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 > 魔尊彆裝了,魔妃她有讀心術 > 魔尊彆裝了,魔妃她有讀心術第7章   第7章

第7章

白柔聽到男子這麼說,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那半張青紫胎記的臉。

想她曾經當妖那會兒,雖說不上是絕色美人,但也是個小家碧玉的俏佳人。

如今投胎仙身被迫破殼卻成了眾人口中的醜八怪,還要受那罪魁禍首的氣,偏偏她還不能擺脫魔界的封印從這裡離開。

傷口是越來越疼,而白柔是越想越氣,那暗紫的眸子也一下子浸染上了水漬。

白柔垂下眼簾緩慢轉過身去,像是行屍走肉般往回走。

那青衣華服的男子見狀,不由得捏緊了手中的玉骨扇,往前跟了幾步。

“喂,你彆生氣啊,我不是有意的,隻是你的臉......”

“我知道我長得醜嚇到你了,我以後不在晚上出門就是了!!”

白柔氣鼓鼓的打斷了男子的話,腳步又加快了些許。

然而她發現身後的人似乎跟了上來,一隻手又拍了拍她的右肩,“抱歉,我真的不是有意......”

男子的話忽然戛然而止,他這會兒則看見了白柔的右臉。

膚若凝脂,媚眼如絲,那湛藍色的眼瞳仿若浩瀚星辰,眼瞳中浸滿了的海水,讓人一個不留神便會跌入深海,萬劫不複。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矛盾的人!

左臉與右臉天差地彆,一邊胎記遍佈醜陋無比,一邊卻是驚鴻豔影美若天仙。

晏鹿還冇見過這麼神奇的事情,對麵前的白柔產生的深深的好奇。

“你是新來的?叫什麼名字?在哪裡做事?”

麵對晏鹿的追問,白柔避而不答,隻是一味地往前走。

“喂,你真的生氣了?”

“對不住嘛,而且你剛纔不是也說我是鬼麼?咱倆也算是扯平了,成不成?”

“我叫晏鹿,你叫什麼?”

“彆不理我嘛,你說話啊......”

白柔停住腳步,狐疑地看著眼前的人。

男人一身青綠色的衣袍,身材挺拔,墨黑的發紮起一個高高的馬尾,頗有幾分少年氣。

唇角始終帶著一抹猶如春風般的微笑,一雙琥珀色的眼睛明亮澄澈。

被白柔打量著,晏鹿唇邊的笑意更深,甚至有幾分討好的意味。

“你叫什麼名字,嗯?”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白柔便索性說了自己的名字,可話剛出口晏鹿就怔住了。

白柔不解道,“怎麼了?”

晏鹿乾笑了幾聲,“冇什麼,你的名字挺好聽的,不過我還是建議你改個名。”

“?”白柔更加不解了。

晏鹿卻冇繼續往下說,而是轉移話題道:“你這麼晚了跑出來乾什麼?現在可是宵禁之時,要是被人發現的話,你的小命可就要不保了。”

白柔隻知道入夜鐘聲敲響時,任何魔界仆從都不能出門,但冇想到竟然會如此嚴重。

“所以,你要去告發我嗎?”

“想什麼呢。”晏鹿下意識的戳了一下白柔的腦門,“小爺我是那種下三濫的妖麼?”

白柔後退了幾步,揉了揉自己的額頭,瞪了晏鹿一眼。

這個人怎麼還動手動腳的!

但隨即她發現晏鹿用更深的探究眼神望著自己,白柔被他盯得有些發怵。

真是個怪人,她得馬上走。

“你不是魔界的?你身上一點妖氣都冇有。”晏鹿見白柔又想跑,一把抓住了白柔的手腕。

白柔甩開,“關你什麼事兒?”

晏鹿看著白柔的臉,又忽然笑起來,“哦,我知道了,你不會就是神界的那個小帝姬吧?”

“是又怎麼樣?”

晏鹿的笑意更深,但白柔總覺得他是在嘲笑自己,“不怎麼樣,就是覺得你還挺有意思的。”

“還不都是你們魔尊強行讓我出世,我纔會變成現在這樣,都是那個王八蛋離醉的錯!”

“你知不知道你的這句話要是讓彆人聽到了,就算你是神界來的,也是要被淩遲處死的。”晏鹿用最輕鬆的語氣說著最重的話,倒是讓人冇有感覺到壓迫感。

“你想告狀就去告,反正我現在也是生不如死。”白柔瞪了晏鹿一眼。

“乾嘛那麼悲觀呢?”晏鹿輕輕地搖著手中的玉骨扇,“你放心,我是不會去告狀的,不過我聽說你在廚房做事?不如幫我一個小忙。”

“我憑什麼要幫你?”

“就憑我現在捏著你的把柄?”晏鹿眨了眨眼睛。

真是個狡猾的男人,前一句還說不會去告狀的。

“你放心,不會讓你白乾的,你是仙身,身上又帶著傷,魔界的草藥治不好你身上的傷,但是我有辦法能幫你,隻要你幫我。”

白柔眼睛一亮,但是隨即又想到了什麼,“你不會是想讓我在廚房裡下毒吧?”

“嘖,你的想法很陰暗啊。”晏鹿眯了眯琥珀色的眸子,“放心好了,真的隻是一點小忙而已。”

翌日一早。

白柔將門外的柴火捆起來,時不時便朝著不遠處的酒窖瞄一眼。

那個奇怪的傢夥竟然讓她去偷酒,按照他的話來說就是一罈酒換一顆傷藥,公平得很。

公平個屁,要知道這可是離醉的私人酒窖。

在這裡的這幾日,白柔也多多少少聽說了一些關於離醉的喜好。

離醉十分愛飲酒,因此專門命人製造了一個酒窖,裡麵珍藏的自然不必多說,都是上千年的美酒。

隨便拿出一罈來都是有市無價的。

這要是被髮現了,估計離醉當場就得拿她這條剛出生冇多久的龍去泡酒。

但是......

白柔咬了咬牙,她的傷不能再拖了!

昨夜回去點燈發現傷口已經逐漸潰爛,而魔界與她這個仙身相剋,她可不想在齊宿研製出新的毒藥之前就死在這裡。

權衡利弊,她還是得當一回偷酒賊。

好在晚上後院的人都走了個乾淨,酒窖雖然有魔兵看守,但白柔意外發現了一個地洞,不大不小,剛剛好能夠讓她鑽進去。

白柔剛鑽過地洞,裡麵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但循著酒香白柔摸黑來到酒窖的深處。

感覺到周遭的酒香愈發濃烈,白柔從口中吐出小拇指般大小的龍珠,藉著微小的光亮探查自己該偷哪一罈酒比較好。

剛瞄準了一個目標,白柔還冇走兩步就被腳下的什麼東西給絆倒,摔了個狗吃屎。

“呃......什麼東西?!”

白柔吃痛地從地上爬起來,藉著微光看地上絆倒自己的東西是什麼。

映入眼簾的是漆黑的鱗片,在龍珠的照耀下燁燁生輝,絆倒她的東西竟然是一條蛇?

而那蛇身足有她一條大腿粗,白柔冇有當場暈過去已經算是她定力好了。

忽然,牆壁兩邊燃起兩團深藍色的焰火,那條蛇竟然動了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