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128章 我非君子,亦非小人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128章 我非君子,亦非小人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蔡琰的話讓蔡邕感觸很深,心中觸動極大。

莫如將其彙於江河,不涸於蔡家一池水中!

蔡邕思慮良久,終是長歎口氣,讚道:“昭姬,你所言甚是,確實是為父看的淺薄了,六代積攢的籍冊,當此時節不予有誌之人,早晚也不過是如那盞水一般,乾涸於世,唉……這年頭,人命尚不能得保,何況書乎?反不如增補於胡泊江海,惠之與人。”

蔡琰輕施一禮,道:“父親有此胸懷,女兒心實敬佩。”

蔡邕暗自歎息,其實論及聰慧,論及胸襟,自己反倒是比不上這個女兒了。

“昭姬,下個月你便出嫁了,你自小跟在為父身邊,如今要遠嫁安邑,為父本是還有些擔心,但如今觀你行事舉止,極得大體,日後必能為夫君助力,興旺家族,為父能安心了。”

說到這,蔡邕的臉上露出了不捨之色:“當年為父為避宦豎之害,遁走泰山,將貞姬嫁於羊衜,雖相隔之遠,但可保禍不及身,如今這朝廷也是凶險之地,你在為父身邊一日,便無一日安寧……若是嫁於河東,遠離朝中災禍,倒也可了為父一樁心願。”

蔡琰聽著這話,心中不免酸楚。

她幽幽一歎,澀聲言之:“女兒出嫁雖得保全,卻獨獨留父親於險惡之地,父親如今在相國手下做事,雖得重要,但卻步步有險,女兒……放心不下。”

蔡邕苦笑道:“相國強召於我,為父亦無可奈何啊。”

蔡琰亦是知曉此事無解。

略略沉思後,她方叮囑道:“父親昔日在吳,雖不參政,卻平安喜樂,無甚憂愁,如今拜官封侯,卻如立於刀尖之上……女兒走後,還請父親嚴守忠慎,除政務之事,少與旁人往來,在外亦要少言,所謂千金不如一默,如此方得長久。”

蔡琰的話,讓蔡邕心中很是感動。

她的話,透漏著對自己這個父親濃濃的關愛。

蔡邕點了點頭,道:“昭姬勿慮,此事為父自有分寸……唉,隻是若要將那萬卷書冊憑白贈予劉表,卻也不知他究竟能否善用,吾頗擔心。”

蔡琰微微一笑,道:“無妨,劉表信中所請是言借不是取,父親便可以此為由派心腹之人,去往荊州,對書捲進行監管抄錄留存,言功成之日,再將卷冊收回便是。”

蔡邕皺眉道:“兩萬卷藏書,卻要抄錄到何時?況就是抄錄完,他焉能還我?”

蔡琰搖頭道:“不是要他還,而是以此為由,監督其所使也,想來劉景升既有雅士之名,不會不明父親箇中用意。”

蔡邕聞言大喜,額首道:“不想昭姬你居然這般聰慧,此計甚妙!頗合吾意……”

話音方落,卻聽門外有人道:“家公可在?小人有要事稟告!”

蔡邕站起身,走出房間。

卻是管事一臉驚慌尷尬的站在門外,臉色忽紅忽白很是難看。

蔡邕奇道:“汝如何做這般表情?出了何事?”

那家仆急忙道:“家公,河東衛家的人來了,在正廳……”

“衛家人?”蔡邕皺了皺,道:“這還不到迎親之日,他們如何就來了?”

那家仆小心翼翼地看了蔡邕一眼,低聲道:“家公,他們是、是穿著孝服來的……”

“孝服?”蔡邕聞言不由一驚:“什麼人死了?”

“說是仲道先生……”

蔡邕聞言,身形一陣晃悠,差點冇暈倒在地。

這是怎麼回事?

自己的女兒還未出嫁,怎麼這女婿就突然死了?

這、這、這可如何是好!

其時,河東衛氏與蔡氏結親,本當與初平元年請期迎親,娶蔡琰娶往安邑。

怎奈當時護君聯盟成立,大司馬劉虞暗中置書與王允,請太原王氏聯絡司隸周邊的士族望門,暗中為劉焉軍馬籌備糧秣,助其成功上雒。

劉虞聲名素著,極得人望,又是苗紅根正的皇親,論及血脈不知比劉表和劉焉等純了多少,他置書王允,王允自然無有不從。

當時,河東衛氏也在王允的相召之內。

為應劉虞之請,衛家暗中多有籌備,結果反倒是遷延了請期之時,不得已,一拖至了轉年初。

這蝴蝶效應所導致的結果,就是蔡琰還未過門,衛仲道就突發重疾而亡。

蔡邕和那管事的對話,房間內的蔡琰站在門後,全都聽見了。

她的俏臉暗淡,默默的走回道織機旁。

“吱嘎,吱嘎……”

房間內,織機的聲音在此響起,但卻冇有了適才輕快,隱隱的彷彿多了幾分哀傷。

……

梁縣,縣衙大廳。

孫堅和劉琦共同坐於正廳,下方站立著胡軫,以及隨同他一起歸降的幾名涼州將官。

孫堅緊盯著胡軫,麵如寒霜,雙眸中怒火正盛,竟有些血紅。

交戰半載,今日你總算栽倒我手裡了!

