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三百八十七章 法正的自薦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三百八十七章 法正的自薦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

那兩個從扶風遠來的年輕人,當著一眾蜀中寒門遊曆子弟的麵,將劉焉治理蜀中的弊政說了個通透,同時還評價的一文不值。

其實這些益州本地的寒門,倒是不見得對劉焉的治政有多讚成,他們當中有很多人對劉焉治理蜀中的政治舉措也非常不滿。

但不滿歸不滿,讓這兩個從扶風郡來的外鄉人,將蜀中的弊政一番嚴斥批評,但凡是有些鄉裡意識的蜀人,聽了也必然是接受不了的。

必須要予以還擊纔不算掉了益州人的臉麵。

於是,眾人一擁而上,與那侃侃而談的外鄉人幾番爭辯,但卻誰也說不過他,於是便有了眼前的這一幕。

那名從扶風郡來的年輕人,麵對這些益州本土的寒門士子的人數威脅,絲毫不懼,依舊是侃侃而談,生怕一會動起手來,自己捱揍挨的輕了。

“劉君郎治蜀,士大夫多挾其財勢,欺淩小民,蜀中之民思為亂者,十戶而八,如今漢中已為荊楚人所得,以我觀之,這對蜀地實乃是天大的好事!如若再是這般鬆散放蕩下去,這天賜蜀地早晚必毀於一旦,屆時雞犬不寧,人皆不飽,何其淒慘。”

一名寒門士子不服氣地道:“我益州之地民殷土富,乃是天府之土,有什麼吃不飽的?何須荊州人來治?就算了冇了劉君郎,難道我益州本土人士,便治不得這大好的益州麼?”

那年輕人正色道:“汝此言著實忘本,若非是荊楚之師來了漢中,收服諸縣,天師教焉能這般順利的在漢中諸地建造義舍,供爾等往來的寒門士子行之以居?若無荊楚之人,你們這些人眼下都居於山中彆舍受寒受凍,連館驛的大門都邁不進去,又焉能在此妄言?”

這一話一說出來,這些蜀中的寒門士子頓時怒了。

這也太欺負人了。

“你這小賊,說誰是寒門子呢?莫不是討打!”一人臉色羞紅的吼道。

那扶風郡來的年輕人冷笑道:“不是寒門出身,緣何在遊曆之時偏在這義舍居住?難道這安陽驛館的大門裡,就容不下你們這些自詡的經學名門之後?”

這一番話連損帶貶,算是將這一圈益州士子們都給得罪了。

卻見一名寒門士子大步上前,揮起拳頭,就要作勢打那扶風郡來的年輕人。

“哪裡來的豎子,安敢這般欺辱我等?”

漢代士子皆多少通些武技,且常有與替人報仇殺人為主流的思想,對這個時代的人而言,為了維護尊嚴殺人動武,是一種很時尚的事,相當的潮流,他們並不覺得這事有多野蠻,反倒是引以為傲。

哪怕就算是今天這十幾個蜀中寒門子弟打他們兩個,在這些寒門士子看見來,也是為了維護家鄉人的尊嚴之舉,值得提倡。

那與眾人爭辯的年輕人旁邊,一個與他同行的魁梧青年突然站起身來,很是輕鬆地擋住了那名蜀中士子揮舞過來的拳頭,然後用力一扭,直接將那搶先動手的寒門士子反轉摔到在了地上。

他拽著他的胳膊,然後伸出一腳直接踏在那人的胸口上,疼的那人痛苦的哇哇直叫。

那扶風郡人一招製服了一名蜀中寒門之地,但卻冇有得意之情,而是無奈地轉頭看向適才與那些人打嘴炮的同伴,苦澀道:“孝直,你今日怕是惹下了大禍了。”

那名嘴炮青年卻是怡然自得地道:“子敬,憑你我二人,又何懼這些鼠輩?”

本來那些寒門士子見了對方的身手,多少有些懼怕之意,但一聽那被稱為‘孝直’的人居然這般說話,不由大怒。

當下,便見一眾人擼胳膊,挽袖子的就要往上衝,誓要弄死二人不可。

“都給某住手!”

一聲冷冷的叱吒,雖然聲調平穩,但音色高亢,當中充滿了嚴厲之情,讓人聞之動容。

眾人紛紛轉頭,卻見文聘大步流星的推開眾人,來至場間,

他嚴厲的環視了一圈眾人,怒道:“爾等這麼多本土人,仗著人多勢眾,卻要強打兩個外來人士,若是有理倒也罷了,偏偏是說不過人家,為了麵子爭鋒,這也是八尺男兒該乾的事兒?”

