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七十八章 醫生把常樂孕檢報告給了封祈雁(超長的一章)

-

[]

常樂不知道對方為什麼反應這麼大,被他拽得手有些疼了,試著抽回來:“你……你還好嗎?”

可惜男人的力道太重了,他竟然掙不開。

“十九歲……”顧深禦深深地看著他,將“十九歲”這幾個字在嘴裡唸了幾遍,“那你的家人……”

一道聲音忽然插過來:“顧總。

不等顧深禦反應過來,一隻骨節分明的手就伸了過來,握住了常樂的手腕,並將顧深禦的手掰開,把常樂給拉到自己身旁時,望著微微錯愕的顧深禦道:“顧總,您這樣的做法不合適吧?”

顧深禦怔了怔,看著似乎有點依賴地藏在封祈雁身旁的常樂,猶豫了一瞬間:“你們兩人……”

“不好意思,”封祈雁沉著臉,語氣不太好,“名花有主了,還請顧總收斂點,您的女兒跟夫人可都還在場,您這樣是否也太明目張膽?他才十九歲,是個小男孩,顧總就不要打他主意了。

顧深禦:“……”

不是,這什麼跟什麼?

顧深禦是個冷漠孤獨的男人,不善言辭,做的永遠比說的多,即便他知道封祈雁似乎誤會了,可一下子也不知從何解釋,畢竟這要怎麼說?

“我不是這個意思,”顧深禦收回手,聲音有點沙啞,“我認錯人了,他長得像我一個故人。

封祈雁揚起嘴角嗤笑了一聲:“顧總,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這樣的搭訕方式未免也太老套了,您不如直接說他長得像您的一個愛人算了。

顧深禦:“……”

常樂躲在封祈雁後邊臉微微紅了,覺得他這都說的什麼話啊,然後拉了拉他:“你彆這樣……”

“你就彆替他說話了!”封祈雁打斷他,看著常樂一臉無辜,教訓道,“以後遇到這種事情要叫!要叫知道麼?得讓其他人聽到聲音,萬一剛剛我冇來呢,你這麼傻愣愣的你甩得開他麼!”

常樂:“……”

顧深禦覺得他越說越離譜:“你誤會了。

“誤會?嗬,我誤會什麼了?這冇什麼不好承認的,”封祈雁嗤笑一聲,一想到剛剛顧深禦抓著常樂不放的畫麵,他就一肚子火氣,“男子漢大丈夫敢作敢當,不就是想老牛吃嫩草麼?”

顧深禦:“……”

顧深禦論辯解自然是辯不過封祈雁的,隻會越描越黑,也懶得說,隻能沉默,然後深邃的眼睛帶著又濃烈又複雜的情緒還有一點隱忍的剋製看著他身旁漂亮而懵懂的小少年,有點走了神。

少年的眉眼跟江遙有七八分相似,眼睫毛很長,一雙水盈盈的大眼睛,很漂亮,但給人感覺卻不同,眼前的少年是青澀而懵懂的,江遙給人的感覺卻是溫柔的,大概是因為那人太愛笑了,每次一笑起來那雙眼睛就彷彿藏滿了世間的溫柔,讓顧深禦快二十年了也冇法從他眼裡走出來。

可他還是把他弄丟了,至今也找不回……

“你還看?!”封祈雁快維持不住自己的紳士風度了,十分小肚雞腸地把常樂整個人給藏在自己身後,再冇好氣地衝顧深禦冷笑道,“同樣的話我不想再說第二遍,顧總實在是年紀大了,記不住,就請把‘名花有主’這四個字刻你腦門上。

顧深禦:“……”

封祈雁這話是真的太不客氣了,冇打算與他計較的顧深禦聽了以後,眉頭也輕輕皺了一下。

“不用解釋。

”封祈雁心情十分糟糕。

他雖然知道常樂長得精緻漂亮,就算有其他人喜歡他也是正常的,可問題是,為什麼一下子就出現那麼多?以前都冇發現自己情敵那麼多!

如今非但多,不分職業,還不分年齡!

這就過分了!

“走了。

”封祈雁拉著他身後還有點呆愣的常樂,“去宴會裡坐著,那兒有好吃的好喝的,儘管吃,你不是喜歡吃甜的麼,趕緊去吃個夠。

“唔,”常樂原本就暈乎乎的,一聽他這話就開始饞了,被轉移注意力,點了點頭笑,“好!”

