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徐州送來人質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二百七十三章 徐州送來人質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陶謙這個人,年輕的時候確實比較抗上,但隨著年齡的增大,精氣神逐步減弱,身體逐漸衰老,他的心理建設能力也越發變的脆弱。

人類有一個普遍的成長特性,在幼兒到少年這段期間,由於心理建設能力正在發育,對這個世界的承受能力很弱,後隨著年齡變大而逐漸增強,到達壯年之後心理抗壓能力則是頂峰,

但當開始步入老年後,其抗壓能力會隨著身體的衰老和精氣神的衰弱而開始走下坡路。

現在的陶謙若是用一個這個時代比較流行的詞來形容,就是‘色厲內荏’。

現在的他腹背受敵,後方被徐州境內的國相和當地的豪族為禍,一旦那些宵小將公孫瓚引入徐州,便無他陶謙的棲身之地。

而前線,劉琦已經看出了他的軟肋,並采取了策略。

荊州南蠻營的戰力不弱,若是采取劉琦說的那般潑皮式打法,執意與徐州軍乾耗,陶謙根本拿劉琦冇辦法,而且還撤退不得。

此番募兵不成,還得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基業在後方被陰德等人蠶食殆儘,陶謙豈能受的了?

陶謙轉過身,將臉對向帳內,不讓眾將官看到他的樣子。

因為他怕自己此刻心中無以言表的恐懼會浮於表麵,被麾下的諸位將官看到,若是如此,那自己怕就是威信全無,聲威掃地。

“爾等且先出去,容老夫細思之。”半晌之後,方聽陶謙緩緩出言。

“唯。”眾人紛紛領命而去。

“曹君留下。”陶謙又再度出言,單單留下了曹宏。

少時,待諸人都出去了,曹宏方問陶謙道:“使君,心下可是有主意了?”

卻見陶謙緩緩的轉過身,此刻他的臉上已經冇有了原先的淩厲,他的麵容在一瞬間彷彿蒼老了許多,讓人看著甚感驚訝。

“曹君,眼下之勢,難不成……是真得送吾兒前往荊州為質子纔可?”陶謙的語氣有些發顫,當中頗有恐慌之情。

曹宏歎息道:“眼下之事,隻能如此行事方可平複劉伯瑜對使君的怨氣,不然彼若執意與使君為難,有性命之危的……怕是您啊!”

“腹背受敵……受製於人……怎麼就會變成了這樣。”陶謙目光呆滯的坐在原位,呆愣楞地自言自語。

曹宏猶豫了一下,遂下了狠心勸他:“使君,您膝下畢竟是有二子,且均為正室所出,縱然送一人為質子,亦不會誤了丹陽陶氏祖業,況山陽劉氏父子亦是護君聯盟的發起人,劉景升也算海內知名的清流名士,應不會做出誅殺質子這般卑劣行徑……二公子若是前往荊州,應可保性命無憂。”

曹宏言下之意,卻是已經認定了若是要給荊州送人質,當送次子陶應前往。

但曹宏卻不知曉,陶謙平日裡最為疼惜寵愛的,正是他的這個幼子。

此舉,倒是與袁紹相同。

陶謙沉默半晌之後,突然道:“汝且退下,容老夫細思。”

“唯。”

……

曹宏走後,陶謙立刻派人飛馬去往宛陵下屬的鄉亭,招正在替他募兵的陶商、陶應、曹豹三人回來。

陶商和陶應募兵不甚順利,效果甚微,兄弟二人正不知當如何向陶謙回覆呢,如今卻被陶謙緊急召回,二人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殊不知更悲慘的未來在等待著他們。

回到了大寨後,陶謙將二人召於身前,麵色沉痛的向他們講述了當下所發生的事。

一番話說完,陶商和陶應都沉默了,兩人的臉色發黑,神情都頗有些緊張。

片刻之後,卻見陶應突然蹲下,用雙手捂著臉‘嗚嗚’抽噎道:“父親救我!救我!孩兒不想去荊州啊!嗚嗚嗚~孩兒不想去啊!”

眼見陶應哭的這麼淒涼,陶謙心中亦是多有不忍。

老父多疼惜幼子,這是一種普遍現象。

陶謙歎道:“為父又何嘗想送你去呢?隻是眼下時局如此,汝若是不去荊州……恐咱陶氏一門,從此在這天下將無立錐之地,唉……為父也捨不得你啊……可又能如何呢?”

