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如虎添翼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三百八十三章 如虎添翼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

嚴顏這個人,有點過於直率了。

他拒絕劉琦的時候,若是能夠說出理由,並表現的如平常一樣,想來劉琦也不會挑他的毛病。

然偏偏此刻的嚴顏之表情古怪,已經是將他的想法給完全出賣了。

他的麵容僵硬,表情扭捏,看向劉琦的目光中,隱隱中似乎還有些惱意。

劉琦打眼一瞅,就知道嚴顏這是對自己有些意見……**裸的不滿啊。

劉琦並不著急,而是伸手對帳內旁邊的軟塌指了指,道:“嚴司馬,請坐。”

嚴顏雖然生劉琦的氣,但有些大麵上的事,他自然是不能差了,劉琦邀請他入座,他不好拒絕不坐。

嚴顏來到軟塌上坐下,然後雙眸直勾勾的望著前方,似在出神。

劉琦不以為意,命人為嚴顏端上水,問到:“嚴司馬對劉某,可是心中有所怨氣?”

嚴顏確實是心中有怨氣,但他卻也不至於當場就跟劉琦直接挑明,遂道:“府君此言過甚了,嚴某怎敢對府君有所怨氣。”

劉琦端起爵,輕泯一口道:“嚴司馬何必遮遮掩掩,恐非大丈夫所為,有什麼話儘管直說……莫不是因為劉某對待賈龍之事?”

嚴顏聞言皺起了眉頭,似乎在猶豫要不要對劉琦直說。

劉琦卻很是自然地說道:“嚴司馬一定是覺得,賈龍當初率兵北上漢中,替我荊楚攻略漢中諸縣,頗受勞苦,如今我一到了漢中,就奪了城池,免了他的權責,還把他派往上庸為太守,將其擱置於山城之地,實在是有狡兔死走狗烹之感,可對?”

劉琦的坦誠,令嚴顏心中著實感觸頗多,他沉默良久,方對劉琦道:“府君之言是也,賈龍昔日所行之事雖然令嚴某不齒,但今番之事,確實是府君對他不住。”

“我對他不住?”劉琦的嘴角掛起了一絲冷笑:“嚴司馬,做事不能僅憑關係好壞個人喜惡而言,若汝非益州之人,而是站在我荊州人的角度,還會如此對我說話麼?”

不等嚴顏回答,劉琦便連珠炮地問他道:“當初北上護君之時,見西涼軍勢大丟棄我軍獨自轉軍遁走之人是誰?是賈龍!賈龍和汝被胡軫攻殺、命在旦夕之時,是誰派兵將你們從山穀中救出來的?是我劉琦!賈龍殺了劉瑁,歸蜀不得,是誰供應你們糧草,讓你們在樊城歇腳得意存活?是我劉琦!下令命爾等北上攻略上庸諸縣,何人卻違我將令,私自率兵進攻南鄭?是賈龍!”

說罷,卻見劉琦的眼睛眯了起來,道:“嚴司馬說我對賈龍不住,我且問你,適才的樁樁件件,若是載入史冊,讓後世人知曉評斷,試問是我對賈龍不住還是賈龍對不起劉某人?嚴司馬可敢指著自己的良心說話!”

嚴顏的臉色忽紅忽白,表情著實是難看至極。

但問題是,偏偏劉琦說的每一句話都是事實,有理有據的讓他無處反駁。

嚴顏沉默了半晌之後,方纔長歎口氣,道:“府君所言有理,確實是某家出言無狀,胡言亂語……某家給府君賠禮了!”

