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92章 劉琦的盤算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92章 劉琦的盤算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憑良心說,賈龍已經被劉琦的話打動了。

誠然,在以門閥士族們為主要執政體的社會下,包括他賈龍在內的望族豪強,每一言每一行,都是在為了家族利益而進行謀劃,但這不代表望族和豪強中不存在熱血之士。

賈龍跟董卓在涼州一起討伐過羌叛,他親眼目睹過董卓的暴行。

以朝廷的立場而言,羌叛是要殺的,這事無可厚非,但那些被羌叛強拉過來的邊境部落的老幼婦孺,在被董卓往武威遷移的過程中……

賈龍也親眼見過,西涼軍對那些羌民的種種虐待與淩辱。

那些羌民在董卓麾下的兵將眼中,連狗都不如。

搶奪羌民的物資,口糧,用繩為之以枷鎖,閒暇之時屠殺羌男以為樂,荒野之中**羌女以為樂,不予羌民以食,令其自尋食物以為供養,一路上的羌民因為饑餓,竟能將樹葉吃儘……

到了最後,甚至還淪落到了吃餓殍的地步。

此刻,若是遷都移民……

雒陽百萬口民,若是真由西涼軍監督遷移至長安……

以賈龍對董卓的瞭解,怕是雒陽必成廢墟,天怒人怨,民不聊生……

賈龍看著劉琦一臉認真的麵孔,心下微有恍惚,他張了張嘴,似有衝動想要答應。

但劉瑁卻悄悄的用手肘懟了他一下。

賈龍精神一振,回過神來。

是啊,雒陽遷民雖然可能會成為人間慘事,但跟他益州人又有何關係?

他衝著劉琦拱了拱手,道:“此事……恕吾等不能相從,向天子奏疏正式設兩京之事,非吾等所能妄議也。”

劉琦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歎道:“可惜,可惜。”

賈龍對劉琦拱手道:“劉公子,龍請公子也勿要如此行事,此舉無疑是給了雒陽士族以機會,聯合各州門閥抗拒西遷,必與董卓交惡,以董卓之為人,恐惹下禍患。”

劉琦不置可否,道:“此事容我自思之。”

賈龍又勸了劉琦一會,見勸他無用,隻能長歎口氣,準備告辭離去。

臨行之時,卻聽賈龍對劉琦道:“公子,如今我兩軍已進入司隸之境,然雒陽董卓離此不過百裡之境,吾等想要轉道去梁縣屯紮,與公子大營成犄角之勢。”

蒯越聞言皺起了眉。

益州軍這是想乾什麼?以此來威脅我軍?

殊不知爾等糧草皆為我荊州供應,似此行事,豈不自縛手腳?

劉琦笑道:“賈公此法甚好,那就請賈公率兵前往梁縣,咱兩軍成犄角之勢,益州軍所需糧秣,我會派人按需供應,絕無所差。”

賈龍和劉瑁彼此驚詫的互望了一眼。

這劉琦是想做什麼?

蒯越渾身一顫,看向劉琦的目光中,也是多了幾分驚詫和複雜。

賈龍長歎口氣,想不到劉琦居然這般堅決。

也罷,他既想如此行事,我等便也不妨礙他,益州軍自去梁縣駐紮,以免被他拖下水。

又客套了幾句後,賈龍和劉瑁等人隨即告辭。

……

離開了荊州軍的大帳,往自家營寨走的路上,劉瑁問賈龍道:“賈從事,咱們去梁縣,可安全麼?”

賈龍慢悠悠地對劉瑁道:“劉琦固執己見,要故意挑撥司隸望族門閥與董卓之間的戰事,殊不知此乃是取禍之道也,董卓此人睚眥必報,我深知之,劉琦此諫一旦入雒,恐其深為董卓恨之……隻怕會派西涼軍攻打荊州軍,我等入梁縣暫避,以免為劉琦牽扯進去。”

劉瑁恍然大悟,暗歎道:“還是賈從事,多謀善斷。”

張任跟在賈龍的身後,聽著他和劉瑁的談話,眉頭皺起,臉上隱隱露出幾分不忿之色。

……

荊州軍帥帳內,賈龍等人一走,蒯越便急忙問道:“公子,這究竟是為何啊?”

劉琦轉頭回到主位坐下,四下看看諸人,隨道:“諸將若是無事,且先各自回去,等侯調度……異度公,蔡司馬,張司馬,曼成留下。”

眾人紛紛領命而去。

待眾人皆走後,蒯越隨道:“公子難道看不出來,賈龍移兵梁縣,乃是為了避禍!他恐為我軍所連累遭西涼兵攻擊,因而才刻意去梁縣駐紮。”

蔡勳亦是道:“公子,末將是真的不明白,董卓遷都去長安乃是既定之策,他為了不給關東諸侯留下雒陽的人口和產業,也斷然會儘遷其民,哪是咱們上奏疏表什麼東京西京所能解決的?況且這事兒和咱荊州有何關係?”

