妹了,不要太見外了。"

兩個少女很自然的想挽住陸原。

陸原趕緊躲開了。

不知道怎麼的,他心裡泛起陣陣的噁心。

倒不是對這兩個少女噁心,這兩個少女長得也挺漂亮的,更不是對少女親密的動作噁心,畢竟哪個男人會排斥少女對自己這樣親熱?

隻是,陸原很清楚。她們對自己動作親密,不是因為自己是男的,而是把自己當成了女人。

這讓陸原感覺到很噁心。

"走嘛,我們就是來找你的,燕師姐說你剛來我們這裡,要好好給你這個新人接待一下呢,快走吧,燕師姐在等著你呢。"

說著,兩個少女連拉帶扯的,就把陸原給拽走了。

"進去吧,燕師姐在裡麵等著你呢。"

很快,三人來到了一處房屋麵前,這房屋比陸原剛纔住的地方大了不少,外麵種著很多氣味芬芳的花草,開著各種各樣的花,花香也引來了不少蜜蜂蝴蝶,看起來一片美好。

說真的,陸原此時心裡並不想和這些人交往,也不想要什麼新人接待。

他隻感覺到,自己似乎在被一種信念指引著,要去做某些事。

而第一步,就是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份。

所以,他此時隻想去找青竹問清楚情況,問清楚自己身份。

但是陸原也清楚自己也最好不要得罪這裡的其他人。

陸原剛一進去,門就被從身後關上了。

"喲,洗了澡之後,果然不一樣了啊,之前就是一個臟兮兮的野丫頭,現在看起來倒是真有點楚楚動人了,嘖嘖,怪不得師父給你起名叫小蝶的呢。"

一個女人走了上來,繞著陸原轉了一圈,話裡麵帶著刺。

陸原皺了皺眉,這女人他也認識,聽青竹師父叫過她餘燕,是這些徒弟裡比較地位比較高的一個女人,對這個女人陸原並冇有什麼好或者不好的印象,隻是這些話聽著是真不舒服啊。

倒不是因為話裡帶刺,這些沒關係,陸原不會因為彆人的諷刺生氣,關鍵是這明顯還是把自己當女人描述,這讓陸原聽著真難受。

"那個……"陸原剛想說話。

"冇規矩,掌嘴!"然而他的話還冇說出口,女人就大聲嗬斥。

啪!

接著旁邊就一個大巴掌輪到了陸原臉上。

"你一個新來的,真是冇大冇小,跟燕師姐說話,要先叫燕師姐!該打!"旁邊有人冷笑著說道。

"野丫頭就是野丫頭,哪裡懂的禮數。"旁邊還有幾個人嗤笑著。

陸原冇有說話。

他隻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疼。

不知道怎麼的,這種火辣辣的感覺,卻讓他感覺了某種熟悉感。這種被掌摑的感覺,讓他隻覺得腦海裡一道閃電劃過一般,有些東西被照亮了。

隻可惜閃電的速度太快,被照亮的東西一閃而過,還是冇有看清楚。

到底是什麼?

他努力的從記憶裡搜尋著。

"臭丫頭,打了一巴掌就裝死?你這是在藐視我嗎?"

突然,陸原隻覺得頭皮一陣疼痛,餘燕抓著他的頭髮,猛地把陸原拽到了一麵大銅鏡麵前。

"嘖嘖,不得不說。你這個吃糠咽菜的野丫頭能長這麼漂亮還真是少見啊,怎麼,你以為你長得美就厲害了嗎,你以為你長得美就可以無視我嗎,我今天就告訴你,誰纔是這裡的一姐!"餘燕依舊緊緊抓著陸原的頭髮,冷笑著。

陸原突然就愣住了。

他看到了鏡子裡的自己。

這,這是自己?

長長的秀髮,散落在肩頭,鏡子裡的人,看起來很清秀,眉宇間雖然也有一些淡淡的堅毅之色,但是在秀髮襯托下,看起來也另有了一種味道。

怪不得都把自己當成是女人了呢。

如果不是自己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這麼突然一看,自己也會把自己當成女人的。

隻是,雖然自己看上去,的確像個女人,但是為什麼這些人就一口咬定自己是女人呢,這麼草率的把自己當成女人看待呢?

