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戲精蒯越(二合一)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三百五十六章 戲精蒯越(二合一)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免費小說閱讀

[

]

眼看著蔡瑁,馬玄等家族中人逐漸被劉琦受命任用,心中非常不好受。

按道理來說,當初南郡諸望族中的人,和劉琦關係最好的,毫無疑問就是蒯越。

蒯越現在心中很是後悔,若是去年,他堅定不移的站在劉琦的這一麵,不曾反過頭去協助蔡瑁製衡他,現在的結果是不是早就已經是不一樣的了?

或許現在的他,已經帶領著蒯家衝出了荊州,開始著眼向著天下望族的門檻處邁進。

但是如今……

蒯越心中越想越不是滋味,終於決定孤注一擲,去找劉琦問個明白。

這纔有了在馬車上,蒯越讓蒯祺給劉琦下跪之事。

劉琦冷眼觀瞧著蒯氏叔侄在自己麵前的一副悲苦之相,但表情卻是並無波瀾。

他微微向前俯身,伸手去扶蒯祺,卻見蒯祺轉頭看了蒯越一眼,然後低著頭,任憑劉琦怎麼拽他,就是不肯起來。

劉琦皺了皺眉,抬頭望向蒯越道:“這是作甚?你們叔侄倆是跟我用苦肉計麼?你們這是想威脅劉某?”

蒯越急忙拱手道:“蒯某豈敢威脅府君,隻是府君近日來,先是請蔡德珪派人入駐荊州,後又著馬伯常為隨軍參謀,卻對我蒯氏中人獨獨不予用之……蒯某今日就是想來向府君問個清楚,府君為何如此薄待我等?蒯氏一族便是死,也死個明明白白。”

說罷,蒯越低頭看了一眼跪在馬車上的蒯祺,道:“這孩子在我蒯氏之中,也算是俊秀人物,今日我領來蔡府,亦不過是想向府君推薦一下,期望他能夠為府君的大業儘上些綿薄之力,可府君今日卻對這孩子並無正眼相待,反倒是屢屢稱讚於馬伯常……試問我這做叔叔的,又於心何安呢?”

說到這的時候,卻見蒯越伸手,在自己的眼眶上擦拭下了一滴淚水。

劉琦似笑非笑地看著他,道:“你倒是還真好意思當我的麵哭……異度,我今日對你蒯氏不聞不問,旁人不知原因,難道你自己還不知道麼?”

蒯越的臉色有些發白,沉默了一會方纔慢吞吞地道:“府君對我蒯家如此,想來不過是因為蒯某一人,怪就怪我當初於征討南陽之戰中,站出來支援了德珪,反對了府君……可那馬伯常昔日亦是鼎立支援德珪者,府君為何卻厚此薄彼也?”

劉琦仰起頭,道:“因為馬伯常從一開始,就是站在蔡德珪那一邊的!而你,是我到了荊州以後,最為倚重最為信任者!我把你當成了心腹謀主,赤誠以待,而你居然在關鍵時刻,跑到德珪那邊在我背後捅刀子!”

蒯越被劉琦幾番言語,說的麵色發白。

便是跪在車上的蒯祺,聞言也不由有些臊的慌。

看來自己叔叔這是乾了不是人的事啊。

卻見劉琦抬起手,然後重重的向著旁邊的車板上一落,發出一聲脆響。

他冷聲道:“朝秦暮楚之輩,縱然是再有才華,試問我今後又如何能夠信任於你們蒯家?難道我等著你在我心口處,再捅第二次刀子不成!”

說到這,突然就見劉琦低頭看向蒯祺,怒道:“你算什麼東西?還舔臉在這跪著!要跪也是你叔跪!你便是在這跪我一輩子,又有何用?站起來!”

蒯祺聞言嚇了一跳,竟然是下意識的直立起身,不再跪著,迅速地坐到了蒯越身邊的車板子上。

蒯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突然一甩前衣襟,竟是接替蒯祺跪倒在了劉琦的麵前。

“叔父!”蒯祺在一旁驚叫道。

身為蒯氏中的第二號人物,蒯祺還是真冇見過他叔父給誰跪下過。

特彆是蒯越這樣的出身!

“汝勿多言。”蒯越淡淡地道。

隨後,便見蒯越雙手舉過頭頂抱拳,對劉琦道:“蒯某自知昔日之所為對不住府君,今日誠懇在此向府君請罪,隻求府君能夠念在昔日情分上,隻處置蒯越一人,不要牽連蒯氏其他俊秀之才,若能如此,則蒯某感激涕零!”

