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 > 快穿之魔尊你搞錯對象了 > 快穿之魔尊你搞錯對象了第19章  不一樣的齊楚

花露水拉不動板凳,乾脆放棄,重新找了一個趁手的武器。

“殺人犯?你說的是那個放棄了自己的事業、容貌和所有底氣去生孩子的母親嗎?”

冠先丟掉板凳,嘴角的弧度依舊不變,“這位女士,你錯了,殺人犯根本不配被稱為母親,連自己的丈夫和孩子都下得去手的人,隻能被稱為惡魔。”

躲在花露水身後的王荷眼中的恨意逐漸加深,她也不想殺人的啊,可是她很痛苦,冇有一個人理解她。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那樣了,她不知道怎麼回事?她真的不知道啊。

宿苟心中一凜,趕緊通知花露水,“二狗子,王荷的怨氣值在增加,不要讓她再聽冠先說話,不然你就出不去了。”

花露水想把王荷帶走,可是袁立軒早有察覺,迅速將門關上。

“這位女士,我理解你想把殺人犯趕儘殺絕的想法,但是你一個人太危險了,還是和我們一起合作解決吧。”

宿苟模擬出警報聲,“嗚嗚嗚嗚嗚,王荷以為你故意設計她,現在怒氣到達頂峰,請宿主注意安全。”

花露水:你話本子看多了吧你?

王荷的怒氣帶動這個世界更加黑暗,房間的各個角落中鑽出來許多觸手,試圖抓住花露水。

花露水旋轉、跳躍,都躲不掉這些觸手,危急關頭,齊楚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砍掉觸手,將花露水救下。

王荷完全失去了理智,無差彆攻擊,袁立軒站在人群中間,也不知道那群人是怎麼想的,明明害怕地要死還要保護袁立軒。

宿苟啐了一聲,“你彆想了,冠先那嘴皮子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死的都能讓他說活了,你先逃再說。”

花露水纔不會逃,她姐妹多可憐呀,怨氣本來已經消散,又被袁立軒這個王八蛋挑起來了。

她得揍死這個王八蛋!

花露水在齊楚懷裡撲騰,“放開我,我要去揍死袁立軒。”

齊楚輕笑,“花露水,冷靜點,王荷是個苦命人,我們得先救她。”

兩人說話的功夫,王荷慢慢退出房間,鐵門關上。

“你們要找到一把能夠脫乾淨地板的拖布,否則你們全部都要死在這裡。”

得,回到起點了。

啊不對,比起點還慘,王荷現在的聲音中都是恨意,不但有對家人的恨,還有對花露水的。

嗬嗬,都怪鬼袁立軒!

天花板上出現計時器,初始時間是五分鐘,也就是說,他們隻有五分鐘的時間找到那把拖布。

計時器的正下方是一塊血漬,正好可以用來檢驗拖布能不能拖乾淨。

齊楚看了看四周,這裡是衛生間,拖布沿著牆壁擺了一圈,不知道哪個能脫乾淨地板。

王荷家鄰居的一個女人拿出一個平板拖布,在血漬上蹭了蹭,但是一點用都冇有。

女人扔掉拖布,背對血漬抱怨,“王荷是不是有病?這弄得是什麼血漬呀,根本弄不乾淨。”

話音剛落,背後的血漬形成一個人手的模樣,將女人拉入血漬中。

落入血漬中的女人被一群人圍著指責著,懷裡還抱了一個嬰兒,眾人心中瞭然,這應該是夢境一樣的東西。

找錯的人就要被拉進夢境,去經過王荷經受過的一切。

一個男同事自告奮勇,反正夢境是王荷經受的一切,跟他一個大男人肯定沒關係,他就先來試試吧。

可惜他選的拖布也是錯的,角落中竄出幾個身影,看清楚這些身影的時候,齊楚第一反應捂住花露水的眼睛。

竄出來的幾個怪物身體是被人拚湊出來的,有的有四個手,兩隻手呈現抱孩子的姿勢,另外兩隻手上拿著奶瓶。

有的是四個腦袋,還有四條腿的,無一例外都和孩子、家庭有關。

男同事被這些怪物抓住,當著眾人的麵撕成了碎片。

饒是齊楚,都覺得胃有些翻騰。

經過這兩次,眾人再不敢貿然嘗試。

袁立軒看向齊楚,“齊楚,你身邊的那位女士似乎和王荷很熟,要不讓她來找找?”

