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七十六章 樂樂給他驚喜禮物

-

[]

封祈雁快氣死了,真的快氣死了。

他平時明明都有旁敲側擊詢問過關於常樂白月光事情,可是冇有半點訊息,並且從李叔那兒也問不出什麼來,因為李叔他自己也是不清楚。

可是怎麼會這樣,忽然就出現了?

他什麼時候出現不好,偏偏在他生日宴上?

專門為了氣他而出現的麼!

宴會上人太多了,段鬱隻當自己錯覺,收回視線衝沙發上不好意思的小粉絲常樂笑道:“簽名當然是可以的,不過簽哪裡呢?有照片嗎?”

作為一個小粉絲,常樂自然也有買過關於他的一些雜誌什麼的,上麵會有段鬱各種一路走來成功的一個過程,還有各種經驗,對於他這種娛樂圈新人而言,還是能從中獲得一些利處的,隻不過照片啊海報這些什麼的,因為是住在封祈裡彆墅裡,不是自己的家,他自然也不太好意思。

並且今天他主要是來參加封先生生日宴會的,哪裡想到回遇到自己偶像,什麼都冇有準備。

“冇有是吧?”段鬱從他茫然的臉中明白了,就溫柔笑道,“那怎麼辦,你這身衣服可不能簽啊,可貴了,這衣服可是不能亂簽的小可愛。

常樂不好意思地撓頭笑了笑,雖然他也不知道自己這身衣服多少錢,不過是封先生挑選給他的,珍惜還來不及呢,自然不可能會讓他亂簽。

可他又不想錯過這次機會,畢竟像段鬱這種大牌可不是什麼時候想見就能見的,思來想去後,常樂站起來:“你等我一下啊,馬上就好了!”

段鬱見他起來後,竟然衝封祈雁過去,有點意外地問旁邊的封祈裡:“他跟你哥什麼關係?”

“鬼知道。

”封祈裡懶得搭理這些,又坐回去,兩眼冷淡地看著人來人往的宴會,無動於衷。

“哎,”段鬱在他旁邊坐下來,倒了一杯酒,“剛剛不小心聽到了你們兩人交談幾句,怎麼,這麼多年了,還在當年的感情裡徘徊走不出來?”

封祈裡不以為意地冷漠道:“滾。

段鬱跟他認識幾年了,自然也不在乎他這臭臉色,反而拿起酒杯抿一口酒後,似笑非笑道:“說起來……我最近得到一點關於那人的訊息呢。

封祈裡給自己倒酒的手一僵,眸子沉了沉。

段鬱想等他開口,等了一會冇等到,隻能歎了口氣:“你就不問問?不好奇他過得怎樣麼?”

封祈裡嗤笑了一聲:“跟我有關係麼?”

幾年過去了,他早就不在意了。

那人留給他的隻有綿綿無儘的恨意罷了。

僅此而已。

段鬱說:“似乎過得並不太好啊。

封祈裡將空酒杯扣在了玻璃桌上,“叮”的一聲響,他掀起眼皮看向段鬱:“你再給我提一句與那人有關的,你就跟他一樣滾出我的視線。

段鬱:“……”

段影帝無奈地笑了笑,為了避免某人等會兒可能暴走,隻能乖乖閉嘴,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在心裡暗暗地腹誹句:“自欺欺人呢,祈裡。

倘若真不在乎,就不會在提到他時有反應。

在那兩人交談時,常樂已經從位置離開,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宛如星星一樣耀眼的封先生。

隻是不知道為什麼,封先生不久前還挺高興的,對誰都保持禮貌地打聲招呼,風度翩翩的,很紳士,十分迷人,這會兒臉色卻很臭很陰沉。

“有人惹他不高興了麼?”常樂有點茫然。

臭著臉的封先生見常樂竟然肯從段鬱身旁起身起來,而後向自己走來,那一顆高高吊起來的心瞬間澎湃地跳了跳幾下,目光緊緊地盯著他。

還好!

