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曆史 >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 第124章 謀定而後動

三國從單騎入荊州開始 第124章 謀定而後動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4:30 來源:要看書

劉琦適才的話,隻是以退為進。

在賈龍找他入帥帳的那一刻,他就大概能猜出來,賈龍是想與他聯合起來對付劉焉了。

而在與賈龍探討關於劉焉反叛細節的期間,劉琦也在細細的思量這事……

看看地上那些益州各地官紳豪強舉報劉焉的簡牘,劉琦心中明白,賈龍這次出蜀是想那種將這些罪證上交給朝廷。

然後他再從董卓那裡獲得名正言順的討賊許可,或許還可以得到董卓的支援也說不定。

以董卓的角度來講,劉琦認為董卓不會拒絕。

身為涼州的雄飛人物,董卓自然是希望各州各郡越亂越好。

地方越亂,他這個執掌中樞的相國,才能夠周旋於各方進行平衡,於中謀利。

至於賈龍為何要主動邀請自己……

劉琦估計無外乎有兩個方麵。

一是宗親聯盟乃是由荊州方麵提出來的,而目前因為奏疏立兩京兩朝之事,荊州在聯盟中已是獨占鼇頭,聲望頗隆。

目下最有忠臣表象的荊州軍若是能協助賈龍定蜀,那在某種程度上而言,算是間接的坐實了劉焉謀反的罪狀。

賈龍等益州豪強就算是占住了公理。

二是賈龍需要安撫軍心。

誠然,賈龍此番上雒,為的是向董卓陳述劉焉謀反罪行,得到朝廷命他討伐劉焉的許可,但劉琦估計,賈龍這次的計劃中,應該是不包括殺害劉瑁。

弄死劉瑁,算是他的臨時起意。

如今劉瑁已經死了,但定瞞不過軍中人。

適纔在帳外,那東州士雷遇,不就是已經揚言要殺賈龍了麼?

益州軍中目下有不少東州士將官,包括吳懿在內的,賈龍若想控製住他們,隻怕回頭少不了一番波折。

而且就算他再怎麼掩飾,這件事既然已經在公開的場合被宣揚開,訊息就一定會不脛而走……肯定會傳回益州的。

以劉焉老奸巨猾的秉性,他一定會在賈龍未趕回去之前,對蜀中的其他豪族先下手為強。

那些益州豪族皆以賈龍和任岐為尊。

密謀推翻劉焉的計劃,若賈龍不在蜀中,那就是少了一位主要人物。

所以賈龍肯定是想返回蜀中。

但若要返回蜀,他就需要軍糧的供應,冇有軍糧,彆說是回益州,他想率兵出司隸都難。

但軍糧從哪裡出呢?

隻能從劉琦這出。

所以賈龍必須說服劉琦,站在他的一麵,幫他殺回益州。

想通了箇中關鍵之後,劉琦心中開始醞釀。

一個計劃在他的腦海中有了雛形。

以荊州的地域來講,未來的北方或將戰事頻發,屆時大量的人口便會南遷,而漢朝的經濟和文化資源,也將逐漸從戰亂頻繁的北境,而向南方傾斜。

對於劉氏來說,若有機會能夠橫跨荊益之地,潛心發展,穩固後方,操練甲兵,便可立於不敗之地。

但眼下還不是時候。

荊州七郡,目前完全能算是由劉氏統領的,也不過是南郡和江夏郡而已。

南陽郡在袁術手中,荊南看似以劉氏父子為尊,但不穩定因素實在太多。

要入益州,至少也得將荊州全完掌控纔是。

益州山川阻隔,重關險阻,想要進入益州,非得有天時地利人和不可。

賈龍目前與自己並非一心,這人和首先就冇有。

自己是想鯨吞益州,而賈龍的目地,估計是想在蜀中代替劉焉。

兩方目前的根本目地不一樣。

劉琦心中盤算了諸多弊端之後,隨即假意謙虛道:“我是荊州刺史的公子,又不是益州官吏,怕是不便參與其中。”

賈龍見劉琦推脫,急忙道:“公子雖非益州人,但卻是漢室宗脈,更是聯盟中代表荊楚上雒者,公子若肯主持公道,定可令劉焉叛逆無所遁形!”

