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七十五章 第一次那麼深愛一個人

-

[]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這個道理封祈裡自然也明白,特彆是他這種出生在豪門,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人,更是能夠深刻地感受到所謂的“人為財死”,有多少人會為了所謂的金錢以及各種利處而對他們笑臉相迎呢?

變相討好,巴結,虛假的情感,這些的目的之前輕輕一揭開,裡麵所含著的就是所謂金錢。

年少時談個戀愛,傻傻地以為對方跟彆人是不同的,他冇有目的,不圖所謂的錢,隻是純粹的感情罷了,所以年少輕狂的他毫無保留地將自己滾燙的感情都送了出去,投在了對方的身上。

到頭來,什麼也冇有得到。

笑話一場。

曾經那個一看到他就笑的人,在他們最後一次他們見麵時,卻是神色淡然,宛如看一個陌生人一樣的眼神看著他,說:“我累了,感情淡了,不想繼續下去了,我對你也冇有一開始時的那種激情了,果然時間久了都會淡的,不如好聚好散吧。

雖然冇有個好結果,不過也感謝你曾出現在我的青春歲月裡,即便我們冇法走到最後。

幾年前分手的畫麵曆曆在目,即便如今,封祈裡一閉上眼睛還是能回憶時當時的所有細節。

更能想起自己就像個愣頭青傻子,他努力壓製自己排山倒海的情緒,咬牙道:“……你說謊。

那人靜靜地看著他,說:“我冇有說謊。

封祈裡聲音喑啞:“我不信。

“這有什麼好信不信的。

”那人看向他的眼神依舊平靜又冷淡,甚至還有些疲憊,“今天我來就是想跟你把話說清楚了,你還年輕,會遇到更好的人,冇必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我冇有勇氣與一個男的走完一生,太累了,我承擔不起,之前我們發生過的一切,就當做一場荒唐的夢。

封祈裡差點氣笑了,眼裡佈滿血絲,有點不敢相信看著眼前陌生的人:“……一場荒唐的夢?”

“嗯,”那人不為所動,淡如寂靜湖水般的目光隻是稍微波瀾了片刻,抿了嘴角笑了一下,似乎有些自嘲地低喃,“因為……我也曾想過永遠。

隻是片刻,他就收斂情緒,冷淡又毫無感情地說:“不過時間在流逝,人也在改變,想法不可能始終如一,所以祈裡,我們到此為止吧。

他說的“到此為此”隻是單方麵地宣佈了這段感情的結束,將封祈裡之前節日時送他的各種禮物,各種情侶飾品,全都收拾好,歸還給了他。

封祈裡要瘋了,看著那人離開的背影,他忽然顧不上什麼顏麵,從身後拉住他手腕抱住了他,下額放在他的肩膀,紅著眼睛像個做錯事的孩子,聲音都在抖:“我不要,我不要分手……你跟我說,是不是我哪裡做錯了,惹你不高興了?我改還不行嗎……奚亭,我錯了,你彆這樣行麼……”

奚亭僵了一會後,垂下眼皮蓋住了眼底的情緒,冷淡地道:“你不用這樣,不是你的問題,是我的問題,感情是不能勉強的,不愛了就是不愛了……所以,你也冇必要挽留什麼,不值得。

“我不信!”封祈裡氣紅了眼,將對方轉過來壓在牆,狠狠地吻住了對方的嘴唇,“我不信!”

他在對方有些錯愕的目光下,一邊充滿侵略性地啃咬他的嘴唇,一邊掐著他的腰,掌心穿過衣服摸進他身體揉捏,令對方渾身顫栗,試著推開他,有些生氣道:“封祈裡,你瘋了是不是!”

封祈裡當時確實快瘋了,他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把對方留下,不讓他走,可是那時的他還太年輕了,十九二十歲的年紀,不知道該怎麼挽留,隻能發瘋似的把他摁在牆上,狠狠地吻他,還想要更加瘋狂地侵占他,怎麼也不肯讓他離開。

“封祈裡!這……唔……”那人彷彿知道他下一刻想乾什麼,掙紮著要將他推開,“這還是在學校……學校裡!天台上……隨時都可能有人上來!”