封先生想,還好,就算白月光近在眼前,但常樂冇有被對方迷得暈頭轉向忘乎所有,而是還記得他還在這裡,並且拋棄白月光向他走來了!

這是不是說明常樂對白月光的感情淡了,對他來說,自己反而比那所謂的白月光重要了呢?

封祈雁激動得差點想衝過去抱住他轉圈圈。

就在封先生各種想東想西的時候,常樂來到他麵前,眨了眨眼:“你怎麼了?心情不好嗎?”

封祈雁目光灼灼地盯著他:“……冇有。

“唔,”常樂見他雙眼灼灼的,可精神了,並不像剛剛那樣臉色又沉又臭,以為是自己錯覺了,然後小聲問,“你這裡有冇有什麼紙跟筆啊?”

封祈雁低頭看他:“要紙跟筆乾什麼?”

常樂有點害羞:“我用來寫點東西……”

封祈雁見他白皙的耳朵已經紅了,並且雙眼閃躲,有點害羞不好意思看他,令封祈雁心臟狠狠地跳了跳,彷彿被擊中了似的,說起來關於他生日禮物,他一直冇弄明白常樂是想送他什麼。

可現在,他忽然有個大膽的猜測!

常樂是不是想給他一個驚喜!

現在找他要紙跟筆,是想要寫信告白嗎?

因為常樂太害羞,不敢當麵說,所以需要紙跟筆把自己想說的話寫下來,再悄悄給他驚喜?

常樂見他不說話就問:“冇有嗎?”

“有!”封祈雁語氣堅定,“必須有!!”

常樂:“……”

不是,他為什麼會這麼激動啊?

常樂茫然地看著他,而後封先生輕輕拍了拍他的後背,看著他語氣溫柔地問:“樂樂想要什麼樣的筆跟什麼樣的紙?有要求嗎?是想要風格唯美一點的?還是比較溫馨的?或者青澀充滿青春歲月氣息的?還是比較浪漫肆意的?筆呢?筆想要什麼顏色的?希望寫出來是什麼效果的?”

常樂:“……”

要一張紙跟筆需要這麼多要求嗎?

常樂人都有點傻了,暈乎乎地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我就要一張普通的紙跟筆,不行嗎?”

“行!當然行!”封祈雁狠狠點頭,“原來樂樂是想要簡約風的!沒關係,我都可以!樂樂想用什麼樣的紙跟筆都行,我都喜歡,我現在就讓人給你拿來,稍等一下——沈淮,快點給我過來!”

常樂:“……”

總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勁的樣子。

沈淮立即被他喊了過來:“有什麼事嗎?”

“快,去給我拿最好的白紙跟筆來到樂樂的麵前給他,彆耽誤了,”封祈雁催道,“趕緊的!”

沈淮:“……”

雖然他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不過他老闆在常樂小少爺麵前奇怪也不是一兩次了,所以沈淮一頭霧水也冇有問,而是點了點頭就急忙走了。

“不,不用這樣……”常樂莫名都有點慌了,他覺得封先生好像誤會了什麼的樣子,急忙擺了擺手,“我就要一張紙跟筆,小事,你不用這麼……”

“這怎麼會是小事?”封先生道,“大事!”

常樂:“……”

行吧。

常樂不由地踮起腳尖,向封先生湊過去,想聞聞他是酒喝多了,然而這一幕看在封先生的眼裡,卻完全不一樣了,心臟差點跳到嗓子上了。

他家樂樂,好大的膽子!

這是要當著眾人的麵出櫃親吻他嗎!

幸福來得太忽然太驚喜了!

他今晚還冇有一點準備呢!

封祈雁怕他踮腳太累了,還急忙低下頭,方便讓常樂親自己,而隨著他低頭,常樂確實差點親了上去,急忙紅著臉拉開兩人距離,支支吾吾地小聲問他:“你……你乾嘛……忽然就低頭啊?”

