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30章 荊州第一大佬駕到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30章 荊州第一大佬駕到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襄陽城牆上,劉琦與劉磐並列而立,遙望遠方不斷湧起的漫天煙塵。

劉磐的臉色蒼白,頗有些緊張。

他雖然是武人出身,好勇鬥狠,崇尚殄滅群醜,肅清寰宇的夢中理想,但親身經曆萬人以上的大陣仗,卻還屬首次。

他攥緊雙拳,低聲道:“江夏的宗族,居然聚攏一萬人馬來?他們若果真攻城,怕是少不了一場惡戰!”

劉琦心中清楚對方的來路,所以並不緊張,他用手掌支著下顎,向前微傾趴在城牆垛子上,看那些煙塵看的出神。

“堂兄怕了?”

劉磐自然是不能在兄弟麵前折了銳氣。

“兵法雲,十則圍之,五則攻之,倍則戰之……對方雖有萬餘,然我城中兵將與彼相較,隻多不少,且是守城一方,有甚懼哉?”

劉琦對劉磐很是滿意。

與剛隨自己入荊州開始,感覺堂兄成長了不少——性格上少了幾分浮躁,多了幾分理智,即使緊張,卻也不會亂了思路,能以冷靜的推論來分析眼下的情況。

確實穩重多了。

他剛想誇讚劉磐兩句,卻聽劉磐又道:“守城雖可立於不敗之地,但若閉關久守,未免太傷及顏麵,彼軍遠來疲憊,請允末將率領一支兵馬在敵軍未站穩陣腳前衝陣,定斬賊首而來懸掛於城門。”

劉琦果斷的把即將要誇讚劉磐的話咽回肚子裡。

看走眼了——他骨子裡還是那德行。

眼下來軍首腦未明,目地未明,戰力未明,你就要出去跟人家打?

還是得再多加磨礪啊。

不多時,卻見黃忠大步而來,對劉琦道:“少君,城上與城門的守備準備皆已妥當,石塊、擂木、箭支,金汁齊備,彼軍若是攻城,絕討不得好去。”

劉琦滿意地言道:“黃司馬辛苦了,還請傳令三軍,彼軍若至,不可隨意動手,需有吾之號令,若有違令者,立斬!”

黃忠聽了這話有些不甚讚同。

“少君,若是彼方當真為敵,末將建議待其在城外站定列陣前,便以箭雨射之,一則可判斷彼之戰力,斷敵軍陣之型,二則也可適當殺傷彼軍,以振軍威。”

劉琦淡淡一笑:“不行。”

黃忠很不理解,少君如何這般沉得住氣呢?

劉琦也很無奈,他總不能跟黃忠說,我讓你在城上安排佈防,隻不過是給城內的人做做樣子看而已,因為那一萬人根本就不是我們的敵人……

彼軍領頭的,很可能是——是我爹!

我爹……

爹……

不多時,那一萬江夏私軍便已經來到了襄陽城郭外的兩箭之地。

那些江夏私軍的騎兵較少,大部分都是步卒,放眼望去,儘為長矛軍、戟兵、鈹兵與弓弩手,彼方根據兵種而列為方陣。

劉琦轉頭問黃忠道:“司馬,汝觀彼陣勢如何?”

黃忠認真的瞅了一會,隨即搖了搖頭道:“軍容鬆散,佈陣速度慢,兵種搭配雖是循規,但缺少變通,很是一般……而且最重要的,是對方在城下列陣,我軍並不攻彼,然對方卻無有陣型,可見各曲兵卒皆臨時拚湊而成。”

古代戰場上,可用的陣型極多,如魚鱗陣,方圓整,鶴翼陣,偃月陣等等,對於攻堅確實都有非常明顯的作用。

但並不是每一支兵馬都能夠達到這個境界的,陣型說了簡單,但要是實際操作,一則要有能夠編列出類似陣型的戰將,二則要有最精銳的士兵,能夠在作戰的同時還兼顧主陣的旗令以及部首之令,按要求行之,而且士卒彼此間還要互相兼顧,這對兵馬的素質要求極高。

郡國級以下的軍隊素質,想列出有效的陣型,根本就是夢想,縣級兵士上了戰場大部分都模棱兩可的站位,一旦開始交手打仗,基本就是各自亂掄王八拳,誰也顧及不到誰了,還哪管什麼陣型。

所以很多識兵之人,通過觀察陣型,就能判斷敵軍的戰力和對方將領的優劣。

劉琦歎了口氣,繼續問道:“若給汝相同的兵馬,汝可勝之否?”

黃忠不屑地:“似這等佈陣之將,若由吾與彼相峙,休說一萬,隻需三千兵壯,便可儘破其眾!少君放心,今日這仗,末將必勝無疑!”

黃忠這話中,雖多少帶點自捧的成分,但他卻闡述了一個事實,就是對方的兵馬不堪一擊,其兵馬主帥缺乏軍事能力。

劉琦聽到了這番話後,竟是頗為惆悵的歎了口氣。

劉磐和黃忠頗是不解。

怎麼聽了對方戰力不強,劉琦反倒是不高興了?

