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四百零五章 劉琦無情的軍令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四百零五章 劉琦無情的軍令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

駱俊聽了荀攸的話,並冇有直接回答,而是轉頭走到了那名替陳王把脈的醫官身邊。

他低頭看了看平躺在床榻上,高燒不醒的陳王,又瞧著那名皺著眉頭不斷歎氣的醫官,低聲道:“醫者,大王情況如何?”

醫生歎了口氣搖搖頭,站起身道:“回稟相君,大王的傷勢雖然冇有傷及五臟與骨,然卻大開皮肉,受傷後又奔勞了一夜,流血不止,傷及了元氣……大王已年過六旬,眼下雖然已經包紮了傷口,服了湯藥,但情況卻依舊不甚好,需謹慎以待,好生調養纔是,萬萬不可再受勞苦了。”

駱俊認真地點了點頭,道:“大王的傷勢,全靠你了!大王是咱陳國擎天之柱,萬萬不可使其轟塌也,不然我陳國的三軍將士、黔首齊民,將皆無所依。”

“相君放心,在下一定儘力便是。”

與醫者溝通完畢之後,駱俊轉頭看向荀攸,無奈道:“公達先生,你也看到了,我家大王傷勢太重,不宜再臨於前線,眼下本相隻能代替大王指揮三軍將士回返雒陽,休養生息,待翌日大王康健之後,再興兵討賊,還請先生勿要怪罪纔是。”

荀攸拱手道:“豈敢怪罪相君,隻是荀攸有一良言,還請駱相靜聽。”

“先生有話,直說無妨。”

荀攸歎道:“大王傷重,自然是不能再臨於前線,回軍修養乃是正理,隻是雒陽與長安之間,地處平坦,京兆與司隸之地,可謂相連,昔年雒陽有大王鎮守,董卓忌大王威名,故暫未以兵相欺,如今大王重傷未愈,董卓若知,一旦興兵東征,憑目下陳**馬的士氣,可能攔得住西涼兵麼?”

駱俊皺了皺眉頭,低頭不語。

“如今漢中之地,地勢險要,易守難攻,陽平之險天下皆聞,駱相若是能帶大王進入漢中,暫且在南鄭歇兵,如此定可保大王的傷在痊癒之前,不會遭到董賊的襲擾,這乃是保全大王的最好之法,亦是攸的一點淺薄之見,還請駱相細思之。”

駱俊麵無表情,低頭不語,似在沉思著這件事的可行性。

但是少許之後,卻見駱俊還是搖了搖頭。

“多謝公達先生的美意,然此事事關重大,非大王親自而不能決斷,駱某雖為國相,卻也無權定奪……駱某眼下隻能引大王回返雒陽,克儘臣節,還望先生勿怪。”

荀攸無奈一歎,道:“既然如此,那荀某就不勸駱相了,但有何需求,隻管吩咐我二人便是。”

“那是自然,自然。”

兩人客套了一番之後,荀攸和黃忠便撤出了王帳。

出了王帳之後,黃忠低聲問荀攸道:“就這麼任憑駱俊引兵返回雒陽?若如此,黃某敢用人頭擔保,不出兩個月,陳**隊,必儘被董卓所滅。”

荀攸苦澀地搖了搖頭,道:“我又能如何?漢升也不是冇看見駱俊的態度,他是斷然不會和我們回漢中的。”

黃州皺起了眉頭,道:“為什麼?這麼遠的路程,陳王的身體顛簸勞累,怕是支撐不到雒陽就會……”

下話,黃忠倒也是冇好意思直說。

他自然也是看出,陳王劉寵已經算是一腳邁進閻王殿的大門內了。

荀攸卻並不忌諱,道:“說實話,依陳王目下的情況,不論是他回雒陽,亦或是回漢中,怕是都活不了多久,非得就地養傷方可拖延,駱俊並非看不出這個道理,他執意返回雒陽,是怕到了漢中之後,陳國兵權為我們所奪。”

黃忠皺眉道:“陳王都這般了,他還怕什麼奪兵權?”

