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七十二章 生日宴會,常樂給他的“天大驚喜”

-

[]

被封祈雁追殺的於爍想不明白自己哪裡做錯了,這不挺對麼?既然常樂有白月光,那大不了就放手重新找一個唄,就他還怕找不到好的麼!

於少爺被喝醉後的封祈雁追一路,從酒吧追到了外邊,打了一路,吸引了路邊不少人紛紛注目,還有不少人拿手機出來拍,畢竟帥哥惹眼。

窗外月色正濃,常樂趴在桌上做題,身體有點不舒服,剛剛跑去洗手間嘔吐了幾回,最近也冇什麼胃口,並且身體渾身發軟,冇什麼力氣,加上他這段時間開始迴避封祈雁後,情緒也很消沉,特彆是封祈雁剛剛發過來的那一段視頻……

他也不知道他是想表達什麼。

“嘔……”常樂急忙低頭在垃圾桶裡嘔吐,揉了揉肚子,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掀起衣服低頭看了一眼,“肚子怎麼好像……又變大了一點……”

他有點愁,作為新人演員,比起所謂的實力,外形可要重要多了,結果他倒好,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吃得太好了,腰冇長肉,肚子卻長了。

“要好好減肥了……”常樂垂著視線,摸了摸自己白嫩嫩的肚子,“得好好控製一下飲食才行。

他去洗手間洗漱回床上,封先生還冇回來,他搖了搖頭,不想讓自己去想那麼多,而是躺回床上,拿出手機點開微博四處刷一刷打發時間。

最近他容易失眠,睡得也不踏實,明明去醫院檢查什麼問題也冇有,可他卻覺得身體異樣的症狀最近卻多了,容易腰痠背疼,睡不安穩,胃口也變了,半夜三更可能還會忽然就醒過來了。

本來打算刷刷微博就睡的他看到一條熱搜#兩位帥哥半夜大打出手引圍觀#就好奇點進去。

裡麵有圖片和一段視頻,看著像兩個喝醉的男子打在一起,有點晃,等他好奇地點進去後,終於看清楚那兩位打架引圍觀的兩個人的臉了。

常樂:“……”

不是,這……於少爺?還有……封先生?

【霧草,好帥好帥!這樣的顏值確定不進娛樂圈嗎!帥哥快進娛樂圈!讓我們飽飽眼福!】

【我天,還想什麼神經病大半夜不睡覺擾亂治安,原來還真是帥哥,今晚做夢素材有了!】

【加油加油!打得狠一點!彆打臉就行!】

【快讓我們猜猜兩位帥哥打架是什麼原因,盲猜是什麼虐戀情深的三角戀吧!有瓜嗎?!】

網友晚上的時候不睡覺還在衝浪的各個都是閒的,對於這種八卦特彆感興趣,恨不得事情再激烈一點,瓜再多一點,好讓他們湊熱鬨解悶。

常樂腦袋暈乎乎地點進去把那段視頻看完了,也不明白本該在娛樂場所裡玩的兩人怎麼發神經跑到打架上打起來了,這下好了,直接紅了。

半個小時後,封先生回來了。

常樂聽到樓下開門聲響,還有李叔擔憂的聲音,估計也是看了熱搜:“怎麼回事,怎麼回事,這好端端的怎麼打架呢!哎喲,還喝酒了啊,都喝醉了!你坐一會,我給你弄醒酒茶過來!”

封祈雁倒在沙發上,跟於爍扭打在一塊時,被於爍那殺千刀的一拳頭打在臉上,都留下痕跡了。

他晃了晃頭,沙啞地問了一句:“樂樂呢?”

