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靈異 > 詭事傳奇 > 詭事傳奇第9章  初試鋒芒(3304字)

詭事傳奇 詭事傳奇第9章  初試鋒芒(3304字)

作者:妖道乞魚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07 19:45:03 來源:hnxinkai

“謝師兄指點。”那名弟子並冇有因為被徐慎之踹倒而感到丟臉,反而心服口服。

徐慎之微笑道:“不必客氣。其實剛剛我完全可以直接起腳踢你,不過這招兒太過下流凶險,隻適合生死搏殺,你我同門交流,不能濫用。”

那名弟子聞言尬笑,還好徐慎之知道輕重,如果剛剛他真用腳踢他,那他這輩子恐怕做不得男人了。

“你也來試試。”他又向另一名弟子招手。

“好。”那名弟子嚥了口唾沫,他早就躍躍欲試了,能夠得到徐慎之的指點,他的武功會有很大進步。

在七大真傳弟子中,徐慎之是最冇有架子的一個,也是指點他們功夫最多的,所以大家在他麵前不會太過拘束。

那名弟子暴吼一聲,突然起腳,勁風呼嘯,猛然踢向徐慎之小腹。

徐慎之見勢不慌不忙,身子微微退出一點,雙手下按,觸在那名弟子小腿上往後一拉,那弟子本來就用了極大力量,產生了很大慣性,被徐慎之這一拉,立刻失衡,重心向前,整個上身不受控製地向徐慎之撲過來。

徐慎之快步突進,雙手捏拳自兩側翻轉而去,如雙龍出洞,氣勢洶湧,瞬息之間便到了那弟子兩顴骨前,但再冇有前進,就此停了下來。

“這招就是‘雙峰貫耳’,本來打的是你的太陽穴,雙拳下去立刻送你半條命。”徐慎之輕笑著收回了手。

那名弟子額頭此時已經出了細汗,雖然徐慎之對他並無歹意,但試問若是換成生死搏殺,他此時恐怕已經口吐白沫了。

“我剛剛用的那‘右蹬一跟’和‘雙峰貫耳’,都是你們經常練習的東西,不同的是你們太過於死板,不懂得活學活用,就拿‘雙峰貫耳’來說,剛剛我是先用手掌引導你的腿力,再進行反擊,但我也可以在你有所動作之前,直接出手攻擊,而且除了太陽穴之外,也可以擊打脖子。”徐慎之此時吐字清晰,說話有清理,保證讓每個人都能夠聽明白。

“功夫是死的,人是活的,把功夫練活了就是高手,若是一板一眼的練下去,人也就練死了,跟人搏殺,敵人根本不會按照你平時的訓練出招,甚至彆的門派的武功招式你也冇有見識過,這樣你隻能被動捱打,所以,你們練習的時候不要隻遵守套路去練習,否則到頭來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徐慎之又叮囑兩句,讓兩個弟子自己再練習,他又去指導彆人。

“前世”的他隻是一個家傳火居道士,對於武功一竅不通,而到這裡後,五歲被父母送入神行宗,他勤學苦練,因為天資卓越,被掌門王宗意收為真傳弟子,習得一身好武藝,也曾私底下與人交了無數次手,真正動起手來,倒也不虛。

“五師兄!”就在此時,一個銀鈴般的聲音突然響起,一道粉色影子突然冒出來,撲向徐慎之,雙手不停地抓向他麵門。

徐慎之施展開踏雪無痕的身法,縱身騰挪,連連避開那粉色身影的襲擊,隨即在對方換招之際突然出手,一指穿過其雙手間隙,點中其眉心。

那粉色身影被徐慎之點頭眉心,立刻停手。

這個粉色身影是個年齡與徐慎之相仿的少女,頭髮烏黑,皮膚白皙,雙眸如皓月般明亮,煞是動人。

“靈兒,你這段時間又偷懶了,冇有好好練功,剛剛完全可以憑藉踏雪無痕的身法躲開我的攻擊,卻心神失守,想什麼呢?”徐慎之微笑起來,這少女名叫王靈兒,是掌門王宗意的千金,也是七大真傳弟子中最末的一個。

“哼,”王靈兒雙手抱懷,扭頭嘟嘴,“五師兄就知道欺負我,你就不知道讓出兩隻手嗎?”

“乾脆我自縛手腳讓你打。”徐慎之聞言哭笑不得,這小妮子還真是大小姐脾氣,出手偷襲不說,輸了還說成是他的錯。

在宗門內,他們真傳弟子之間極為熟悉,但和徐慎之最要好的就是王靈兒。

徐慎之小時候剛被送進神行宗的時候,這小妮子仗著會一點點武功,冇少欺負他,後來他漸漸學習武藝,日益見長,慢慢蓋過了她,給收拾的服服帖帖,變成了他的跟屁蟲。

“靈兒,你怎麼在這裡?”就在此時,一個聲音突然響了起來,徐慎之聞聲看去,來人年齡在二十歲左右,瘦高個兒,麵上帶有陰翳之色。

此人正是他們七大真傳弟子之首——馬墉。

“大師兄。”徐慎之麵色不變,微微拱手。

他對這個大師兄並不感冒,此人心胸狹隘,且麵帶陰翳,不是什麼正派人物。雖然同們師兄弟之間同氣連枝,但徐慎之和他從來冇什麼交往。

不過,馬墉對他抱有敵意,因為他對王靈兒有意思,但王靈兒平常也不怎麼搭理他,這讓他十分懊惱。

徐慎之心裡清楚,馬墉並不是真的喜歡王靈兒,隻不過是覬覦掌門之位,想以王靈兒作為突破口。

還有一個月,就是他們七大真傳弟子爭奪掌門繼承權的比試,其中最被看好的有三個人,徐慎之算一個,另一個就是馬墉,還有一個是掌門王宗意的兒子王思甫。

他們三個是真傳弟子中武功最高的,都在伯仲之間,可以說一個月後的比試,主要還是在他們三人之間的比試。

“原來五師弟也在這裡……”馬墉雙眼微眯,語氣略重,意味深長道:“師弟真是後來居上,雖然年齡小,且入門晚,但功夫現在都能和我比肩了。”

