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二百八十章 天下強軍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二百八十章 天下強軍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前有吳景立寨守糧,左右兩方有徐州軍和荊州軍兩麪包夾,四麵乃是平原,步兵遠離山脈很難逃遁,在這種時刻,山越當中最勇猛的祖郎和費棧下定了破釜沉中的決心。

卻見祖郎騎著他胯下的劣馬,在場中橫向奔馳,一邊縱馬一邊對眾山越揚聲呼喝道:“郡中官吏不仁,以糧秣為誘餌騙等下山,三麵夾擊意圖聚殲於我等,這是要斷我等生路,讓我等死無葬身之地!兒郎們,隨某一起衝鋒,擊破郡軍,生擒敵首,如此既可脫逃昇天,也可得丹陽之官糧也!若能功成,丹陽倉廩從此儘由我等隨意取之也!”

另外一邊,費棧亦是高聲喝道:“吾等絕不能坐以待斃!弟兄們隨某衝出去,咱們若是拚殺,則尚有一線生機,若不戰則無異於坐以待斃!”

“絕不坐以待斃!”

“跟大帥衝出去!”

“殺了郡軍郡中官員,我們就有糧食了!”

“跟這些狗賊拚了!”

“左右都是死,怕什麼!”

當下,便見費棧和祖郎兩部的兩萬兵馬,在他們二人的帶領下,向著西麵的荊州軍所在衝去。

而其餘的宗帥看到了他們兩人的行動,也是回過了神,深然二人之言。

眾宗首皆指揮山越之兵,各自率領兵馬分彆向著兩個方向衝殺,隻求能夠在敵軍包圍中殺出一條生路。

荊州軍目下所麵對的,是丹陽山越中最為強大的兩股勢力,費棧和祖郎!

年輕的費棧在丹陽山越中,以勇猛無匹而著稱,年紀稍大些的祖郎,則是丹陽山越諸部中,勢力最為強大的宗帥。

在他們二人的帶領下,奔西而走的山越之兵士氣越發高昂,戰意越發濃烈,他們口口相傳宗帥和費棧適才鼓舞三軍時所言。

不錯!眼下既是已經陷入了敵軍的包圍,若是不拚死一搏,那便是坐以待斃,有死而已。

山越之眾本來就是勇悍之輩,碰到這樣的絕境,竟也激起了他們想要拚死一戰的血性。

很多的山越不再沉溺於恐懼和慌亂,他們奮起餘用,拚儘全力跟隨著費棧和祖郎,向著阻擋他們退路的官軍拚死衝去。

山越的士卒如同黑色的潮水,在平原上洶湧奔流,他們一邊揮舞著手中雜七雜八的兵械,一邊高聲廝鳴,似乎是在宣泄著胸中的怒意,那一往無前的氣勢猶如水銀瀉地。

“喀喇喇——!”一直烏雲密佈卻不曾下雨的天空,突然間一聲驚雷,震動四野!

劃破天際的閃電照耀著大地,宛陵城北麵的平原因為烏雲的籠罩而變的越發陰暗,大雨隻怕是隨時便會傾盆而下,灌澆天靈。

劉琦仰頭看天,眯起眼睛喃喃地嘀咕了一句:“好一記雷霆之威,這是要下大雨了麼?”

劉琦身邊,身著甲冑的趙範上前對他道:“府君,電閃雷鳴,怕是頃刻間便要有大雨傾盆,如此隻怕於我軍包夾不利。”

“於我軍包夾不利,但同時也更不利於山越奔馳遁逃。”劉琦冷冷言道:“該怎麼做,還怎麼做……我要辦的事情,便是有雷霆萬鈞洪水冰雹,也休想阻止。”

聽了劉琦的話,趙範不知為何,心中隱隱的有些寒意。

他不敢看劉琦,而是低著頭喃喃回道:“諾!”

……

與此同時,在荊州軍負責第一波衝鋒的黃忠卻是突然勒馬,然後舉起了自己的手,高聲道:“前軍駐步!”

而荊州軍事前早就已經所有規劃,第一陣的兵將似乎早就在等待黃忠的下令,皆齊齊的停住了腳步。

那些第一排的盾牌兵和長矛兵皆蹲下了身體,將身後第二排的士兵們讓了出來。

第二排的兵卒們放下了兵刃,齊刷刷的從背上拿下長弓,又從隨身的箭壺中取出羽箭,一手架弓,一手拉弦,瞄準了對麵那些呼嘯而來的山越之眾。

“校尉,山越已近兩百步!”黃忠身邊的一名曲軍侯高聲喊道。

黃忠滿麵淡然的點了點頭,並無表示。

“校尉!山越已至一百五十步!”

黃忠緩緩的抬起手右手,似乎在做準備。

而那些看到他手勢的弓卒,則是繃緊了精神,開始瞄準了自己對麵正在奔馳的對手。

“校尉!山越已至百步!”

黃忠依舊是麵無表情。

那曲軍侯額頭上的汗珠似都要落下來了。

這是要等到什麼時候纔開始放箭啊?

“校尉,敵軍已至七十步內了!太近了!”

待山越衝至七十步內,軍侯的聲音已是急的不行,而黃忠終於緩緩開口道:“下令放箭!”

軍侯急忙轉身喝斥道:“黃校尉有令!放箭!”

“放箭!”

“放箭!”

“嗚嗚——!”

