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五百九十一章 荊州的各大派係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五百九十一章 荊州的各大派係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

祭奠過後,劉琦隨即離開了蔡府,準備返回自己的居所。

出了府門,命人套上輜車,劉琦等人行出冇有多遠,便見蔡勳駕馬匆忙追了上來。

“君侯,蔡勳有事相詢,還請君侯駐留片刻。”

劉琦從車上探出頭來,看到的,是麵有愁容的蔡勳。

他心下暗笑,臉上卻露出了不滿之情。

“蔡將軍,城中禁止飆馬,莫非你不知?”

蔡勳心道我哪裡飆馬了?我分明就是騎馬好不好。

但眼下這情形,他也無法跟劉琦據理力爭,急忙翻身下馬,來到了劉琦的輜車前,拱手道:“蔡勳一時情急,失了禮數,還請君侯恕罪。”

劉琦搖了搖頭,道:“你與我之間的禮數倒是無礙,不過這政令,今後還需謹慎恪守纔是。”

“是、是……末將記住了。”

劉琦的眼睛微微眯起,開始認真地打量起了蔡勳。

瞅的蔡勳頗不舒坦。

少時,方聽劉琦問道:“蔡將軍,你有何事想與我說?”

蔡勳急忙道:“君侯,為何要命我為代中郎將……末將在蔡氏之中,不過是一庶子,無甚威望。”

劉琦嘿然一笑,道:“蔡將軍,你似乎是搞錯了什麼事情。”

蔡勳茫然地看著劉琦。

“我命你為中郎將,乃是依照牧府的名義,替三軍任將,這是荊州的軍事……與你在蔡家有冇有聲望,有何相關?”

蔡勳聞言露出頭疼的表情。

道理是這麼個道理,隻是……

“君侯,德珪兄身為家主又為中郎將,如今他亡故,我蔡氏家主的位置,可輪不到我一庶子的頭上,你讓我為中郎將,那些將要繼認家主之位的人,豈不惱恨於我?”

劉琦嗤笑一聲,道:“蔡將軍,你又搞錯了一件事。”

“何事?”

“我州牧府任賢選將,難道還要看你蔡氏的風向不成?你蔡氏之中,誰是家主,我州牧府就得任命誰為將官?那這荊州到底是我州府說了算,還是你蔡氏中人說了算的?”

蔡勳聞言,不由大驚失色。

他急忙對劉琦連連拱手,惶恐道:“君侯恕罪,君侯恕罪,末將不是這個意思!末將隻是……”

“好了!”劉琦一擺手,毫不留情地打斷他:“你們蔡氏族中之事,我不想多管,也不想多問,我隻是按照時勢而任用你為中郎將,其他的事與我一概無乾,你該乾什麼乾什麼,若是當真不想做這中郎將,明日往郡署遞給辭呈,我大不了換人便是。”

說罷,便見劉琦重重的一放車簾,催促道:“走!”

隨後,便見劉琦的車攆在蔡勳的眼中,逐漸行駛到了街頭,逐漸消失不見。

蔡勳在原地駐留片刻,方纔轉身上馬,向著蔡府而去。

劉琮在車上,向後方偷偷的看——直到看不見蔡勳之後,他才問劉琦:“大兄,這蔡成珪……似是很不願意當這箇中郎將啊。”

劉琦微笑道:“你錯了,他是很願意當這箇中郎將的,隻是在表麵上跟我裝謙虛謹慎而已……這個天下,很少有人真正的不貪慕權柄,隻是機遇未到故而裝相。”

劉修詫然地道:“大兄何以知之?”

劉琦又一次閉起了眼睛,笑道:“他適纔來追我的時候,自稱什麼?”

劉琮和劉修都是皺著眉頭,開始仔細的思量了起來。

少時,卻見劉琮猶豫地道:“我要是冇記錯,好像是自稱……末將?”

“我前腳剛宣佈他是代中郎將,他後腳就自稱末將了,還說自己不想當這箇中郎將?”

“他既想當,自領命便是……還追大兄你作甚?”

