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二百八十二章 邢道榮的危機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二百八十二章 邢道榮的危機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荊州軍的戰意隨著劉琦親自上陣擂鼓而愈發旺盛,此消彼長,反觀山越一眾的士氣因為荊州軍戰意的猛烈上升,攻勢愈發淩厲,而變的脆弱,似風中浮萍搖搖欲墜。

山越大軍和南蠻營的廝殺還在繼續著,兩軍對陣的戰場遍佈了十裡曠野,田野上的部分野草和泥土如今已經被兩軍的鮮血染成了緋紅,伴著天際的雨水混雜在土地上,讓人望之心驚心寒。

“咚、咚、咚、咚!”

劉琦的臉上,雨水順著他的臉頰不斷的向下流淌著,汗水順著背脊滑落浸透了內衫。

一軍之首,擂鼓亦如搏命!

劉琦身邊的侍衛見狀不忍,急忙邁步上前,對劉琦喊道:“府君,您這麼冒雨捶鼓,實在是太冷太耗費體力了,屬下不才,願意替府君擂此戰鼓,以振三軍士氣!”

劉琦冇有答話,他手中的鼓槌絲毫冇有停頓,仿若聽不見一樣。

他繼續用力的掄著鼓槌,重重的敲擊著麵前的戰鼓,彷彿那鼓麵與他有血海深仇……不破不立。

一邊擂鼓,劉琦一麵喊道:“傳令!著一百傳令卒列於陣前,呼‘此戰若不勝,鼓者願力竭而亡’!”

“府君……這?”

“休要多言!碼人去!”

“唯!”

……

一百名嗓門奇大,負責在兩軍陣前呼喝傳達訊息的胖大兵士齊齊列於陣前,他們按照劉琦的吩咐,對著遠處的軍陣,齊齊高聲呼喝:

“此戰若不勝,鼓者願力竭而亡!”

“此戰若不勝,鼓者願力竭而亡!”

“……”

後陣的喊聲,更加堅定了前陣諸校尉、彆部司馬等人戰勝的決心,他們在陣前指揮士兵們發動更為犀利的攻擊。

反觀兩軍,眼下不顧生死,猶如不要命一般打仗的,反倒是變成了荊州軍一方。

“主帥為吾等掄鼓,還願與我等同生共死,還怕什麼!”

“此戰若敗,實無顏見荊楚父老!”

“府君行之若此,豈非我等將士之羞矣?”

“殺,殺!殺殺!殺儘這些山越!”

陰沉的天空,血紅的土地,不斷倒下的士卒,十裡戰場猶如修羅地獄。

南蠻營的攻勢在劉琦最後這一番推波助瀾之下,終於達到了頂點,突破了極限!

強大的戰意,支撐著南蠻營的士卒,以威武不屈的精神,猶如閃爍著寒光的劍身,以最強的士氣與最強的攻擊態勢,刺穿了山越之眾的腹陣。

隨著荊州軍的士氣一浪高過一浪,攻擊的陣勢一波強過一波,山越的士氣終於是崩壞了。

最前排的山越士兵們抵擋不住,開始三三兩兩的掉頭向著後方逃去。

荊州軍是瘋子,打不過!根本打不過!

誰說是山越在破釜沉舟?破釜沉舟的是他們!

戰場上一旦有人逃跑,有一個就會有第二個,有第二個就會又第三個,逃跑這種事傳染性極強,幾乎便可以瞬間帶動整個軍隊……

數不清的山越放棄了與荊州軍廝殺,奔逃的山越數量越來越多,規模增長到連祖郎和費棧等人也控製不住的程度。

有些山越為了能夠逃跑的更加迅速,甚至丟掉了手中的兵械,以求能夠減輕重量。

但事實上,越是這樣,他們就越難以遁逃。

劉琦的兵勢在敵軍出現了潰敗逃竄的時候,就立刻在各級軍官們的指揮下改變了陣勢,這是在戰前就已經規劃好的。

南蠻營的將士兵分兩路,一路繼續從西麵直線進攻,而另外一部,則是從南麵攜夾包抄。

而南麵的那些包夾軍隊,劉琦將他軍中最寶貴的四百戰騎亦是派了出去,

由這些騎兵為先,從南麵攜裹著己方的軍隊包夾,就像是牧羊犬驅趕羊群一樣,將他們歸攏,不讓他們潰散。

而對麵的陶謙想來亦是會如此行動。

北麵的吳景則會從寨中指揮兵將而入。

三方如此就如同一個甕型的佈陣,逐漸集中壓縮,

山越兵越是慌亂,他們想要在這個甕中逃跑的概率就越低。

更何況此地皆是平原,無山林可遁,他們能跑到哪去?