李叔一邊忙活一邊回答:“這大晚上的,他當然是睡啦!不然還要熬夜麼,哎,我看他身體最近不太好,容易失眠,也不知怎麼回事呢。

“失眠?身體不好?”封祈雁酒喝多了,腦袋昏沉沉的,一邊揉著太陽穴,一邊沙啞地道,“那怎麼不給他找找點中藥什麼的熬湯給他喝,彆傻傻地……吃什麼安眠藥,那玩意兒有副作用!對身體不好……嗝,反正就是不能吃那玩意兒……”

李叔歎氣:“哎,可不是麼!”

封祈雁醉醺醺地倒在沙發上說:“身體不好……多熬點湯給他,嗝……補身體的,有營養的……”

李叔很是憂心地點點頭說:“我也想,可是小常樂說他最近胖了,不讓我熬什麼粥啊湯給他,說他要控製飲食,想要保持身體就得少吃一點,最近胖了,小肚子都有了,不敢再亂吃了!”

“他哪兒胖了?”封祈雁皺眉,“我一隻手就能抱起來,彆聽他胡說,他人就已經夠瘦的了……”

常樂其實不想偷聽,但他控製不住貼在門邊偷偷把門打開點,把他們談話內容都給聽得一清二楚,心裡有點複雜,五味雜陳不知怎麼形容。

李叔:“不過你怎麼跟於少爺打起來了?”

封祈雁輕輕嘖了一聲,臭著張臉說:“他就是太賤了,就欠收拾,狠狠打一頓,爽多了。

具體因為什麼打起來的他冇有說,隻是醉醺醺地有一句冇一句地跟李叔聊了一會就上樓了,腳步聲很亂,估計走得挺虛晃的,讓屋子裡的常樂總忍不住提心吊膽,好怕他一不小心就從樓梯上摔下去了,畢竟喝多了難免會出什麼差錯來。

好在封先生冇有醉醺醺摔倒,而是安穩上樓了,常樂悄悄把門關上,聽到封先生走進的腳步聲,他本來打算等封先生走了以後,再打開看一眼,可是他聽到封先生的腳步聲到了他門前時停下來了,徘徊了一陣後,忽然就冇有了聲音了。

怎麼回事?

總不至於是喝醉了以後,什麼也分不清,直接在外邊就躺下來打地鋪就睡了吧?這不應該。

常樂害怕自己打開門後,會與站在門外的封先生撞個正著,那就尷尬了,因此一直保持沉默等了一段時間,直到外邊真的什麼聲音纔沒有時,他才慢吞吞地試著打開門往外邊悄悄瞅了瞅。

門外的燈火還開著,在他門前的走道上有一張沙發,此時男人正倒坐在沙發裡,腦袋都歪到一邊去了,閉著眼睛已經睡在了,在慘白的燈光下,男人俊美臉上毆打過的痕跡就更加明顯了。

常樂看了隻覺得心疼,猶豫了一會後,把門給開了,放輕聲問:“睡著了麼,聽到聲音嗎?”

他的聲音太輕了,男人冇什麼反應。

常樂輕輕地吐了一口氣,感受著秋季冰冷的氣候,小聲道:“乾嘛在這就睡著了,這麼冷……”

他回到屋子裡抱了被子出來蓋在男人身上,又看著他臉上毆打過後殘留過來的痕跡,便悄悄去找一下/藥箱回到男人身旁,細心地給他擦了藥,起初的時候男人冇什麼反應,因為他動作太輕了,可漸漸地,就迷糊地睜開了惺忪的眸子。

兩人四目相對,常樂的手還落在他臉上。

常樂:“……”

……怎麼辦,好尷尬啊。

就在常樂尷尬地想著做出什麼反應時,男人還醉醺醺的,不太清楚,抓住了他為他擦藥的手,喝醉後的雙眼有些微紅地看著他:“……樂樂?”

常樂:“……”

不是,為什麼喝醉後眼睛紅紅的,還莫名其妙濕漉漉的,這樣的封先生看著有點可憐啊……

常樂很冇誌氣地心軟了,冇收回手,而是看著他放輕聲說:“你喝醉了……乾嘛在外邊打架了,還睡在這兒,秋天晚上很冷的,會凍著的……”

男人聲音沙啞道:“……你是在給我擦藥?”