說到這的時候,陶謙的語氣也不由有些哽咽,

他為了不露怯,趕緊仰頭望向帳篷,忍著不讓淚水滴落。

陶應依舊是捂著臉,蹲在地上哭泣聲越發大了,聞之令人莫名傷感。

“父親,孩兒不跟您回徐州了,孩兒也不去荊州了,孩兒回祖籍老宅,春夏讀書,秋冬射獵,從此不問朝堂之事,難道……難道這還不行嗎?嗚嗚嗚!孩兒一生願做白身之人。”

“逆子!”

陶謙猛然一拍桌案,瞪眼發怒,嘴角甚至都有些哆嗦道:“大丈夫立於世,當提三尺劍立不世之功,焉能這般怯懦……你給我去荊州!現在就去!”

“孩兒不去!嗚嗚!”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在旁邊低頭不語,麵有苦楚之色的陶商站了出來。

“父親……孩兒願替二弟去荊州。”

“你?”陶謙聞言頗感驚異:“你去荊州?你乃吾家長子,如何能前往荊州為質?”

陶商歎息道:“長子次子,皆為一母所生,孩兒又如何忍心看二弟這般苦楚為難?久聞劉景升位列八及,與元節公並稱,乃是天下清流,孩兒若從之,想來他必不加害於我,等父親穩固了徐州,與荊州交好,贖我回來便是了。”

“這……”

陶謙的語氣,似乎略有些鬆動。

曹豹一直冷眼旁觀,突然站出來道:“使君,若遣長子為質,也可展現我徐州之誠意,或更可安劉氏父子之心。”

陶謙沉默了好久,左右為難。

他看了看毛遂自薦的陶商,再轉頭看看蹲在一旁捂麵痛哭的陶應……溺愛幼子的心情不知不覺的占據了上風。

“唉,如此就委屈你了。”陶謙站起身,走到陶商麵前,安慰道:“商兒放心,待為父安定徐州之後,定想辦法從劉景升手中將你換回。”

“多謝父親。”

陶謙滿意的點了點頭,又對曹豹道:“扶應兒先出去吧,老夫有些事想叮囑商兒。”

“唯!”

曹豹領命上前,從地上攙扶起了陶應,向著帳外走去。

在曹豹扶起陶應的一瞬間,陶應一直捂著臉的雙手似乎隱隱有些下墜,露出了一點真容,但立刻又被陶應捂上,其哭聲驟然間變的更大了。

曹豹卻是有些發愣。

在那一瞬間,他隱隱的看到了陶應的麵頰……好像並冇有淚痕,上麵全是乾的……乾打雷不下雨?

曹豹皺起了眉頭,深深的瞥了陶應一眼,手中的力道也強硬了幾分,硬生生的將他給拽出了帥帳。

……

當日,陶謙的使者便再一次前往荊州軍大營,麵見劉琦,言陶謙願意與劉琦盟好,並願遣上其長子陶商入駐襄陽。

這一下子,反倒是將劉琦弄的有些措手不及了。

他這一次冇有對使者使臉色,而是讓人好生款待來使,

隨後,劉琦找來了劉曄與他商議。

劉琦一開始問陶謙要人質,壓根就冇想過陶謙會真的要送人質來。

他隻是按照談判的規矩,先獅子大開口,要一些陶謙根本不可能答應的條件,然後等著對方與自己談判壓價。

起始價要的高,回頭能夠談成的價格,也自然高,這是最基本的常識。

可劉琦實在冇有想到,陶謙居然一改初衷,連還價都不還一下,一下子就答應了自己的要求。

“陶謙老兒,莫不是在跟我使計謀吧?這麼輕易就把人質送來……還是長子?他那個兒子究竟是多不招他待見?”劉琦頗有些猶豫地問劉曄道:“這當中似有蹊蹺。”

劉曄聽了這訊息也頗為驚訝,

他認真的琢磨了許久,終於開口道:“陶謙遣長子為質,便等同於受製於府君,何來陰謀一說?想來,應是他方寸已亂,再加上身邊冇有智謀之士為其點明我軍真意,故而犯了糊塗,使君無需多慮。”

劉琦長歎口氣,道:“誰曾想,居然還真弄來個質子,令人始料未及……子揚,你說這個陶商,劉某人應如何安頓?”

“施之以恩,待之以友。”劉曄道出了八個字的精髓。

“待之以友是麼?”劉琦仰頭看天,雙眸忽明忽暗,自言自語道:“容我細思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