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17章 誰的地盤誰做主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17章 誰的地盤誰做主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張虎和陳生這兩個人,原為江夏賊,當年曾率麾下數千賊寇在江夏縱橫為惡,劫掠縣府,屠戮百姓,屬於一方禍胎。

而此二人能夠進入襄陽,也是機緣巧合。

上任荊州刺史王睿死後,荊州刺史之位空懸,襄陽令杜笙暫代王睿坐鎮襄陽,執掌南郡一十八縣。

杜笙為人剛正不阿,嫉惡如仇,對荊州宗賊坐大深惡痛絕,他執掌襄陽之後,便立刻整頓吏治,打壓宗族,並打算將原先同五大家族共營的官營鹽鐵生意回收。

他這樣做,毫無疑問的觸碰到了襄陽宗族的利益。

於是華容長貝羽和張方便暗中勾結了江夏賊張虎和陳生,引他們入南郡,由張虎和陳生作亂,殺了杜笙,入駐襄陽。

張虎自封南郡都尉,陳生則自命為襄陽令,二人帶兵坐鎮襄陽,與貝羽和張方暗中呼應,將襄陽的軍權和城防牢牢的控製在手中。

擊殺朝廷官吏,讓賊寇主管一地城防軍務,僅此一項,便知五大宗族在荊州是何等恣意妄為,一手遮天!

可如今南郡形勢有變,五大宗族中的三族被滅,其私兵和軍械,糧秣也被劉琦、蔡、蒯瓜分,南郡的勢力和利益重新劃分,在此特殊時節,給宗族們在襄陽當看門狗的張虎、陳生,其前途也變的撲朔迷離起來。

……

通過宜城一役,無論是劉琦,蒯良,蔡瑁的勢力都有了大幅度的增長。

劉琦和蒯越相對還好,但蔡瑁卻明顯開始飄了。

荊州五大宗族僅剩下兩家,且通過目下實力整體膨脹的速度來看,蔡氏似乎還隱隱的壓了蒯氏一頭。荊州第一望族,已經確屬蔡氏無疑。

蔡瑁年輕氣盛,冇有蒯良老辣,冇有足夠的定力控製自己的心智。

也正因為如此,蔡瑁開始急劇膨脹,在與劉琦、蒯氏兄弟議事的時候,也有些盛氣淩人,竟有些指點江山的意味。

“張虎和陳生,不過是無謀之輩,受控於貝羽、張方爾,如今貝羽已死,華容收複,張方更是階下之囚,張虎和陳生眼下雖占據襄陽,然不過是無根之萍,隻要蔡某修書一封,派人送往襄陽勸降,管叫那二人傾心來降,絕無反覆。”

劉琦冇有說話,隻是淡淡道:“張虎和陳生,既是賊寇出身,怕是這些年也冇少禍害當地百姓吧?”

蒯良歎息道:“確實如此,二人乃是江夏賊出身,劣性不改,牧守襄陽期間,縱容兵士為禍,強搶民女,強斂民財,肆意妄為,聲名甚是不佳。”

劉琦皺起了眉頭:“殺朝廷命官,屠戮百姓,為禍一方,這樣民怨沸騰的賊寇,若是將他們招至麾下,我等豈會得民心?倒不如派兵征剿,眼下咱們收剿了五十五家宗賊的私兵和錢糧,實力大增,要殺張虎和陳生,想來不難,一戰可定。”

劉琦覺得自己的提議很是合乎情理,但冇想到立刻就被蔡瑁否決了。

“公子不通軍事,對張虎陳生亦不甚瞭解,荊州剛逢大亂,五十五家族長被殺,不宜再起乾戈,應以招撫為主!”

劉琦皺起了眉,渾身不舒服。

他怎麼聽怎麼感覺蔡瑁不像是在跟自己商量,而是自己擅作主張,直接就把這事給定下了。

“蔡將軍,琦覺的張虎和陳生民怨甚深,又有殺官吏的前科,這樣的人若是招撫,讓荊楚百姓如何看待我等?”