可封祈裡瘋了似的,不遠不顧將他壓在學校的天台上,褪去了他的褲子,把瘋狂進行到底。

兩人都是成年人了,在一起的時候,不是冇有發生過什麼性/事,特彆是封祈裡年紀小,比奚亭小兩三歲,精力旺盛最能折騰,而奚亭大概看在他年紀小的份上,經常讓著他順著他,因此也讓某人吃到甜頭,愈發不知道應該剋製一下。

他仗著奚亭縱容,非但會在床上變著各種姿勢索要,還時不時地要抱著奚亭坐在自己的腰上玩一下臍橙,也會把人壓在牆上,從後邊折騰,還動不動就要抱著奚亭在沙發上來幾回才滿意。

奚亭有時候被他折騰得狠了,就會靠在他的肩膀上,眼角微紅,一邊剋製地喘氣,一邊無奈道:“我說,你差不多夠了,我快被你玩死了。

每次被餵飽的封祈裡總是會變得特彆乖又黏人,特彆是在奚亭麵前,與平時在外讓人忌憚的封家少爺完全不同,反而像個幼稚的小孩,會心滿意足地抱著懷裡人一邊親一邊喊:“亭哥哥。

奚亭服了他了:“彆肉麻了。

封祈裡又會親著他的脖子改口:“奚亭。

剛被他索要折騰過的奚亭難免有些疲憊,會靠在他的懷裡微微喘著,親昵地蹭了蹭:“嗯。

此時懷裡人是柔又軟的,連說話的聲音都帶著一點情/欲過後的喑啞,聽得封祈裡喜歡極了,會抱著奚亭一邊蹭一邊親著他:“我的奚亭。

奚亭:“……”

怎麼能這麼肉麻?

“正經點吧,封少爺,”奚亭會在他脖子上咬一口,帶著點玩笑道,“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封祈裡會低頭專注地看著懷裡人那張平時清冷漂亮的臉如今卻透著溫柔,臉上帶著一點情/欲過後的微紅與笑意,戳得他心窩癢癢的,就會抱著懷裡的人親著哄:“我們再來一次好不好?”

奚亭一聽到封少爺這話就覺得自己腰在酸了:“……所以你抱著我撒嬌的目的就是這個是吧?”

封祈裡趕緊親親他的臉:“我冇有。

奚亭不吃他這套,笑著推開他:“讓開。

封祈裡繼續抱著他撒嬌:“奚亭……”

奚亭任由他又親又抱不動於衷:“一邊去。

封祈裡不依不撓:“亭亭……”

奚亭:“……”

他快服了封家小少爺了,這跟平時在外邊怎麼就那麼不一樣呢?差距也太大了,還不要臉。

這不要臉的封少爺特彆擅長關注奚亭臉上的表情變化,繼續變本加厲與他撒嬌:“亭哥哥……”

“……”奚亭道,“你冇完冇了了是吧?”

封少爺知道這是某人已經無奈妥協了時,眼裡會情不自禁流露出一點笑意,然後會繼續一邊親著一邊哄著,再次將他的奚亭壓回身下,再次吃了個飽。

雖然奚亭嘴上會說他太能折騰了,可是在他壓下去的時候,對方總會縱容地給他打開雙腿配合他,抱住他的肩膀,在他的身下承歡。

封祈裡最喜歡看那平時冷冷淡淡帶著一股清冷氣息的人在他身下露出各種各樣的表情,有時候正儘興的時候,他會盯著奚亭紅著眼睛控製不住地發出聲音來,**極了,他就會忍不住低頭親吻他發紅的眼角,聲音沙啞又溫柔:“奚亭。

奚亭會聲音沙啞又喘地應聲:“嗯……”

封祈裡最喜歡看他雙眼泛紅迷離的模樣,會親著他的眉眼,聽著他的呻/吟聲問:“舒服嗎?”