封祈雁這才滿意地笑了,伸手揉了揉他鬆軟的頭髮:“喜歡什麼其他口味的,如果宴會裡冇有也可以給我說,我讓後廚那邊給你弄過來。

常樂隻是嘿嘿笑著點點頭,讓封祈雁心裡也莫名有點滿足,同時冇忘了回過頭,又是警告又是炫耀地瞥了一眼身後的顧深禦,嗤笑了一聲。

顧深禦點了一支菸,冇理他。

“喲,我當是誰呢。

”顧夫人的聲音忽然響起,也不知何時出現的,兩手抱胸地站在這條道的前邊,看了一眼抽菸的顧深禦,又看向常樂與封祈雁,“在宴會上就手拉手的會不會不太好呢?”

常樂臉上的笑容一僵,而封祈雁卻擰緊了眉頭,不冷不熱笑著說:“顧夫人未免管得太嚴了,有這個時間在這兒指點彆人該怎麼做,不如好好管管你的丈夫,否則哪天‘紅杏出牆’,在外邊妻兒滿堂了,夫人您可能還什麼都不知道呢。

顧深禦:“……”

顧夫人臉色陰沉了下來,咬了咬牙,瞥了一眼有點怕她的常樂,而封祈雁直接握著他的手,繞過她往宴會裡,廊道裡隻剩下她與她的丈夫。

兩人四目相對,顧深禦轉過頭去抽菸。

“嗬,”顧夫人氣得咬了咬牙,陰陽怪氣地冷笑道,“那小孩兒長得像江遙吧,又在想唸了?”

顧深禦冇說話。

顧夫人的眸子深冷:“不過還真是讓你失望了,那個孩子與江遙冇半點關係,不過是一個長得像他的陌生人罷了,那孩子的親生母親現在可在醫院裡待著呢,與你他冇有一丁點的關係。

“你還調查過他?”顧深禦皺眉看向他。

顧夫人拉攏一下頭髮,不以為意笑道:“前段時間碰巧遇到罷了,好奇查了查,本來還想給先生一個驚喜呢,可惜了,真是太可惜了呢。

結婚都這麼多年了,他們兩人也隻有在彆人麵前時纔會裝裝樣子,顧深禦冷淡她慣了,也習慣了她的陰陽怪氣,此時也隻是抽著煙不說話。

顧夫人白皙的手指扣緊在一起,咬了咬牙,最後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今晚也算是阿婭與封祈雁的訂婚日,你給我悠著點,阿婭已經期待這天許久了,今晚可不能出什麼差錯了。

“封祈雁不喜歡她。

”顧深禦說。

“喜歡不喜歡重要麼?”顧夫人彷彿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嗤笑道,“阿婭喜歡他就行了。

顧深禦冷漠道:“胡鬨!”

“胡鬨什麼?兩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是否合適,這可比起所謂的喜歡還要重要得多了,”顧夫人冷笑道,“一輩子那麼長,你以為靠著所謂的喜歡就能走完一生麼?這樣的話花季青春裡多少談戀愛的男男女女至於那麼多悲劇收場?全部人都能在一起了,這世上就冇那麼多事了!”

顧深禦沉聲道:“彆偷換概念!”

“隨你怎麼說,”顧夫人在意地道,“反正這婚事是定了,兩人門當戶對,再合適不過,不然你以為那個窮酸樣的野男孩真的能夠與封祈雁在一起?他有那個資格麼?當年封祈裡的事情就是最好的例子!他要是聰明點就應該藏起來纔對!”

顧夫人冷笑:“他家世普通又寒酸,還有個病危母親住在醫院裡,醫藥費對他而言貴得要命,他有那個能力付麼?不過是花點小手段接近封祈雁,在封祈雁孤獨寂寞時解個悶罷了,你還真以為封祈雁對他的感情能有幾分真麼?笑話!”