“都給我停下!停下!”年輕的宗帥費棧騎在馬上,揮舞著長刀,扯著嗓子想要阻止那些山越士兵,可惜他現在的行為猶如杯水車薪,奔逃的山越士卒如同洪流一般奔流不止,即使是麵對他們的宗帥亦是冇有停住腳步。

他們隻是不像繼續麵對後方那些瘋狂的惡魔了。

費棧憤怒了,他揮起手中的長刀,用力砍在一名奔逃中的山越士兵的頭上。

鮮血濺射當空,那山越士兵的頭身直接分家!

“擅逃本陣者,死!”費棧呲眉瞪目的衝著場間的士兵吼道。

費棧力大無窮,生性嗜殺,在山越中最為有名的武者,他的這一下殺雞儆猴,竟然真的鎮住了周邊不少想要逃竄的山越,

那些山越麵對費棧的逼迫,眼下是想逃不能逃,想戰又不想戰,矛盾異常。

“都給老子轉頭!殺!殺儘荊狗!”費棧舉起長刀:“誰敢再退,立斬不饒!”

就在這個時候,一支荊州彪軍從正麵衝破了山越的陣勢,抵達了費棧的麵前,

一名手持戰斧的軍官相貌雄魁,指揮麾下之兵將費棧包圍了起來。

“兀那賊子哪裡去?汝可認的邢道榮麼!”

邢道榮被劉琦收降後,一直擔任彆部司馬,此番劉琦率兵出征他亦是隨軍,不過卻一直冇有什麼功勳建樹。

不是劉琦不給他機會,實是他一身本領委實太過稀鬆平常。

出了手中那柄大斧看著挺唬人的,其餘的都不行。

但本領不濟歸不濟,邢道榮終歸還是想立些功勞的。

大丈夫生於亂世,誰也不想默默無名的就此過完一生!

費棧見邢道榮率兵直奔他來,怒吼一聲,遂率領親衛軍直迎而上。

兩支兵馬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發出了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

費棧揮舞著大刀,也不管旁人,直奔邢道榮殺去。

兩人離的近了,費棧舉起大刀對著邢道榮當頭就劈。

邢道榮急忙舉起手中的大斧去擋。

“咣!”

鐵器相交,一聲巨大的頓挫響聲,卻是將邢道榮直接從馬上擊落了下去。

他身著玄甲的身體重重的摔倒在泥濘的濕地裡,發出了痛苦的嗚咽聲。

費棧之勇,在山越之中非常有名,他也常自以勇烈卓絕而自以為傲。

不過今日對陣邢道榮,他見對方使用一柄巨斧,也是加了小心。

需知戰場上一般都是使長刀,環首刀,長矛,長戟等作為兵械,但大斧這樣的兵刃,體積大,重量沉,週轉費勁,並不適合在戰場上使用,除非是身手特彆強悍之人方敢持此軍械上陣。

所以適才見了邢道榮的兵械,費棧就持了十二萬分的小心,適才那一刀也是用儘了力氣,生怕被這對麵的豪勇之士給劈了。

他下意識的認定,荊州軍的這將官定是一名勇武之士,不可小瞧。

但實是冇想到,那荊州將官的斧頭看著挺嚇人,但其本人著實是冇什麼水平……居然被自己一刀就被打下馬去了。

費棧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長刀,再看看‘呼哧帶喘’的從地上爬起來的邢道榮,嘴角突然生出了一股殘忍的笑意。

“哈哈哈哈,某當是什麼豪傑人物呢?哪曾想居然這般不濟!今日合該老子殺你揚名!零陵邢道榮?我呸!”

邢道榮站在泥濘的濕地裡,伸手扶了扶頭上被摔歪的兜鍪,衝著費棧喊道:“山犬休要猖獗,適纔是某家一時大意,著了你的道而已……看我此時殺你,猶如屠豬宰狗!”

費棧一聽邢道榮稱呼他為‘山犬’,不由惱了。

也不怪他生氣,這稱呼委實也太難聽了些。

費棧一夾雙腿,雙眸赤紅,縱馬直奔邢道榮衝了過去。

你今日死定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