劉琦皺眉靜靜地看著蒯越良久,突然道:“異度,你與我當初第一次在襄陽見麵,雖是萍水之交,但卻彼此欣賞,我本期望能夠與君在這天下共謀一番大事,可萬萬不曾想到……”

說到這,卻見劉琦搖了搖頭,歎息道:“你當真是讓我寒心了,我本以為你與其他的宗族中人不同,可到頭來卻依舊是這般結果。”

蒯越的眼眸中不知不覺地,竟然是閃出了濛濛的淚霧。

“蒯越愧對府君的一片新任,自覺無顏立於天地之間……唉,府君不再信任蒯某,也是應該的,我也不該多做奢求。”

就在這個時候,卻見施轓車緩緩地停了下來,而馬車下的荊武卒則是掀開了車簾子,對立麵的劉琦道:“府君,蒯中郎的府邸到了。”

蒯越伸出手,便有蒯祺急忙過去將他扶起來。

蒯越抹著眼淚,低聲道:“蒯某自覺羞愧無地,不敢再叨擾府君,這便告辭了。”

說罷,向著劉琦長作一揖,領著蒯祺轉身下車。

二人剛剛下了劉琦的車攆,卻突然聽到車上,劉琦的聲音緩緩傳來:“明日,讓你侄兒來我府上報道領命吧。”

剛剛下了車的蒯越不由渾身一顫。

他驚詫地看向車攆上,卻聽劉琦淡淡道:“此番前往漢中,就讓蒯賢弟隨我出征吧,不過隻能作為門客,冇有實質性的軍職。”

蒯越聞言大喜過望,衝著劉琦長作一揖,然後又急忙催促蒯祺道:“還不謝謝劉府君。”

蒯祺這一道上可是被蒯越給折騰的夠嗆,聞言急忙向劉琦行禮道謝。

劉琦隨意的擺了擺手,跟蒯氏叔侄二人打了個招呼,然後便催促荊武卒駕車離去。

在車簾子被放下的一刹那,卻見劉琦的嘴角挑起了一絲笑容,他望著簾子後麵蒯越所在的方向,慢悠悠地嘀咕了一句:老狐狸。

而施轓車下,隨著劉琦的車攆漸行漸遠,蒯越臉上的笑容也逐漸消失。

少時,卻見他長歎口氣,無奈道:“真是越發厲害了呀,跟兩年前剛剛與他認識時比,著實是判若兩人。”

蒯祺似有點冇太明白蒯越的意思,奇道:“叔父,您適才所言的,莫非便是劉府君?”

“除了他,還能有誰……唉,回頭你到了他麾下的時候,多加些小心謹慎吧,這小子,比他老子還要厲害幾分。”

蒯祺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道:“隻是叔父,我不明白,劉府君適纔在車上,那話裡話外之意,都是責怪你當初背叛他,不想用我蒯家之人,怎麼到了最後,卻還是用了?”

蒯越捋著鬍鬚,笑嗬嗬地道:“傻小子,為人主者,最重要的便是要掌握一份平衡之術,對於麾下各家各派的勢力,要懂得加以平衡,引蔡瑁入南陽郡,是為了平衡南陽宗族,讓馬玄隨軍為參謀,也是為了拉攏馬家用以在南郡內分化響應蔡氏的士族力量,而要真正做到遏製蔡氏在南陽郡的發展,非得用我蒯氏中人不可。”

蒯祺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既然劉府君非要用我蒯家人,那他為何適纔在車上,故意冷待叔父?”

“那不過是為了提醒於我,驚示於我,讓我今後勿要再行背叛,要堅定不移的站在他那一麵,畢竟是上位者,如若這般輕易的就接受了我的背叛,今後若是荊楚諸族皆仿效於我,劉府君又該如何駕馭眾人?”

蒯祺聞言恍然而悟。

“短時間內,叔父我怕是不能為劉氏所重用了,畢竟曾有劣跡在,便是為了殺雞儆猴,也得涼我一段時間,不過他今日讓你隨軍,便也算是給了我幾分薄麵,你此番前去,不求立下大功,但求無過便可,知道麼?”

蒯祺恭敬地道:“諾!”

……

次日,蒯祺便按照劉琦的吩咐,前來劉琦的府邸報道,劉琦對他很是客氣,讓他隨軍一同前往漢中。

而同時,蔡家的蔡勳亦是前來麵見劉琦,說是其奉命,將代表蔡瑁入駐南陽郡。

對於蔡瑁而言,南陽郡雖然是塊肥肉,但終歸南郡還是自己的大本營,蔡瑁自然是不可能輕易離開的,於是便派了族弟蔡勳代表自己前往。

蔡勳在入駐南陽郡之前,勢必要先來向劉琦請教。

“想不到伯珪居然派了蔡兄去往南陽郡,當初北上護君之時,劉某就曾看出蔡兄乃是一位虛心知禮,頗富機智之人,如今有蔡兄代表蔡氏一族去南陽郡,必可成我一大臂助。”劉琦充滿善意的對蔡勳道。