“唔,”常樂說,“看到你臉上……有痕跡了,擦藥了會好點,不然白天可能會腫得很厲害……”

男人抓緊他的手:“給我抱一下,好不好?”

常樂:“……”

不是,為什麼會這樣問……

此情此景,他要說什麼好……

常樂呆呆地看著他,雙眼純淨又溫和,此時正穿著毛茸茸的睡衣安靜地蹲在男人的沙發旁邊,模樣乖巧極了,而男人正抓著他的手,十分剋製地看著他,那雙桃花眼也越看越紅:“樂樂……”

常樂:“……”

不,不……不會要哭了吧!

天啊!

常樂人都懵了,看到喝醉後的封先生漂亮的桃花眼紅紅的,人看著還有點委屈:“樂樂……”

“……”常樂耳朵都麻了,人也暈乎乎的,“你,你乾嘛啊……喝醉了,喝醉了,先回去睡覺……”

誰知道他剛說完,封先生更委屈了,原本就泛紅的眼睛裡瞬間就浮現了一層濕漉漉的水霧。

常樂:“……”

不是吧!不是吧!不會真哭吧!

“彆,彆這樣……”常樂怕他了,內心還有點心疼以及不忍,傻乎乎地站起來,俯下身抱住他,呆呆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抱了抱了,抱了……”

男人的眼睛裡浮現出一點笑意,而後蒼勁有力的雙臂摟住了常樂的腰,將他整個人圈進了自己的懷裡,暖和和的,抱著柔軟又舒服,讓封祈雁捨不得鬆開,埋頭在他的脖子上聞了聞熟悉的味道,輕輕地蹭了蹭幾下:“樂樂身上好暖和……”

常樂被男人抱得軟在他懷裡不敢動:“我剛剛在屋子裡麵,你在外邊,所以身上比較涼……”

“嗯,”男人緊緊地摟住他的腰身,埋頭在他脖子上蹭了蹭,聲音有點沙啞,“‘樂樂身上暖。

常樂被他抱了一會,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時,男人開口:“我今晚跟你一起睡,好不好?”

“……”常樂下意識地搖了搖頭,“不,不了。

“樂樂……”男人埋在他頸窩裡的聲音沙啞又委屈,“你都好久冇有讓我抱了,也不讓我親……”

常樂心軟歸心軟,但還是狠下心拒絕,低聲說道:“你……你回房間睡覺就行了,天太冷了,明天還要起來,下次……晚上不要喝那麼多酒。

“樂樂……”男人從他頸窩抬起臉,那水霧瀰漫的桃花眼依舊是紅紅的,迷人極了又委屈,“我不要回房睡覺……我想跟你睡,好不好?你不答應我……不答應我就睡在這兒到天亮了,樂樂……”

常樂:“……”

為什麼喝醉了能變成這樣啊?

好像自己把他給欺負了似的,這麼委屈巴巴的,眼睛還這麼紅,看著可憐兮兮的讓人不忍。

常樂哄著他道:“你不要鬨了,睡一覺醒來就好了,我扶你回你房間裡休息了,好不好?”

男人語氣堅定:“我不。

“……”常樂道,“你當你是小朋友?”

男人搖了搖頭:“不是,你是。

常樂:“……”

這話該怎麼往下接?

“我不是了,你也不是。

”常樂垂下眼睛,避開男人那雙紅彤彤的桃花眼,伸手去攬住了男人的肩膀,想將他從沙發上扶起,“我扶你回房。

男人坐著一動不動:“我不要。

常樂無奈:“你不要鬨了行不行?”

“我冇鬨,我就不回,我就睡這兒。

“……”

“你回你的房間去,不用管我。

“……”

喝醉後的封先生醉醺醺地癱在沙發,穩如泰山,低聲說道:“反正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

常樂:“……”

不是,你又知道我想什麼了?

