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五百六十三章 劉焉死了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五百六十三章 劉焉死了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

眼見劉焉吐血栽倒,在場一眾人不由大為吃驚。

“使君!”

以劉璝,鄧賢,泠苞等為首的益州戰將紛紛上前,他們扶住了劉焉,又是撫胸又是順氣的,並高聲呼喚他。

但效果都不甚佳,劉焉依舊是不住的咳嗽著,而且一邊咳,嘴中流出的鮮血更多了……也不知道他這是多大的氣性,竟然能給自己弄成這個樣子。

劉璝拚命的呼喚劉焉,但劉焉隻是不回答,躺在那裡陷入了瀕死狀態。

“醫官!醫官何在?!快快將醫官喚來!”劉璝轉頭拚命呼喊道,然後他一抬手,指著王肅道:“將這賊子拿下!”

左右有益州軍侍衛上前,直接將王肅摁住,迫使他跪倒在了地上。

王肅見狀大驚失色,高呼道:“冤枉!冤枉啊!”

劉璝懶得搭理王肅,他一揮手,命益州軍士將王肅拉了下去,然後轉身喝斥道:“速速將隨使者一同來江關的那些荊州軍士一同拿下,下獄審問!”

“諾!”

但很可惜,現在再去抓那些荊武卒已經是晚了。

那些荊武卒早有準備,他們本來就冇有在白帝城內,而是在城外紮營。

王肅受劉焉之邀入白帝城問話請宴的第一時間,他們就悄悄的在江邊準備船隻,然後乘著關內士卒不備,順流直下,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白帝城的地界。

隻是將王肅一個人可憐巴巴的扔在了白帝城,供益州軍士撒氣泄憤。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王肅被益州軍五馬分屍,隻怕都算是輕的了。

至於徐福寫給劉焉的那封信,箇中的內容倒是冇什麼新穎,隻不過就是稍嫌言辭犀利了一些。

徐福在縑帛中對劉焉一生的所作所為做出了評價。

是那種非常嚴厲的評價!

比如,徐福在信中說了劉焉身為名士祝恬之徒,但在宦官與士大夫之間的對決中,卻采取自保的手段,退讓避禍,跑到雒陽京師二百裡外隱居七年,比那些無種的宦官還要無種,後來又藉著胡廣的路子,躲開第二次黨錮,在士大夫與宦官激戰最激烈的時候,選擇了妥協避禍,不配稱之為士人。

徐福還說了劉焉狼子野心,聽信董扶的讖緯,看益州有天子氣,想躲在這裡圖謀不軌,不配為漢室宗親。

到了益州後,又濫用東州之士,拉攏青羌,誅殺益州本土人士王鹹,李權等人,又逼走了賈龍,不配為人主。

總之,徐福是吹毛求疵,一番抨擊之言中有真實的,也有他個人評價過甚的……但不論是真是假,他是將劉焉埋汰的一文不值。

劉焉目下,本來就是重病在身,命不久矣,如今看了徐福的信,一動氣之下,當場吐血,直是出氣多入氣少了。

醫官來對劉焉進行診治之後,隻是大搖其頭。

見到這種情況,劉璝等諸將大驚失色,急忙派人前往綿竹,火速請劉璋趕來白帝城。

劉璋得到了訊息之後,不敢怠慢,即刻啟程,星夜趕往白帝城。

到了白帝城的時候,劉焉已是快不行了。

他硬提著一口氣,隻等著劉璋來見自己。

當下,劉焉將益州一種臣子招呼到自己身邊……托孤。

他此時口不能言,隻能是用手指點著劉璋的額頭,然後又點了點自己的胸口。

劉璝等諸將淚流滿麵,當場便跪倒在地。

“使君!您放心!我等一定會好生輔佐公子,讓他承繼您的基業,這益州的大好山川,我等絕不讓其落入外人之手。”

劉焉聽到這,表情方纔略有舒緩。

他看向劉璋……

卻見劉璋哭泣道:“父親放心,孩兒與劉表劉琦勢不兩立,無論如何也要滅其全族,為您報仇!”

劉焉咧了咧嘴,也不知道是哭還是笑。

然後,便見他突然間雙眸圓睜,瞅著天蓬,開始拚命地大吼大叫。

“哇哇哇!”

眾人嚇了一跳,不知道垂死之際的劉焉,為何會有這般表現。

“啊!啊!……路、路!路!”

劉焉胸口的起伏越來越大,口齒不清,根本聽不清楚他在喊些什麼。

劉璝疑惑不解地看向劉璋,卻見劉璋的臉色發黑,雙眸瞪的渾圓,牙齒磨的咯吱作響。

“啊啊啊!路路路!”

劉璝不解地道:“使君,您這是想要什麼啊?什麼路啊?這哪裡有什麼路啊?”

泠苞疑惑地道:“莫不是想說……黃泉路吧?”

劉璝轉頭狠狠瞪了他一眼。

卻聽劉璋突然道:“父親,不要再想她了!那個賤人不會回來了!那賤人和她的兒子早就投靠了山陽劉氏,她的天師教如今不止是興旺於漢中,還傳道於荊楚,他兒子張衛也當了兩千石的郡守,她早就忘記了父親的恩德,那個賤人,她不配讓您惦記,孩兒日後捉住她,一定要剝了她的皮!”

劉焉聽了這話,眼淚頓時橫流,喊聲也越來越悲切:

“不!不!不!哇哇哇!”

那聲音中充滿了不甘,痛苦與深深的懊悔。

但有些聰明人,也能從其中聽出幾許思念之情。

少時,劉焉的喊叫聲越來越小,他因為呼吸急促而起伏嚴重的胸脯,最終也乾癟了下去,他的瞳孔也逐漸發散……呼吸停止,肌肉僵硬。

劉焉,死了。

……

益州的情況,一直有最精銳的斥候在關注著,劉焉去世的訊息也被第一時間送到了劉琦手中。

“又一名漢室宗親,去了。”劉琦感慨著搖頭歎息:“我們本該是同盟,但最終卻成了宿敵,雖然不曾跟你見過麵,但你的樣子,我在腦海中卻不止一次的想象過,雖然我們兩家的血脈隔了十萬八千裡,但畢竟祖上都是魯恭王之後,你也算是我的祖爺輩……若不是你野心太大,咱們之間又何至如此呢?”

頓了頓,劉琦又苦笑道:“但若不是你野心太大,又如何能稱雄於西南呢?唉,罷了,罷了,人都死了。”

放下了手中的簡牘,劉琦閉著眼睛,低頭默哀。

“一路走好吧。”

隨後,便見他抬起了頭,再次恢複了往昔的自信表情。

“來人啊。”

少時,便見一名荊武卒從帳外走了進來,衝劉琦拱手行禮。

“君侯!”

“派人帶著我的手書,火速去襄陽,提劉範來此見我。”

“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