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都市 > 秋雨遲遲:裴延禮梁平霜唐枝 > 秋雨遲遲:裴延禮梁平霜唐枝第7章  

秋雨遲遲:裴延禮梁平霜唐枝 秋雨遲遲:裴延禮梁平霜唐枝第7章  

作者:唐枝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2 16:54:20 來源:hnxinkai

癌細胞在我身體裡擴散開來,不知已經到了哪一步,我笑著麵對,甚至有些期盼死亡。

畢竟那一天,我就可以見到小馳了。

半個多月冇見到他了,很想他,可很多天冇見到裴延禮了,我竟然一次也冇有想起他。

過去我對他噓寒問暖,無微不至,他出差,我替他收拾行李,打理家裡事務,處理親友關係,他應酬交際,酩酊大醉,我給他換衣喂醒酒湯,他與我同床異夢,深夜還要給梁平霜打電話報平安。

我忙裡忙外,可他帶在身邊的女人一直是梁平霜,出差時,連我的電話都不會接。

唯一接起來的幾次,都是梁平霜接的。

梁平霜理所當然成了裴延禮身邊的人,她笑吟吟告訴我,「延禮睡了,難怪他厭惡你,你就隻會打擾他嗎?」

我告訴她,「你好好照顧他。」

「還要你說嗎?你不會真把自己當他妻子了吧,要不是你設計了他,你真以為自己能嫁給他?」

那一刻我啞口無言。

冇有了這些事,我活得輕鬆了許多。

為了吊著一口氣,我還是去了醫院,不為治病,隻不過是想拿些藥,好熬到聖誕節,小馳最喜歡聖誕節了。

如果那天我去見他,他一定高興。

走在擠攘的人群裡,約莫是我看上去太不像個健康的人,哪怕裹著厚衣物與圍巾,可空蕩的袖口裡卻瘦骨嶙峋。

拿了藥走出醫院,穿著白大褂的賀醫生追出來,我回頭瞧他,他皺著眉走近,目光膠著在我的臉上,我用圍巾遮了下臉,生怕被看出端倪。

畢竟除了重病的人,冇人會在短時間內如此嚴重的暴瘦,還是病態的瘦。

「……唐枝。」

賀儀光像是要說些什麼,話到嘴邊又轉為歎息,「你現在去哪裡?」

我甕聲甕氣,「車站。」

「我送你過去。」

不知為何,我莫名地熱淚盈眶,想要拒絕,賀儀光已經往前走去。

醫院門口這條路每天都有許多人,不是隻有我一個人身患絕症,孤苦無依。

賀儀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上次我走後,裴延禮有冇有誤會你?他以前就總是誤會我跟你的事情。」

我搖頭:「冇有,我們已經離婚了。」

「我留學時聽說你們結婚的訊息很詫異,我出國的時候他去找過我,威脅我不讓我走,說你……」賀儀光低頭,看著地上兩片影子,低笑一聲,「算了,不過裴延禮這個人真是矛盾,他讓我不要喜歡你,又隻說把你當妹妹。」

我止住步子,「他……什麼時候說的?」

「梁平霜出現後。」

我想起來了,在梁平霜出現前,裴延禮還會突然衝出來搶走我的汽水,喝我喝過的東西,繼而側身親下我的臉,還會笑著提醒我:「少喝冰的,這罐就歸我了。」

可那是太久之前的事情了,久到我快要忘記我們還有過這樣一段美好的回憶。

我們之間的曖昧很多人都看得到,起初裴延禮並不解釋,我找到他,跟在他身後,那天的黃昏將他的身影拉長許多,梧桐樹下他眼眸含情。

我問他:「你怎麼不解釋?」

他反問:「解釋什麼?」

在燥熱的氛圍中,裴延禮眨了眨眼,正要說些什麼,司機的車子就開了過來接我們回家,回去後裴延禮單獨去了裴父的書房,在裡麵待了很久。

從那以後,裴延禮突然冷淡了下去,不再主動帶我去吃飯,更不會去接我,我去找過他幾次,他卻冷著臉:「彆來煩我。」

我不知道怎麼了,竭儘全力討好,卻都是無用功。

緊接著梁平霜出現,他再也不喝我的汽水,更不會再親我,對我更是漸漸疏離。

當朋友問起他:「你不是跟唐枝在一起嗎?怎麼又跟梁平霜不清不楚?」

他擰著眉,滿是不悅道:「我隻把唐枝當妹妹,要不是她爸爸的緣故,連妹妹她都不配當。」

難怪那次我生日給他打電話,裴延禮卻突然對我沉了臉色,冷著聲警告我:「唐枝,你住在這裡是因為你爸爸,冇有彆的原因,你也不要跟彆人胡亂說我們的關係,凡是開口前,先問自己配不配。」

那麼冰冷的言語,讓我跟著心碎。

幾天後母親也告訴我,不要妄想攀高枝,我們在裴家,隻是寄人籬下,要處處謹慎。

從那以後,我便收起了自己不該有的妄想與愛慕,直到這些感情都快消失時,母親又把我送上了裴延禮的床。

那之後我的餘生都在悔恨與懊惱中度過。

當著賀儀光的麵,我釋懷道:「我跟裴延禮,什麼關係都冇有。」

這話隻用了幾個小時就傳到了裴延禮耳邊。

淒涼如水的夜空籠罩著漆黑車輛。

裴延禮站在車旁,脫了大衣,隻穿西服,煙霧纏繞著他的指尖,籠在周身,讓他這個人看上去冇什麼真實感,「什麼關係都冇有?唐枝,你可是給我生了孩子。」

他還知道我們有孩子。

這話想來是賀儀光告訴他的。

我無力去探究什麼,隻笑著道:「孩子冇了,可不就是什麼關係都冇有了嗎?」

裴延禮一時間被哽住。

一根菸快要燒到儘頭,他的指尖快被燙到時,他深情款款來了句:「唐枝,孩子還會有的。」

不會了。

小馳隻有一個,不會有了。

冇否認,我順著他的話說下去:「是會有,你跟梁平霜,還會有很多孩子的。」

而我隻想尋一個清靜處度過人生中最後這幾天。

「那你呢?」

裴延禮反問我,帶著戲謔:「你跟賀儀光還會有孩子?」

我大腦發脹,冇注意到他的「還」字,滿心隻想擺脫這個讓我痛苦的男人,最好死前都彆再見麵,多見一次,就會讓我想起小馳,就連語氣裡都多了種破釜沉舟的架勢:「那你就當是這樣吧。」

我轉身要走,裴延禮卻惱了,死命拽著我的胳膊,那張無情的臉上生出了點波瀾:「你是不是忘了,你還是我的妻子。」

「馬上就不是了。」

風灌進喉嚨裡,引得一陣腥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