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五百七十八章 喜訊與噩耗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五百七十八章 喜訊與噩耗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

毛玠走了,一心的不甘,帶著滿滿的羞惱之意走的。

但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也怪他時運不濟,偏偏碰上了劉琦這個行事不走尋常路的人。

再加上夏侯惇執意不肯配合自己,眼下之事已非毛玠一人所能為之了。

他隻能是轉回營寨,去見曹操。

毛玠走後,劉琦便安排人將夏侯惇帶回營寨,並叮囑手下的人,一定要日夜不停地輪流看住夏侯惇,以免他因為適才的情況而做出什麼輕生的事情。

這年代,許多人重視聲名遠勝於重視性命,而有“剛烈”之稱的夏侯惇很顯然就是這種人。

當然了,若說是夏侯惇一定就會自儘,未免有些言之過早,因為事情終歸是還冇有定論,但先預防萬一,還是對的。

毛玠走後,劉琦就開始了緊鑼密鼓的整理工作,前番與曹操的一場大戰之後,戰場雖然是打掃完畢了,但營寨的建設,還有營盤中防禦工勢的重新佈置,都需要劉琦和諸位軍尉,通過這一次的戰役所積累的經驗,重新對營盤做出規劃,用以對抗曹操軍。

如果能夠戰退曹操,那六路兵馬同伐荊州的局麵就基本等同於土崩瓦解,那荊州就可以轉危為安了。

荊州的營盤內,劉琦和太史慈並肩而行,往來巡查著營盤修建的情況。

“子義,這半年時間,你在襄陽軍中也是受委屈了。”

太史慈不解地看向劉琦,道:“使君如何這般言語?太史慈蒙使君提攜,得以入荊州軍中一展才華,如今更是已經得拜軍尉,慈能有今日,全賴使君福廕,何來受委屈一說?”

劉琦歎息道:“但是,在你頭上的人,能力不及你,時時刻刻還壓製著你,牽製著你,讓你精力交瘁,男兒大丈夫,這麼活著不舒坦呀。”

太史慈是聰明人,隻是一瞬間就明白了劉琦話中的涵義。

太史慈左右四下看看附近,見軍士們都在遠處搭建帳篷,修築防禦工勢,並無人在二人近前,遂低聲道:“使君口中所言者,是蔡中郎將吧?”

劉琦很是隨意地笑了笑,既冇有否認,也冇有承認。

有些事情,彼此心照不宣就是了。

“子義啊,說實話,有時候,我確實心累,自打我替父親南下來荊州的第一日起,就一直在跟荊州的這些宗族鬥法鬥招,有時候真是鬥的精疲力儘,就拿蔡瑁來說,我和他這些年,先鬥法,又和好……分分合合,我們一會是政治對手,一會又是姐丈和妻弟的關係……他這個人有些本事,但卻又因為狂傲,時不時的總要犯些錯讓我收拾……但礙於蔡家的情麵,卻又不好不用他。”

太史慈言道:“蓋因蔡瑁得勢太早,使君和劉荊州初起事時候,蔡瑁便已是南郡首屈一指的人物,想讓他沉澱安穩下來,怕是極難的。”

劉琦心中暗道,太史慈果然是能聽懂自己話的人,這份揣測人心理的功夫,絕非一般人所能及。

想到這裡,劉琦轉頭看向太史慈道:“與這樣的人在襄陽同僚,想來你也很是辛苦吧。”

太史慈嗤笑一聲,冇有說話。

但那笑聲中,飽含著旁人所不能夠揣摩的涵義。

劉表當初調太史慈去襄陽,是為了用他代替文聘替自己掌軍,鉗製蔡瑁。

但事實上,劉表的意圖蔡瑁和蒯氏中人又如何能夠不清楚?

太史慈這半年來在襄陽軍中雖然也算是平步青雲,深得劉表信賴,但這當中的難處和苦楚,怕是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夠知曉的了。

“荊州一地宗族,尚且讓我這般頭疼,你說……我日後若是有幸能夠再占一州之地,這兩州的豪強宗族,又當如何治理……唉,想想就頭疼。”劉琦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無奈地歎息。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劉琦的話在一瞬間就讓太史慈心中一醒。

再占一州?

使君心中已經是有了這般打算麼?

隻是若要再占一州之地,他又要占據何處呢?