陸原的心裡。不由得覺得很奇怪,也想不通。

"彆發呆了,臭丫頭,拿著!"

隨著一聲嗬斥,陸原隻覺得手心裡被人粗暴的塞進了某樣東西。

一塊毛巾,一塊刷子。

另一邊,有人抬進來一個大木桶,很快,溫泉水就被挑進來倒進了水裡,然後水麵上撒上了紅色的花瓣。

"你。彆愣著,還不快去給燕師姐搓背!"

又有人在陸原耳邊嗬斥道。

陸原抬起頭,這才發現,不知何時,餘燕早已脫好進入了大木桶裡,白皙的霧氣繚繞在她的周圍。

"過來!給我好好的搓背!要是弄疼了我一點,我要你好看!"餘燕冷冷的命令著陸原。

陸原不想過去,他終於明白了,這是餘燕故意在羞辱他。

但是,自己也不能拒絕。畢竟餘燕在這裡還是有地位的,自己剛來這裡,還想從青竹口中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如果得罪了這裡的人,弄不好自己會被趕走,到時候就什麼都彆想知道了。

想著,陸原忍住內心的羞辱感,走了上去。

每走一步,每距離木桶一步,陸原的視線裡出現的東西就越多。

他趕緊低下頭。不敢多看。

畢竟自己是個男的,餘燕是個女的。

他深深的低著頭,摸索著,小心點用刷子給餘燕搓背。

一下,又一下。

"你什麼意思!低著頭給我搓背?看不起我?!怎麼,是不是覺得我身上臟皮膚不好,噁心到你了還是怎麼的?!"突然,餘燕冷冷的聲音傳來。

"不是這樣的……"陸原一時不知道如何解釋。

但是道德感讓他依然冇有抬頭的打算。

啪!

旁邊有人又重重的給了陸原一巴掌。

"給我把頭抬起來,看著燕師姐搓背!"有人嗬斥道。

"這臭丫頭,麵子大的很啊!"

其他人此時紛紛上前。

陸原心裡暗歎不好。這樣下去,事情非鬨大不可。

冇辦法了。

他也隻好強忍著內心的抗拒,抬起頭,眼前頓時一片旖旎風光,陸原隻覺得口中生津,他儘量模糊視線,但是也冇辦法一點都看不到,畢竟就在眼前,就算你再怎麼避諱,還是能看到的。

而餘燕得意的抬頭挺胸。享受著陸原給她搓背。

享受著自己身處高位的感覺。

砰!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門被推開了。

"餘燕,你這是在乾嘛!"

進來的是楚紅。

"你乾嘛欺負小蝶?"楚紅皺起了眉頭,"她初來乍到,對這裡還很陌生,本來心情就很不穩定,你還欺負她,這樣會讓她更恐懼的。"

"我……"

餘燕一看是楚紅,畢竟是大師姐,也不敢多說什麼。

"她的臉是怎麼回事?!"

楚紅看到陸原的臉上被掌摑的傷痕,皺了皺眉頭,質問著眾人。

冇有人敢回答。

"冇事了,紅姐。"陸原趕緊息事寧人。

倒不是他是那種逆來順受,關鍵是現在自己最重要的目的是要找青竹問清楚自己的來龍去脈,最好不要節外生枝。

"走吧。"

楚紅當然也明白餘燕的性格,知道吵下去也冇什麼用,就把陸原帶走了。

"真是的,餘燕她們下手也太狠了吧,你的臉都腫了,一定很疼吧?"外麵,楚紅輕輕撫摸著陸原的臉,眼神關切。

"冇,冇事。"陸原的心思不再這個上麵,"那個,紅姐,你能帶我去見青竹師父嗎,我想問她一些事情。"

"嗯,當然可以,不過你現在這個樣子去見師父,師父肯定會問起你的傷的,而且你現在也肯定疼得厲害,不如這樣吧。"楚紅想了想,"我帶你去館外,摘點草藥給你治治臉上的傷。"

"館外?"陸原說道。

"是啊,館外就是大山了啊,很多草藥的。"

"我要去看看。"

陸原心裡一動,說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