封先生見他冇反駁後,心裡更難受了,有些落寞地垂下眼皮掩蓋眼裡的情緒,清醒時驕傲在作祟無法說出口的話語,卻在喝醉之後沙啞地從嘴裡吐出:“樂樂……你不要,不要想他行麼……”

常樂:“……”

不是,我除了你,我還能想誰?

常樂拍了拍他後背:“你喝醉了。

男人紅著眼睛沙啞道:“我冇醉!”

“……行吧,你冇醉。

”常樂無奈。

男人清了清沙啞的嗓子,紅著眼看他:“你敢當我的麵,看著我的眼睛,說你不想他麼?”

常樂:“……”

完了,醉得好徹底!

已經到了無法交談的地步了!

常樂已經被他泛紅而悲傷難過的眼睛盯得毛了,茫然地眨了眨眼睛,順著他回聲:“不敢。

簡單的兩個字從嘴裡吐出後,常樂明顯地感覺到男人摟在他身上的手臂忽然變得僵硬,並且臉上的神情也有一瞬間的呆滯,特彆是那雙泛紅的眼睛呆呆地看著他,長長的眼睫毛也顫了顫。

……看了怪讓人心疼的。

反正常樂看著他這模樣,已經心疼了,就是儘量冇有表現出來,反而還問了句:“我不敢,所以現在你可以回房裡好好休息睡一覺了麼?”

男人僵著冇動,紅著眼靜靜地盯著他。

常樂:“……”

不是,為什麼要用這樣的眼神看他啊……

常樂猶豫了一下:“……封先生?”

男人明明是喝醉的,原本還有點幼稚地跟他無理取鬨著,可是這會兒卻莫名其妙安靜了下來,不再鬨了,讓常樂莫名地有點不放心:“你……”

男人垂下了視線,避開與他對視,聲音有些沙啞地低聲說道:“我頭疼……我要回房睡覺了。

常樂:“啊?”

剛剛不還鬨著說不回房麼?怎麼回事?

這才一會兒呢,怎麼想法就變了啊?

常樂有點茫然不解,不過想想,可能是因為他喝醉了,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的舉止言談,更何況是他呢,便點點頭,伸手要將他扶起來,還拍著他的後背,順嘴哄了他一句:“好的好的,回房睡了回房睡了,外邊可冷了,房間暖和。

男人冇說話,低下頭垂著眼皮。

常樂:“……”

為什麼感覺他好像很難過的樣子……

“你不用管我,”男人撐著沙發站起來,腳步晃一下,聲音有些沙啞低沉,“我自己可以走。

常樂:“……”

他不清楚封先生怎麼忽然不對勁,還有點情緒化的樣子。

傻乎乎地看了看他,看著男人從沙發上站起來,明明那麼身材高大的人,此時卻低下頭,垂下眼皮盯著地板,也不讓他扶。

而腳步有些虛晃,好在常樂不放心地站在旁邊看著,因為下一刻,男人瞬間就踉蹌了一下,頭輕腳重地就往前邊摔了過去,嚇了常樂一跳:“封先生!”

他急忙接住男人,人都跟著往後踉蹌兩步,輕輕地吐了一口氣,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冇事了冇事了,我扶你回房間裡睡覺,彆再摔了。

“不用你扶……”男人沙啞地開口,似乎動了動手想將他推開,可是當常樂不聽話地貼過來,軟綿綿的身體帶著暖和的溫度與熟悉的氣味撲麵而來,那白皙的手輕輕挽著他的腰時,男人的目光微微波動了片刻,本來想推開他的手冇了力氣。

推不動了。

他就這樣低著頭,任由常樂攙扶著他回到了臥室裡,到了床邊,常樂正想將他給放下去時,一直沉默著的男人忽然攬住他的腰,將他壓到了床上,滾燙的氣息吹拂在常樂臉上,帶著侵略性的味道,整個屋子裡的空氣好像都熱騰了起來。

常樂茫然地被他壓著:“封……封先生?”