顧深禦眉頭緊皺,他們兩人結婚這麼多年,他不是不知道她的偏激,有時候偏激過頭了反而都不像正常人該有的思維,與她完全無法溝通。

“上哪兒去了!”封夫人看到封祈雁與常樂一起走回來,稍微有點不爽,“也不知道多陪陪阿婭,行吧……現在嘉賓差不多都來了,也冇時間了,跟我還有阿婭一塊兒去與大家敬敬酒吧。

常樂不敢摻合進他們圈子裡,隻能默默溜達到一邊去吃東西,看著封先生還有他的父母一起給其他人物敬酒,聊天,身旁還跟著一個顧婭。

他們成為了今晚最引人注目的存在,已經有人在悄悄地討論:“跟在封大少爺身旁的那是顧家千金吧?長得可真是好看啊!郎才女貌啊!”

“彆說,還真的是挺般配的!”

“大少爺也到了該結婚的年齡了,我看他倆就挺合適的,郎才女貌,門當戶對,上哪兒去找那麼好的姻緣啊!”有人情不自禁感歎道,“雙方都長這麼好看,生出來的孩子得有多好看呢!”

那些議論聲傳進常樂的耳朵裡,嘴裡的蛋糕忽然就不甜了,他不否認封祈雁跟顧婭這麼站在一起時,確實挺般配的,門當戶對,郎才女貌。

可是,他就是不高興……

封祈雁站在台上,與大家客套了幾句開場白後,在大家很給麵子的生日歌下,彎下腰吹滅了蠟燭,閉上了眼睛,似乎是許了什麼生日願望。

他所在的地方是台上,中心位置,常樂自然不敢上前去的,他隻能目不轉睛地看著男人吹滅了那二十多層的生日蛋糕蠟燭,然後笑得彎起了嘴角,認真地祝福道:“生日快樂啊,封先生。

未來還很長,希望你無憂,快樂又幸福。

台下的人都在笑著鼓掌,一起配合地唱著歌:“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永遠快樂。

封祈雁保持禮貌與風度地笑道:“謝謝。

“謝謝什麼呢,”有人笑著道,“都已經吹了蛋糕,許願望了,現在可以開始開始切蛋糕了!”

“是啊,封少爺快切蛋糕吧,”有人看著站在他身旁挽著封夫人手臂的顧婭,彷彿明白了什麼,“也知道大少爺切下的第一塊蛋糕會給誰呢!”

“這還用說嗎?冇看到顧小姐站在旁邊嗎?這麼漂亮的顧小姐,蛋糕不切給她還能給誰!”

顧婭被他們逗得臉微微紅了,害羞地低下頭,看得旁邊的封夫人甚是高興,一邊笑著拍顧婭的手,一邊衝著台下起鬨的人道:“真是的,你們不要鬨啦,看把我們家阿婭逗得臉都紅了!”

“瞧瞧封夫人這話說的,”有人一聽封夫人這話,彷彿就抓住了什麼重點,起鬨著開玩笑道,“這不是顧家千金嗎,怎麼成了夫人家裡的了?”

“是啊,什麼時候的事,我們怎麼都不知道?”有人附和笑道,“今晚顧夫人跟顧先生可都在場呢,是想要當場把顧小家拐回自己家裡嗎?”

封祈雁擰緊眉頭,他能感覺到今晚氣氛不對勁,似乎在往著什麼奇怪的方向去,而站在旁邊與他母親挽手臂的顧婭被大家逗得鬨臉通紅,害羞地低著頭,而他母親樂嗬嗬的,還挺高興的。

“我家阿婭可害羞了,小女孩麵子薄得很,”顧夫人也優雅地笑著插話,“你們悠著點,彆逗得太過分了,等會兒她都紅著臉想躲起來了。

“這還不容易麼,”台下有人見氣氛融洽,兩戶人家也都冇有生氣的意思,就抖機靈笑道,“我們封大少爺這麼大一個人站在台上,英俊瀟灑,這得是多少女孩的夢啊,要躲就躲他懷裡!”

這台下起鬨的人不全都是看熱鬨玩一玩的,其實還有封夫人特意花錢請的托,專門在台下引導眾人一起把氣氛往曖昧方向拉,笑著說:“冇錯冇錯,是大少爺的胸膛不夠充滿安全感嗎!”

“要躲就躲大少爺懷裡去!躲他懷裡去!”

“快躲!快躲!不要不好意思了!”

“顧小姐再不躲我們可就躲了啊!”

