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170章 得勝歸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170章 得勝歸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西麵澤野,喊殺聲震天,荊益聯軍與袁軍互相廝殺,互不相讓。

以賈龍,黃忠等為首的豪將,在各方列陣,阻攔雷薄和李豐率軍突圍,意圖將他們困死在此絕地。

雷薄和李豐的前軍,雖然已經出了沼澤浮橋,冇有受地勢之困,但猶豫荊益兩軍事先已經做好了埋伏,因而袁軍還是處於下風,目下也僅僅是在維持而已。

特彆是他們部隊的兩翼,蒯越和蔡勳的兵馬不斷的用弓弩進行騷擾,他們準備充足,在開戰前不久,就以弓箭射殺了不少袁軍士卒,開戰當時的箭雨鋪天蓋地,差點壓的袁軍喘不過氣來。

雷薄和李豐皆是袁術麾下的校尉,屬於重將,二人都是能夠審時奪情之人,二人見戰事不利於己方,遂驅兵向著西麵突圍,尋求一點式突破。

但是西麵有一個人正率領五百士兵,等候著他們。

是益州軍的軍司馬,嚴顏。

從戰時開始到現在,嚴顏一直冇有動作,他隻是依照賈龍的軍令,率五百兵士守住西麵,謹防有人脫逃。

事實正麵,這個安排確實是對了。

眼看著雷薄和李豐,在軍陣中廝殺出了一條通路,向著自己的方向奔來,嚴顏長吸口氣,一夾馬腹,衝著身後的五百益州軍士喊道:“隨我上!”

雷薄和李豐正奔西而走,冷不丁的卻突見一隻勁軍驟然向著他們殺了過來。

為首的那員戰將,年以四旬,在精銳騎卒的攜裹下,正縱馬全力向著己方衝刺。

雷薄和李豐本以為可以逃出昇天,但嚴顏的出現,卻令他們的心中有些發寒。

李豐咬牙切齒,怒道:“當此時節,唯有拚死殺出,方有脫逃之機!”

雷薄重重的點了點頭。

兩人遂催促麾下之軍,迎麵向著嚴顏一眾迎了上去。

雙方的軍隊彼此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發出了震耳欲聾的聲響。

奪目的鮮血瞬時間侵染了每一寸土地,一聲又一聲的哀嚎響起,人仰馬翻,殘肢斷臂四處可見,鐵器交擊的聲音則是震顫著兩軍每一個人的耳膜。

嚴顏在精騎銳士的保護下,發狂了一般的對著袁軍一陣凶猛屠戮,他似乎是在發泄著胸中的憤怒,他的雙眸血紅,手中的每一刀下去,都會見紅,其豪勇程度,竟然是不下於在戰場中的典韋和黃忠……

就是這股渾厚的氣勢,促使他能夠迅速的殺到袁軍校尉李豐的麵前。

兩人分彆率兵,對馬交手……

一刀過後,李豐被嚴顏劈中左邊胸膛,在一聲痛苦的哀嚎中,跌落下了戰馬。

“風!”

“風!”

“風!”

嚴顏身後的士兵們,放聲高呼!士氣大振,歡呼之聲直衝九霄。

……

劉琦捧著自己的長劍,坐在戰馬上,遙望著遠處的戰事,並不時的接到麾下斥候不時向自己傳來的軍情。

“稟府君,文司馬已經率軍擊潰陳蘭部,陳蘭棄軍奔東而走!”

劉琦點點頭:“好。”

“稟府君,典君重傷敵將紀靈,紀靈被麾下拚死救走,典君因有傷在身,故未曾追擊。”

劉琦依舊是道:“好,有傷便不必逞強,放他一馬便是了。”

“稟府君,賈公與黃司馬等人擊潰敵軍前部,雷薄受傷遁逃,袁軍校尉李豐為嚴司馬斬殺。”

“好,我當為嚴顏記功。”劉琦再度點頭。

……

沼澤之內,一場鏖戰打下來,萬餘袁軍士兵被困於澤內,為荊州軍和益州軍所殲滅者,約有一半以上成,餘者隨各部曲長,屯長向劉琦請降。

張允率眾奔回到了劉琦的麵前,道:“伯瑜,袁軍中有不少困於澤中的士卒,皆欲歸降……是納降還是殺降?”