似乎是注意到了太史慈的表情,劉琦微笑著對他解釋道:“荊州之地,雖然富庶,又是兵家用武之地,不過位於天下正中,可用足展足但難以作為根本。”

說罷,便見劉琦停下了腳步,從腰間拔出佩劍,在地上來回畫圈。

“西麵是巴蜀,南麵是交州,正北是司隸,東北是豫州,東麵是九江和廬江,東南又是揚州的豫章郡……說句實話,四麵八方,都是旁人。”

說到這,劉琦轉頭看向太史慈:“眼下四鄰尚無強敵,然若給他們數年時間,讓他們發展起來,荊州再想展足,就難了……所以,一定要先在戰略上,打開一角。”

太史慈拱手道:“使君思慮周全,令人佩服。”

“隻是若要往外展足,若是再碰上像是蔡家這樣難啃的骨頭,我的精力會被用儘的。”劉琦無奈地搖頭苦笑道。

太史慈認真地思慮了一會,道:“這一點,末吏覺得使君大可不必多慮。”

“哦,為何?”

太史慈認真地道:“南郡和江夏的宗族,對使君的影響與其他地域的宗族影響不同,畢竟當初使君和劉荊州來襄陽時,手中一無兵二無將三無親信,勢必要依賴本土宗族,捆綁他們,故而才使得這些宗族中人坐大,但是如今的使君,手提十萬精兵,手下智謀之士和戰將如雲,已非當日形單影隻,這天下的諸州諸郡,都不會再出現一家能夠對使君加以鉗製的宗族,這一點請使君大可安心,無需多費心神。”

劉琦認真地思慮了一會,笑了。

當局者迷,有時候,自己也需要旁人替自己開解一下。

和太史慈詳談許久,劉琦的心中敞亮了不少,遂與他繼續巡查營寨。

就在這個時候,許鄲快步而來,將一份簡牘遞給劉琦,道:“使君,從東麵送來的密函。”

“東麵?”劉琦略一挑眉,接著恍然而悟。

是法正。

將那捲簡牘展開看,一邊看,劉琦的嘴角一邊露出了笑容。

“大事定矣!”

待全部看完之後,劉琦便將簡牘慢慢合起,滿麵自信地對太史慈說了一句。

太史慈不知東邊之事,問道:“使君所言者為何?”

劉琦慢慢地為太史慈解釋道:“前番擊敗了袁術一陣之後,我讓徐福東向廬江,暗中策反廬江陸康下轄舊部,再往徐州,請陶謙移兵下邳演武,用以做疑攻笮融之勢。”

太史慈略微沉吟之後,道:“使君是想引袁術回兵?”

“若此二事皆成,袁術自然是不敢不回軍的。”

這話說的真切,後方出了亂子,換成誰也不會不重視。

太史慈還是有些疑惑:“徐福此人是誰,末吏不甚清楚……隻是他能說動陶謙,末吏倒是能夠理解,畢竟陶謙長子現在徐州,但廬江陸康舊部,怕是冇那麼容易說服的吧?”

劉琦笑道:“徐福冇有能力在廬江掀起風浪,但有一人,足可擔當此任……我同宗之人劉曄,現在廬江,且此人聲名頗響亮。”

太史慈拱手道:“使君妙算。”

“法真來信說,待廬江事畢,劉曄會和徐福一同來荊州,劉子揚乃我同宗,見識廣遠,又聲名響於江南,又他相助,我便如虎添翼。”

太史慈又道:“更可喜的是,此番袁術必然要退軍了。”

“不錯。”

“末吏認為,眼下當火速將廬江的訊息,廣佈於境內,不論事情是否能成,都要讓曹操知道這個訊息,如今六路大軍,已退三路,士燮又豈會真與我軍相拚?單憑曹操和孫堅,就算能夠吃下荊州,也必元氣大傷,他們根本不可能和我荊州硬拚,這正是一個降敵軍士氣的良機。”

“這個方法,甚好!”劉琦笑道。

就在這個時候,卻見許沂也匆匆忙忙的來到了劉琦麵前,將一卷簡牘遞給他,並道:“使君,襄陽急報!”

“襄陽?”

劉琦接過簡牘,心中不由‘咯噔’一跳。

那簡牘的封繩子上麵,掛著三縷紅線。

那是他們山陽劉氏特有的傳書之法……非十萬火急之事不掛三紅。

劉琦心中忐忑,在這個關鍵時刻,劉表該不是又要給自己添亂吧?

他皺著眉打開了簡牘,隻是看了前兩行,就感覺腦海中有些天旋地轉。

信是劉琮和劉修聯名寫給他的。

後麵的內容他還冇看,但前麵的內容,已經足矣打亂他的心神……

是劉表病危!手機訪問的帥哥美女讀者,先註冊個會員好嗎,註冊會員能更好的體驗小說。

此章節正在努力更新ing,請稍後重新整理訪問

最新章節遇到防盜章節,書友正在緊急修複,請稍後重新整理訪問

/wenxue/78863/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