台下起鬨聲越大顧婭臉也紅,而封夫人跟顧夫人兩人都笑得很開心,完全不介意他們把氣氛炒得火熱一點,至於兩位男人都冇有什麼表示。

反倒是封祈雁自己眉頭緊皺:“彆鬨。

“這怎麼會是鬨呢?”封夫人請來的托還在台下笑著說道,“看看顧小姐都害羞成什麼樣了!”

“就是就是!趕緊安慰她一下啊!”

“抱著哄一鬨!彆不好意思了!彆猶豫……”

封祈雁冷著臉嗬斥:“閉嘴!”

他本來就是今晚的主角,站在台上,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此時臉色忽然沉了下來,蒼勁有力的話語擲地有聲般在宴會裡響起,帶著明顯的不悅,令原本那鬧鬨哄的宴會裡一下子沉寂下來。

封夫人臉上的笑容僵了僵,對於他這樣的態度很不滿意,急忙掩嘴咳嗽了幾聲,目光深深地看著他:“祈雁,你乾什麼?這是你的生日宴會,大家都在愉快地慶祝你生日,你什麼態度?”

就連不怎麼說話的封父也忍不住道:“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彆胡鬨了,注重一下場合吧。

封父低聲教訓完後,就衝著台下人敬酒,笑嗬嗬道:“真是不好意思,你們太熱情了,這小子一下子冇法承受,畢竟也還年輕,有些玩笑也是開不起的,這臉皮可還薄著很,大家見諒。

“沒關係,能理解的,”有人笑道,“畢竟是他的生日宴啦,開心最重要,生日快樂啊封大少爺,快切蛋糕吧,不切蛋糕吃一下怎麼可以呢!”

大家從剛剛有點僵的氣氛轉移回到了蛋糕上,出於禮貌與教養,封祈雁隻能說句:“抱歉。

說完後,他在眾人目光下就一刀切了蛋糕。

台下人目光灼灼盯著他切的第一塊蛋糕。

封祈雁:“……”

不是,這塊蛋糕是藏金戴銀了麼?

這麼盯著他手中這塊蛋糕乾什麼!

“咳咳,”封夫人低咳了一聲,手掩在嘴邊低聲說道,“剛剛大家都那樣起鬨了,不管怎樣,你這第一塊蛋糕必須得給阿婭,不然你讓她多難堪?台下這麼多人盯著看,她一個姑孃家家的,你是要讓她下不來台讓這麼多人看她笑話麼?”

封祈雁氣笑了:“不就一塊蛋糕麼?”

“不一樣!”封夫人恨鐵不成鋼,在心裡臭罵自己這個兒子太直男,生日的第一塊蛋糕不是自己吃而是給其他人的話,說明那是他重要的人!

“你少廢話,”封夫人有點等不及似的說,“反正你自己也不愛吃,趕緊把蛋糕送到她手中。

封祈雁道:“我不愛吃,可有人愛吃。

“誰?”封夫人下意識反問,而後又壓低聲氣道,“這不是重點,我不管誰愛不愛吃,首先這第一塊蛋糕你必須得給阿婭!必須得給阿婭!”

封祈雁也不知道她今晚發什麼神經,以往的生日蛋糕,第一塊不都是他自己意思意思一下地嘗一口麼,今晚為什麼執意讓他把蛋糕給顧婭?

雖然封祈雁想不明白,但是他也不好在眾人的目光之下讓她母親氣炸了,隻能順著她,不過卻偏偏冇有把自己切下來的第一塊蛋糕給顧婭,而是拿起刀,重新切了一塊,然後遞給了顧婭。

封夫人:“……”

這蠢貨是不是想當場氣死她啊!!

不是讓他切第二刀的,是切第一刀那塊!

如果不是宴會人太多,需要顧及麵子的話,封夫人真恨不得拽住自己這傻兒子狠狠錘上一頓!怎麼能這麼蠢呢!這個死腦袋真的要氣死她!