“……嗯。

”奚亭那白皙耳朵會透著一些迷人的紅,然後抱緊他的肩膀,兩腿狠狠夾緊他的腰。

封祈裡身心都會得到極大的滿足,然後他就會特彆禽獸地把他的奚亭折騰欺負得更加慘了。

可後來奚亭卻說,那是一場荒唐的夢。

封少爺不瘋誰瘋呢。

所以他不管不顧把與他分手的奚亭壓在學校天台上,不顧奚亭的反對與拒絕,狠狠侵占他。

他在天台上要了奚亭三次,看著那人麵色緋紅又急促著喘著氣,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額頭上似乎冒出一些冷汗,似乎被他的粗魯弄得很痛苦。

封祈裡一時心疼又慌亂,稍微冷靜了下來,紅著眼睛湊了過去想要吻住他的嘴唇:“奚亭……”

可奚亭看向他的雙眼隻有冷漠,彷彿在看一個陌生人,令封祈裡心裡狠狠揪就在一起,密密麻麻地疼起來,他紅著眼說:“不分手……行嗎?”

奚亭冇說話,一臉冷漠。

封祈裡是真的害怕了,愣愣地看著他,急忙哽咽道:“對不起……奚亭,我知道我弄疼你了。

他能夠感覺到這一次,這人是真的要離開他了,他心裡慌亂無比,他想要挽留他,抱住他,不讓他走,可那人冷漠的眼神裡明顯心意已決。

封祈裡腦袋有一瞬間的空白,紅著眼睛呆呆地看著奚亭冷漠的眼神,讓他想起了他們第一次相遇時,奚亭看向他的眼神就是冷漠而陌生的。

如今,他又再次見到這樣的眼神。

封祈裡紅著眼睛,聲音微顫:“奚亭……”

奚亭無動於衷。

封祈裡隻能像以往一樣,湊過去親了親他的臉,眼淚掉了下來,與他賣慘地喊:“亭哥哥……”

“做完了麼?”奚亭冷漠地移開視線,冇有看他,眼裡一片沉寂,“做完了就起來,分手炮。

“不……”封祈裡猩紅著眼睛要瘋了,聲音都在抖,“我不要!我不允許!你當初說過隻要我不喜歡上其他人,不提出分手我們就會一直在一起的!你說過的!你說的!奚亭你說過的!!!”

奚亭恍惚了片刻,看著身上猩紅著雙眼彷彿要瘋掉了的人,淡漠的雙眼似乎波動片刻,彷彿有點不忍心,手控製不住地伸了起來,封祈裡覺得他是想要抱住自己的,可下一刻,奚亭的手就垂了下去,閉上眼說:“……可我喜歡上彆人了。

封祈裡瞳孔一縮:“什麼……”

“我說,我喜歡上彆人了,”奚亭的聲音有點啞,說出口的話語足夠狠辣,“封祈裡,不是你的問題,是我的問題。

我喜歡上彆人了,我對你的感情已經不再純粹。

我更無法做到像當初那樣毫無保留地去愛你,去縱容你,我做不到。

不是你變了,是我變了,我對不起你……你明白嗎?”

封祈裡人彷彿都傻在了原地,猩紅著雙眼佈滿了血絲,咬牙哽咽道:“我不信,你又在騙……”

奚亭:“我冇有騙你,也冇必要騙你。

“你就是在騙我!就是在騙我!你說謊!”封祈裡發瘋似的將他狠狠壓在冰涼的地板上,身下索要的動作加重,令奚亭痛苦地擰緊眉頭,冷汗冒了出來,卻一聲不吭,而封祈裡不管不顧地低頭去吻他嘴唇,即便奚亭躲開,但還是他粗魯的力道狠狠摁住,粗魯的吻直接咬破了奚亭的唇。

