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五百零六章 納任氏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五百零六章 納任氏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

荀攸以為讓劉琦娶了個醜女,著實是讓自家的使君虧大了,有些對不住劉琦。

但隻有劉琦心中明白,他娶的這個女人,百分之**十是不醜的。

而且說不定,還會是個美女,所以劉琦現在是一點心理壓力都冇有。

但這些話,劉琦可不能對荀攸說,他得在荀攸的心中留下一個‘英明神武’的偉岸形象。

畢竟,能找到一個讓外人看自己吃虧受苦,但實則自己還是白撿個漂亮女人的機會可不多了。

好不容易裝一次逼,得好好裝,裝出些效果來!

荀攸得令後,先行返回了南鄭,並安排荊州軍的探子,在南鄭軍中以及周邊諸縣散佈一些關於任氏的事蹟。

這種事對於荀攸等人來說,著實是手到擒來,因為這個時代的人,最擅長的就是這個,比後世人要擅長的多。

但凡是舉過孝廉的人,便都能明白這當中的貓膩。

漢朝的孝廉和郎官,基本都被世家門閥和經學士家壟斷,但因為“孝廉”兩個字的特殊涵義,所以被舉孝廉者,一般都會去走郡署的關係之前,將自己‘忠孝’的名望在地方吹到極致。

但這個時代的人都很忙,且訊息傳送較慢,要真是一件一件事做,不知道哪年才能把名氣做起了……故而大部分舉孝廉都選擇走了捷徑。

那些‘感人肺腑’的事蹟,實則都是士族門第或是世家大族利用手段和傳言將‘事蹟’誇張化的展現於世間的。

說的好聽點叫宣傳光榮事蹟,通俗點講就是找人替自己四處吹牛逼。

從古至今,睿智的當權者,都非常重視‘宣傳’‘喉舌’這些機構和部門培養與掌控……輿論這個東西,有的時候可能比手中的槍桿子還要重要。

劉琦從武都郡返回南鄭之後,先找了蔡琰,與她談了關於納任氏這件事。

……

涼亭之中,蔡琰為劉琦浸泡香茗,一邊倒茶,一邊聽他詳細道來。

待敘述完一遍之後,劉琦隔著茶台握住了蔡琰的手,道:“昭姬,此事你可莫要怪我。”

蔡琰被劉琦握住了手,想抽卻又抽不出來,臉色有些發紅,貝齒輕咬朱唇,道:“我怪你做什麼?”

劉琦言道:“未曾給你一個說法,卻還要去納旁人入門,讓你受委屈了。”

蔡琰低聲道:“你肯這麼對我說,那妾身就不覺得委屈,隻是你我之間的事,卻不可這般草率,翌日還需你親自見過嚴君,對他曉之以情纔是。”

劉琦淺淺笑道:“那是自然的,若是要納蔡大家進門,焉能不稟明蔡中郎?對了,那位盧夫人,你與她相處的如何?我看她最近倒是冇有騷擾於我。”

蔡琰聞言,不由掩嘴輕笑。

待笑夠了,她方道:“盧氏今後怕是不會出現掃你的興了,她攀上了我,自以為得計,想通過我來向你遞話,從而為天師教爭利,殊不知你也可通過我,在天師教身上謀些你所想要的東西……”

“彼此互惠麼,這倒是件好事。”劉琦認真笑道:“若是不用我出麵,而由你在當中往來周旋,倒也不錯,隻是我山陽劉氏與天師教之間的關係,從此就要辛苦昭姬你從中周旋了。”

蔡琰笑了笑,難得的撒嬌道:“既是知道我不容易,你今後還需對我好些纔是。”

劉琦認真地道:“那是自然的,誰讓你是我的賢內助。”

蔡琰站起身,來到了桌案的對麵坐在了劉琦的身邊,而劉琦則是順勢將他摟在懷裡。

蔡琰靠在劉琦的懷中,聞著他青衫上的味道,道:“對了,盧氏前天對我說,想讓我替她說說話,以郡署的名義,在南陽郡給天師教修葺觀宇,當然了,建觀的錢自然是她天師教出的。”

劉琦輕輕地一挑眉,笑道:“這是打算藉著官方的名義,將天師教往荊州發展了,這倒也並無不可,畢竟這是我當初答應盧氏的……隻是昭姬,你回頭要替我跟她說明……讓我以郡署的名義替他立觀不難,隻是他天師教若是要在荊州傳教,需要答應我的條件。”

蔡琰抬頭看著劉琦,道:“什麼條件?”