封祈雁道:“方便讓你親,踮腳太累了。

常樂:“……”

什……什麼跟什麼啊?!

封祈雁見他紅著臉瞪著自己,再次把臉湊過去:“剛剛還冇有親到,樂樂要重新來一次嗎?”

常樂:“……”

封祈雁見他紅著臉茫然地瞪大漂亮的大眼睛,腦袋彷彿快要冒煙了,紅著臉簡直太可愛了!

他家樂樂可真是太會害羞了!

常樂羞恥地瞪他:“你……你胡說什麼?!”

就算他的膽子再大,也不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忽然湊過去親他啊!是不是腦子有問題了啊!

封祈雁一愣:“你剛剛不是踮腳要親我?”

常樂紅著臉道:“不是啊!”

封祈雁不解:“那你是想乾什麼?”

常樂:“就……就想聞聞你有冇有酒味……”

封祈雁:“……”

為什麼聞個酒味要這樣!

白高興了!

還有,為什麼要聞自己身上的酒味?

封先生已經陷入了自己的戀愛腦裡循環,想了想後,他試著問常樂:“樂樂不喜歡我喝酒?”

這還冇在一起呢,樂樂已經開始管上他了!

不錯不錯。

這是邁向老夫老妻的前兆啊!

“還,還好……”常樂小聲地嘀咕,有點心虛地瞅了瞅兩眼封先生,“你今晚怎麼這麼興奮啊……”

封先生情緒激昂道:“我高興!”

常樂:“……”

行吧,今晚是他生日,確實該高興。

這時候沈淮拿著筆跟紙來了,為避免被自己老闆各種揪出問題嫌棄,他直接捧著一疊厚厚的紙過來,各種各樣,還有各種品牌不一樣一看就知道很貴的筆到常樂的麵前:“小少爺,你選!”

封祈雁滿意地點頭:“嗯,樂樂,選!”

常樂:“……”

為什麼總覺得他們兩個人都不正常啊?

救命啊!總裁跟助理都瘋了是不是!

還是酒喝多了?!

常樂有點可憐無助地默默地瞅了瞅他們兩眼,也不知道他們這是怎麼了,然後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從沈淮那一堆紙裡揪出一張跟一支筆。

沈淮問:“選好了麼?還要再選麼?”

“好,好了……不用再選了,”常樂都有點怕他們兩個人了,“趕緊拿下去,彆人……唔,宴會裡彆人都忍不住看過來了!他們都要看過來了!”

沈淮點點頭,抱著剩下的紙跟筆趕緊退下,剩下封祈雁在旁邊問:“現在樂樂紙跟筆都選好了,需要到哪裡寫?這兒人太多了,要不要去房間裡呢,宴會上給客人安排了不少房間,我……”

“不,不用了!”常樂趕緊打斷他,指著段鬱跟封祈裡所在的地方,“我去那兒就可以寫了!”

封祈雁看了一眼過去,皺了皺眉,他想不明白常樂為他寫告白情書要到過世白月光麵前寫?

難道是為了證明他已經徹底放下了?

想到這點的封先生很欣慰,點了點頭:“行,那你去吧,我保證不看的,你儘管寫就行!”

常樂:“……”

這有什麼好看不看的?

又不是什麼**不可見的事情……

封先生今晚可真是奇怪。

常樂一頭霧水地轉過頭往段鬱他們所在的方向走,如芒在背,被封先生視線盯得他背脊都要僵硬了,還有點莫名其妙的心虛,然後來到段鬱的麵前,有點生硬地道:“偶像,紙筆拿來了……”

他第一次見自己的偶像,太激動了,並且也不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對方,隻能喊偶像了。

坐在沙發上與封祈裡聊天的段鬱被他一聲“偶像”給逗笑,抬眼笑道:“不用這麼見外的,喊什麼偶像,喊我名字就行了,我名字不好聽?”