那些寒門子弟聞言頗不服氣,但是他們看見文聘的穿著似乎並不尋常,再加上一身不怒而威的氣質,頗有些膽顫,不知來者乃是何人。

文聘來到場地正中,四下觀望了眾人一圈,突然喝道:“還不都散了!”

有一名寒門士子似頗不服氣,上前道:“汝是何人?我等為何要聽你的?”

“休得放肆!”卻見隨同文聘一起來的那名縣衙掾屬叱道:“可知道與爾等說話者乃是何人?焉敢無禮!”

“哎!不要多言。”文聘伸手攔住了那名掾史的話頭,然後眯著眼睛,看向了旁邊質問他的那人。

“你且莫要管某家是何人?我現在讓你等散了,你可聽得?”

那寒門士子似是不願意折卻銳氣,忙道:“那得看看你可有這份令人心服的本事?”

文聘仰頭哈哈大笑,然後突然一伸手,直接握住了那寒門士子的肩膀,其手掌來回抖動。

那寒門士子一開始還冇有轉換過勁頭來,但很快的,便見他的臉色一變,然後便捂著肩膀頭,哭嚎著蹲在了地上。

其餘的寒門子弟們見了,紛紛大驚失色,他們急忙奔上前去,想要將那士子從地上扶起來,但一碰他,便見他如同著了魔似的殺豬般的大叫。

大家都慌張了……這是怎麼回事?

好半晌,方纔有人終於弄明白了情況,高聲呼喊道:“他們來了,李兄的肩膀脫臼了!”

這一嗓子喊出來,將在場中人皆是弄的麵色煞白,不敢相信的看向文聘,眼眸中一個個都充斥著恐懼之情。

隻是輕輕的把手搭在對方的肩膀上,就給人弄的脫臼,這可不是光有手勁就能做到的,同時還得是要有極為豐富的搏鬥經驗……非得是善於常年廝殺之人不可。

文聘沉著臉,看向那些人的臉上,露出了不屑之色。

“還有哪個想要試試?”

整個院落中,再無一人敢和文聘正麵衝突,鴉雀無聲,隻有那被弄脫臼的人的抽噎聲。

文聘見不再有人說話,遂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邁步走到那被弄脫臼的人麵前,蹲下身子,伸手去抓他的胳膊。

那人見狀頓時嚇了一跳,結結巴巴地道:“汝要作甚?”

文聘一臉默然地看著他,道:“休要囉嗦,再亂動就廢汝另外一臂!”

那寒門子弟瞬息間便不敢吭聲了。

文聘拿著他的胳膊,很是自然的向上一抬,便聽那寒門士子一聲高呼,疼的汗都流了下來。

不過很快,那寒門士子便不再叫喚了,他伸手動了動胳膊,發現脫臼的地方已經被文聘給安上了。

“你,你……”那寒門子弟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什麼你,都散步了!哪個再敢滯留,休怪某家翻臉。”

這一下子,圍在場間的這些人皆不敢再做言語,紛紛四散,場間竟然是不留一人。

文聘轉頭看向那兩名扶風郡人,喝道:“他們縱然是不對,但爾等適才言語之中咄咄逼迫,也未免太過,今日這事,汝二人便是遭了毒打,也在情理之中,毫不冤枉。”

那適才與一眾益州人打嘴炮的扶風郡人對著文聘拱手施禮,道:“若非看到將軍,在下也斷然不會與他們多做一句爭執,在下所做之事,也不過是為了引將軍注視而已。”

文聘皺起眉:“汝焉知我是軍中人?”

那人笑道:“我等二人從扶風郡而來,這些年來我等在北地,不知見過多少西涼軍中之人,軍中將領身上的那股殺伐氣質,與尋常之人大不相同,更兼將軍身邊有義舍中人相陪巡視,身份定然不俗,故枉加揣度,失禮之處,還請將軍勿怪。”

文聘皺起眉頭:“我的身份如何,與爾等又有何關係?”

那人笑道:“我二人初從扶風而來,雖是避難,卻也不想埋冇,若能得貴人賞識,委以器重,也算不負平生所學。”

文聘聞言樂了:“某家長到這個歲數,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靠捱揍去博賞識的……汝二人姓甚名誰?”

那人笑道:“在下扶風法正,這一位乃是我的同伴,亦是扶風人士,姓孟名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