劉琦問道:“有多少人?”

張允回道:“一時間還點不清楚,但估計最少會有數千之眾。”

劉琦聞言略有些吃驚:“怎會這麼多?”

張允隨即為劉琦解釋了一下。

按道理來說,兩軍在曠野交戰,敗的一方的軍卒潰敗之後,即使不跟著主將撤退,也會四散而逃,留在陣中最後無奈之下投降敵方。

但今天的戰局和平時多少有點不一樣,也是因為這遍地浮橋之沼地的特殊地域性,使得在沼內戰死和逃走的袁軍數量並不是非常多,使得大部分卻被困於當中,冇法跟隨主將逃走。

而他們最終隻能選擇投降。

待解釋完後,張允遂向劉琦請示道:“降眾略有些多,伯瑜……納之否?”

這個時代,收降兵很是有些講究,表麵上聽著是好事,但就實際來說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首先是糧秣要足夠,這年頭糧食的產量太低,多收一個降卒,就是多了一張吃飯的嘴,供養不起的。

其二是要看降服的士卒是否可用,因為很多兵卒的祖籍和鄉人並不在他們投降之地,若是背井離鄉的歸順過去,與鄉人久隔,這在忠誠度上就會有一定的問題。

暗中潛逃回鄉倒是還好,就怕日後在軍中串通反水,那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劉琦輕輕的用手中的馬鞭子拍打自己的左手,皺著眉頭,似在思索是否要受降這些袁術降卒。

認真的權衡了一番利弊之後,劉琦終於下定了決心。

“準降!”

張允略是疑惑地道:“伯瑜,還需謹慎些纔是,數千袁軍士卒雖多,但若是嘩變,恐為禍不小。”

劉琦自然也明白張允這是為了他好。

“兄長,我亦知曉此事,隻是眼下這些降兵,我若不納,恐有損聲威,權且先留下吧。”

“有損聲威?”張允冇太明白。

劉琦為他解釋道:“我如今已是被朝廷敕封為了南陽郡守,雖然南陽郡眼下是在袁術的手上,但依正理,南陽郡的士族、豪強、黔首都應是我的治下之民。”

張允猛然反應過來了。

“不錯,袁術入了南陽,若是擴充其軍,必從南陽郡本土招募壯丁,這些投降的軍眾,想來有很多是南陽郡本土人士。”

“不錯,他們既是我治下的黔首齊民,我若不納,恐失氣度,若是納降,回頭訊息傳到南陽,定可揚顯南陽新任的郡守聲望。”

張允急忙道:“末將這便去辦!”

……

均縣外的澤沼一戰,劉琦與賈龍埋伏了紀靈,雷薄,陳蘭等人的萬餘兵馬,儘敗其眾,紀靈重傷而走,李豐被黃忠斬殺,被困於沼內浮橋的四千餘兵卒向劉琦納降。

除了納降其眾外,荊州軍和益州軍,又在澤內搜尋袁術麾下遺留下來的軍械和甲冑,清繳了不少鐵器軍需。

南陽郡乃是冶鐵大郡,將士們所穿戴的甲冑以及兵刃,跟荊州軍目下的裝備相比,委實是強出不少的。

此一戰對於荊、益聯軍來說,可謂收穫頗豐。

……

戰後,劉琦下令,大饗士卒,犒勞三軍。

自打從秭歸出兵以來,荊益聯軍這半載的時間,委實是過的太過辛苦了。

將士們風餐露宿,輾轉千裡,縱然是在前番戰勝了胡軫和呂布的強軍,亦是冇有得到絲毫放鬆。

但是直到今日,三軍將士,終於是可以儘情的喧鬨一場了。

這是他們應有的權力,也是他們半年來奮戰艱辛所應得的。

因為,他們馬上就要回家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