劉琦看著他們二人,笑了。

他伸手衝著蒯越和蔡勳招了招手,道:“二位稍安勿躁,且進前來。”

蒯越和蔡勳隨即向劉琦走來。

劉琦低聲道:“異度公,汝當年曾在何大將軍麾下任東曹掾,大將軍府往來有各州軍事奏疏,其中想必也定有涼州的,我想問問先生,以董卓當年在涼州之所為,公覺的董卓是何等樣人?”

蒯越認真道:“董卓出身涼州,凶如虎,歹如狼,心狠手辣,全無恩義,睚眥必報……”

劉琦點點頭,又問道:“那先生覺得,董卓目下在雒陽乃至各州軍的士人心中,地位若何?”

蒯越不屑的一撇嘴:“董卓目下在世人心中已是聲名狼藉,還談什麼低地位?他這輩子在士人心中都翻不了身……”

說到這,蒯越一下子頓住了。

他似乎想到了事情的重點。

按道理來說,以蒯越的智謀,不可能不會想到關鍵,隻不過他今日的心思全都放在如何替蔡蒯兩族中人索要官爵……

當局者迷,因而反應慢了半拍。

但是,待冷靜下來之後,他還是很快的琢磨到了事情的重點。

少時,卻見蒯越苦笑言道:“董卓此人,已不容於天下,亦不容於士人,他做什麼,或是不做什麼,其實並無所謂……”

劉琦杵著下顎,道:“其實這事我先前也忽略了,直到袁術為我們打開了南陽的通路,二袁分裂後,我才猛然驚覺,我們這個聯盟對於董卓而言,其實已經冇有了威懾,他可以隨時放手攻殺我軍了。”

董卓的所作所為已經為天下士族所不容,那護君聯盟占不占據大義,對董卓而言並無所謂。

對董卓而言,他忌憚荊益聯盟的原因和二袁不同,他不是怕聯盟占據大義,而是怕宗親聯盟會和關東諸郡守一起合兵對付他。

但現在,二袁因為擁立劉虞為帝和立劉寵為儲的事情已經分裂了。

分裂即代表內訌,如此,二袁短時間內怕是不會再向董卓發動軍事行動了。

而冇有了二袁的軍事鉗製,董卓這匹西涼餓狼,很有可能會乘著這個節骨眼,對荊益聯軍動手。

他怕宗親聯盟和二袁聯手,但是如今,二袁已經撤出了戰場,那董卓自然不懼荊益聯軍。

以他的個性,絕對會出兵攻擊,不會有絲毫手軟。

這跟劉琦惹不惹惱董卓,並冇有直接關係。

惹也得捱打,不惹也一樣捱打。

蒯越長歎口氣,道:“越一時為爵俸所矇蔽,險些誤了大事。”

蔡勳在一旁聽的雲裡霧裡。

他低聲問道:“異度先生,這當中究竟有何玄機?”

但蒯越根本就冇有搭理蔡勳。

他隻是注視著劉琦……

“公子向朝廷提出將東京和西京都作為天子安居之所,不是怕董卓儘遷雒陽資產民眾,公子真實的用意……是想將關東諸牧守的目光再重新吸引到……董卓這邊來?”

劉琦點點頭:“袁術忙著去擁戴劉寵為儲,袁紹因劉虞之事馬失前蹄,目下正在韜光養晦,他們都不在關注董卓,那董卓自然就會盯上我們,我上奏疏,請天子遷西京長安,同時保雒陽為東京,可做隨時回遷之用,說白了,是為了激起雒陽士人的戀鄉之情……”,

蒯越點頭道:“不錯,雒陽乃龍興之地,很多望族士人,自光武時起,便遷居於此,這當中牽扯了各州郡多少望族的利益,多少產業的週轉,若要強硬遷走,會令多少家族傷筋動骨,那牽動的,可不僅僅是司隸之人……河北,兗州,南陽多少望族的產業皆在雒陽,實為斷骨連筋也。”

劉琦道:“長安其實早就算是我大漢之西都,兩都並立多年,但長安卻並非天子長居之地,我此番著重點題東西兩京,真意是為了給那些士族一個藉口,讓他們能夠奮起反抗,四處聯絡,與董卓抗爭,不離雒陽……”

蒯越緩緩地接過話頭道:“若是能把事情鬨大,便會事關天下的諸多門閥,而身為天下門閥袁氏兄弟,他們便不能不管,皆是聯軍鋒芒又會重新指向董卓,屆時董卓唯恐宗親聯軍倒向二袁,則便不會繼續對我們動手……他又得重新施以拉攏了?”

劉琦點頭道:“差不多是這個意思,若是換成平時,董卓遷都對二袁或許不算是什麼大事,袁紹和袁術一定不會管董卓,放任其遷都……但眼下袁術因為擁立劉寵之事,聲威蓋過了袁紹,令其顏麵掃地……袁紹現在殫精竭慮,做夢都想要個機會,在門閥士族中重新振作,這立京之事是個機會,我想把這個機會送給袁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