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174章 負荊請罪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174章 負荊請罪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劉琦和賈龍守在嚴顏帳外的不遠處,等待劉範出來。

看起來,劉範這個人做事有些磨蹭,他在帳中痛罵了嚴顏似有些罵上了癮,半天也不將話題轉移到正題上。

賈龍在蜀中時,其身份地位頗為尊崇,平時裡都是彆人候著他,很少有他等彆人的時候,這時間一長他就有些不耐煩了。

但劉琦並不著急。

前世加上今生的經曆,讓他對人生有了一個深刻的認識……成功的一半是雄心,而雄心的一半是耐心。

他悠然的在營地內四處走動著,藉著營內各處火把的亮光,觀賞著曠野之景。

陽春三月,夜間天氣已暖,水土豐潤,春意盎然。

劉琦來到一棵喬木樹旁,看著上麵已經是花柱彎曲,莢果肉質的白朵,露出了些許思索之色。

回家之後,或許可自養些花草綠植,聊以**。

……

而此時嚴顏的帳內,劉範終於是訓斥完畢。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開始敘述他此來的真正目地。

“嚴司馬,某適才之所言……你認是不認?”

嚴顏被劉範一番痛斥,饒是他平日裡性格堅定,頗有胸襟,此刻也是十分的尷尬,以至於其表情有些僵硬:“大公子所言甚是,三公子之死,雖非嚴某親為,但卻是我疏忽所致,公子之言……是也。”

其實劉瑁之死乃自取起禍,跟他有什麼關係?

劉範感慨道:“還算是你有些良心……罷了,往事已矣,咱們且言正事。”

劉範適才的一番痛斥,實是為了喧賓奪主,搶下這次談話中的主動權。

他語重心長的道:“嚴顏,賈龍率兵反叛我父,勾連董卓汙衊我父造反,實乃天怒人怨,你率兵從他,豈不是助紂為虐?”

嚴顏聞言沉默不語。

賈龍反叛劉焉這事,確實是鐵一般的事實,但若說他是汙衊劉焉,未免有些武斷。

劉焉在蜀中暗中製造違製乘輿的事情,蜀中豪強多多少少的大概都多少知道一點。

他如此行徑,劉範若說他是清白的,卻未免有些好笑了。

嚴顏拱手道:“末將也是身不由己。”

劉範歎道:“好一個身不由己……嚴君,我且問你,當下之事,你想如何?”

嚴顏聞言一聲感慨。

他眼下就是出於迷茫的狀態,若是他能知道該如何做,也就不至落到這般田地了。

“還請大公子賜教。”

劉範眯起了眼睛,認真地盯了嚴顏一會,將他看的有些發毛。

“公既是益州豪雄,又是嚴君麾下的重將,當以忠孝為先,恪守臣子之道,報效嚴君,有始有終……我意,嚴司馬且假意屈從於賈龍,為其驅使,你我尋機起事,誅殺此獠,還益州之地安定。”

頓了頓,劉範又道:“此事若成,嚴君與某必不會虧待與嚴司馬,日後定以司馬為蜀中重鎮,取代賈龍以振益州武功,不知嚴司馬覺得如何?”

劉範的話,其實嚴顏倒是想過,但這中間的風險實在太大,嚴顏不敢妄下決斷。

而且不知為何,嚴顏總覺得劉範的話裡話外,總是缺少了點什麼能真正解除他迷茫的東西。

但具體缺少什麼,他也有些說不太清楚。

劉範又勸了嚴顏一會,嚴顏既冇有答應,也不曾拒絕,隻是順其自然的應著,最後他答覆了一句:“容某細思之。”

劉範見勸不動嚴顏,也心知這事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辦成的。

他把話遞給了嚴顏之後,隨即告辭離去。

劉範走後,嚴顏便開始如同老虎圈籠子一般的在帳內來回走,他的神情焦慮,頗顯心躁。

劉範適才的話,不但冇有起到指點他的作用,反倒是將他的心緒弄的越發混亂了。

就在嚴顏苦思冥想而不得之時,卻聽帳外一道和煦的聲音傳來:“嚴司馬,這麼晚了怎還未曾安睡?”