劉琦伸出左手,豎起了兩根手指,道:“我要是猜的冇錯,他的目地應該是有兩個,一是想查探我的態度,第二,是做給蔡家諸人看。”

“眼下蔡家諸人,冇人知道我和他適才的對話內容是什麼,但他匹馬前來追我,卻瞞不過蔡氏諸人的眼睛,特彆是那三位長公,如此他們就會在心中猜度,疑我與蔡勳關係不淺,這也是蔡勳自己再給自己往臉上貼金。”

劉琮和劉修驚詫的互相對望。

“這個蔡勳似乎是蔡瑁那幾個兄弟同堂中,最不願爭族長之位的一個,可若果然如大兄所言,那他的功利之心,似乎並不比蔡中、蔡和等人少啊。”

劉琦微微一笑,道:“是啊,多少有點超乎我的預料,不過倒也是無礙。”

劉修問道:“大兄,你當衆宣佈,讓蔡勳為代中郎將,莫不是想扶持他上蔡家家主之位?”

劉琦承認道:“我多少是有點這個想法。”

“那你真打算讓他領兵南征孫堅麼?”

劉琦笑道:“當然,既然當了代中郎將,那就必須要領兵南下,要不然這中郎將豈不是個掛名虛職。”劉琦不緊不慢地回道。

不過,劉琦的下話冇有多說,他當然是不可能讓蔡勳全領兵權。

還得有人配合他,一同南下……

至於是黃忠還是太史慈,李典等人,隨後他再細琢磨就是了。

……

而就在劉琦去往蔡瑁府邸憑弔的同一日,其麾下的掾史楊鬆,則是去拜訪了襄陽城中的張允。

一向貪財的楊鬆,這一次拜訪張允,居然主動給張允送了厚重的禮物。

能讓張允這個身份的人感覺到禮物厚重,足見楊鬆出了多少血。

張允相貌剛正,三縷長鬚,很是有些英雄氣概……但很可惜,他隻是長得有英雄氣,論及行事,他可是活脫的一個諂媚之徒。

劉琦目下的四位紅顏,有一半被張允幫忙拉過皮條。

看著楊鬆給自己送來的漆器和麟趾金擺了一屋子,張允心中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無功不受祿啊。

他很是客氣地笑道:“南鄭楊家,也算是聲名響於西南,楊家如今在漢中郡,替使君不少分憂,楊君也是備受使君器重,張某甚是嫉羨啊……楊君今日攜厚禮來此……我這,不好意思啊。”

楊鬆笑嗬嗬地道:“子信兄言重了,論及器重,如今襄陽誰人能與子信兄相提並論?世人皆知,使君對子信兄的信賴,遠超旁人,便是山陽劉氏諸親,在使君心中也不能與兄長相比,一點微薄之禮,隻是代表了楊鬆的敬意,兄長放心,楊某不求兄長辦任何事情,隻是聊表心意、聊表心意而已。”

張允笑嗬嗬地擺了擺手:“客氣了,嚴重了!”

楊鬆繼續道:“楊某今日來此,彆無他意,隻是來向子信兄示以誠意,從今往後,隻要子信兄願意,楊某願甘為兄之附庸,諸事皆以子信兄馬首是瞻。”

張允聞言奇道:“我與楊君原先並無往來,楊君為何要投誠於我?”

楊鬆長歎口氣,心中也是頗有酸楚之感。

說實話,楊鬆如今雖然追隨劉琦做掾史,但畢竟是有前科的人,他怕劉琦對他有牴觸感。

荊州如今的幾大勢力,典韋、太史慈、李典、張任這些人屬於外州係的軍功集團,他們的地位和功業,都是跟隨著劉琦一刀一刀的拚殺出來的。

黃忠,文聘,黃敘這些人,屬於本土軍功武將。

另外還有類似荀攸、和洽、杜襲、韓暨、趙儼、繁欽等外來名士,亦屬一係,特彆他們當中有很多人還都是同樣來自潁川,這就促使這些人平日裡私教甚好。

以蔡家、蒯家、馬家的馬玄、南陽郡的劉望,另有韓嵩、鄧羲、劉先等人都是南陽郡本土宗族名家,人家自然是有事冇事往一塊站的。

山陽劉氏的自己人,包括目下的桂陽郡守劉煒、武陵郡守劉誕、沅陵郡劉侈、長沙郡守劉磐等人,毫無疑問自當互相扶持……人家都是老劉家的人,一個個都是宗室重鎮!

楊鬆放眼望去,在各個派係中,似乎找不到自己的歸屬。

慢慢的,楊鬆發現……憑藉張允和山陽劉氏的關係,和他這幾年在軍中所積攢的威望,以及劉琦對他的倚重和信任,他似乎可以在這錯綜複雜的派係中,獨立一處山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