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看向花露水,她和王荷是一夥的,王荷肯定不會殺她,所有她肯定知道一些線索。

花露水掙開齊楚的手就要上去打人,“老子揍死你。”

齊楚拉回花露水,“她和王荷非親非故,我倒是覺得王荷的丈夫和公婆會更瞭解王荷用哪個拖布拖地。”

眾人的目光又落在縮在袁立軒身後的一家子人身上。

袁立軒處變不驚,“他們不是老人就是男人,怎麼能指望他們懂這些事情呢?”

花露水:說的屁話,老子揍死你。

齊楚繼續拉回來按住,“那王荷是他們家的下人嗎?她就應該懂這些嗎?你身後的那些人同為這個家的一員,可曾為這個家做過什麼?”

丈夫不服氣地說了句,“我上班呢。”

這下輪到齊楚笑了,“是上班,上著一月三千五的班,還全部用來打遊戲和請客吃飯了。”

丈夫不吱聲了,袁立軒看向丈夫的眼神帶了絲狠意,真是廢物,連一句話都接不上。

齊楚油鹽不進,袁立軒又拿當初的救命之恩說事,“齊楚,當初我為了救你,在醫院裡躺了一個月,你真的忍心看我死在這裡嗎?”

花露水:鬆開,快讓我上去揍死他。

宿苟都聽厭了,“二狗子你快閉嘴吧,我們魔尊在這,你就老實看我們魔尊大顯神威吧。”

齊楚的聲音冷了下來,“初中考試的時候,你讓我幫你作弊,我幫了,被老師發現的時候你把責任全推在我頭上;

高中你跟人打架,報我的名字,我被七個高年級的打進了醫院,腿骨折,在家休養了半年;

上大學後你要約會,你要我做你們小組全部的作業,我生病冇看到,你認定我是故意的,評定獎學金的時候你舉報我考試作弊。

袁立軒,我對你很不錯了,當年的那點恩情我早就還完了,少在這裡指責我。”

齊楚的聲音中帶著分明的不耐煩,花露水感覺很奇怪,齊楚並不像原劇情說地那麼縱容袁立軒呀。

宿苟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一世的魔尊應該對袁立軒馬首是瞻的,那些恩情怎麼就拿捏不住他了呢?

袁立軒比他們兩更覺得奇怪,但現在不是糾結的時候。

他很快調整成傷心的情緒,“當初那些事情我都可以解釋的,可現在時間緊迫,就算你覺得我死在這裡沒關係,剩下這些無辜的人怎麼辦?”

齊楚眼底閃過一絲血氣,“他們做錯了事情,自然是付出應該付出的代價。”

此話一出,剩下的人紛紛開始咒罵齊楚,齊楚隻是捂住花露水的耳朵,什麼都冇說。

反正是將死之人的悲鳴,無需在意。

冇人注意到,齊楚眼尾的一絲黑氣,和王荷身上的黑氣一模一樣。

眾人正咒罵的時候,王荷的聲音響起,“時間到了,你們都冇找到,那你們都死在這裡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荷的聲音像玻璃片在瓷磚上摩擦的聲音,聽得人頭皮發麻。

與此同時,地麵上鑽出很多怪物,比撕碎男同事的怪物更噁心。

花露水瞄到一個怪物的眼球掉在了眼眶外麵,麵部青黑,完全看不出來人樣子,轉身的時候甚至能看見半拉腸子還在外麵掛著。

下一瞬,她便被齊楚捂住了眼睛,“好了,彆看,我帶你出去。”

眾人還在奮戰的時候,齊楚已經帶了花露水穿牆離開,自如地放入這是他的世界。

可明明是老好人的齊楚怎麼會和是怨氣世界的主宰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