嚴顏正沉侵在自己的世界中,突然被這道聲音給拽回了現實。

他猛一轉頭,看到卻是劉琦和賈龍,並肩走入了自己的帳篷。

嚴顏心中不由一陣狂跳。

劉範這才走了多久,這兩個人怎麼就齊齊來了自己這裡……

若說這是碰巧,嚴顏肯定是不信的。

劉範那個愚夫,他適纔不是和自己說,他眼下可在荊益營中隨意走動,並無人監管嗎?

這怎麼一下子就讓人給盯上了!

而且盯他的人,還是荊,益兩軍的主帥!

嚴顏在潛意識裡,對劉範的能力瞬息間便產生了深深的懷疑。

嚴顏正不知應如何是好,卻見賈龍突然‘唰’的一聲,抽出了腰間的環首刀。

嚴顏見狀大驚,他麵露警惕之色,手亦是摸到了腰間的刀柄,沉聲道:“汝想做甚?”

卻見賈龍突然單膝跪地,將環首刀向上舉起,對嚴顏道:“請嚴公殺我!”

“啊?”嚴顏冇想到賈龍竟然會做出這般行徑,一時間不由愣在了當場。

卻見賈龍低著頭,麵色頗為沉痛,歎息道:“龍手刃劉瑁,率軍反了劉焉,以至嚴君有家難回,有族難顧,反而隨我漂泊在外,不知當歸於何處,賈某此舉雖是為了蜀中公義,但害了嚴公前程乃是實情……”

說到這,卻見賈龍抬頭,將環首刀舉起,重重插在嚴顏的腳旁的土中。

“嚴君,你我同為蜀中豪族,相識多年,當年也曾並肩在蜀中平亂,某耽誤了你的前程,深以為憾……你拿了某這顆項上人頭,去蜀中向劉焉請功吧。”

嚴顏麵上的肌肉有些抽動。

他非愚魯之輩,自然明白賈龍此舉不過是做樣子給他看,若是他真砍了賈龍的頭顱,那隻怕過不了半盞茶的時間,自己就會被賈龍的手下給剁成肉醢。

然,賈龍此舉雖隻是個樣子,但嚴顏的心中卻也感順心了許多。

伸手不打笑臉人,嚴顏此刻其實是被掌握在賈龍手裡的,他的生死其實都在賈龍的一念之間,按道理,要巴結,也是嚴顏巴結賈龍纔對。

隻是他心中一直順不過這口氣。

事到如今,賈龍已經將姿態放的這麼低,來向自己請罪,嚴顏雖然知道他此舉有做作之嫌,但心中那口惡氣,還是因為他的態度而消散了不少。

一軍主將,能做到這種程度,委實不容易了。

特備是劉範剛纔一進來,對自己就是劈頭蓋臉的一頓痛罵,相比於劉範,賈龍的態度明顯是要誠懇了許多,也讓嚴顏心中舒服了許多。

冇有比較,就冇有傷害。

“賈公請起,唉……你我相識多年,有些事情,過去就讓他過去吧,咱們皆是蜀中豪族出身,可切莫讓外人瞧了笑話。”

劉琦聽了,在旁邊啼笑皆非地道:“嚴公所說的外人,莫非是指我嗎?要不我先迴避迴避?”

嚴顏一聽劉琦的話,不由反應過來,急忙道:“劉府君誤會了,嚴某並非是此意,實乃是……實乃是一時情急,口誤而已。”

劉琦微笑著走上前,來到嚴顏的麵前,道:“賈公今日負荊請罪,嚴公打算如何處置……放心,你若是要是他,我絕不阻攔,畢竟是你們二人之間的事,與我這外人無關。”

嚴顏無奈道:“府君這是說的哪裡話。”

言罷,便見他轉身從地上扶起了賈龍,道:“賈公切莫如此,往昔恩怨,何必再提?嚴某對天立誓,殺劉瑁之事,從今往後某絕不再提,如若不然,讓我如劉瑁一般死於賈公刀下!”

“嚴公如何立這般誓言?”賈龍急忙道:“切不可妄言。”

見賈龍今日的負荊請罪似是達到了一定的效果,劉琦滿意的點了點頭,突然道:“嚴司馬既然不再怨賈公適才之言,那咱們便一同坐下,商量關乎嚴司馬以及其族的存亡大事,賈公,你覺得如何?”

賈龍道:“如此甚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