荀攸輕聲道:“他當然是怕的,若是返回雒陽,陳王薨了,那這陳國的數萬兵將,便等於是他駱俊的傢俬,他是也一國之相,兩千石傍身之人,這心中焉能不為自己的未來考慮?”

黃忠急忙道:“既然如此,那我們還等個什麼?”

荀攸搖頭歎息,道:“不是我想等,隻是有些事,某尚猶豫不決,畢竟陳國之軍乃是我方盟友,若無府君直接的號令,我等隨意動手,回頭有辱的,怕是府君的聲名……”

“那先生何不快快寫信,派人送入漢中?”

荀攸苦笑道:“現在寫信,來得及麼?等到府君回信之時,駱俊的兵馬定然已經是在返回雒陽的路上了。”

二人正說話間,卻見一名侍衛匆匆忙忙的走到荀攸的麵前,低聲說了幾句話,然後將一份縑帛遞送到了荀攸的麵前。

荀攸的臉上露出了頗為新奇之色,接著急忙伸手接過。

黃忠見狀大奇,道:“這是?”

“前番我等與陳王分兵時,我不是派人前往漢中告知府君目下此地形勢麼?想來府君是在漢中有所動作,特來知會我等了。”

說罷,荀攸便將那份縑帛拆開,仔細地閱讀其中的內容。

讀了不大一會之後,卻見荀攸的臉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府君果非尋常之人,居然能提前給我等做下這番佈置,漢升,看來你我二人可以動手了!”

黃忠疑惑地接過了荀攸手中的縑帛。

但見上麵大致寫明瞭劉琦已經在漢中整備兵馬,準備出師,迎接黃忠和陳王歸漢中。

在詳細敘述了自己的行軍計劃之後,劉琦還在信的最後對二人毫無頭緒的說了一句話。

“王師不可分。”

“王師不可分?”黃忠皺著眉頭唸叨了一遍,奇道:“誰為王師?”

荀攸抬手指了指天,問道:“天子何姓也?”

“自然是姓劉。”

荀攸眯起眼睛,認真地道:“這就對了,天子姓劉,故這劉姓宗親的兵馬,便皆為天下王師。”

荀攸說罷,將縑帛輕輕的捲起,放於袖子中,道:“漢升,派人去通知駱俊,就說我今夜在帳內置酒擺席,為他與陳國的一行軍校……送行。”

黃忠皺眉道:“陳王受了這般重傷,駱俊豈肯前來?”

荀攸笑道:“正因為陳王受傷,駱俊才更急需一個場合,在陳國諸將官的麵前,鞏固自己的地位,若是能夠得到我們的直接承認,無疑於幫他坐定此事,他一定會來的。”

黃忠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離去前,他斜眼看了一眼荀攸的袖子,想起了那份劉琦寫給他們二人的縑帛。

劉府君……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已經盯上了陳國的兵將和弩器了呢?

……

漢中,南鄭城外。

劉琦的大軍已經離開了南鄭,向北而行,而那封送給荀攸的回信,則是早在出兵前他就派人北上去給荀攸送去了。

劉琦坐在戰車上,雙手握著寬柄劍,仰頭看著蔚藍的天空,神情恍惚,若有所思。

法正驅馬來到他的身邊,問道:“府君緣和出神?”

“王師不可分……不可分……嗬嗬,好一個王師不可分,仔細想想,我自己都對自己有些不寒而栗。”劉琦無奈地搖了搖頭。

法正拱手道:“這都是在下為府君出的主意,違了府君的初衷,法正罪莫大焉……然欲救漢室天下,非這般行事不可,這是天數亦是府君命數,避無可避。”

劉琦輕輕地點頭,道:“不錯,欲救漢室天下,非得如此這般不可……這是天數,無可奈何,想來我那位祖爺爺,是會理解的。”

就在這個時候,卻聽後方傳來一陣馬蹄聲。

卻見一名斥候打馬奔到劉琦的戰車邊,低聲道:“稟府君!”

“何事?”

“蔡大家驅馬來追府君了。”

劉琦聞言一愣:“蔡大家?還驅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