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拯救我們的盟友劉繇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二百二十八章 拯救我們的盟友劉繇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劉琦的話似乎引起了劉表思緒中的共鳴,

他開始低頭細細的沉思了起來。

但劉琦得勝而歸,按規矩要安排他一場宴席,而這些事情,則需要在宴席之後再談。

當晚,劉表在牧府召開慶功之筵,把酒言歡,為劉琦慶功。

劉琦攜兩萬餘南蠻營銳士返回了襄陽,聲威蓋世,在宴席之中,被劉表當場敲定任命為討逆中郎將。

蔡瑁和蒯良等人聽到此信,心中極不舒服。

在整個荊楚中,能夠被任為中郎將的隻有蔡瑁,蒯良和蒯越,可如今劉琦也被授置此軍職,在加上他兩千石南陽郡守的身份……如今可以說,整個荊州此劉表往下,排第二的已經成了他劉琦了。

蔡瑁和蒯良則是通通靠後。

很顯然,荊南的平定令劉表對自己的勢力信心大漲,他已經不會再去特意顧忌蔡蒯的意見。

這對蔡蒯而言,著實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宴席結束之後,眾人各自回返府邸,劉表和劉琦父子亦是回了牧府。

父子二人今夜都特意控製了酒量,冇有喝的太多,因為他們心中都惦記著北方的大事。

返回了府邸,劉錶帶著劉琦來到靜室中,父子倆相對而坐,針對討伐二袁之事繼續詳談。

“吾兒今日言,要讓劉繇放棄吳郡,可具體又該如何去做?又該讓劉繇何去何從?”

劉琦言道:“劉繇乃是護君聯盟中的一員,是我們的盟友,如今劉琬和劉鬆已經死了,不可再讓劉繇有所閃失,不然護君聯盟臉麵何存?”

“你是說,要讓劉繇前來荊州依附於某?”

劉琦點了點頭,道:“先請劉繇到荊州,然後……讓其前往豫章郡,請他在長沙以東立足,作為我荊南的屏障,替我們坐鎮揚州。”

劉表用手輕輕的撫摸著桌案上的雙兒壺,似是有些出神。

他沉思了好一會方道:“可劉繇是吳郡郡守,若是坐守於豫章郡,恐是於理不合吧?”

劉琦輕聲道:“於理不合,那我們就讓他變成合理,父親若能接劉繇回荊州,就派人去往長安,表奏劉繇為揚州刺史,如此他坐鎮豫章郡中便算是名正言順了。”

劉表似乎有些醒悟了,道:“此言不錯,如今的揚州刺史陳溫已經被孫堅驅出了壽春,此舉與掛印棄官無異,陳溫若是再占著揚州刺史的位置,怕是卻無道理,倒不如由朝廷敕於他人,隻是如今我們護君聯盟對董卓冇了威脅,怕他未必肯應。”

劉琦笑道:“孩兒估計,咱們若是表奏劉繇為揚州刺史,以董卓老賊的詭詐,十有**會應允的。”

“吾兒為何這般說?”

劉琦耐心的為劉表分析道:“父親且想,董卓當初任命劉鬆,劉琬,劉繇等人為刺史或郡守,其目地何在?不就是為了挑宗親之盟與二袁之間的爭鬥,他坐守關中以漁利麼?”

劉表聽了這話,很是惆悵的歎了口氣,道:“正是如此,老夫也確實是中了他的計了。”

“這事也怨不得父親,董卓把持朝政,挾天子而號令天下,他占了大義之名,所出的陽謀天下無人能解,我們目下在政治上,註定會是董卓的棋子,這種事避無可避……不過眼下二袁已經除掉了劉鬆和劉琬,為了豫州和丹陽郡而彼此爭鬥,反倒是宗親聯盟盛極而衰,如今袁術已得九江郡,孫堅又殺入了吳郡,董卓若是再不有所動作,難道任憑袁術和孫堅蠶食了揚州全境?父親知道,孫堅可是董卓心中最忌憚的人!”

劉表恍然而悟:“所以吾兒覺得,董卓未防孫堅坐大,一定會同意我們的表奏,任命劉繇為揚州刺史,是麼?”

劉琦淡淡笑道:“這就要看董卓的機變了,反正他現在若是不任命劉繇為揚州刺史,回頭等孫堅自領揚州之時,卻要看他這位大漢相國又會是一番怎樣的嘴臉?”

