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130章 有曹遠來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130章 有曹遠來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劉琦和賈龍這次確實是想到一塊去了。

就益州諸郡的地勢和劉焉眼下在蜀中掌握的資源來看,以任岐為首的益州豪強與劉焉在蜀中正麵開戰,完全不占優勢,就算是賈龍回了蜀中,結果也一樣。

早晚會被劉焉滅掉。

而就算是按照劉琦的策略,讓賈龍占據上庸、西城、房陵等東三郡,威脅漢中,也不過是維持個不勝不敗之局。

既然在與益州對立的戰場形勢不妙,那就得在彆的地方想辦法控製一下。

而劉焉在京中隨朝的三個兒子,就是鉗製劉焉最好的手段!

賈龍站起身,道:“既然公子的意見與末將一般,那末將便先行去準備了。”

劉琦知道,賈龍所謂的準備,是要向朝廷上書。

眼下仗打完了,董卓的兵馬潰敗,正是己方向對方索取條件的時候。

戰爭和政治上的事,冇有永遠的朋友或敵人。

彆看孫堅殺了華雄斬了胡軫,但回頭董卓需要跟他妥協的時候,一樣還會去跟他妥協。

曆史上,就有過董卓想與孫堅結親的例子。

打完仗後就開始談,這是軍閥之間拚鬥的曆來流程。

劉琦認真的考慮了一會,言道:“賈將軍可先去草擬奏疏條陳,然後予我,待翌日曹操抵達,我與之談妥後,便可與董卓相商了。”

“諾。”賈龍應命。

劉琦又似是想起了什麼,問道:“將軍營中的那些東州將領,目下如何?”

說起那些東州士,賈龍便不由有些惱火。

毫無疑問,這些東州士與益州本土豪強之間的矛盾不可調和,就立場而言,他們肯定是站在劉焉一邊。

蛋糕總共就那麼大,多一個人吃一口,彆人就得少吃一口,很淺顯的道理。

東州士們舉族入蜀,在利益分配上與益州本土豪強產生巨大的碰撞,而劉焉也是利用這一點,大批啟用東州士將官,與益州豪族形成了壁壘分明的局麵。

在感情上而言,賈龍深恨蜀中東州人士。

“末將已經將他們儘皆囚於營內,命人看守,不致變亂……但該如何處置,末將也有意與公子商議一下。”

劉琦很詫異賈龍冇有直接殺掉這些東州士將官,反倒是來詢問自己的意見。

“賈將軍不想殺他們麼?”

賈龍的表情此刻顯得複雜難明。

“依末將本意,自然是不想留他們性命!怎奈前番因末將一時激憤殺死劉瑁,惹出了諸多事端……唉,某也算是長了記性。”

看著賈龍顯得極度矛盾的神情,劉琦無奈一笑。

這或許便是所謂的吃一塹長一智吧?

“賈將軍此舉甚為妥當,這些東州將官確不可殺,一旦誅之,恐引起蜀中東州人激變,若他們群情激奮以此為引,全力支援劉焉強攻犍為郡報仇,那任府君恐將勢危。”

賈龍讚同道:“公子之言正是……不過這些東州人留在我軍,始終有些隱患。”

“將軍若是存疑,便把這幾個人交給我吧。”

劉琦此刻是真心為賈龍分憂:“某把他們安置在南郡,不讓他們在房陵為將軍掣肘,這些東州人家族已經遷至蜀中,獨身一人南郡,冇有任何根基,且與我也冇有私仇,我劉氏父子供養他們,如同養待宰豬樣,無有大禍。”

劉琦所提出的主意,正是賈龍之所求。

東州士將官殺不得,但若是留在益州軍中恐有不妥。

畢竟他們也曾是軍中的將官,都帶過兵的,在軍中多少也有些根基和聲望,若是安置於賈龍處,搞不好什麼時候就會禍起蕭牆。

反不如是軟禁於荊州最是妥當。

“如此,便有勞君父子了!賈某無以為謝。”

劉琦淡笑道:“區區小事而已,何足道哉?賈將軍若真想謝我,不知有一人,賈將軍可願割愛否?”

賈龍心中暗自歎息。

他早知道劉琦肯定會對他提出這個要求的。

從打在秭歸的時候,賈龍就看出來了。

劉琦惦記他手下一人。

“公子是想要張任?”

劉琦微笑道:“張隊率與某,頗投脾氣,我甚愛此人,賈公若是想謝我,不知可否割愛?”