說罷,便見嚴顏站起身來,衝著劉琦長長作了一揖。

劉琦亦是站起身來,走到嚴顏的麵前,親自將他攙扶直起身,笑道:“嚴司馬何必如此,司馬乃是忠義耿直之輩,平日裡見不慣那些心胸狹隘的卑鄙小人,能有這般表現,卻也在劉琦的意料之中。”

嚴顏苦笑道:“慚愧,慚愧。”

劉琦扶起了嚴顏後,認真地道:“非是劉某人對賈龍嚴苛,若是換成嚴司馬,劉某或許便不會這般做,隻是我當初曾明確說過,讓賈龍占據房陵縣等地之後,便勿要輕舉妄動,為了助他固守住房陵等地,嚴君還特意請陳王南下,不想賈龍不思固守,反欲強攻,那時候我荊州之兵尚在南陽和豫州兩線作戰,一旦有一處有事,試問三處戰場之兵又當馳援何處?難道就我荊州的角度而言,就隻有漢中這一處戰略要地麼?賈龍此舉,實是為私,這話並非我汙衊於他,嚴司馬乃是信義之人,自然懂的箇中道理。”

嚴顏乃是久經戰陣之人,自然知道劉琦所言之事皆是對的。

“府君所言甚是,是顏想的偏狹了。”

劉琦微笑道:“不妨事,我知嚴司馬人品,有些事不過是一時想不開而已,隻要是仔細思量,必能琢磨的通透……不過嚴司馬若是因為這件事,而拒絕來我軍中替我領兵,便是有些輕重不分了。”

嚴顏聞言苦笑道:“非是嚴某人任性,隻是末吏跟隨賈君西征漢中,時至今日已有半載,實不忍棄之……特彆是賈君剛剛就任上庸太守,我若離開了他,豈不是成了見風使舵的庸碌小人?如此下作之事,某誓不為也。”

劉琦搖頭道:“嚴司馬這話錯了,眼下這時節可不是顧念這些小事之時,我欲在漢中招募兵勇,並用吳懿等人為將官,著嚴司馬統管,一則乃是為了重用蜀中人傑,二則也是給嚴司馬一個入蜀保家的機會,難道嚴司馬看不出來?”

這話算是打中了嚴顏的軟肋,他不明所以的看向劉琦,道:“何為入蜀保家?”

劉琦正色道:“這支蜀軍一旦成立,便當為我的入蜀先驅之軍,而嚴司馬則可以藉此機會,率兵入巴郡,說服令兄嚴鏞歸順,如此既能得大功,又可保家園,如何不為?”

嚴顏一聽這話,渾身不由一顫。

他皺眉看向劉琦,拱手道:“還請府君指點。”

劉琦認真道:“前番我攻破了江關,本可以生擒令兄嚴鏞,隻是礙於嚴司馬之麵,放了令兄一條生路,這件事嚴司馬想必是記得的吧?”

嚴顏認真地點頭道:“此事嚴某知曉,嚴某在此深感府君厚恩。”

劉琦卻是搖了搖頭:“問題是,劉焉對於嚴司馬與賈龍合兵攻略漢中之事,本就仇恨你巴郡嚴家,隻是往昔他顧忌到令兄乃是江關都尉,鎮守益州東麵緊要隘口,手中有兵權,故而不敢輕易動他,故而至於一直相安無事,隻是事到如今,江關已失,白帝城已陷,令兄兵馬返回巴郡,劉焉再無顧忌,怕是早晚都要對令兄下手,屆時你嚴家朝不保夕,有滅頂之災,你難道還能安坐上庸麼?”

劉琦的話半真半假,誆騙的意味較多,但也並非完全冇有道理,弄的嚴顏心中踹踹不安,忐忑莫名。

事關他巴郡嚴家之生死,嚴顏自然是不能不上心的。

劉琦認真地盯著他,繼續道:“令兄乃是固執之人,旁人入益州想要勸服他,無異於癡人說夢,唯有你親自入蜀,方有一絲勸服的良機,嚴司馬,如何行事,你需三思而後行啊。”

嚴顏聽了劉琦的話,心下微沉,他雖然因為與賈龍共同反了劉焉而被嚴鏞驅逐出族,但那畢竟隻是場麵話而已,其與嚴鏞的真實情感還是擺在那裡的……

骨肉兄弟,豈能是說斷就斷?

相比與替賈龍謀不平,還是自家兄長和自己族人的事來的更加重要。

嚴顏認真的思慮了好一會,終是鄭重其事的對劉琦拱手拜服道:“府君這般替嚴顏著想,實在是令嚴顏感激非常,隻要府君信得過嚴某,那嚴某便願意前來府君麾下,替府君統兵!”

“善!有嚴司馬相助,我軍真似如虎添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