劉表笑嗬嗬地道:“吾兒此言甚是……但吳郡距離江夏郡,中間隔著袁術,我等若是要接劉繇入荊州怕是不會那麼容易的?”

劉琦認真的道:“從吳郡往荊州來,最近的路程莫過於走丹陽郡,過廬江郡而入江夏郡。”

劉表聞言,緩緩地點了點頭,道:“過兩郡之地而入荊州,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況且還有孫堅的追兵和九江郡的袁氏守軍。”

劉琦言道:“適才宴會之時,孩兒其實就一直在仔細思量此事,其實也救劉繇回荊州,隻要籌謀得當,也不是太難。”

“吾兒且細名言之?”

“二袁殺宗親聯盟中人,狼子野心,圖謀大漢州郡,此乃天怒人怨之舉,父親當聯合陳王和大司馬圖之,此舉勢在必行,父親可置書於大司馬和陳王,讓他們分彆出兵,陳王率兵南下奔南陽郡,與我軍會師共抗袁術,大司馬則是派兵襲袁紹之後,至於我荊州,則兵分兩路,一路前往南陽郡去與陳王會和進取南陽,一路去往江夏,會和黃府君北上取汝南。”

劉表冇有想到劉琦居然會提議兩路分兵:“然後呢?”

“孩兒願領南蠻營,前往江夏郡,假意攻取汝南郡,袁術見吾軍襲取汝南,必調九江郡之兵前往會和陳蘭和雷薄,與我相抗,屆時九江郡就不會有多餘的兵馬東顧去阻攔劉繇入楚,至於孫堅那邊,我自寫一封書信,請他放過劉繇一馬便是。”

“你寫書信勸孫堅?”

劉表聞言,不由啞然失笑:“孫堅何等樣人,豈會因你一封書信而不殺劉繇?吾兒未免托大。”

“彆人我或許說不得,但對於孫堅,孩兒確又把握能夠令其罷兵。”

劉表收起了笑容,認真的看著劉琦,他知道自己的這個兒子並不是一個吹噓之人,做事很有章法,且深思熟慮的令人感到害怕。

他既然敢自稱能夠說動孫堅……那或許還真就是能。

“然後呢?”劉表繼續道。

“然後就是廬江郡守陸康,劉正禮若要去江夏,需走廬江郡,此人目下尚屬於中立人物,孩兒對這個人不甚瞭解,因而不敢妄言。”

劉錶慢悠悠地道:“前番董卓任劉鬆為豫州刺史,劉琬為丹陽郡守,劉曄為廬江郡守,劉鬆和劉琬皆前往上任,唯有那劉曄不曾上任廬江郡守,你可知為何?”

劉琦認真的思索了一會,道:“想來,應是那劉曄乃是高絕之士,看出了董卓的計謀,恐為二袁所害,因而不敢上任廬江?”

劉表搖了搖頭,道:“這或是其一,然其二便是陸康在廬江的聲望過高,即使劉曄乃是淮中名士,亦不敢去接替其郡守之位。”

“陸康居然有這般聲望?”

“當然了,我兒需知,那陸康乃茂纔出身。”

劉琦聞言恍然而悟。

在大漢朝,茂才也是察舉製的一種常科,相比於劉琦這種被郡中每年會一舉出的孝廉相比,茂纔在士人中的含金量更高,孝廉是郡舉,而茂纔則是州舉,且被舉者,都是在職官吏,相比於孝廉人數要稀少的多。

能夠在士人官吏中被舉為茂才者,要麼是在士林中名氣極大,要麼就是對朝廷有過特殊貢獻,絕非隨隨便便就可以任之。

而經過劉表一番敘述,劉琦知道了,陸康除了有早年被舉茂才的政治履曆,更兼在廬江鎮壓了黃穰之亂,守備廬江諸縣不為兵戈禍亂,至今已是有十年之久。

如今的陸康,更因不懼兵戈之亂而連年朝貢,而被加封為忠義將軍。

如今的他已有六十五歲高齡,卻依舊是兢兢業業的治理著廬江郡,不論是士人,豪強,還是黔首齊民,皆對其深以為賴。

此等人物,若是不主動交印,劉曄又如何能去接替其位?

劉琦聽了劉表的敘述,心中大致明白了陸康的情況。

“若是依照父親這般說,這陸康似是忠義之臣,應不會與我們為難吧?”

劉表搖了搖頭,道:“不儘然,陸康乃是吳中士人,與袁家昔年亦有來往,若是就立場來看……此人目下,隻怕依舊還是較親於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