劉琦淡淡道:“但畢竟這都是賈公的一麵之詞……我,真的不方便參與。”

賈龍見劉琦就是推脫,心裡開始琢磨。

劉伯瑜雖然年輕,但卻是聰慧之人,益州水深,想讓他憑白替自己出頭,怕是不可能。

自己非得展露些誠意不可。

想到這,便見賈龍道:“若公子願意,賈某願代表益州諸族,聽命於公子,從此益州中人凡事皆以公子為尊,聽憑劉公父子調遣。”

這話裡話外,卻是甘願為劉氏父子的附庸。

這種附庸關係,就好比是孫堅之與袁術,曹操之與袁紹的關係一樣。

雖凡事儘皆聽從,但卻是獨立於外。

這種關係屬於一種上下級的聯合,但在合作期間,彼此的位置也會有所調換。

附庸者實力的增強,就是最大的變數。

比如賈龍日後若果真返蜀,滅了劉焉,掌控了益州主要郡縣的時候,他自然會將劉琦一腳踢開。

不過劉琦並冇有覺得此舉有什麼不對。

對於這個時代的諸侯們來講,應該算是習以為常的事情了。

比如孫堅死後,孫策依附袁術,但日後卻在江東獨自創業;

曹操在創業初期則是依附於袁紹,後勢力越強,二人翻臉;

劉備更是相繼依附於多人。

呂布,張繡,張燕等軍閥更是如此。

若是換成自己戰在賈龍的位置上,劉琦想來也不會拘泥於一道。

不過那都是以後的事情,屬於充分具有不確定性的,自己隻需未雨綢繆就好。

劉琦邁著步子,在帳內來回走動著,他此刻風寒未痊癒,走起路來多少還有些飄忽。

“賈公蒐羅了劉焉這般多的謀反罪證,可見劉焉確有不臣之心,我身為漢室宗親,對這宗盟內的逆賊,本不當置之不理,隻是我山陽劉氏與劉焉皆出自魯恭王一脈,我父子若與賈公一同討伐劉焉,豈不惹天下笑柄,為世人所不齒?”

賈龍見劉琦的口氣似有鬆動,忙道:“公子怎如此說,公子為漢室除去叛逆,當留名青史,當為天下所讚!豈會為世人不齒?”

劉琦對此不置可否,而是轉移話題。

“賈公此番出兵上雒,欲奏實劉焉罪狀,但殺劉瑁,恐不在賈公的計劃之內吧?”

賈龍聞言,無奈地長歎口氣。

“我本不欲殺他,隻是他意圖謀我,我一時激憤,方纔痛下殺手,如今想來,卻是魯莽了。”

劉琦輕輕的‘嗯了一聲,繼續道:“賈公預討劉焉,本當暗中行事,如今劉瑁卻在亂軍中亡於君手,又隱瞞不住,隻怕訊息早晚傳回蜀中……到時候劉焉必有準備,定會封鎖入蜀諸道,阻賈公返回益州,賈公眼下的形勢,並不樂觀。”

賈龍歎道:“幸好我早有謀算,在劉焉入蜀之初,便以避馬相之亂為名,將家眷儘數遷往武陽縣,托付於任岐,不然此番某之家眷,恐皆折於劉焉之手。”

劉琦聞言,心中不由暗歎。

真是老謀深算……

劉焉初入蜀時,賈龍等益州豪強借馬相之亂,將治所從雒城遷移綿竹,表麵上看是為了劉焉能夠平穩的接手益州諸事,實則他們這些本土豪強已經將產業分散與蜀中各處,不讓劉焉有掌控他們的機會。

那還是他們兩方合作的蜜月期……這些益州豪強在那時就對劉焉有了防備。

也不怪劉焉掌控大權後,就騰出手來對付他們。

真的是掣肘太深了。

相比於益州豪強的狡猾,當初被劉琦一舉搞定南郡的五大宗族,簡直就是一群逗比小可愛,萌翻了的那種。

劉琦繼續問道:“劉焉阻道,賈公若不能返蜀,又該如何?”

賈龍拱手道:“待護君之事了結,龍想請公子代為稟明劉使君,請從南郡出兵,會和賈某麾下的兵將,咱們一起從江關殺入益州,會和任岐等諸豪,一舉除賊,報效朝廷,還益州諸郡以安寧,如何?”

如何?你怎好意思跟我說的這個如何?

讓我南郡兵馬殺入江關,助你和益州軍血拚?最後兩敗俱傷嗎?

你倒是真會琢磨。

劉琦的搖了搖頭,道:“賈公之謀,琦不甚讚成,蜀道自古便艱險,集中兵馬攻打,隻怕非上善之策,當徐徐圖之……我倒是有個辦法,可助賈公成就大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