賈龍聞言不由苦笑。

他眼下孤懸在外,已經算是荊州劉氏的附庸了,日後其兵馬的錢糧軍需,甚至是應如何占據東三郡,都需要劉氏父子鼎立支援……不然就是死路一條。

區區一個張任,對他來說自然也不算是什麼問題了。

“此事某回去便與張任詳談,若他願意,賈某自無不可。”

“承蒙將軍厚意,琦深表感激。”

……

賈龍返回了自己的帥帳後,便召來了張任,對他詳述了劉琦欲招攬他去荊州的事。

說實話,賈龍打心眼裡是希望張任拒絕的。

張任是個有將才潛質的人,賈龍能夠看出來,這樣的好苗子,他不想白白送去荊州。

日後他若占據東三郡,也需要張任這樣的人才為副手協助。

但很可惜,張任對他已是冇了什麼期望。

經過從秭歸縣與劉琦的初識,劉琦當眾推崇舉薦張任,再到後來他隨劉琦一同前往袁術處時,劉琦對他的苦心勸誡,再到後來看見劉琦不計前嫌,出兵救援益州軍等等……

在張任心中,劉琦於公於私,都纔是他當為之報效者。

若是說,張任對蜀中目下還有眷戀的……

那便是昔日他本人對賈龍的憧憬,以及其母尚在蜀中。

但自打賈龍主動要求與荊州分兵往梁縣駐紮,張任對他的憧憬和仰慕便淡了許多。

至於其母在蜀中,尚有張任的兩個兄長代為照顧,一家人目下皆居於符縣。

符縣是益州豪族的管轄範圍,倒也不怕劉焉去尋張任母兄的麻煩。

況且張任不過區區一隊率,劉焉根本不認識他,就算是尋仇,也輪不到他的身上。

所以說,他眼下算是孑然一身,漂泊與益州之外,隨賈龍去房陵郡還是跟隨劉琦回南郡,都是一樣。

張任選擇了劉琦。

賈龍雖感到可惜,但他畢竟也是豪雄之輩,少許遺憾後,也很快釋然。

他讓張任以押送東州士為名義,暫往劉琦軍中聽命效力。

蜀中後一代名將,就這樣被劉琦從賈龍手中要過來了。

……

戰後不久,代表袁紹的使者曹操,率領其麾下人馬,來至了陽人縣與劉琦相見。

這是劉琦第一次見到曹操。

曹操的相貌平平,既不是很英武,亦不是很醜,個頭不高不矮,皮膚有點黑,看起來相對普通,冇什麼特彆之處。

唯獨,曹操的身體頗顯壯實,看身體素質要比一般人強不少。

但即使外麵難看出什麼特彆,但任憑是誰也不敢小覷這個人。

畢竟,站在劉琦麵前的人,按照曆史進程來講,在二十年後是這個時代成就最高的人。

孫堅身為陽人縣的統領,知道曹操來了,自然也要親自接待。

雖然孫、曹兩人分彆隸屬於袁紹和袁術,但畢竟在名義上還是同盟,眼下袁紹和袁術冇有徹底翻臉,他們之間也還是彼此客氣相待。

孫堅和曹操彼此冇見過,也冇什麼可聊的,他們兩人再加上劉琦,三人隨意的過食一頓後,孫堅便藉由告辭離去,隻是留下劉琦和曹操詳談。

雖然袁術曾寫書與孫堅,讓他替自己盯緊劉琦和曹操,但以孫堅的性格,自然是不屑於乾這種事的。

況且讓他怎麼盯?天天跟在劉琦和曹操身後轉悠,聽他們說些什麼嗎?

孫堅承諾了袁術,但實則卻是敷衍,根本冇當回事。

孫堅走後,劉琦邀請曹操去往他的居舍。

劉琦病體未愈,進屋之後,時不時還有些咳嗽,曹操見狀遂問:“劉公子,這是身體不適?”

“偶感風寒,不過是區區小病而已,曹奮武不必過於擔心。”

“哎,這如何使得?”卻見曹操皺起眉,很是關切地道:“公子這裡有筆墨木牘否?可否借曹某一用。”

雖然不知曹操要乾什麼,但劉琦還是吩咐人給他拿來了筆墨和木犢。

曹操拿著筆,在木犢上一字一字的認真書寫。

少時,卻見曹操將三根木犢,大概一共六十個字的藥方遞給了劉琦。

“曹某當年在雒陽,也曾感染風寒不愈,幸有本初替某找了太醫丞行此藥方,用之不足半月即愈,北方寒冷,不比南方溫暖,易多染瘴,還需多多保重身體,勿要過於勞累。”

劉琦拿著那三根木犢,頗詫異地看著曹操,心中暗道:“誰想曹孟德,竟是個細心之人,也不知是真的還是裝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