常樂點頭:“……好聽!非常好聽!”

在不遠處盯的封先生:“……”

寫告白情書就趕緊寫啊……

乾嘛還在哪裡跟白月光聊天!

有什麼好聊的!

封先生簡直氣不過,隻能沉著臉磨牙,可一想到常樂已經放下白月光打算給自己寫告白情書了,他就又釋然了,心裡高興,暫時不計較了。

於是,心情美滋滋的封先生就看到常樂拿著紙跟筆,小心翼翼地將筆跟紙都送到段鬱麵前。

封祈雁:“……”

哪裡不對勁?

他皺了皺眉,接著就見常樂紅著耳朵,又控製不住地激動道:“請……請給我簽個名!謝謝!”

封祈雁:“……”

封先生當場裂開在了原地。

段鬱笑著接過常樂的紙跟筆,誇了句“你真可愛”後,就熟練地拿著筆,正打算在白紙上麵龍飛鳳舞地寫下自己名字時,拿筆的手忽然一抖,一股冷冰冰的殺意瀰漫而來,段影帝背脊瞬間發涼,不確定道:“不是,這能在上麵簽名麼?”

出於所謂的第六感,段影帝總覺得自己要是真在上麵簽名了,指不定得怎麼被人給暗殺了。

“當然可以!”常樂狠狠點頭,回答得很響亮,“我拿紙跟筆就是來給你簽名的,怎麼不行!”

封祈雁:“……”

“……行吧。

”段影帝拿著筆正要瑟瑟發抖簽下自己的名字時,忽然強烈地感覺到了那股充滿殺意的眼神究竟是從哪裡投過來的,就順著自己的感覺看了過去,與封祈雁陰冷幽暗的眸子對上。

段鬱:“……”

救命啊!

段影帝壓根不知道自己怎麼把他得罪了,為什麼用一種“你敢簽我就敢在你腦袋上刻墓碑!”的眼神看著他!冤有頭債有主啊求您分得清啊!

可封先生就是分不清,一臉冷漠地看著他,就等著他真要簽下去時,立馬給他刻墓碑似的。

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避免英年早逝,段影帝懸崖勒馬地收住了自己差點簽下去的手,一臉滄桑道:“小可愛,我看還是不簽了吧,為了我美好的未來,不能就在這兒斷了,我還年輕。

常樂聽得一頭霧水,眨了眨眼睛,有點失落地問道:“為什麼不可以簽名啊?是有問題嗎?”

“……”段影帝支支吾吾地“唔”了一聲,用眼神示意他看向不遠處沉著一張臉彷彿下一刻就要暗鯊他的封祈雁,悲痛欲絕道,“有人不樂意呢。

常樂不懂:“誰不樂意啊?”

段鬱:“……”

彆問我彆問我!快問你的男人去吧!!

段影帝在心裡咆哮,不過臉上還是掛笑容,看著常樂一臉茫然就道:“……封先生不太樂意。

常樂想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說,就回頭看了一眼封先生,而某個渾身氣息陰暗冰冷的封先生在他回過頭時,瞬間就收斂起來,變了個人似的,帶著一點笑意看著他:“樂樂,有什麼事麼?”

“唔,”常樂點點頭,“他說不給你他簽名。

封祈雁:“……”

常樂見他眉頭抖了抖,就問:“不行嗎?”

封祈雁:“……”

常樂見他不說話,也不知道為什麼不可以,瞬間有點失落了,拿著紙筆眼巴巴地看著那英俊帥氣的男人,軟乎乎地喊了他一聲:“封先生……”

封祈雁牙一咬:“……行。

常樂的雙眼瞬間亮起來,漂亮的大眼睛都閃爍了,興奮地拿著紙筆再次交給旁邊木頭人一樣的段鬱:“看!他說可以了!封先生說可以的!”

段鬱:“……”

救命!!小可愛你哪裡看出他可以了!

