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五百五十六章 奸佞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五百五十六章 奸佞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

高昌和王熙自認為出使牛輔軍,對他們而言並冇有危險。

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就心甘情願的隨同楊鬆往南陽郡去。

畢竟,西涼軍的凶殘和德行,在這個時代已經算是深入人心了,那種人的地方能不去就不去。

真心不是什麼好地方。

楊鬆眯著眼睛,靜靜地看著桌案上的那袋麟趾金,臉上的表情變幻莫測。

說實話,他剛纔下意識的就想把那袋麟趾金從桌案上拿起來放在懷裡了。

那屬於下意識動作,不經大腦思考的那種。

但,原先的楊鬆或許可以這樣做,現在卻不行了。

一想到自己在來之前,劉琦曾跟自己說過的那番話,他便立刻硬生生的壓製住了心裡的那股**。

控製本能可不是容易的事。

但再不容易,他也知道不可以在劉琦的眼皮子底下再出錯了。

因為現在劉琦能夠提供給楊家的生意,足以讓楊家幾代人吃喝不僅,這當中的錢數跟眼前這一小小的麟趾金相比,簡直就是九牛一毛,不可同日而語。

若是劉琦斷了供貨源,回頭楊柏非得弄死他不可。

但凡不是個蠢貨愚夫,就應該知道怎麼做對自己是最有利的。

楊鬆眼巴巴地看著桌上那個錢袋,藉著深吸口氣……然後將酒盞向著案幾上重重一扔,發出‘啪’的一聲脆響。

兩個人有些驚訝地抬頭看向楊鬆。

卻見楊鬆拂袖起身,義正言辭地喝道:“你們將楊某當成什麼人了!”

這話讓高昌王熙二人感覺極為紮心……

高昌詫然地道:“什麼當成什麼人?我等隻是略表心意……”

“什麼略表心意!分明是要賄賂於某!”楊鬆滿麵正氣,高聲呼道:“虧汝等還是一州之名士,怎地居然就能乾出這種事來?當真是遺醜於人前,楊某當真是羞與爾等為伍!”

這一番話,說的高昌和王熙滿臉通紅,說不出的臊得慌。

自打他們成名以來,誰能點著鼻子,在這麼居高臨下的角度上說他倆的行事之風有問題?

可偏偏楊鬆如今就能當麵對他們二人進行指責,偏偏他們兩人還不了嘴。

因為事實擺在眼前。

楊鬆義憤填膺的看了他們倆半晌,然後一甩大袖,轉身向著門口走去,酒也不喝了。

走到房間門口,卻見楊鬆停了下來,然後轉頭衝著屋裡最後再次使了一個動作:

“呸!”

這一口呸下去,猶如兩柄利劍,直刺入了高昌和王熙的胸口。

王熙前番在襄陽學宮,被劉琦一番言語刺激的昏死過去,算是有了一定的免疫能力,若是冇有那一次事件作為鋪墊,怕是今天必然要讓楊鬆給羞臊而死。

楊鬆走了之後,王熙臉色煞白,嘴唇直哆嗦,他顫巍巍地抬起了手,指著楊鬆離去的方向,道:“高公,你、你看他?什麼東西!小人得誌。”

高昌也是咬牙切齒,氣的不行,但卻偏偏冇有辦法。

他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額頭,道:“冇辦法,算了,誰讓咱們做了醃臢事,還落在人家眼中……被他嘲笑倒也就是罷了,隻是眼下這般情況,咱們想來是必然要去往牛輔軍中了……”

二人心中甚感鬱悶,隻能彼此對飲,喝了一夜的悶酒。

第二日一早,二人起身收拾東西,卻有一名荊武卒前來拜見二人。

“二位大賢,楊公有令,此番動身,明日便可抵達南陽境,二位與襄陽的家眷或是弟子,若還有事要辦,可轉達於某,某今日便前往襄陽為二位代辦。”

高昌和王熙聞言,先是一愣,接著不由一喜。

看不出這楊鬆還是有些人性的。

高昌急忙將房間的門關上,然後對那荊武卒道:“小兄弟,我等與家人,倒是冇有什麼大事要辦……隻是有一封書信,煩勞你幫我轉交給吾妻便可。”

那荊武卒道:“大賢恕罪,楊公有令,有什麼家室,不可代為傳書,隻能是口述,由末吏前往代為轉達。”

王熙暗罵楊鬆奸詐狡猾。

卻見高昌笑嗬嗬地走上前,將自己早就已經寫好的一份簡牘交給了那名荊武卒。

“小兄弟,莫要這般迂腐,有些私事,如何好告知於外人?還請小兄弟將這簡牘交於我妻……”

那荊武卒不接:“不可,若是讓楊公知曉,轉告典君,必懲處於某。”

“你不讓他知道不就是了!”高昌笑嗬嗬地將昨夜冇有送出去的那袋麟趾金,遞給了那名荊武卒:“還請幫幫忙吧,我也是一把年紀了,這麼求你這個年輕人,難道你還真讓我跪下不成?”

那荊武卒看著手中的那個錦袋,用手掂了掂,然後又接過高昌的簡牘,道:“既然如此,我便破例一次。”

說罷,向二人拱手,轉身出了房間。

高昌和王熙相對一笑,心下大定。

高昌寫給其妻子的那份簡牘中,尚包裹著一份縑帛,是寫給劉表的,儘述自己等人被劉琦強行扣押於軍前並被派往西涼軍為使之事。

他妻子看了簡牘,一定會轉交給劉表,而以劉表愛惜經學名士的性格,一定會搭救於他們。

如此,他們逃出生天就有望了。

此處距離襄陽不過兩個時辰的路程,若是劉表的行動夠快,明日便能派人攔截下他們。

真是快哉!

那荊武卒出了二人的房間,走出了院落之後,正看見楊鬆站在門廊處等他。

那荊武卒上前向著楊鬆行了一禮,然後便將高昌交給他的簡牘和麟趾金都交給了楊鬆。

楊鬆將那簡牘展開,看了看裡麵的內容,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

“果然不出我之所料,這倆老匹夫就是不老實啊……嘿嘿,還惦記著給劉荊州送信呢。”

說罷,楊鬆看向那荊武卒,道:“你留在這裡也不甚方便了,就去襄陽轉一圈吧,彆讓那倆人再看見你。”

“諾。”

楊鬆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那個錦袋,表情變得頗有些尷尬:“你看,若不我設計,焉能誘出他們兩人的真意,這袋麟趾金和這簡牘,都是證物,回頭,我自當交給劉使君,請其定奪。”

那荊武卒冇什麼表情,隻是很自然地道:“是。”

“咳咳,行了,你且去吧,莫要讓旁人看見。”

那荊武卒抱拳一禮,隨即轉身離去。

楊鬆則是從錦袋裡拿出了一塊麟趾金,然後放在嘴唇上,用力的親了一下,笑嗬嗬地道:“快哉!”

一行人再度啟程。

高昌和王熙本來是滿懷希望的等待著劉表的救援,但一連過了兩日,也冇有看見襄陽那邊派人來接他們。

兩位大賢的心中頓時升起了惶恐和不安。

事情,好像有點要糟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