就在此時,對麵的方陣中,一騎飛奔而出,直奔襄陽而來。

那騎兵的馬上繫著響鈴,手中持一高纛,旗上無有一字,卻也是掛滿了鈴鐺,奔馳之間發出了‘叮鈴’‘叮鈴’的響聲。

襄陽城上的弓弩手,並無人放箭,任憑他奔馳了過來。

白日鳴鈴,夜間舉火——是為兩軍陣前信使,除非是主將特彆下令,否則一般不會射殺。

信使匹馬奔馳至城池下,衝著城樓上高呼道:“漢,荊州刺史表!率江夏郡郡士二十七、士卒一萬,至襄陽赴任,守城將校若聞,請速報襄陽主事者,卓其領襄陽城中官吏,開城迎劉使君入城!”

那信使的嗓門很大,再加上城上城下的人雖多,卻無一人呱噪,聲音順風飄入城上,清晰的傳進了每一個人的耳中。

城樓上,立時一陣嘩然。

劉磐的嘴巴合不上了。

他驚訝地盯著城下的信使,驚道:“迎使君?叔父不是還在雒陽交接北軍軍務麼?如何來了荊州?還從江夏帶來這般多的兵馬?”

他扭頭看向劉琦,卻見劉琦一臉平靜。

“你早就知道了?”劉磐有些委屈:“你和叔父一同瞞我?”

“我當然不知道了,我也隻是在聽說了江夏軍來襄陽,才隱約猜到的。”劉琦緩緩回道。

黃忠道:“少君,吾等現當如何處之?”

“來者既然說是嚴君已至,定是帶了信物,司馬派人取他信物給我看。”

“諾!”

黃忠立刻去辦這事,劉磐卻冇肯放過劉琦,追著他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堂弟,汝如何猜出來者是叔父?”

劉琦回道:“兵不厭詐,咱家這位劉使君,年輕時受黨錮之禍,半生跌宕起伏,幾經跌難,這年紀大了心思就越發精細了,想來在雒陽交接軍務,本用不上三個月,但嚴君一直這麼對外宣稱,是為了迷惑荊楚之人,包括可能截殺他的袁術和孫堅,”

“卻是連你我也瞞過了……後我寫家書給嚴君,請其委蔡、蒯要職,他應該猜到你我要在襄陽行大事,索性便答應你我,將五大家族統統封了個遍,算是助你我成事,然後乘宜城之亂,自己暗中前往江夏郡對付當地宗族,或招或殺,想來也是用了不少手段。”

劉磐聽的腦仁兒疼。

“也就是說,你我一直在明處對付襄陽宗族,而叔父則是乘著這個空隙,去想辦法收江夏郡了?”

劉琦點了點頭,道:“荊州七郡,南陽郡在袁術手中,荊南四郡過遠,若要在荊州立足,非得平荊北的南郡和江夏郡不可,如今兩郡皆定,這荊北便算是儘在嚴君掌中了。”

劉磐目瞪口呆的聽著劉琦說完,心中泛起了滔天巨浪。

“真好生詭詐……”

“嗯?”劉琦眉頭一皺。

“咳,咳!”劉磐趕緊改口:“我是說,叔父好生縝密的心思……”

劉琦‘噗’的一下樂了,他伸手拍了拍劉磐的肩膀,心中暗道:說詭詐都算是誇他,這分明就是賤!

不過賤的蠻讓人舒服的。

另外一邊,黃忠派人用繩索拴著籃子,從城牆下放了下去,那信使將劉表的信物放入其中,城上的士卒又將籃子拉了上去。

佐證是一卷簡牘,裡麵是劉表的親筆書信,外加其隨身佩戴的嚴卯。

劉琦仔細的覈對了一下那枚嚴卯……正方柱體,中心貫孔,以穿係赤,上刻三十二字卯文,正是劉表的貼身之物。

“是嚴君的。”

劉琦將那嚴卯交給劉磐驗看,待劉磐亦確認之後,便道:“堂兄,你代我去通知蔡瑁和城中官吏,讓他們趕緊來此相迎……黃司馬,汝速速打開城門,我親自出城迎接嚴君。”

“諾!”

……

襄陽城的城門緩緩打開,劉琦率眾步行出城,黃忠緊隨在他的身後貼身保護。

遠處的江夏軍陣緩緩打開,一隊侍衛保護著一名身材瘦削高大的長者,向著襄陽城門而來。

待到城下,那長者翻身下馬,緩緩挪步來到了劉琦的麵前。

劉表身材高大,當有一米八十以上,麵容瘦削且有棱角,即使已經近半百之齡,卻依稀能看出些俊美姿容的影子。

可想而知,他年輕時長得得有多招蜂引蝶。

若冇記錯,漢末諸侯圈中有記載的三大帥哥,應是袁紹、劉表、公孫瓚了。

流傳於後世的篆文,對他們三位諸侯的評價,不是溫厚偉壯,就是姿貌威容,可謂是諸侯中的顏值擔當。

至於三國兩晉的幾位大佬……曹操姿容短小,不好看。

孫權則方頤大口,骨體不恒,多少沾了點另類,說好聽些是類混血,說不好聽點像串兒。

至於劉備,目能顧耳,雙臂過膝……整個就一怪物。

司馬懿更彆提了……鷹視狼顧,純野獸派。

劉琦很是感激,在這個異類遍地的諸侯圈中,自己能遺傳到劉表的基因,當一個普通的凡人帥哥,實在是上蒼對他莫大的眷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