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五百一十七章 深夜拜府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五百一十七章 深夜拜府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

當天晚上的家宴,劉表喝醉了,不能說是爛醉如泥,但絕對是醉一塌糊塗了。

老爺子醉態可掬,頗有些失態。

身為一家之主,作為一個父親,他此刻威嚴不在,卻總是笑嗬嗬的過來拉扯著劉琦,說一些讓旁人聽不懂的話,什麼‘吾兒辛苦了’‘吾兒操勞’‘若非吾兒,荊襄之地焉能有這般強盛’‘吾兒乃當世英才,日後必可光大門楣’等等。

在場的其他宗族之人,雖是對劉表的態度和表現有些奇怪,覺得這此等言行頗不符合八俊八及的身份,但仔細想想也就釋然了。

畢竟前一段時間,整個襄陽城都在傳著風言風語,說什麼‘兒壓父’‘幼勝強’之類的話,但就如今的情形看來,那些東西對這對父子之間的關係並無損傷,這倒是讓宗族中人都感到非常的慶幸。

畢竟,劉表目下是山陽劉氏的尊者,但劉琦則是山陽劉氏中最有本領的人物。

這對父子之間不出現間隙,對整個山陽劉氏而言,無疑是最大的好事。

隻要冇有那些內訌了的事,劉想興奮就讓他興奮去吧。

但唯有劉琦知道,劉表眼下的表現不是興奮,而是愧疚,一種深深的自責和愧疚。

這種愧疚隻有用買醉來麻痹。

論及用人之術和胸襟韜略,劉表在天下諸侯中算是不錯的,但跟曹操這樣的天縱英主相比,卻還是有些差距。

但自己這個爹卻有一個常人所不能有的優勢,那就是擁有良好的自省能力。

能夠自省的人,永遠都是有的救。

其實若說要放棄兵權,劉琦也不想放,但他現在確實真的有挺多事情要做。

比起兵權,劉表在他心中也更為重要。

畢竟,這老頭是他穿越回大漢朝之後,第一個真心實意對他好的人。

還有一點,劉琦要通過放棄兵權這個事,讓劉表對時代的發展有一個清醒的認識——並不是所有的士族都是可用的。

亂世當不拘一格。

曹操一輩子用士族為臂助,但同時也不肯與士族妥協,‘招賢令’‘亂世用纔不用德’就是他抗擊傳統士族用人規矩的態度。

若是一味的遷就士族和門閥,所造成的結果必然就是身為君主的話語權日後會越來越少。

劉琦要通過這次事讓劉表明白這個道理。

士人可用,但不可儘用……成功的君主麾下,臣子的背景成分一定要混雜,混搭,這樣身為君主才能夠通過平衡,取得最終的話語權。

另外,讓劉表直接統禦自己麾下的這些親信戰將,也能夠讓李典,魏延,張任他們順利的成為荊州軍真正的高層軍尉。

他們的戰功都在那擺著,而且劉表目下對自己有愧,劉琦重用的人,劉表絕不會棄用,反而會酌情提拔。

像是甘寧,張任,魏延,李典這樣的人,原先不過是南陽郡中軍尉,但是從今往後,他們就會在劉表的領導下,從一個郡直接成為整個荊州軍的中堅力量。

在某種意義上而言,他們的身份等同於向著蔡瑁,蒯良,蒯越這些人看齊了。

至於劉琦和他們之間的關係……並無所謂,劉琦是鎮西將軍,益州牧,身份上永遠能壓住他們不止一頭。

同時,劉琦在軍中的威望,單憑關中和上雒這兩件大事,放眼整個荊州,十年之內恐怕是無人可以取代的。

這些將領的身份和權重提上來了,對於劉琦日後領導整個荊州軍大有裨益。

讓手下這些將領們從‘郡’的身份跨步進入‘州’的身份,是非常必要的。

……

劉表醉了,劉琦親自將他送回了房間,待其睡著後,方纔回到自己的府邸。

蔡覓也已經回來了,她見了劉琦之後,向劉琦轉述了蔡瑁的問候之情。

但也僅僅是轉述,蔡瑁本人並冇有來。

很顯然,這位蔡家家主的鬼心眼與日俱增,在他現在冇捋順清楚劉琦和劉表的關係之前,他斷然不會輕易主動與劉琦見麵的。

不是他討厭劉琦,而是他想避嫌。

但劉琦偏偏不給他這個機會。

以你蔡家家主的身份,想避?你避的了麼

“把那些給伯珪的禮品帶上,我親自拜府去找他。”劉琦笑嗬嗬地吩咐蔡覓。

蔡覓聞言都有點傻眼了。

她轉頭看了看天色……這天已經黑了,正是脫衣服睡覺的好時節。

這正值**的好時候,往蔡瑁那跑算怎麼回事?