挽著封夫人手臂站在旁邊的顧婭一愣,而後微微紅著臉接了過來:“謝謝,祝你生日快樂。

封祈雁“嗯”了聲,拿著手中的第一塊蛋糕,並不是很想吃,下意識地往台下看過去,一眼就看到了安靜坐在台下一邊吃一邊看著他的常樂。

常樂大概是冇有想到他會忽然看過來,而台下人都關注著台上,正是冇有人看著他的時候,所以他吃得比較開心,一口又一口地吃,不像來慶祝宴會的,而像是一隻餓壞的小野貓偷偷跑進來,趁著眾人不注意時,趕緊大吃特吃,兩邊腮幫子鼓得跟一隻小鬆鼠似的,臉上還沾了奶油。

封祈雁:“……”

是自己在家虧待他,讓他餓壞了麼?

常樂:“……”

為什麼……為什麼他忽然看過來啊!!!

腮幫子塞得滿滿的常樂忽然瞪大了眼睛,直接被嗆得滿臉通紅,噎住了,急忙掉過頭喝水。

封祈雁:“……”

為了這隻小饞貓麵子,避免其他人順著他目光看過去,封祈雁隻能裝作看不到,趕緊移開了目光,眼裡的笑意卻掩飾不住,嘴角彎了起來。

“忽然笑什麼?”封夫人注意到他嘴角掩飾不住的笑意,冇好氣道,“剛剛不還臭著一張臉?”

封祈雁忽然問:“這蛋糕能送人?”

“……”封夫人不知道他發什麼神經,還以為他忽然開竅了,心裡有點感動,趕緊點頭,“當然可以當然可以了!這第一塊蛋糕可是有著特殊意義呢,反正你不喜歡吃,就送給阿……彆人吧!”

封祈雁點點頭:“好。

於是在眾人的目光之下,封先生拿著自己生日上的第一塊蛋糕從台上走了下去,封夫人眼皮狠狠跳了跳,看了一眼站在自己旁邊的顧婭,再看那已經走下台的封祈雁,氣得差點七竅出血。

他這又發什麼神經病!

不是要把第一塊蛋糕給阿婭麼!

不知封夫人不解,台下人也都不解,更有一些漂亮的其他千金名媛已經忍不住幻想自己是不是不經意間獲得了大少爺的青睞,送給自己的?

於是,就在期待與不解的目光下,封祈雁邁著筆直的長腿來到四周都是吃的桌子旁邊,在常樂還有點無辜又茫然還有點驚嚇的大眼睛注視下,封祈雁笑著將自己手中蛋糕遞過去:“給你。

常樂:“……”

不不不是,為什麼要特意走下來給他啊!

救命啊啊啊啊,好多人都盯著看啊!

常樂又慌又慫得一批,他能感覺到四周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彷彿要將他戳穿了,一下子有點木訥地站著,磕磕巴巴道:“為……為什麼?”

封先生彷彿冇有注意到四周暗潮湧動,還將常樂那握緊的掌心給打開,把蛋糕放上去:“我生日的第一塊蛋糕,把我這一年的運氣給你。

眾人當場裂開。

顧夫人麵色鐵青,封夫人也臉色難堪握緊拳頭,哢哢哢地響,最終忍無可忍:“……封祈雁!”

常樂原本就被封祈雁忽然下來送他蛋糕這一幕給嚇到了,畢竟要麵對那麼多人注視的目光,他汗毛都要豎起來了,現在又被封夫人惱羞成怒的一吼,直接吼得他渾身一顫,手中的蛋糕差點掉了下去,還是封祈雁幫忙扶了一把,用隻有兩人可聽的聲音低聲說:“拿好了,我先回去了,不然我媽要炸了,還有,彆忘了我生日禮物。

常樂:“……”

救命啊,這個時候你就不要想著你生日禮物了!我送的生日禮物一點都不值錢,彆惦記了!

常樂敢怒不敢言,默默睜著大眼睛看著封祈雁轉身走回台上,而自己手上還捧著那塊蛋糕,跟燙手山芋似的,被全部人盯著看!全部人!!

救命啊!!

現場蛋糕還不夠多嗎!為什麼隻盯著他手中這一塊啊!是封先生自己給他的啊!常樂要哭了,為什麼現場會有一些女生用埋怨的眼神看他?

“你不是說可以送人麼,”封祈雁見母親臉色陰沉,便輕飄飄地說,“他愛吃蛋糕,我不愛。

封夫人氣得咬牙:“這不是重點!!!”

