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三百三十章 劉琦弔喪(二合一章節)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三百三十章 劉琦弔喪(二合一章節)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新野縣衙之內,房間中不時間傳出讓人臉紅的喊叫聲,隱隱約約的響在夜空中……

那聲音雖稱不上震耳欲聾,卻也是不小,守護在房間外的那些侍衛聞聽到這個聲音,一個個不由有些麵紅耳赤,腦海中亦是浮想聯翩。

有些在院外巡夜的士兵不由暗自感慨,心道劉府君果然是少年英雄,極有雄風,不但能打的南北諸郡守各個潛身縮首,狼狽而逃……連這馭女方麵也是當世頂尖的,果非是等閒之輩。

著實是讓人羨慕的緊呀。

……

“呼!”

房間之內,劉琦光著膀子站起身來,他長出了一口氣,然後虛弱的支撐起身,轉身從地上撿起了一隻觴,向裡麵斟滿酒,仰頭一飲而儘。

蔡覓從地上撿起一件衣服,披在身上,滿麵嬌羞的轉頭看著劉琦,她頭髮淩亂,雙頰緋紅,酥胸來回起伏,顯然是被折騰的不輕。

“好幾個月不見,你還是那副屬狗的德行,吃不夠……”蔡覓羞澀地低聲道。

劉琦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又倒了一盞酒,道:“這不是想讓阿姐有孩子麼?不儘力耕地怎麼行,我又怎麼能讓阿姐傷心落寞?畢竟你可是我的愛妻。”

蔡覓輕輕的啐了一口,道:“一天天的竟花言巧語的哄人開心……”

說到這,卻見蔡覓又是憂愁的歎了口氣,道:“姐姐謝謝你的心意,隻是有些事情,卻不是光靠咱們自己努力才行的,非得是有好醫者幫忙調理身子不可。”

蔡覓這話說的很實在,既然已經有五位醫者說她不孕不育了,那就說明她的身體確實是存在問題的,不能不穩步治理。

隻是如今那五位醫者的水平到底如何,劉琦也並不好說,但既然是蔡覓找的人,想來水平也不會太差。

希望他們的藥能夠有效吧。

蔡覓裹緊了身上的衣服,她站起身來,走到房間內的火盆旁邊,坐在地上,伸手烤著火盆……

火光映照在她那一雙白皙的大腿,和半露的酥胸上還有她嬌嫩欲滴的臉龐,將她映照的格外妖嬈。

劉琦看到蔡覓的這幅樣子,喉頭微微一動,急忙扭過頭去,不敢再看她。

他生怕自己一時火大,再去廢力耕種一番。

之所以不這樣做,主要是因為身體受不了,劉琦覺得自己多少也應該養養生了。

“其實,我在荊南的時候,曾聽聞五臟內經之道,這天下實有一位名醫專精,其人之醫術精湛,非比尋常,名聲響徹荊南,若是能夠找到他替我診治,或許會有奇效也說不定。”蔡覓突然幽幽道。

劉琦聽了這話,不由一愣。

神醫?

劉琦試探著問道:“阿姐說的那位神醫,姓什名誰?”

蔡覓用她如同白藕一般的玉臂裹緊了胸口前的衣襟,笑道:“弟弟,你可曾聽過南陽張機這個人?張仲景!”

“南陽張機……”

劉琦的眼睛微微一眯,語氣不善道:“這個人我自然是知道的,他昔日亦是長沙郡守麼……不錯,此人確實是當世神醫,但他同時也是南陽張氏的人,我們又如何能讓他醫治?”

蔡覓不解地看著劉琦:“為何就不能找他了?”

劉琦搖了搖頭,苦歎道:“南陽張氏乃是南陽郡的郡望門閥,門中曆代多出兩千石之人,昔日的南郡五大宗族之一的張方,還有後來被我在荊南平定的張羨,都是南陽張氏的人,張機與張方、張羨乃是同宗,我弄死他的族人,他又焉能替你診病?我們和他可算是有深仇大恨的!”

蔡覓聞言,不由繡眉微蹙。

少時,卻聽她開口道:“我覺得不會,南陽張氏乃是大族,而且姐姐我先前也讓人打聽過他的出身,張氏在南陽有諸多分支,張濟和張羨,張方等人分屬不同支係,彼此少有往來,他如何會去冇有什麼感情的張羨和張方報仇?再說醫者多仁心,這張神醫的賢名在南地多為人傳頌,很多被他救過的齊民黔首皆讚其為仁人,爭相崇敬,這樣的仁者,我不相信他會乾出下作的事。”

劉琦歎道:“知人知麵不知心,有些事不能光靠聽來的,需眼見為實。”

蔡覓撅著嘴道:“弟弟這話說的在理,既然你還冇見過張神醫,又為什麼斷定他不會認真的為我治病?需眼見為實纔是!”

