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132章 張允李典,為了劉琦出擊!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132章 張允李典,為了劉琦出擊!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曹操著實是冇有想到,劉琦居然會有這樣的想法。

迎儲君王駕入東京,確是妙策!

袁術立儲,又能如何?

袁紹若能保下東京,並遷儲君與雒陽,此等利於王室之舉,必然會為天下所稱頌。

到時候,袁術先前之所為,又能如何?且還能藉此將陳王劉寵拉到袁紹這一麵來。

而且重中之重,是陳王劉寵現在所居的陳國,是夾在汝南和潁川之間,那裡距離袁術所在的南陽極近,便於袁術掌控。

可一旦劉寵到了雒陽,那就是臨近於河內、河東、上黨、陳留等地。

河內郡守王匡王匡、陳留郡守張邈、河東郡守王邑、兗州刺史劉岱,屯兵於上黨的張楊等人都與袁紹相厚。

這等於是名正言順的將那位六十歲的‘大漢儲君’遷移到了袁紹的眼皮子底下了。

曹操深深的望了劉琦一眼,心中不由泛起了些許驚異。

不到二十歲的孺子,居然能有這般見識?

但他不知道的是,就實際生存時間來講,劉琦其實比他活的時間還長一些,而知道曆史大概走向的他,也比這個時代的人更具前瞻性。

“劉公子這般厚意,曹某必向本初轉達,公子放心,君父子上奏的請立兩朝之事,乃是關乎國本之大策,有本初在,此事必成!”

劉琦聞言拱手道:“如此,此事就勞煩曹奮武了。”

曹操辦事,倒也是雷厲風行。

隻見他站起身道,言道:“事關重大,我當親往河內去一趟,然後派人送信與本初,請他在冀州立刻行事。”

劉琦知道曹操的意思。

立京遷儲的事,說起來好像很容易順暢,但箇中操辦起來非常複雜,涉及到各方麵的利益,袁紹必須立刻行動,否則一旦被袁術或是董卓反應過來,就會失去先機。

劉琦不挽留曹操,隨即起身相送。

走到門口時,曹操似是想到了什麼,遂對一名親通道:“去著元讓,子孝還有趙司馬三人前來。”

那親自去後,曹操遂笑著對劉琦道:“劉公子,曹某先移兵去河內,通知幾位同僚火速趕往司隸上雒死諫,但公子這邊離雒陽太近,操唯恐公子不慎被董卓所算,現留下三部人馬相助於公子,聽從公子的調遣,也算是曹某的一點赤誠之心。”

劉琦微笑不語。

曹操不愧是曹操,剛纔的爽朗和豪邁不過都是表象,這纔是他的本來麵目。

什麼留下兵馬協助?

分明是怕袁術那邊與自己有什麼往來,讓自己改變心意,故而派人留下關注自己的一舉一動,也好隨時回報,順便也是用來挑撥自己和袁術的關係。

不過也無所謂,反正自己本身也冇打算與袁紹反水。

曹操若是真的留下兵馬協助,倒也是能給自己增添幾分助力。

萬一西涼軍再打過來,自己也算是多了幾部人馬作為幫手。

少時,便有曹操麾下的兩名司馬曹仁和夏侯惇,另有張邈手下的一名借與曹操的軍司馬趙寵,三人一起來見劉琦。

互相通過姓名錶字後,曹操遂吩咐三人率領麾下曲部屯兵陽人,一切皆聽從劉琦號令,待自己引袁紹大軍趕來司隸之後,再做計較。

三人以曹操為尊,自是領命,遂各自率領兵將在陽人駐紮。

……

就在曹操離開了陽人縣的當天夜晚,張允拉上李典,帶領其麾下兩曲精銳的斥候部,以探聽訊息為由,攜軍械利器直奔陽人西麵的嵩縣方向而走。

李典不知張允為何如此,但張允既然執意拽上了他,想來一定是有什麼特彆的理由。

兩人率兵行至半路,張允方纔對李典解釋:

“今日晨間,某麾下的斥候,探聽到雒陽城那邊,有幾部兵馬出城,往西南的方向而去,想來是西涼軍出兵‘搜牢’了!”

所謂的‘搜牢’,乃是董卓入京後,放縱麾下兵將突襲司隸貴戚之家,淫略婦女,剽掠資物時的專用特指名詞。

西涼軍原本搜牢的對象,皆是雒陽附近的貴戚室第,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野蠻的士卒胃口逐漸增大,便開始將目標同時放在司隸周邊縣、鄉、亭中的百姓們身上。

董卓麾下的兵將很樂意搜牢,因為所得的財物是上繳一部分,以曲屯為單位自留一部分——可以理解成是按績效提成的那種。

搜的越多,得的越多!

今日京中的董卓軍再次出動,往南麵陸渾、嵩縣下屬的鄉、亭搜牢……

其中有一支人馬,搜牢到了陽人城西麵數十裡外的鄉,亭之中,正巧被張允麾下的斥候探聽到了。

張允當機立斷,立刻帶領其麾下斥候部,以探查為由出擊去剿滅這支小股的董卓軍。

李典對張允已經是頗為瞭解。

他不相信張允這個人,會是因為看不慣西涼軍的所作所為而出兵為民除暴。

他一定是有什麼特彆的理由。

迎著李典質疑的眼神,張允最終說了實話。

“嗨,這還不是伯瑜的病根未除,病情一直反覆,你前番還怪某不趕緊弄一兩個女人來照顧,如今這機會不就是來了?”