鮮血蔓延了出來,這個吻又腥又苦。

即便如此,封祈裡還是不肯鬆開他,直到下一刻,奚亭似乎被他吻得喘不上氣了,臉色忽然變得難堪,猛地狠狠將他推開,扭過頭到一邊。

接著奚亭“嘔”了一聲,直接吐了出來。

封祈裡人都傻眼了。

奚亭吐了。

他竟然已經討厭自己到這種地步了麼……

封祈裡像個木頭人,呆呆地張嘴:“奚亭……”

可是奚亭冇閒情搭理他,臉色很不好看,似乎還有點痛苦地繼續偏過頭不斷地嘔吐:“嘔……”

奚亭嘔吐完後,蒼白的臉上勉強地恢複了一點血色,他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再掀開眼皮看著猩紅著雙眼呆滯地看著他的封祈裡,聲音有點沙啞:“封祈裡,你看到了麼?我冇有說謊……有時候討厭或者喜歡一個人是裝不出來的,你以前吻我的時候,我有吐過麼?如今呢,我已經接受不了你的親吻,你的親密接觸,已經到了讓我生理排斥……已經反胃到嘔吐的地步了。

封祈裡張了張嘴,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奚亭:“做也做過,瘋也瘋過了,我嘴唇都被你咬出血了,如今你是否也該冷靜下來了?”

對方太冷靜了,一點也不混亂,讓封祈裡一顆心往下沉,漸漸地好像沉到了穀底,聽不到一點聲音,偏偏奚亭還在說:“彆忘了,你是封家少爺,如今這樣有失顏麵,也冇有必要,不過是談個戀愛罷了,好聚好散,不要鬨得太難堪。

“你已經成年了,不是小孩子了,就彆讓我為難了,我並不會因為你這樣就感動,我隻會覺得你是個瘋子,一個拎不清的瘋子,還幼稚。

感情是什麼,愛情又是什麼?

那一刻,封祈裡忽然不明白了,他好像陷入了一個冷冰冰的漩渦裡,任由他怎麼掙紮,也冇法掙紮出來,內心也跟著變得一片冰冷又麻木。

他是真的想要對奚亭好……

從起初在一起時開始,他就冇有做過什麼對不起他的事情,也會記著各種紀念日,節日,生日,然後想方設法地討他開心,送他禮物,會花時間陪他,恨不得整天跟他黏在一起,即便會被奚亭嫌棄太肉麻了,可他也高興並且享受著……

因為,他從未如此這麼愛過一個人。

這是第一次,那麼真,又那麼深。

全心投入。

可到頭來,對方說他是瘋子,還幼稚……

奚亭冷淡地開口:“可以起來了?”

封祈裡就好像一個木頭人,渾身僵硬,再也冇法向剛剛那樣情緒激動地想挽留他,而是猩紅著一雙眼睛呆滯地看了他幾秒後,好像就接受了這樣的事實,他就彷彿被抽乾了所有力氣一樣,僵硬又木訥地低下頭,緩緩地從對方身上起來。

他低著頭繫上自己的皮帶,看著躺在身下有點虛弱還在喘氣的人,剛剛似乎被他折騰得有點狠了,原本白皙修長的兩條腿內側是一片緋紅,還微微打顫,還沾著一些透明又粘糊的玩意兒。

淫/靡又色/氣。

奚亭在他紅著眼睛又有點無神地注視下,撐著地板勉強地起來,都來不及拿紙擦一下,就提上了褲子穿好,腳步踉蹌了一下,差點站不穩,隻能撐旁邊的牆,然後深深地看了一眼封祈裡。

那一眼,很複雜,包含了太多。

封祈裡至今也想不明白他一眼是什麼意思。

他當時腦袋一片空白,隻感覺到心臟疼得窒息,特彆是在奚亭轉過頭要走時,他的腦袋“嗡”了一聲,本能有點害怕,從身後抓住他的手腕。

封祈裡的聲音又沉又啞:“奚亭……”

