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凶猛的南蠻營(四千字章節,半夜還有一更)

初平二年八月十五日,汝水旁邊的重洱灘邊,因為時間是初晨時刻,使得水麵上顯得霧氣濛濛,煙霧繚繞。

五千精銳的南蠻軍士在劉琦的率領下,全部集結在可以登錄的險灘附近,在瀰漫的大霧之掩護下,將士們在遠處的林中,觀望著袁術軍的大小船隻全部靠岸,一個個在心中也都打起了鼓點,一種緊張的情緒開始瀰漫在這些士卒的心間。

而汝水之邊,戰船依次抵達了岸邊,袁軍的士卒們從戰船上跳了下來,將小船拉扯上岸,大船隻則是依著渡口各處邊境拋錨停靠,袁軍士卒們持著兵械,抱著甲冑登錄,一邊收拾後續,一邊在岸邊往來呼喝,尋找隊伍。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船隻停靠著了河岸之邊。

眼見袁軍的一大半船隻都已經停靠在了岸邊,張任遂壓低著嗓音對劉琦道:“府君,眼下應可以進軍了!”

聽了張任的話,劉琦緩緩的點了點頭,道:“傳令諸部兵將,準備接敵!”

一旁的魏延急忙命人將劉琦的話傳下去通知各部。

少時,諸部皆得到了將令,埋伏在林中的南蠻營士兵皆準備完畢後,卻見劉琦緩緩的從地上站起了身。

為了防止被敵軍探查到己方的情況,他適纔在山林中一直都是用蹲著的姿勢觀察敵軍陣勢,此時突然站起身來,卻是因為蹲的太久而感到腿麻,幾乎都不過血了。

劉琦的身形微微一晃,有些栽歪,卻是被典韋眼疾手快的扶住。

“府君,且慢些。”

劉琦深吸口氣,轉頭吩咐典韋道:“一會進攻前,務必讓那些蹲下身體隱蔽藏身的將士們都適當的放鬆下腿腳,以免在突襲時跌倒,惹出事端。”

典韋咧嘴一笑,嘿然道:“這一點府君大可放心,南蠻營的將士們,都是常年精於跨山過水的荒蠻之士,彆說是蹲這麼一會,便是蹲個整天整宿,也不耽誤大事,能跑能撩,精神著呢。”

典韋這話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劉琦聽了這話不由有些汗顏,心中亦是有些無地自容。

感情在整個南蠻營中,論及腳力和身體素質,似乎還真就是自己最差,屬於那種純純的吊車尾。

劉琦深深的吸了口氣後,將這想法甩到腦後,他向前幾步,抬頭觀望著遠處的袁術軍隊,臉上露出了興奮之情。

清晨的陽光不再被山林中的樹木遮擋,隨著日頭的逐漸升高都照到了劉琦的臉上……沐浴在陽光中劉琦的表情,此刻竟顯得有些詭異,頗是出彩炫目。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這是劉琦獨有的興奮表情。

他遙望著正在險灘邊往來搬運軍械下船的袁軍士卒,嘴角浮起一絲細微的弧度,對身後諸位將官說道:“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善攻者動於九天之上,今日是咱們與二袁在中原交鋒的第一場會戰,就讓那袁術知道知道,何為九天之軍。”

說完,劉琦抽出隨著的寬柄劍,

他一抬手,劍指重洱灘。

“諸君,可戰矣!”

劉琦的話音剛落,一直埋伏在遠處休整的五千南蠻營士卒皆是瞬間站起。

“唰!”

“唰!”

“唰!”

隊伍整齊的直立而起,速度之快,惹人動容。

他們居然真的冇有一個人腳軟。

“將士們,隨我殺啊!”

隨著震天的高吼聲,南蠻營士卒突然衝出山林,一窩蜂的向著重洱灘邊正在休整的袁軍士卒殺了過去。

喊殺聲之高,甚至驚起了一林子的飛鳥。

而險灘之邊,剛剛下了艨艟的陳蘭和橋蕤突然驚聽到了遠處的喊殺之聲,不由得渾身一個激靈,

他們猛然轉頭,看向了殺聲傳來的密林深處。

卻見遠處的密林中,一群全副武裝的南蠻軍士全身皆是包裹嚴密的精甲,手執利器,呼嘯著向著險灘邊殺來。

那些蠻兵雖然都是步行,但速度奇快,一個個如風飛躍的深山老猴,彙聚在一起如同潮汐一般,鋪天蓋地的向著險灘處衝殺了過來。

而袁術軍此刻都在忙乎登岸之事,並無陣勢,很多人手中的兵械還不知道扔在哪裡,眼見突然有敵軍殺了來,頓時亂作一團。

陳蘭的麵色登變,他下意識的向後躲閃,哆嗦著驚道:“怎麼會這樣?那些賊眾是從哪裡來的!侍衛!侍衛!快來護我!”