李典皺了皺眉,心下開始暗自回想……

我怪過你這事嗎?

張允自顧自地道:“這幾日,倒是有幾波饑民流路過境,我派人去當中查探合適的人選……唉!可惜那些流民中的女子不是老婦便是老嫗,一個個弱不禁風的,自己尚還是垂死掙紮!相貌也是不堪入目,哪能照顧伯瑜?”

“可我若驅兵去附近的鄉、亭中搶女子,伯瑜乃清流士人出身,他若知道,豈能饒我?可如今西涼軍外出搜牢,搜刮百姓、淫掠婦女,我正好驅兵救民,不但可得司隸民心,還可借恩義王師的名義順帶說幾個像樣的女子回去照顧伯瑜,順天應命之舉,豈不美哉?”

李典聞言,頗是無奈的長歎口氣。

心眼都讓他長了……還說出個順天應命?

兵馬奔馳之間,隱隱的,李典和張允聽到了前方隱約傳來哭喊聲,並依稀看到了火光在數裡之外洶洶升起。

西涼軍果然是搜牢到附近了!

……

此時,那燃燒著火光的鄉中,一屯雒陽士卒正在裡麵殺人放火,燒殺劫掠,很多人還藉機淫掠鄉間婦女。

但這一屯的兵馬,卻不是西涼兵將!

他們乃是衛戍京師的北軍中的衛士。

這些人昔日在何進麾下時,不曾乾過這樣的事情。

但是隨著南北軍被董卓收編後,這些京中衛士卻逐漸被西涼軍和幷州軍的行為給感染了,而且董卓設下了規矩,逼他們不得不這樣做。

今日,負責搜牢這一帶鄉亭的雒陽兵將,為首的屯長叫做秦誼,乃是雲中人士,隸屬於北軍治下,曾是雒陽城城的守城衛士。

最近這一年,秦誼因為搜牢搜的多,上繳的金帛財物多,因而被提拔成了屯長,擁有了統領百名衛士的權限。

漢朝的國民兵役,共分三種,一是中央作衛兵,二是邊郡做戍卒,一種是原地服兵役。

其中,京中的南北軍共計有不到七萬的衛士編製,各地方的壯丁輪流到中央當衛士一年。

本來京中衛士的待遇極為優厚,來回的路費都由太倉與少府供給,初到時和期滿退役,皇帝都會派人備酒席款宴,這一年的吃穿用度,也不用衛兵自己花錢。

但很可惜,董卓來了雒陽之後,直接取消了中央衛士們原本的編製內待遇。

全員都和西涼軍一樣,改成績效工資,冇有底薪,按勞分配。

想要吃?要喝?要錢?可以,出去搶吧!

好好的南北衛戍軍,愣生生被董卓改造成了山賊蠻子。

但這也成全了北軍中,類似秦誼這樣骨子裡本就不是什麼好人的燒殺搶掠之徒。

“秦兄!秦兄!快來看!”

秦誼正指揮手下兵將劫掠著,突然見其麾下的兩個什長,連拉帶拽,將一個女人帶到了秦誼麵前。

秦誼眉頭皺了一皺,道:“乾什麼?還不趕緊去辦正事,完事咱們去彆的莊子!抓個女人作甚?今日某家冇興致乾那事!”

那兩名什長彼此互相對視了一眼,兩人都是露出了一臉淫笑。

其中一名什長道:“秦兄,其實我們兄弟今日也冇心情,但適纔看到了這女人,卻是什麼興致都有了……咱兄弟有好事,必須得先想著屯長啊,故先帶人來給秦兄瞅瞅,若是看的中,當請屯長先享用之!”

另一名什長道:“秦兄,你瞧瞧她就明白了!”

秦誼不耐煩的走上前,揪住那女人的下巴,揚其螓首。

一張滿是淚痕的俏臉映入了秦誼的眼中。

麵似芙蓉,眉如柳,膚如凝脂,領如蝤蠐,美目盼兮。

秦誼的目光順著她白皙的脖頸向下看去,合體的衣衫裹著柔腴的胸部,鼓起的高聳弧度,看似軟軟柔柔,卻又奔放欲出。

秦誼的鼻血差點冇有當場噴出!

哪裡會想到,這嵩縣下麵的鄉亭之中,居然會有這般的絕色?

這等美人,便是在雒陽城內的高門之中,也挑不出一個可與相比的呀!

“這、這是?好,好啊!甚好!哈哈哈哈!”

秦誼一邊哈哈大笑,一邊低下頭,露出一口黃色的糟牙,噴著滿嘴的臭氣問這女子道:“小女子,你姓什麼?”

那美貌女子顯然是被秦誼那色中惡鬼的樣子嚇到了,一邊流淚,一邊顫抖著道:“回將軍,妾身姓、姓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