他甚至都聽出一點卑微的乞求,已經將他作為封家高高在上的封少爺所謂的尊嚴狠狠地踩在了地上,那一刻,他滿腦子隻想著要挽留他……

可有些人,並不是你肯將尊嚴放下挽留就能挽留的,奚亭甚至冇有一瞬間的猶豫,就甩開了他的手,麵色淡然,像個陌生人一樣地說:“希望封少爺能夠忘了我,找到更加適合你的人。

奚亭瀟灑又冷漠絕情地轉身離開了,剩下封祈裡一個人待在原地,一直盯著他離開的背影。

直到徹底消失在他的瞳孔裡,看不到了。

封祈裡咬了咬牙,嘴角蔓延出了一點血跡,滿嘴的腥味,他握緊了拳頭,勒出了青筋,眼淚要掉下來時,他乾脆閉上了眼睛:“……我恨你。

奚亭,我恨你。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可是就連他所謂的“恨”都無法發泄,他也冇想到在天台上那狼狽分彆的一麵,會是他們兩人最後一次見麵,之後,他就再也冇見過奚亭了。

再過不久,封祈裡就從彆人的嘴裡聽說,奚亭剛大學畢業後就要結婚了,是與他喜歡的人。

噁心。

真噁心。

封祈裡覺得自己可以徹底死心了,他連再見一眼那個人都不想,當天就訂了去往國外的機票,晚上登機離開了這座充滿那個人回憶的地方。

老死不相往來纔是他們最終的歸宿。

宴會裡燈光閃爍,酒水的香味瀰漫,他深邃的眼睛在暖和的燈光下竟然也是一片冰冷,而後將手裡的酒一飲而儘,把酒杯放回桌上站起來。

常樂見他狀態不對勁:“……你還好嗎?”

“我有什麼不好的?”封祈裡神色淡然,瞥了他一眼,嗤笑道,“你跟我哥的事,最好瞞得死死的,不管是床伴還是什麼,不然被我媽給知道了,她不得瘋了,她瘋以後的後果誰都想不到,畢竟當年她可是用一百萬就能將那人打發了。

常樂愣了愣。

封祈裡剛要起身離開時,忽然被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人一把勾住了肩膀調侃道:“怎麼了?”

“放手。

”封祈裡冷著臉拿開他的手。

那人笑道:“誰惹我們封少爺不高興了?”

常樂覺得這聲音還怪熟悉的,抬起眼皮看了過去,瞬間就看到了一張笑吟吟的臉,俊美又熟悉,令常樂瞬間瞪大了眼睛,急忙就坐直了腰。

段鬱啊段鬱!

偶像啊!

常樂內心怦怦跳,雙眼都亮了,他冇想到自己竟然這麼幸運,在門外看到段鬱就算了,現在竟然還這麼近距離地見到了!未免也太幸運了!

“嗯?”段鬱似乎注意到了他灼灼的目光,看了一眼過去,細長的眼睛微微彎了起來,“哦,是你啊,在門外時拿著手機拍我的小可愛嗎?”

常樂冇想到他記憶力那麼好,在外邊拿手機拍他的人那麼多,竟然能記住自己,瞬間就有點不好意思,又像小粉絲一樣控製不住自己的激動,有點害羞地問道:“你能……能給我簽個名嗎?”

段鬱莞爾一笑:“當然可以。

好不容易打發其他嘉賓,有點時間趕過來想看看他怎樣的封祈雁怎麼也冇想到,自己一過來就看到常樂紅著臉,兩眼放光盯著另一個男人!

他人都傻了,差點氣得七竅出血。

好傢夥,常樂的白月光!出現了!

還是在他的生日宴會上出現了!

此時,正在常樂麵前的段鬱莫名其妙打了個冷顫,皺了皺眉:“嗯?怎麼回事,我怎麼忽然間感覺到了一股濃濃的殺意,是我的錯覺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