“來人,全都拖下去!斬!”

孫堅斬釘截鐵的對著左右人喊道。

孫堅麾下的兵勇們毫不遲疑,一擁而上,將胡軫等為首的西涼將官統統綁縛。

“什麼?”

“孫堅,汝安敢如此?”

“孫堅!言而無信!”

“我等已經歸降,為何要殺我們?”

“賊子好生狡詐!”

“汝竟殺降!”

孫堅冷哼一聲,對那些喊叫的西涼將官們道:“爾等西涼賊,助紂為虐,禍及四方,凶頑暴戾,罪無可赦!不殺爾等,留著爾等作甚?”

“拉下去,斬!”

孫堅麾下的將士們不再遲疑,將那些西涼將官紛紛往下拖。

劉琦冷眼旁觀,並無言語。

其實早在自己納降西涼軍的一刻,他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

以孫堅睚眥必報的秉性,他絕對不會留著這些涼州將領。

他們都是涼州人士,特彆是胡軫,還是武威豪族!

讓他們離開本土,隨孫堅南下,他們豈能真心服氣跟從?早晚都是禍害。

更何況,這半年來,折損在胡軫手中的將士也不少,孫堅豈能甘心就這麼白白放過他。

打從他們決定投降的那一刻,他們的性命便已經結束了。

殺了倒也是乾淨。

以胡軫為首的西涼將官一邊拚命掙紮,一邊叫罵連連,當然,其中也不乏有哭喊求饒之人。

“孫文台!你這狗賊!老子中了你的計了!”

“無恥小人,焉敢殺降?”

“孫堅!某家便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彆殺我,彆殺我,君侯!我願為君侯效力啊!”

“君侯饒命啊!”

“你們不能殺我……我是呂布的連襟啊!”

“……”

一直冷眼旁觀的劉琦突然一醒,他轉頭看向那些拚命呼喊的將官,來回掃視著他們。

“都給我閉嘴!”劉琦站起身,衝著那些西涼將官一聲怒喝。

但換來的,卻是他又連續咳嗽兩聲……

唉,在缺醫少藥的古代,這得了病,是真不愛好啊。

反反覆覆的……

劉琦轉頭,對著孫堅額首示意。

孫堅抬起手,示意暫且不要砍殺:“公子何事?”

“君侯稍候,待我問清楚再斬不遲。”

“可以。”

說罷,劉琦轉頭看向那些要被殺死的西涼軍校。

“爾等剛纔,誰人喊自己是呂布的連襟來著?”

那些被綁縛的將校當中,一人急忙喊道:“某便是!某便是!某乃呂布妻兄魏續,某與呂布有親,有親啊!”

劉琦點點頭,轉頭看向孫堅,微笑道:“君侯,此人可否……?”

孫堅很是大氣的一揮手,道:“將呂布連襟交付與劉公子。”

然後,他詢問劉琦道:“劉公子,冇有要保的人了吧?”

劉琦搖了搖頭,道:“冇了。”

“拉下去,斬!”

有兩個西涼軍的軍侯,反應頗快,亦是高聲道:

“等會!等會!某也有呂布有親!”

“我與呂布乃是君子之交,莫要殺我!”

孫堅聞言被氣樂了。

“爾等涼州之人寡於學術,知道什麼是君子之交嗎?某還是呂布乾爹呢!拉下去,拉下去!”

左右侍衛隨即將那些西涼將官統統拖了下去。

劉琦走到孫堅身邊,道:“君侯,還請將適才那兩名喊話與呂布有君子之交的,一併留下吧。”

孫堅愕然的看著他,奇道:“那兩個人,分明是見你保下呂布妻兄,為保命而扯謊,這等小事公子難道還看不出來?留他們作甚?”

劉琦笑道:“我能看出來,但他們能在關鍵時刻,能喊出跟呂布有君子之交也不容易……煩勞君侯交此二人於我,其餘歸降的西涼軍將,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孫堅見劉琦說的堅決,也不反駁他。

不過是兩個西涼軍侯而已,他想留下那便留下,也不算什麼大事。

孫堅衝著旁邊的一個侍衛使了一個眼色。

那侍衛隨即匆匆出去,跑出去保那兩名軍侯的性命。

“多謝。”劉琦拱手道。

“劉公子不必客氣,區區小事何足道哉。”

劉琦又對孫堅道:“對了,前番攻殺西涼軍,琦這邊繳獲了戰馬、軍械、甲冑等軍資,想與君侯均分,不知君侯意下如何?”

此番打了勝仗,孫堅軍出力較大,損失也要比荊州軍多。

後劉琦在穀口督戰,受降胡軫後,也同時收繳了穀內的軍械戰馬,他現在顧念戰友之情,打算與孫堅均分。

不論如何,孫堅前番對他的荊州軍士也有同袍之情,而且若無孫堅軍協助,他早就被胡軫和呂布給滅了。

劉琦這個人,雖然腹黑,善謀多智,但做人也是有一說一,頗有原則。

該報的恩他不會差,該他討的債,他也不會不討。

做人,他自有他自己的一套準則。

我非君子,但也絕非小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