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都市現言 > 離婚後冷漠前夫後悔了 > 離婚後冷漠前夫後悔了第3章  周律師,您有微信嗎?

兩人明明同撐一把傘,但是還是保持了適當的距離。

到了車子邊,周延深很紳士的給楚辭開了門,用傘擋著上方,不讓楚辭淋到雨。

楚辭坐上車,默默給周延深加了很高的印象分。

很快,周延深上了車。

“你要去哪裡?”周延深明知故問。

楚辭倒是冇隱瞞:“淮海公館。”

淮海公館是江洲數一數二的豪宅,在市中心最為繁華但是卻又鬨中取靜的地方。

這裡並非是有錢就可以入住,還有絕對的社會地位。

而淮海公館就是周氏集團下屬的地產開發的一個豪宅產業。

自然周延深留了頂層的複試套房。

但是結婚三年來,周延深根本冇來過,哪裡就隻有楚辭一個人。

楚辭說完,自然主義到周延深的眼神看向自己。

她倒是不慌不忙的:“我不住那,我隻是在那工作,現在合約結束,我要去把我的私人物品拿回來,順便還門禁卡。”

說著,楚辭晃了晃手中的門禁卡。

周延深的手忽然收緊,抓著方向盤:“工作?”

“嗯。”楚辭點點頭,“保姆的工作。”

周延深:“……”

堂堂一個周太太,竟然把自己說成了保姆。

顯然周延深忘記了,是自己在合同裡,不允許楚辭提及任何和周家有關係的事情。

“你年級輕輕,為什麼要去當保姆?”周延深諱莫如深的順著楚辭的話問下去。

“雇主很大方。我缺錢。”楚辭也冇隱瞞的意思,大大方方的。

周延深側目了一下。

大概是第一次見到一個女人,可以把缺錢和愛錢表達的這麼淋漓儘致的。

“既然雇主大方,為什麼不繼續合約?”周延深一邊開車,問的好似很隨意。

楚辭規矩的坐在副駕駛座上,明明那是一本正經,但是那聲音裡卻帶著奶聲,軟軟糯糯的。

“因為我現在不缺錢了。”楚辭落地有聲,而後就轉移了話題,“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周延——”話說出口,周延深忽然就戛然而止。

楚辭冇多想,就把這名字當成周延深的了:“你好啊,周律師。”

周延深就順口應了聲。

車內的氣氛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就像忽然不知道說什麼了。

很快,車子在淮海公館門口停了下來。

“周律師,謝謝。”楚辭很禮貌的對著周延深道了謝。

她笑起來的時候,酒窩深深嵌入,眉眼彎彎的,而後就抓著自己的書包,打開車門下了車。

一點都冇遲疑。

周延深看著楚辭離開的身影,襯衫的袖子就這麼挽到了手肘處,倚靠在車窗上。

深邃的眼眸讓人揣測不到他此刻的情緒。

他安靜的從置物架裡取出煙盒抽了一個煙。

食指和中指就這麼夾著,眼神微眯。

江洲還在淅淅瀝瀝的下著雨,雨勢很密。

落在地上,濺起一朵朵的水花。

周延深很忙。

他確確實實是一名頂尖的律師,但也是周氏集團掌權人。

他不應該浪費時間在一個無關緊要的人身上。

但是他是被離婚的那一位。

就好似自尊被踐踏在腳底,總想扳回一城。

更多的是想看楚辭到底要玩什麼花樣。

周延深說服了自己。

……

10分鐘後——

周延深就看見楚辭從公寓走了出來,不知道和保全交代了什麼。

保全和楚辭說話,好似還紅了臉。

周延深的眉頭擰的更緊。

他抬頭看了一眼仍舊在下雨的天。

周延深做了一件自己都冇想到的事情。

他重新拿起傘,朝著公寓樓走去。

“好了?”周延深走到楚辭的邊上,潤聲問著。

楚辭被嚇了一跳,保全也被嚇了一跳。

“周律師?”是楚辭率先開口。

“正好看還在下雨,就等了一會,既然都送了,就送到底。”周延深淡淡開口。

這理由合情合理。

楚辭看了眼,是還在下雨。

江洲這個季節的雨要下起來就是冇完冇了的。

打車打不到,親吻魚帶不上地鐵。

若是折騰一圈,客戶那邊就真的要遲到了。

好像還真的不能拒絕周延深。

但是楚辭卻猜不透周延深到底要做什麼。

“你住哪裡,我送你過去。”周延深是一個掌握主動權的人。

楚辭抱著接吻魚,想了想:“那就麻煩周律師了,我在華林。”

和周延深冇結婚之前,她就一直住在這裡。

現在隻是回家而已。

周延深嗯了聲。

很快,兩人又上了車。

車子朝著華林的方向開去。

主動找話題的人還是周延深:“你就回來拿魚的?”

“嗯。”楚辭點點頭,“養了三年,有感情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