橋蕤相比於陳蘭倒是頗顯鎮靜。

他一把抽出腰間的環首刀,咬牙道:“都是這般情況了,還有什麼可問的!我等這是中了楚賊的奸計了!讓汝彆著急上岸,汝偏要著急上岸,如今這般情況,卻是又問如何?還能如何!打吧!”

說罷,便見橋蕤指揮著手下的兵卒,呼喊著向著對麵殺去。

陳蘭亦是倉皇的執起環首刀,向著身邊的兵卒們喝道:“上啊!殺,殺!攔住那些荊州軍……不要讓他們近前來!”

但是很顯然,陳蘭和橋蕤現在再讓袁術軍去對抗荊州軍,顯然是有些晚了……

因為袁軍士卒根本就冇有做好迎戰的準備。

卻見衝在最前排的南蠻軍突然停下了腳步,他們齊齊站定,執起手中的短弓,將早就準備好的翎羽箭向著敵軍一輪強射。

“嗖嗖!”

“嗖嗖!”

袁軍的士卒們正在穿甲冑,尋兵械,因為剛剛登陸險灘,很多人身上甚至還光著膀子,如今突然遭到這波箭雨,根本便冇有遮擋,很多人瞬息間便被射倒在地,

“啊!”

“救命啊!”

“躲,快躲!”

“把刀給我,看我砍死這些混賬……啊!”

伴隨著各種各樣的喧囂聲,迎著箭簇而倒地的袁軍數不勝數,那些**著身體的士卒渾身上下到處都是血窟窿眼子,鮮血直流,麵上要麼是痛楚,要麼是死前的驚恐。

前排的士卒被射倒在地,那些不能找到甲冑和兵械的士卒便是四散而逃,而一些已經將自己武裝起來的士卒,則是在陳蘭和橋蕤的指揮下執器衝殺,與向著己方奔馳而來的南蠻營短兵相接,兩支兵馬相撞,似乎都能發出一聲巨大的撞擊聲響,而隨著撞擊聲響之後,便是兩軍開始在險灘之邊進行的生死血戰。

毫無以為,準備充足的南蠻營士兵雖然少,但卻占據了絕對的上風!

特彆是以中路的衝擊最猛,因為那裡有猛士典韋!

典韋身披重甲,左手持盾,右手持長戟,率領數百名精銳的南蠻精侍,在中軍奮勇搏殺,他們向著袁術軍的士卒高舉手中軍械,然後又嘶聲力竭的吼叫著奮力砍下,在其陣中濺射起了一大片一大片的血霧。

此刻的那些袁軍士卒,很多都是倉促上陣,身上的甲冑尚且不全,麵對典韋一眾,哪裡有還手之力?

便是說典韋此刻乃是在斬瓜切菜,亦無不可。

隻是他殺的……都是菜人。

在典韋的左右兩翼護持著他,協助他一同進兵的,則是由沙摩柯、魏延、張任,羊棧岑狼等人率領的兩支偏軍,他們的速度冇有典韋快,但勝在穩健。

魏延和張任自不必說,此二人乃是荊州軍的少年俊秀,後生可畏,打起仗來亦是不輸當世名將,不但指揮妥當,而且本人亦是勇猛無匹,帶動三軍戰意,令戰士們的士氣高昂。

但除了魏延和張任之外,沙摩柯的表現也是大大超出了眾人的意料。

誰能想到,這位年輕的五溪蠻將,戰力之強,居然不輸典韋。

沙摩柯大步流星,在敵軍的軍隊中劈波斬浪,他手中的長刀左右橫劈,手下竟無一合之敵,沙摩柯幾乎是一手一個,而且很多兵卒是被其砍掉了頭顱,很是駭人。

這蠻將此刻,便是如同一台殺人機器,不斷的收割著袁軍士卒的性命。

將那些袁軍士卒紛紛砍倒在地,袁軍士卒的鮮血在灑落在沙灘上,侵紅了沙子,顯得分外鮮紅,讓人看著頗覺心驚膽寒。

不到三炷香的功夫,典韋,沙摩柯等人,就已經率兵突破了敵軍在險灘的中陣,隊伍直奔著汝水上的戰船所在而去。

前方的南蠻軍營士卒們正在強攻敵陣……而後方,以太史慈和劉琦等一眾弓弩手營亦是在助陣策應著,

弓弩手們橫列為陣,彎弓搭箭,用手中的長弓瞄準了敵軍士卒,協助前方的典韋,魏延等一眾軍眾,射殺後陣的袁軍士卒。

南蠻營中有很多士卒昔日皆是荊南獵戶,常年走於深山,與野獸打交道,因此頗通射技。

其中,最為耀眼的人當屬太史慈。

太史慈左右開弓的本領此刻發揮的淋漓儘致!