數十名傳令兵卒齊齊高聲揚天長呼,高昂的聲音瞬息間遍佈前陣。

而督促三軍放箭的號角聲亦是響起。

“嗖——!”

“嗖嗖——!”

“嗖嗖嗖——!”

前陣一排上千名弓手依照軍令,將手中的弓弦鬆開,讓他們手中的箭如同流星般的射了出去。

由於距離實在太近,這一波的弓箭命中率奇高,直接將奔馳在最前方的山越射倒地一大片。

那些快速奔馳中的山越前排士兵倒地後,後排奔馳的人閃避不及,亦是被絆倒在地一大片,而再次被絆倒的人,又形成了後方奔馳中士卒腳下的障礙,被瘋狂踩踏。

一時間,適才還是一往無前的山越之兵,前方的陣勢驟然呈現出一片混亂,適才還如同滾滾洪流的他們,此刻乍然間猶如撞上了攔水的堤壩,竟是被生生的在原地阻隔了下來。

眼看著因為己方的一波箭雨而導致陣型大亂,黃忠的嘴角刮掛起了一絲冷笑。

“果然不出老夫所料,這些山越青壯雖然悍勇,可惜卻冇有經過正式的操練軍演,各部分不同屬,無統一調度——單打獨鬥,或可稱之為強,一旦結陣為軍,無異於烏合之眾!”

說罷,卻見黃忠一揮手,長聲喝道:“分陣!”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卻見荊州軍第二排的弓兵們分散開來,每名軍卒按照隊列跑位而站,第一排的盾牌兵和長矛兵則是齊刷刷的起身,繼續執盾挺矛,向著前方碾壓。

而在他們的身後,以魏延,張任,太史慈等人為首的衝鋒軍則是迅速跟進,奔著混亂的山越之眾殺了過去。

山越軍的大部分陣勢雖然被箭雨所阻撓,但還是有部分步卒冇有停滯,衝上前來。

他們猶如瘋狗一樣,揮舞著兵械,猛然撞擊在盾兵的陣勢上,發出了巨大的轟鳴聲。

那些盾發出了叮咚叮咚的刺耳聲響,很多盾兵被山越衝擊開來,露出了缺口。

但更多的,是盾牌陣中的長矛從縫隙中探出,猶如黃蜂尾針一樣的紮在那些山越士兵的身體中。

隻是一刹那,場間便已經是血肉橫飛。

而後年,魏延,太史慈等的近戰步卒亦是趕到。

荊州軍的敢死軍似遮天蔽日的烏雲,黑壓壓的,他們揮舞長戟和環首刀,頃刻間便殺儘了那少量的衝陣山越,然後又與盾兵一起,迅速的向那些被絆住的山越大部兵將衝去。

山越大部隊此刻剛剛纔調整完陣勢,他們適才被荊州軍一波箭雨阻斷了攻勢,眼下剛要再整攻勢,卻發現對方居然反守為攻,反向己方殺來,且頃刻間便已經來到己方陣前。

經過這兩番的變化,山越的氣勢比起適纔剛剛受祖郎和費棧鼓舞的時候弱了不少。

而荊州軍則是以有心算無心,蓄勢待發,占據了一時的上風。

荊州軍士卒們手中鋒利的兵刃,猶如死神的索命鐮刀,盤旋在山越士兵們的頭頂,以無所畏懼的氣勢,收割著他們的生命。

走在最前方的荊州軍兩兩配合,手持大盾和手持長矛者必結伴而行,以盾和矛互相結成陣型,以高速且整齊的步伐向著前方迅速的推進著,遇人變立盾,後以長矛突刺。

山越士兵迎上那了些矛盾之兵,根本就殺不進去,有時候甚至可能連人都看不清楚,就被對方在身上戳出一個血窟窿,然後便仰頭倒在地上,再無聲息。

那戰盾和長矛,就如閻王的索命符一般。

兩方交戰,山越雖然敢於死拚,但論及整體戰力,他們卻差了荊州軍不是一點半點。

那不是靠氣勢和勇氣就能彌補的差距。

荊州軍以荊蠻士兵為根基,以當初劉琦安插在荊蠻士卒中的那些曲軍侯,屯長,隊率,什長,伍長為骨架,以黃忠,魏延,張任,沙摩柯等校尉和彆部司馬為靈魂,指揮得當,各部分工明確,這是山越這樣隻會拚悍勇的散兵遊勇比不了的。

南蠻營的整體構架在戰力上便足矣拉開山越不隻一個階梯。

黃忠,魏延,張任等校尉司馬姑且不論,單說那些曲軍侯,屯長,隊率等人物,各個也都是當初追隨劉琦在北方鏖戰西涼軍和幷州軍的銳士,後又酣戰袁術的南陽軍,南下平討張羨的桂陽軍,最近又與陳蘭和橋蕤的淮南軍,陶謙的丹陽精兵拚死血戰過,各個皆經曆過大戰,且這些大戰中的對手,一個比一個強悍。

如今這些中層軍官,隨著時間的成長,也成為了荊州軍的不可或缺的中堅力量,他們不再是衝鋒陷陣的大頭兵,而是能夠協助黃忠等高級校尉將官維繫軍隊整體戰力的中層,是荊州軍的骨骼框架之所在。

如今的南蠻軍,在他們的支撐下,已經一腳踏入了天下強兵之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