劉琦聞言一愣,接著苦笑著搖了搖頭。

罷了,看來蔡覓這心中已經是有了心結了。

自己若是不把張機找到他的麵前證明一下,怕是她日思夜想的都得是這件事情了。

“也罷,那回頭我讓張允四下打探一下,看看張機此人現在何處。”

蔡覓一聽劉琦這麼說,頓時露出了開懷的笑容。

“就知道好弟弟疼他姐姐,不捨得逆了他阿姐的願。”蔡覓臉上笑嘻嘻的,很是開心。

“冇辦法,誰讓你這麼撩人呢。”劉琦無奈的一攤手,歎氣道。

蔡覓突然道:“其實我事前,也曾也派人去打聽了一下張機之所在,聽聞他遊曆四方,目下正在潁川之地,好像離咱們這裡並不是很遠呢……”

劉琦聽了這話,眉頭微微一挑,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阿姐,你這次來新野,莫不是不是專程來找我的……找張機治病,纔是你的目地所在吧?”

蔡覓輕輕的啐了一口,不滿道:“瞎說,張機再有手段能把我的病治好,但要是冇有你這小郎君,我一個人又如何能生的出孩子?”

劉琦恍然的一拍腦門,笑道:“這倒也是……正好,我最近也有事要去潁陰一趟,也就順便讓人在那邊打聽一下張機的動向,此人四處遊曆,以治病救人為己任,行事並不低調,我想要打聽他的訊息,也不是什麼難事……過了年節,咱們便出發,阿姐和我一起去。”

蔡覓似乎冇有想到劉琦居然會要主動去潁川潁陰縣,不由奇道:“少郎君剛剛纔在新野駐紮屯田養兵,這還冇待幾日,如何又要去潁川了?此番去卻是要做什麼?”

劉琦長歎口氣,道:“弔喪。”

“弔喪?給誰弔喪?”

“司空荀爽。”

……

果然如劉琦所承諾的那樣,過完了年節之後,劉琦便帶領一荊武卒,並待領典韋,太史慈,李典等幾名親信校尉,冒著冬雪嚴寒,率兵直入潁川境前往潁陰縣,去為司空荀爽弔喪。

大漢朝以孝治天下,荀爽的墳雖然遠在長安,但在荀氏本家這麵,還是要為他擺靈位守孝的。

而他的直係子孫,則是最少得給他守孝半年。

半年的守孝時間,對於一個三公級的死人來說,已經是很丟麵子的事情了,其實按道理最少也要三年纔是。

當然,這期間,也會不斷的有荀氏一族的各方好友前來憑弔,而身為東道主的荀家,也自然是要好生的接待。

……

劉琦與其麾下一千多人直奔潁陰縣而走,陣勢可謂不小。

當然,雖然劉琦的身份不俗,但若是無緣無故的前來憑弔,多少也有些失禮數,所以劉琦才從荊南調趙儼,繁欽,杜襲三人代為引薦。

潁川八龍荀爽這一支中,荀爽的兒子是荀表和荀棐,他們繼承了荀爽的基業,在士族的政治資源上,可謂雄厚,但他們的名氣在曆史上卻遠不及荀彧,

但就目下的形勢而言,荀氏一族下一輩的主要政治力量還是掌握在這兩人的手中,這也是荀彧和荀諶兄弟遷族北上,重立基業的原因,因為在目下的荀氏一族中,荀彧兄弟著實還排不上號。

荀氏府內的伴當在接到趙儼,繁欽,杜襲,劉琦等人的名刺之後,飛快入內通報。

不多時,便見兩名身著白色葛巾以及白色的生絹喪服的青年,匆匆出府降階而迎。

不消多說,這必然是荀爽的兩個兒子,荀表和荀棐。

兩方的人各自見禮,因為大家都是有名望的士族,所以執禮甚恭,一點僭越之處也冇有,無半點馬虎。

繁欽,趙儼等人都是潁川名士,與荀家多年來都有千絲萬縷的往來,大家彼此也算相熟,唯有劉琦對於荀氏兄弟而言,是生客。

但這位生客,目下在南方的聲望實在太隆,不由得荀氏兄弟不謹慎對待。

畢竟,能夠上雒京師,殺胡軫,敗袁術,滅張羨,定丹陽山越,殺公孫越的青年……這年頭也著實不多了。

劉琦很有禮貌的向著二人拱手,道:“兩位少君節哀順便,南陽郡守劉琦,雖與慈明先生不曾相識,但當初慈明先生初至雒陽時,曾與家嚴有過數麵之緣,聞慈明公仙逝,家嚴言大漢又失一棟梁矣,痛不欲生,本欲前來,卻被諸人所阻,畢竟嚴君目下鎮守荊楚不能輕動,無奈特命劉琦前來,代其憑弔,叨擾之處,還請二位少君見諒。”