他是對你說可以,又不是對我說可以了!

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段影帝第一次這麼拒絕給粉絲簽名,可是常樂的眼睛太閃了,封祈雁又在旁邊虎視眈眈,他彷彿在簽著什麼生死書似的,簽也不對,不簽也不對,最後被他們兩個人的視線盯毛了,段影帝隻好欲哭無淚地簽了名。

“謝謝!”常樂很興奮,雙手捧著段影帝簽名的白紙,彷彿捧著寶似的,毫不吝嗇地跟他誇獎,“你寫字真好看!簽名也很有特色!好厲害!”

段影帝被誇得很悲傷:“……謝謝。

常樂不好意思地笑道:“我們能合張影嗎?”

段鬱:“……”

救命啊!你殺我了吧!

就算你不殺了我你男人也會想殺我的!

這一次段影帝學聰明瞭,怕自己明目張膽拒絕他了,惹這個小可愛不高興了,到時候他男人還是想暗鯊自己,所以乾脆把選擇權交給他男人來決定:“小可愛,你還是問你男……封先生吧。

常樂不懂為什麼段影帝跟小粉絲合影要問一下封先生,不過隻呆了一瞬間,常樂瞬間就恍然大悟地點點頭:“哦!我懂了!是讓封先生給我們拍照是吧?好的!我馬上過去跟他說一下!”

段鬱:“……”

救命救命救命!要死了啊!英年早逝啊!

段影帝欲哭無淚地想從身後拉住他,不過常樂已經蹦噠來到了封祈雁的麵前,段鬱不知道他跟封祈雁說了什麼,封祈雁眉頭抖了抖,拳頭都捏緊了,估計那是想狠狠地揮向自己臉的拳頭!

“嘶……”段影帝抽了口冷氣,臉已經開始疼了,趕緊向旁邊的封祈裡道,“等一下我要被你哥給暗殺了!你得救我一下,好待給我報個警!”

封祈裡拿著酒杯,冷淡道:“給你買塊地。

段鬱:“……”

無情!

下一刻,更無情的事情來了,段影帝見到常樂拉著封祈雁袖子,將那臉色陰沉的人一步步地拉到了他麵前來,興奮地說:“封先生說可以!”

段鬱:“……”

你哪隻眼睛看到他說可以了!

他明明就是想過來殺我的明不明白?!

封祈雁近距離地站在段鬱麵前,他也不是第一次見段鬱,可心情從冇有像現在這樣沉重,兩人四目相對,空氣彷彿都充滿火藥味。

接著,封先生就用很“平靜的”語氣道:“你要跟他合影?”

段影帝識時務者為俊傑,秒慫:“不敢。

拜托,你一臉要砍我的表情,我那敢啊!

虧段影帝在大門外時,還在想那是誰家漂亮金貴的小少爺呢,長在他的審美點上的人,讓他多少有那麼一點興趣,誰知道那是封祈雁的人!

日了狗!

封祈雁不是筆直筆直的直男麼!

不是喜歡女的麼?什麼時候喜歡男的了?!

誰瘋了!

可能更瘋的是眼前這個傻乎乎的漂亮小傢夥,也不知道是不是恃寵而驕了,平時封祈雁估計太慣著他了,竟然還真的敢拿出手機打開攝像頭交給封祈雁,嘿嘿地笑道:“給你,幫我們拍!”

段鬱:“……”

好傢夥,膽子可真大!

段影帝已經打算嗑瓜子看一場封先生是怎麼在自己的生日宴會上吃醋暴走的戲碼,結果意外的是封祈雁並冇有生氣……或者是說氣了也在努力剋製忍著,然後還真的接過了那傻乎乎的小傢夥手機,看向他輕聲細語道:“樂樂想怎麼拍?”

段鬱:“……”

封祈裡:“……”

就算是旁邊看戲的封祈裡也感到意外了。

他哥怎麼好像被人奪舍了,完全變了個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