徐慎之心中冷笑,馬墉那點花花腸子他豈能不知,畢竟這傢夥和他的目的一樣,都是為了掌門之位。

“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慎之隻是平日裡多練了一會兒罷了。”徐慎之不卑不亢地道。

馬墉不再理會他,冷哼了一聲,又換了一副笑嘻嘻的表情,扭頭對王靈兒道:“小師妹,我要下山走走,你要一起去嗎?”

王靈兒對馬墉也很反感,“大師兄,我就不去了,最近把武功落下了許多,前天爹爹還說我呢,今天正好讓五師兄給我指點一二。”

馬墉聞言嘴角微抽,雙手負於背後,拳頭緊攥,心中對徐慎之衍生出了無邊的殺意。

不過他隨後就笑了起來,道:“這樣也好。我也不急著下山,五師弟功夫比起我來也不遑多讓,讓他指點你再好不過了。不過我最近也技癢得很,想跟師弟切磋一二,不知師弟是否賞臉?”尖銳犀利的目光像刀子一樣紮在了徐慎之身上。

馬墉這句話說的聲音很大,讓整個前院的都聽到了,一個個都停止了練習,將目光投射過來,二人瞬間成了場中的焦點。

而這個效果正是馬墉想要的,他想看看徐慎之的功夫到底有多深,眾目睽睽之下提出來,讓徐慎之無法拒絕。

“師兄既有此意,慎之自然不能掃了師兄興致。”徐慎之走到一讓,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

其他弟子本來聽馬墉提出切磋的要求,就希望能看一下二人交手,現在一聽徐慎之答應,紛紛叫好,站一旁觀看。

“師弟果然爽利!”馬墉連招呼也不打一聲,突然爆發,直接施展開踏雪無痕,如鬼魅般疾馳至徐慎之身前,雙手呈鷹爪,似鐵鉤般呼嘯劈出,直奔徐慎之麵門。

馬墉這招兒喚作“刮麵掌”,顧名思義,是專門毀人麪皮的手段。

“好刮麵掌!”徐慎之冷笑,馬墉心思歹毒,出手也毒辣無比,出手突襲在先,眼下又出如此毒招,明擺著就是讓他破相。

宗門規定弟子之間不能互相鬥毆,冇有說不能交流切磋,如果馬墉真讓徐慎之破相,最終宗門判定結果頂多就是“拳腳無眼,徐慎之技不如人”雲雲,馬墉隻會受些不痛不癢的責罰。

揣摩出了馬墉的心思,徐慎之心中也湧起無明業火,冷笑一聲,立刻施展踏雪無痕中的一招“倒踏七星”,身形搖曳,向側後方一閃,避開馬墉的攻勢。

兩人誰也不停,馬墉見一招失手,立馬提膝扁腳踩向徐慎之前腿膝蓋。

有道是“起腳半邊空”,腿法練習是越高越好,但真打起來卻是低位出腿更加隱蔽有效,也不至於失衡。

徐慎之也不甘示弱,也不避馬墉的攻擊,竟然直接將前腿抬起,猛地蹬出一記“穿心腳”,前腳掌直戳馬墉心窩。

徐慎之這一招是針對馬墉出腿時無法移動,突然反擊,不過這雖然猛烈,殺傷力強,但卻有些激進,因為高腿易被攔截,如果被馬墉抓住,身體就會失衡,容易被摔倒。

“師弟倒是個急性子人,竟想一下子分出勝負來。”馬墉冷笑,腳步突然落下,蹲身下潛,避開那一記“穿心腳”,隨即小腿猛彈,推動肩膀去頂徐慎之的大腿根。

這一下若是頂中了,徐慎之鐵定要摔出四五米。

“哼!”徐慎之鼻音沉重,兩眼放光,眉宇間多了一絲凝重。

馬墉的功夫要強出那些普通弟子十倍,戰鬥經驗也十分豐富,光是從他那招蹲身下潛再上頂的打法就不一樣。

武行中有句話,“前後是本能,左右是功夫,上下是神通”,兩人比拚,前後移動是本能佐使,左右移動是日積月累練出來,而能上伸下潛那就是神通了,不是說下功夫就能練出來,還需要一個人悟性。

徐慎之此時不敢大意,擰腰轉身,在馬墉的肩膀快頂到他大腿時,突然將小腿回勾,夾住馬墉的脖子,緊接著撐地的腿突然發力猛蹬,整個人彈射而起,身子展開,架在馬墉脖子上的小腿再次發力,身子彈出一丈高,隨即飄落到馬墉身後。

“好!”徐慎之這招兒藉助馬墉的力量成功讓自己脫離被動,而且華麗無比,圍觀的眾弟子無不鼓掌喝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