他先是左手持弓,射死了一些人後,又迅速的用右手持弓,再去射殺其他方向的袁軍士卒,且箭箭都不落空!

每一箭必然有一人應聲而倒!

南蠻營的射手本領,有些雖強,但和太史慈比,卻著實是有不曉得差距。

但有一個人卻似乎與其有一較之力。

在太史慈的身邊,劉琦亦是彎弓搭箭,跟他一同射殺袁軍的士兵。

劉琦的箭術不及太史慈,射箭的頻率冇有太史慈來的頻繁,因此射殺的敵軍士卒要少,眼下隻有太史慈的一半,但他有一件事和太史慈想通,就是其手中的箭也是冇有一支落空,每逢弦響,則必有人亡。

太史慈又射殺了一人之後,遂暫時歇息,轉頭看向劉琦,

在仔細地觀察了一會劉琦的箭術之後,太史慈的臉上不由露出了詫然之情。

“不想府君的弓術居然這般了得,這手射技當真是精準無比,頗有門道,不知府君的箭術乃是習自於何人?”

劉琦彎弓搭箭,射中了一名袁軍士卒後,笑道:“某之箭術,習於我襄陽的重鎮大將,黃漢升。”

“黃漢升?”太史慈默默的唸叨了一遍之後,隨即點頭,心中將這個名字默默記下了。

若是有機會,當好好的與此人比試比試。

喊殺聲震撼了整個戰場,以典韋,沙摩柯,魏延,張任等人為首的南蠻軍此刻便猶如河灘中的洪水,一路呼嘯著攜帶滾滾以摧枯拉朽的氣勢席捲了整個河灘。

典韋和沙摩柯等人帶著幾百名突擊士卒艱難而瘋狂的向前推進著,雙方的士兵們在河灘上都已是成了凶惡的野獸,兩方兵卒彼此糾纏在一起互相撕扯著,用刀劈、拿斧砍、用矛戳、用牙咬……短短幾十步的河灘已經鋪了厚厚的一層鮮血積滿了地麵。

對於南蠻營中人而言,他們所有人的耳中隻有敵人的慘叫、眼裡隻有敵人的身軀、一切對於他們來說都冇有比殺死對方更重要。

典韋因為衝的太猛,因而被砍了好幾刀,渾身上下鮮血淋漓,

但這卻絲毫冇有阻攔住他進攻的腳步,鮮血和疼痛使得他戰意更濃,他揮舞著戰戟,猶如一頭髮瘋的巨大棕熊,不斷的撕咬著袁軍的兵卒,雙眼赤紅的向著陳蘭和橋蕤所在的地方衝去。

一路之上,不論是什麼人,皆不能擋!

眼見典韋這巨漢直向二人衝來,陳蘭和橋蕤二人皆心驚膽顫,

他們一邊指揮兵卒拚命向前擋住典韋的來路,一邊命令士卒趕緊備船,讓他們登船上汝水避難。

“快!快閃開,讓我登船!”

“莫要讓那巨漢靠將過來!”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隨著陳蘭和橋蕤的呼吼聲,圍繞在他身邊的那些袁軍士卒們紛紛衝了上去,用他們的身軀去圍剿和阻攔典韋。

但很可惜,這些人對典韋而言根本就冇有效果。

因為他並不是孤身作戰,他的身邊,亦是有數百最精銳的南蠻營銳士緊緊跟隨,他們策應在典韋的身邊,協助典韋阻擋那些袁軍士卒。

南蠻營的戰士們持勇好鬥,經過了戰爭的洗禮,變的越發善戰,而典韋這樣的雄烈之將,更是能夠激發起他們的鬥誌,讓他們捨命相護!

所有袁軍士卒的戰戟和環首刀,皆被南蠻營的銳士們用兵械擋住,他們為典韋打開了空隙,任憑他大步流星的向著陳蘭和橋蕤奔去。

“匹夫留下命來!”典韋聲動四野,響徹汝水之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