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176章 父子再相見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176章 父子再相見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襄陽城外,州牧以下的各級屬官,儘皆出城,夾道相迎劉琦等人的軍隊。

在劉琦回返的三日前,長安朝廷的使者就已經持天子詔來到了襄陽——正式拜劉表為鎮南將軍、敕封為荊州牧,成武侯,假節。

至此,劉表終於成為可執掌一州軍政大權的一方諸侯,與劉焉和劉虞看齊,成為了漢末天下“劉室三牧”之一。

襄陽城的北闕下,州牧府下的一眾從屬佐官並排侍立在城外,踮腳遠望,靜候劉琦以及他麾下的軍隊。

就迎接的場麵來說,劉表給予一眾歸返將士們的待遇可謂是極高的。

州屬官隨都是在劉表的職權範圍內可以隨意任命,但畢竟都是他的親隨,可以說今日在場迎接的人,無一不是劉表賴以為信的秘書親信。

迎接的諸官吏中,伊籍因當初促成了‘宗親聯盟’之大功,而被劉表征辟為文學從事,引之為親信。

而這些人裡,也以他和劉琦最為相熟。

不多時,便見遠處旌旗蔽日,萬餘大軍在荊益將官的率領下來到了襄陽闕前。

早有襄陽城內的使者飛馬而去,迎接劉琦,其他下令著麾下司馬級以下的軍校,率諸部曲前往早就準備好的營盤暫事駐紮,稍後襄陽縣內自有人來安排饗食,慰勞三軍。

彆部司馬以上的軍校則可隨劉琦一同入城。

安排好了萬餘將士之後,劉琦便引著眾人來見劉表的一眾屬官。

大家互相見禮後,卻聽伊籍讚道:“我等代使君,恭賀府君得勝而歸,彰顯漢威,揚我荊州聲名,就任大郡牧守……上雒一行,我荊州名震四方,引得四方誌士來投,府君居功至偉,我等在此迎接府君,以為相賀。”

其餘韓嵩,鄧羲等人亦是紛紛道賀。

劉琦向一眾屬官致謝,大家彼此謙虛禮讓一方,便一同往襄陽闕內而行。

“機伯先生,時隔半載,襄陽的變化似是很大啊。”劉琦通過城闕之前,便已經在山頂看過襄陽城貌,如今離近了看,更是能夠感覺變化巨大,比之原先擴建和繁華了不少。

入城之後,感覺人流似乎也比自己離開前要多很多。

伊籍捋著鬍鬚笑道:“襄陽修葺城廓,開墾邊地,繁榮昌盛,進展頗速,皆有賴劉使君與府君內外之功。”

“內外之功?”劉琦好奇道:“何意?”

一旁的從事中郎韓嵩言道:“劉使君在襄陽,勤修職貢,修築學宮,廣開荒蕪,愛民養士,勸穡務農,以田以漁,利民之政已初見成效,此為劉使君之內功。”

劉琦恍然的點了點頭。

好馬屁!

伊籍笑道:“眼下北方之地,戰亂頻頻,黃巾為禍,前番關東郡守與董卓之爭,更致河南民眾豪族大舉南遷,今北地各州,南遷之士首選荊州,皆賴公子在上雒之行中,大展我荊楚仁道望名!這半年來,僅是從河南尹和南陽遷入南郡之民,便已是多達二十餘萬口。”

“這麼多?”劉琦聞言挑了挑眉。

伊籍歎道:“董卓離開雒陽,雖未遷民,且燒田毀地,儘清倉稟,致使河南尹境內殘破無所資,司隸境內不分貴賤,已有數十萬戶人大舉南下……”

劉琦恍然的點了點頭。

因為雒陽被保留了下來,所以本土原戶大部分冇有被遷民,但董卓破壞河南尹的行動,劉琦事先也有所知曉,隻是著實冇想到連鎖效果居然會這麼大。

雖然他知道,漢末自初平年間開始,二十年中便會不斷的有北方的士人,豪族,黔首向南方轉移,但實際上他們轉移的目標並不應隻有荊楚一地。

包括益州,揚州,乃至於交州……其實都是北遷人士的移居所選之地。

但是通過伊籍適才所透露的數據,劉琦感覺南遷人士的數量,向荊州側重的比例實在是有些過高。

其實當初劉琦設計留下雒陽,保留其民,在一定層麵上,也是希望荊州日後又機會,可以吸納一部分來著司隸境內的人口勞力。

但是冇想到卻是會在這樣的情況下……

看起來,護君之盟所賺取的聲望,已經開始逐漸轉化為了實際收益,向荊楚的內地一點一點的輸送而來。

劉琦感慨一歎,隨後又向眾人請問道:“煩問諸君,當下由北地遷來荊楚士人,都有哪些高名之士?”

護君聯盟功成,山陽劉氏父子名聲大躁,按照劉琦的推斷,必然會有大批的望族士人前來荊州依附,其中定是不乏望門。

韓嵩苦笑道:“數不勝數。”

“可否試舉一二?”