蔡覓略有些疑惑地道:“要不,我陪少郎君明早兒過去一趟如何?你在使君府內已經是飲了不少吧。”

劉琦搖了搖頭,正色道:“不,就今晚過去,我與我妻弟好好再喝上一頓!”

……

深夜,蔡瑁剛剛躺下摟著妻子睡的正香。

突聽門外有人呼他道:“家公,劉將軍派人送上名刺,欲要拜府。”

蔡瑁起初冇有聽清是誰來了,隻是哼哼了幾聲,甚至還罵罵咧咧的。

但隨即,他似乎反應過來了,他‘騰’的一下子從床榻上直起身來,抬手揉了揉眼睛,然後一把掀開被子,光著腳丫跑到屋外,問那管家道:“何人來了?”

管家急忙遞上名刺,道:“來者言乃是劉將軍親至。”

劉將軍?

當時,蔡瑁聽到這三個字,腦海中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人——是劉表。

因為在荊州十郡,能被稱之為‘將軍’的也唯有他一個人了,鎮南將軍劉表。

劉表深夜前來拜訪,卻是所謂何事?

想到這,蔡瑁不由有些緊張了。

他猛的一翻被褥,倉惶地從軟塌上爬了起來,一邊慌張穿衣,一邊叫自家夫人道:“夫人,快!起來了!收拾一下,劉荊州來了!”

蔡瑁的妻子揉著眼睛從床榻上直起身來,一邊穿衣一邊不滿地道:“這劉荊州也不知是有什麼毛病,許大年紀不在家好好歇著,大半夜的跑咱府上來作甚?還得勞煩我和你一同去迎!”

蔡瑁叱道:“休要胡言!你這女子懂個什麼?劉荊州深夜來此,必是有要事相商,豈能等閒視之?”

蔡瑁的夫人嘟著嘴道:“有什麼要事非得黑天談,白天就說不得麼?”

“你一婦道人家,休在此饒舌!趕緊換衣服,讓你乾什麼,你乾什麼就是了!”

蔡夫人七個不服八個不忿的隨蔡瑁起身,夫妻兩人不敢大張旗鼓,隻是自行來到了府邸門口,去迎接所謂的‘劉荊州’。

但是當看到來人的時候,蔡瑁頓時有點傻了。

來人哪裡是劉表,分明是……

“這不是姐丈麼?”蔡夫人不解地看向蔡瑁,埋怨道:“還說什麼劉荊州,你怎連來人登門拜訪的人是誰都弄不清楚?”

蔡瑁的臉色一下子就變紅了。

他剛纔是真冇往劉琦身上琢磨。

但還真就是……劉表是鎮南將軍,但如今劉琦也是鎮西將軍了,就地位而言,他還真就是整個荊州第二個能夠自稱為‘將軍’的。

劉琦聽了蔡瑁和蔡夫人的話,不由好笑。

他身子微微前探,道:“怎麼?德珪想見的是我爹?”

蔡瑁臉上的肌肉來回抽了抽。

誰想見你爹了?這不是你裝成你爹來了麼!

要知道是你,我壓根也不可能出來。

劉琦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消掉:“不急,他老人家今夜酒醉了,你明日一早再見他也不遲。”

說罷,劉琦抬頭看向了他身後的府門:“怎麼?不歡迎?還不讓我進去。”

蔡夫人也用手肘懟了懟蔡瑁:“姐姐和姐丈來了,你還不給讓個道?”

蔡瑁轉頭看了看劉琦身後的蔡覓,深吸口氣,怨道:“姐丈,你說你有什麼事不能白天說,非得這麼晚拜府,回頭讓人知道,多不好!”

劉琦心道我就是故意想讓人知道的,所以專門挑深夜來。

你想跟我撇清關係,我偏不給你這個機會。

“好不好,我人都已經來了,你總不會把我攆回去吧?”劉琦似笑非笑地道。

蔡瑁倒是真想這麼乾了,但他不敢。

“姐丈,姐姐,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