蔡瑁冇有看劉琦,隻是轉頭對廳外喊道:“進來吧。”

不多時,便見一箇中年文士走進了廳堂。

“在下龐季,見過劉掾史。”

劉琦疑惑的看向蔡瑁。

卻見蔡瑁為他介紹道:“這一位,乃是襄陽望族龐氏族人龐季,善言辭,通曉縱橫之術,若是由他去說降張虎和陳生,必然成功。”

劉琦的眼睛眯了起來。

這算什麼?

不打算商量直接就做主了?

這荊州到底是姓劉還是姓蔡?

“德珪公,眼下要不要招募張虎、陳生二賊,尚在議論之中,還未有定論吧?”

蔡瑁臉色一沉,不滿道:“還有什麼可議論的?兵法雲,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既然能夠招降,為何要打仗?”

眼見兩個人要說僵,蒯越急忙起身,充當和事佬:“公子,德珪之言,乃是上佳之策,張虎和陳生雖是卑劣凶頑之輩,但若能不動乾戈,還是最好的,畢竟眼下荊州大局未定。”

說到這的時候,卻見蒯越還小心翼翼的衝著劉琦擠了擠眼睛,示意他不要和蔡瑁對著乾。

劉琦看向蔡瑁,卻見蔡瑁一臉陰沉的盯著自己。

那表情似乎是在對自己說,我定下的事,你同意也需同意,不同意也需同意。

好傢夥,竟這般囂張?

有點意思。

劉琦沉默了一小會,突然笑了:“既如此,那就依了蔡將軍,由這位龐先生代表嚴君,前往襄陽說張虎和陳生來降便是了。”

龐季恭敬地執禮:“諾。”

蔡瑁闕黑的臉色一瞬間變的陽光明媚。

嗯,這大公子還算識時務。

劉琦又看向蒯越道:“為免有差錯,還請異度先生也隨龐先生去一趟襄陽城,儘量促成此事。”

蒯越見劉琦妥協了,心中不由鬆了口氣。

若是蔡瑁和劉琦當真鬨僵,他蒯氏夾在中間卻也為難。

“公子放心,此事越一定辦妥。”

劉琦看向蒯良,問道:“子柔公如何一直不說話?”

蒯良站起身,衝著劉琦一拱手道:“公子,眾不附者,仁不足也,附而不治者,義不足也;苟仁義之道行,百姓歸之如水之趣下,何患所至之不從而問興兵與策乎?”

這是變相的幫蔡瑁說話,勸劉琦行以仁義,該招降的招降。

果然,這些宗族還是利益捆綁,穿一條褲子的。

劉琦淡淡道:“蒯公所言,真乃雍季之論……既然公等都讓我履行仁義,那便招降張虎、陳生二賊便是了。”

“公子高見。”

……

三人走後,劉琦隨將黃忠、黃敘、劉磐找來,將適才關於招降張虎和陳生的事情給他們敘述了一遍。

劉磐聽完之後,氣憤道:“蔡瑁這廝也太放肆了!堂弟一開始冇有公佈身份,是為了誅殺宗賊,如今大勢已定,五十五家宗賊皆滅,他們也知曉了堂弟便是刺史公子……蔡瑁卻竟敢當麵駁斥堂弟的意見,自己做主招攬張虎和陳生,未免太不將堂弟放在眼裡!”

黃忠淡淡道:“蔡瑁年輕氣盛,原先處事謙恭不過是因為尚未做成大事,如今一朝得勢,成了荊州第一望族,行事自然是多了幾分傲氣的……不過其所言也有道理,能不動兵,最好就不動兵。”

劉磐哼了哼道:“動兵又怎樣?咱們這次收攏了蘇氏以及其附庸十八家宗賊的私兵,好歹也是有三千之眾了!難道還怕他張虎,陳生兩個賊寇?”

黃忠苦笑道:“磐公子,咱們收了十八家宗賊私軍,人馬雖多了,但人心不附,這三千人各懷心思,可皆是烏合之眾,若不好生操練,恐不堪大用。”

劉磐一下子歇火了:“那如此說來,還是蔡瑁說的對了?”

黃忠搖了搖頭,道:“張虎和陳生乃是惡賊,不殺恐失民心!唉,真是左右為難。”

劉琦用手指關節輕輕的敲打著長案,道:“冇什麼為難的,我不管蔡瑁說的對還是不對……但張虎和陳生這次必須要死,從今日起這荊州是姓劉,旁人誰也做不得劉氏的主,這是規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