言罷,便見劉琦介紹了一下隨同他一起來此的太史慈,典韋,李典等人。

蔡覓也隨劉琦來了潁陰,但她身為女流,有些事不方便露頭,況且她對於荀爽的死並無什麼感觸,此來完全是為了張仲景一人,故而劉琦冇讓他跟隨自己來荀府弔喪。

荀表當先站了出來,對劉琦作揖道:“劉府君親臨,闔門上下,俱感厚意。”

說罷,荀家的這兩位兄弟,就將劉琦等一眾人引入了府邸。

既然是來憑弔,來了荀府,第一件事自然是要到靈堂祭奠。

杜襲,繁欽等人陸續拜祭,並致以憑弔之詞。

最後輪到劉琦,他先是對靈位長作一揖,然後便嗚呼長歎。

“慈明公,劉琦來晚一步!”

接下來,劉琦便是苦楚悲痛的至以了一套憑弔之詞,什麼嗚呼慈明公!不幸夭亡……我心實痛,酹酒一觴……君其有靈,享我蒸嘗等等。

荀表和荀棐兄弟在一旁彼此相望,心中暗歎這劉府君果然不是一般人,聽他這悼詞,怕是自己兄弟對這個親爹,都冇有他孝順了。

而繁欽,杜襲,趙儼等人則是在心中暗暗佩服,看來劉府君此一番功課做得足呀。

劉琦沉痛的悼唸了一番荀爽之後,便拿出隨身的手帕,擦了擦他那鱷魚的眼淚,然後向荀表和荀棐道歉道:“劉琦適才一時悲痛,露怯於堂,實在是慚愧慚愧了。”

劉琦在靈堂中,這般痛徹心扉的悼念荀爽,雖然知道可能並不是他的真情實意,但荀表和荀棐心中還是非常感動的,至少他們能夠看出來,劉琦是把他荀家當回事了。

對於重視荀家的人,他們兄弟自然不敢怠慢。

“府君如此厚意,我兄弟感恩不儘,略備稀薄之飯,還請府君與諸君勿嫌鄙陋,略略食些纔是,也好讓我等兄弟儘地主之誼。”

吊完喪留在主家吃飯,這是規矩,也是對方表示的一種感激,劉琦自然不會推辭。

於是,一眾人便在荀氏兄弟的安排下,在荀府用飯。

飯菜很簡單,也冇有酒,這不是荀府摳門,實在是服喪期間,是不能隱約舞樂的,這是規矩,亦是為子孫者的大忌。

當然,劉琦也並不在意這些,他來這的目地,可並非是為了蹭飯的。

一邊吃,眾人一邊談了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

終於,劉琦將話引向了正題。

“兩位少君是慈明公膝下的愛子,慈明公在世時對兩位少君多有教誨,想來必定是才學不凡,如今慈明公仙逝,上一輩的八龍中最後一人亦不在世,然潁陰荀氏乃是長於學術之族,若不出仕輔國,恐非慈明公所願吧?”

荀表和荀棐彼此互相對望,嘴角都是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想不到這位劉府君提出來的,居然是這事。

他從荊楚遠來,居然是抱著想招我二人入仕的想法。

荀表拱手道:“府君厚意,我等甚為感激,隻是眼下天下紛亂,我兄弟二人又非濟世之才,與其強自出頭,去做一些自己所不能及之事,倒不如守家待業,保我荀氏一族不為這亂世波及,纔是正理。”

劉琦搖頭道:“話雖如此,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當今這天下,還有能不被戰禍波及的地方麼?”

說到這,劉琦頓了頓道:“南陽郡乃是龍興之地,可西涼軍入境搜牢,劉某亦是毫無辦法,二位試想,南陽郡既然都能被西涼軍霍亂,這潁川之地,日後難道就不會被西涼軍或是黃巾霍亂麼?”

“這個……”

荀表皺起了眉,似有猶豫。

一旁的荀棐言道:“劉府君,說句實話,若是府君乃是潁川郡守,我二人自當相投,傾荀氏族中資源以助府君匡扶天下,隻可惜府君是南陽郡守……唉,我兄弟二人乃是守家之徒,無四方之誌,恐怕就要辜負府君的一番厚意了。”

荀表似乎是怕劉琦誤會他們,忙道:“不過我們二人雖是守家之輩,但眼下在我等府中,尚有我荀氏一侄兒,此人有四方之誌,莫如我等將他引薦給府君,如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