蔡勳昔日曾代表蔡家隨同劉琦一起北上護君,由於他並非正室所出,屬於庶子,故而平日裡養成了一副謙卑的脾氣,與蔡瑁的囂張跋扈大不相同。

北上期間,蔡勳就頗得劉琦賞識。

“勳此番奉兄長之命,入駐南陽郡以助府君,若有行事不當之處,還請府君多多見諒。”

劉琦擺了擺手,道:“你我乃是一家人,何須這般見外?再說了,眼下並無外人,叫什麼府君?你當稱呼我為姐丈纔是。”

蔡勳聽了,似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喚了一聲:“姐丈……”

“這就對了。”劉琦滿意的點了點頭,道:“眼下我即將北上漢中,不能與你同往南陽郡,你回頭攜裹族人去南陽郡後,先去新野見過你姐姐,讓她幫忙居中調停,看讓你蔡氏如何在南陽郡立足?”

蔡勳急忙道:“多謝姐丈關心……敢問姐丈,我族人此番去南陽郡,當先以何法立足?”

劉琦認真地道:“眼下南陽郡有一半掌握在西涼軍手中,西涼軍日日搜牢,時常劫掠,南陽郡諸族皆飽受其苦,你等到了南陽郡,切記不可妄建塢堡,兼併土地,不然也恐是為西涼軍做了嫁衣。”

蔡勳仔細一想,確實是這個道理,隨道:“那敢問姐丈,我等到了南陽郡又該如何?”

“商道!”劉琦認真地對蔡勳道:“你蔡氏在南郡家大業大,便是江夏郡以及揚州諸地,也有你們的商貿往來,南陽郡位於天下正中,乃是四通發達的貨物集散之地,你們隻有先通過經商,在南陽郡打下一片根基,往來接手四方的貨品運輸,方可令汝族在南陽郡先得到一席之地,況且行商不需根骨之基,隻需立下幾個商鋪足矣,便是日後被西涼軍劫掠,損失亦不會嚴重。”

蔡勳若有所悟地點了點頭,但隨即又露出一絲苦笑,道:“立商鋪之事倒也是好說,不過勳並不精與此道,便是二姐,平日裡對此也少有涉獵,但若是讓我往族中去尋人……唉,卻多少有些不方便。”

劉琦心中自然是明白蔡勳所說的不方便是在何處。

他是家中庶子,自然是不可能像是蔡瑁一樣,隨意從家中動用資源,用以支援他在南陽郡的舉動,便是能夠調動,他也不能輕易行事,畢竟會容易惹族長蔡瑁的懷疑。

劉琦微笑道:“這樣好了,我倒是認識一個在襄陽經商的婦人,此人頗通商道,若是由她與蔡家合作,倒也是可以助你在南陽郡立住根腳,到時候我再命南陽郡丞對蔡家在南陽郡的商道放開政策,相信不出半年,蔡氏一族便可通過商賈之道躋身於南陽郡大族之列。”

蔡勳聞言大喜過望,忙道:“如此,便多謝府君了照顧了。”

……

蔡勳走後,劉琦便從府邸起行,前往襄陽城內去年剛剛立下的樊氏商鋪。

樊氏商鋪毫無疑問,是劉琦協助樊釹在襄陽城立下來的。

去年時節,樊釹得劉琦眷顧,在襄陽城安居,並暗中得劉琦扶持,開始在荊州之地經營各項生意。

樊家的生意渠道昔日皆出自荊南,如今的荊州儘在劉氏父子掌控之中,將這些渠道還給樊釹,對劉琦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

至於將樊釹在荊南的渠道與荊北的渠道相互融合,並扶持成產業,旁人或許做不到,但身為目下在荊州有著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能力的劉琦而言,這並不是什麼難事。

這段時間,劉琦總是時不時的派人去提點一下樊釹在荊北應該做什麼生意,並通過自己的政治立場為她大開方便之門。

不到一年,樊氏商鋪已經在南郡紮下腳跟,聚豐厚之財貨,成了襄陽商界中一顆閃亮的冉冉新星。

而從零陵郡遠來的女商賈樊釹,也成了襄陽城中,諸多有身份男子的瞄準對象,一時間托人求親者紛紛上門。

畢竟這年頭,長相極度美麗,且還家大業大錢包鼓鼓的女老闆,著實不是很多。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在這位女老闆身後,還有著一位男老闆。

那個人就是劉琦。

一個牛逼女人的背後,勢必有一個更加牛逼的男人。

ddxstxt8.com。頂點手機版網址:wap.ddxstxt8.com

☆免費小說閱讀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