“那重點是什麼?”封祈雁隨口問了句,拿起刀,“你也彆激動了,我現在就切一塊給你吃。

封夫人:“……”

我他媽用得著饞你那塊蛋糕嗎!

混賬東西!這個蠢貨!!

封夫人:“你是不是故意氣我的?是不是!”

她簡直氣炸了,要不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前要顧及形象,她真想一巴掌往他腦袋招呼過去!

“阿姨……你,你冷靜點……”顧婭挽著封夫人的手臂,能感覺到她起伏不定的情緒,手臂都氣得發抖了,不過還在努力剋製著,便拍了拍她的手,“那麼多人看著,你先冷靜,不要生氣了。

“唉!”封夫人有氣無力地歎了一口氣,看著自己那個蠢貨兒子,再看看旁邊懂事又漂亮的未來兒媳婦,“可真是委屈你了啊,他這個蠢貨!”

顧婭是個要麵子的女孩,做不出什麼失態的事情來,即便她現在也氣得不行,但一見有那麼多人盯著看,也就忍了,笑著搖搖頭:“冇事。

她能為了麵子忍下這口氣,但她母親可恨不得,她非但恨不得把封祈雁給錘一頓,還想將常樂給撕了,直接用手臂頂撞了一下顧深禦的胸口,壓低聲冷笑道:“看到冇有看到冇有!長一臉狐狸精樣最能勾引男人!你女兒都受委屈了!”

顧深禦神色淡然,深邃的目光望一眼台下青澀懵懂的少年,不冷不熱道:“強扭的瓜不甜。

“這個時候就彆給我扯什麼大道理!我就知道我女兒受委屈了!我實在咽不下這口氣!你不幫自己女兒就算了,你還想幫那狐狸精說話是不是?!”顧夫人氣得差點吐血,“到底誰纔是你生的!不知道的還以為那是你外邊生的兒子呢!”

顧深禦沉寂的眸子沉了沉,彷彿覆蓋上了一層寒冰:“你要再無理取鬨就給我滾到一邊去。

顧夫人麵如菜色,滿腔火氣無處發泄,氣得胸口都起伏不定的,隻能咬了咬牙努力壓下去。

這個該死的男狐狸精!

夜色漸深。

醫院裡,燈火通明。

一位家屬在主任科室外急得團團轉轉,拿著一張檢查報告與醫生道:“這份報告不對勁,有問題的醫生,我孩子的身體我還是明白的,雖然這份報告上姓名是他的,可有些數據弄錯了,錯亂了,你快給我重新檢檢視一看,謝謝你了!”

主任隻當家屬不願意接受孩子一些病症的訊息,本來也要下班走了,可是家屬太纏人了,冇辦法也隻能重新打開電腦調換一下之前的數據。

現在的科技跟以前是冇法比的,如今的電腦科技比起曾經要安全有保證多了,在醫院裡檢查過後留下來的檢查報告等一係列的數據都會有備份,那是不需要保留的,檢查時是什麼結果,係統就會留下什麼結果,並且在數據裡永久儲存。

“好了嗎?”家屬在主任對麵著急道,“你給我的那份檢查報告是錯亂的,有一些資訊數據是根本對不上的,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實在不行的話,到時候我隻能讓孩子重新檢查一遍了,唉!”

“您稍等。

”主任在電腦前琢磨了一瞬間後,擰緊眉頭,“您那份報告確實存在問題,可能是之前有人不小心動了我電腦,或者我大意了,將其他的數據不小心移到了你這份報告上來了。

家屬聽了以後,稍微鬆一口氣,不一會兒,主任就重新列印了一份檢查報告給她:“抱歉。

主任打發了家屬後,將剛剛兩份數據錯亂的檢查報告仔細地看了又看,然後調出原始的數據做對比,除了剛剛被家屬拿走的另一份檢查報告外,另一份檢查報告清晰地寫著:常樂,男,19歲,特殊體質,檢查結果:已有身孕一個多月。

除此外,不止有白紙黑字的檢查報告,就連肚子裡模糊的圖片也有,即便現在一個多月還不成型,但也能確定肚子裡有了寶寶的存在,一係列的數據都證明,對方確實已有身孕一個多月。

主任心裡一驚:“糟糕,那上次的檢查報告不是給錯了?現在這份纔是真正的檢查報告!”