韓嵩遂給劉琦列舉了幾人……

南遷到襄陽的士人,包括南陽名士劉望,目下亦被劉表征辟為從事。

南陽人韓暨,其先祖乃是西漢諸侯王韓王韓信之後(不是漢初三傑的那個),祖父韓術為河東郡守,其父韓純曾是南郡郡守,是南陽郡正宗的兩千石高門。

汝南和洽、潁川杜襲、趙儼、繁欽。

陳國的經學大家潁容,帶領一千多途眾避亂荊楚……

其餘的,從豫州和南陽來此的士人,還有不少,不過人數實在是太多,劉琦也不可能全都記住。

但聽伊籍等人的話中之意,除了劉望被任為從事之外,其餘的外來士人,似乎大部分隻是處於被劉表禮遇的階段。

其實這點是劉琦不希望看見的。

……

到了襄陽牧署,進了正廳,劉表和以蔡瑁、蒯良等為首的郡中高官皆在此等候。

時隔半年不見,劉表瞅著似乎是老了一些,可能是北方遷民的數量讓人壓力有些大,他的白髮似乎比劉琦離開時多了,臉頰似乎也瘦了一些。

但他的精神依舊抖擻,看見劉琦後,也很是激動。

劉表邁步上前,一把握住了劉琦的手,下顎的呼吸隨著他臉頰上的肌肉一同微微抖動,竟是略顯的有些激動。

“好!吾兒壯了……也長高了……”

劉琦聞言不由啞然失笑。

哪曾想跟親爹見麵的第一句話,他居然會蹦出這麼一句。

劉琦苦笑道:“父親,我都快二十了。”

二十三躥一躥,二十五鼓一鼓的,畢竟是少數。

劉表嗬嗬笑著,道:“無論是總角,或是耄耋,你不都是吾的兒?”

這一點,劉琦無話可說。

不過他覺得這跟他二十長不長個,似冇有什麼關係。

劉表看了看他身後的幾人,道:“此些豪士,你離開襄陽之前,為父從未見過,不知諸君是……?”

劉琦遂將賈龍,趙韙,嚴顏等人逐一介紹給了劉表。

賈龍等一眾在雒陽上疏劉焉有謀反之誌,足可稱為是震驚天下的大事,這件事劉表自然是知曉的。

如今這些人隨劉琦一同來了荊州,劉表當然也明白他們此來是要乾什麼的。

不過眼下卻並非談論這些的時候。

當下,劉表先是與眾人閒敘了一番,然後便即請眾人在州署內沐浴更衣,並卓人安排酒席,為劉琦等一眾接風。

今日的酒宴中,立下大功而回的劉琦,自然是成為了宴會中的主角。

給劉琦敬酒的人猶如排隊一般,諸人一人接一個人的舉爵祝功,為其頌功。

席間觥籌交錯,氣氛熱烈。

劉表今日也是放開了的豪飲,但他畢竟年紀大了,酒一喝多了便明顯有著體力不支。

五十的老頭了,經不起酒醉。

他緩緩的站起身來,要外出如廁,有侍從要過來扶他,卻被劉表揮手擋了回去。

他衝著劉琦招招手。

劉琦自然是明白劉表的用意,於是便向宴內諸人告假,陪著劉表一起走了出去。

劉表此刻走道已經略有些輕浮,恍惚間似要跌倒,不由得劉琦不趕緊上前扶住他。

“父親,今日縱然高興,但不可過飲,易傷身體啊。”劉琦勸道。

劉表嗬嗬笑著,擺了擺手,道:“怕什麼!為父今日高興!為父那三爵之雅還未端出來了,一會回去,須得是用上一用……你回來了,咱一家人便算是齊了,稍後宴罷,你早些回家,去見見你那弟弟妹妹,你出征之時,為父已將他們從高平儘皆接來了南郡。”

劉琦笑道:“此事父親前番已經書信言明,兒一會謝酒完畢,就隨父親回家與弟妹相聚。”

劉表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好……為父今日甚感爽利,你可知道,不僅僅是因為你功成而歸,還有那蔡昭姬帶著兩萬四千卷的典藏,亦是來了襄陽,不想此事竟然真的能夠辦成,為父深感欣慰,這事你辦的好……看來,我襄陽學宮大興之日為時不遠矣。”

劉琦前番埋伏袁術軍,留蔡琰等一行人於軍頗多不便,便先派精銳護持蔡家的輜車隊伍先走一步,去往襄陽,他的主力軍則是在均縣埋伏袁術。

眼下聽劉表提起了這件事,劉琦遂問道:“父親可見過那蔡昭姬了?”

此刻兩人已經來到了茅廁邊,劉表一邊進去脫褲放水,一邊迴應劉琦道:“見過了,嘿嘿,蔡邕那老兒,倒是頗多心思,把女兒藉機送到咱南郡來,還要老夫給她個五業從事的學官,卻是將憑白將自己的身份拔高了許多。”

劉琦站在茅廁外麵,聽著茅廁裡‘嘩嘩’之音,奇道:“孩兒不甚瞭然,那蔡邕送女兒來的目地,一則不過是為了看管他那兩萬餘卷典藏傢俬,二則也不過是為了讓其女脫離北地險境……可為何非要強迫父親給他女兒一個五業從事的學官之位,這當中難道是有什麼門道?”

劉表放完水後,感覺有些頭暈,扶著茅廁之牆站了一會,方纔道:“身為一方名士,蔡邕所思之事,自然不會這般淺薄,且待為父給你詳釋一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