劉琦一邊想一邊道:“天師教的教中,眼下施行祭酒製,以係師為首,治頭大祭酒、奸令祭酒為輔……我可以用郡署的名義讓天師教在荊州行教,但她需為我準備七個位置,其中治頭大祭酒三個位置,奸令祭酒四個位置,全部由我決定人選。”

蔡琰冇有想到劉琦會提出這個要求,奇道:“你是想讓手下的人進入天師教?盧氏和張魯恐未必會答應。”

“不,他們一定會答應的。”劉琦微笑道:“天師教與官署不同,不是以律法束人,而是以教義收教眾之心,在他們看來,無論我在天師教設立多少職位,都不會影響他們用教義,對於教眾的掌控,所以他們一定會答應的。”

對於劉琦而言,他並不想控製天師教的教眾,說白了他也控製不過來,但他需要派人進入天師教的高層,對天師教進行監管,確保他們能夠宣傳的都是正能量的資訊。

畢竟,劉琦現在代表的就是荊州的地方政府,對於天師教這樣的團體,他既要做到足夠的尊重,同時也有有一定的把控能力。

蔡琰在這方麵冇有什麼經驗,也理解不到劉琦的層麵上,但他還是輕輕額首,表示願意協助劉琦盧氏轉述。

蔡琰望著劉琦俊秀的臉龐,突然心血來潮,道:

“伯瑜,我為你彈曲一首吧,想聽麼?”

劉琦輕輕地撫摸著她的臉頰:“能聽昭姬彈奏一曲,實乃人間至樂之事。”

當下,便見蔡琰站起身,走到涼亭外放置古琴得到小案之上。

那上麵放置著蔡邕所創的名琴焦尾。

雖直白無華,但卻有美音,因當初裁製此琴的桐木曾被火燒,製成琴後其猶焦,故稱之為焦尾。

蔡琰一邊輕談,一邊低低吟唱:

“有一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鳳飛翱翔兮,四海求凰……”

彈曲之時,卻有劉琦麾下的侍從引著任姝來到了他的麵前。

蔡琰一曲彈罷,遂收了手袖,微笑著向著任姝點頭示意。

任姝小心翼翼地看了蔡琰麵前桌案上的焦尾,然後頗為羨慕地道:“蔡大家的音色真好,這焦尾琴也著實不負盛名,適才一曲《鳳求凰》讓人如飲甘泉,身心舒暢,如此絕妙之音,非蔡大家而不能奏。”

劉琦轉頭看向任姝,微笑著道:“任姑娘身為宮中的貂蟬官,不但對冠羽帽服知道頗有研習,一聽曲目就知道是《鳳求凰》了?”

任姝聞言先是一愣,急忙改口道:“妾身昔日在宮中,曾聽過此曲目,因頗覺美妙,故相詢於采人,因而知之。”

“是麼?”劉琦無所謂地道:“宮中居然有人喜好此道?不知是當今陛下,還是董卓?”

任姝閉嘴不言了。

天子今年纔剛剛十二,到達長安的時候也就是九歲,再加上被董卓挾持,如何會願意聽這些?

至於董卓……玩女人他拿手,玩琴曲……恐非其所長。

但劉琦並冇有多說,他隻是笑看著任姝道:“任姑娘,劉某今日找你,乃是想告知你一聲,蓋因你前番在長安立下功勳,又照顧大王,於我劉氏有恩,劉某細思再三,必須對你予以賞賜,以為褒獎,如此方可安天下眾,也可慰祭大王的在天之靈。”

任姝的表情並無多大起伏變化,她似乎早就知道劉琦會賞賜她。

“妾身謝使君大恩,使君賞賜,妾身皆願領之。”

“好,既如此,稍後我便派人將聘書送於你,今晚你便可來我房中,從此為我山陽劉氏族中妾婦。”

涼亭之外,半場無聲。

任氏詫然看向劉琦,眼眸中都是驚詫之色。

蔡琰則是在一旁輕笑道:“任妹妹,恭喜你了。”

任氏愣了好一會之後,方開口道:“劉使君莫不是在取笑妾身?”

“劉某人從不取笑旁人,特彆還是我宗室的恩人……聘書已經備好了,今晚你便是我的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