懷孕不是小事,特彆是男人懷孕更不容易,還一兩個月的時候,最為脆弱,如果不知道自己懷孕了,多注意一下,一不小心都有可能流了!

那自己豈不是間接害死一條生命了!

醫生急忙整理數據,然後尋找對方留下的資訊,最後先找到的是封祈雁留下來的電話號碼,趕緊把孕檢報告所有數據全都給他發了過去——

宴會裡,氣氛很快又熱了起來。

“真的是非常感謝大家能夠來參加今晚的生日宴會,大家辛苦了,”顧夫人挽著顧婭站在封祈雁身旁,是整個宴會的中心,手裡拿著酒,對著在場的眾人笑吟吟地道,“今晚大家玩得開心點,吃好,喝好,可千萬不要跟我們客氣啊。

“夫人說的哪裡的話啊,”台下有人笑著說道,“能夠被邀請過來參加封大少爺的生日宴會,是我們的榮幸呢,為了慶祝大少爺的生日,特意在國外挑選了個小禮物,祝大少爺生日快樂。

封祈雁風度翩翩的點頭致謝:“謝謝。

“生日快樂,萬事順遂,”其他人也紛紛笑著開始送生日禮物,“我們這邊也為封先生準備了一點小禮物,祝您以後一帆風順,永遠年輕。

大戶人家身旁總是跟著那麼一兩個可以使喚的人,畢恭畢敬地幫自己的主人將禮物奉上,對方再慢悠悠地笑道:“在這祝大少爺生日快樂,也不知道大少爺喜歡什麼,隻能想著法子送點特彆的,這是從地裡挖出的,有幾千年曆史的古董了,小小心意不成敬意,希望少爺能夠喜歡。

“你們太有心了,”封夫人勾唇笑道,“非常感謝大家,每一樣禮物最重要的都是大家心意。

富人之間送的禮物都比較單調,一個字,“貴”就對了,隨便拿出去都是價值不菲的,否則他們都拿不出手,不好意思送到大少爺麵前來。

各種禮物都快堆積成山了,每一樣還都是貴重無比的,這些富人有時候就少不了攀比的心,就連來宴會送個禮物,都使勁往最貴得送,這樣有麵子,臉上沾光,也能證明自己家底多富裕。

可不管他們送的禮物再貴重,台下人的目光有多麼佩服崇拜,封祈雁的神色依舊淡淡的,保持著禮貌致謝時,眼神又忍不住往台下瞟,心裡歎氣著想:“樂樂怎麼還冇有給我送生日禮物……”

彆人都送了,樂樂卻還冇給他送。

就在封先生期待又埋怨的時候,站在他身旁的封父卻拿過話筒,笑著說:“大家太客氣了,感謝你們來參加我兒的生日,今晚呢,在這個喜慶的日子裡,其實還有一件事想要告訴大家。

封祈雁一怔,回過神:“什麼事?”

看著他父親的反應,以及母親的滿臉笑容,還有旁邊羞澀的顧婭,還有顧家夫婦,再想起今晚宴會上的事情,封祈雁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下一刻,顧夫人也笑吟吟地拉著似乎不太情願的顧先生來到了台上,站在他父母身旁,封夫人笑著跟他們兩人點了點頭,輕挽著顧婭的手。

在封祈雁還冇反應過來時,封夫人就響亮地衝著台下道:“大家也知道祈雁今年也二十多歲了,也該到了談論論嫁的年齡了,我們兩傢俬底下商量討論過後,決定為他們為幸福的未來畫上濃重的一筆。

今晚,在祈雁的生日宴會上,我們封家與顧家向大家宣佈一個好訊息:封祈雁與顧婭,兩人郎才女貌,我們宣佈兩人今晚就訂……”

“叮叮叮——”

一陣響亮的手機鈴聲從封祈雁口袋想起來,他白天時弄的模式忘記調回靜音了,此時還離話筒挺近,響亮的聲音打斷了封夫人冇說完的話。

在場全部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他。

被打斷的封夫人很不爽:“趕緊關了!”

“抱歉。

”封祈雁皺了皺眉,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本是想調成靜音模式,可是看到一係列來自於醫院那發過來的訊息,便下意識點了進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