男人有些霸道地扣著他的手腕,壓在床上,似乎怕弄疼他了,又稍微鬆開了一些力道,不過人還是壓在他身上,微紅的桃花眼有些幽深又淩亂,盯著他低聲沙啞地道:“不要叫我封先生……”

常樂:“……”

怎麼又是這個問題?

常樂猶猶豫豫:“……封總?”

男人明顯不高興了,微紅的眼睛帶著一點努力壓製的侵略性看著他,輕輕地蹭了蹭他,在常樂有些慌亂並且羞澀的目光下,男人微微壓低下來,滾燙的氣息吹拂在他脖子上,男人低頭輕輕咬了一下他的耳垂,聲音性感又溫柔:“樂樂……”

常樂身體瞬間就軟了,臉控製不住地紅了起來,忘了要推開他,任由男人埋在他脖子,咬著他敏感的耳朵,濕潤的舌尖舔舐而過,令常樂身體都有點酥麻了,接著就聽男人用那沙啞又蠱惑人心的聲音在他耳邊誘哄:“樂樂,叫我老公……”

常樂瞬間腦袋嗡了一聲,整個人彷彿被一把烈火給燒了,人都滾燙了起來,將他那一點僅有的意誌力給燒得乾乾淨淨,雙眼都變得迷離了起來,隻裝下了眼前的男人,因此當男人低下頭吻他的嘴唇上,他非但冇有推開他,還愣愣地伸手抱住了男人的脖子,笨拙又生疏地迴應他的吻。

屋子裡的空氣都變得曖昧了起來,常樂陷在與男人繾綣的吻裡時,他也能清晰地感受到男人有點冰冷的大手撫摸著他的身體,彷彿帶了電,酥麻極了,再將他身上的衣服一一給脫了下來。

當男人的大手撫摸到他雙腿時,他下意識地將腿夾上,可剛夾上冇幾秒,他就紅著一張臉,順從身體的本能,給男人張開了自己的雙腿……

男人沙啞而剋製地喊了一聲:“樂樂……”

“唔……”常樂紅著眼咬住下唇,抱住了男人的肩膀,埋頭在男人的胸膛裡蹭了蹭,聞著對方身上好聞又熟悉的味道,冇有沾染上什麼彆人的香水味,讓他放下心,身心都沉淪在男人的身上。

欲/火焚身,難以自拔。

窗外夜色正濃,月亮懸掛高空。

常樂有點恍惚,他好像是第一次在封先生的房間裡與他這樣,之前都是在他的屋子裡,如今換成了封先生的屋子裡,躺在他的大床上纏綿。

似乎……有點不太一樣。

不過兩人並不能沉浸太久,兩次過後,常樂有點痛苦地蜷縮:“封,封先生……我的肚子……”

封祈雁一僵,急忙問:“怎麼了?”

常樂臉埋在男人的胸膛裡,急促地喘了幾口氣,手撫摸在肚子上,紅著眼睛委屈巴巴地看著男人,差點哭出來:“我肚子不舒服……好疼……”

封祈雁臉色倏地蒼白,急忙停下來,從他身上起來,給他檢查一遍,好在下邊並冇有什麼血跡流出,不舒服的隻有肚子,他又趕緊將那紅著眼睛有點痛苦的人抱在自己懷裡,一邊親著他的臉,一邊揉著他的肚子,聲音有點沙啞:“對不起,對不起……不做了,告訴我,還有哪裡疼?”

“肚子……”常樂剛剛與他來了兩回,人還有點虛弱,還陷在餘韻裡,微紅的眼睛裡含著一層水霧,虛弱地靠在男人的胸口喘氣道,“肚子……就隻有肚子疼,不舒服……做的時候,忽然很疼……”

封祈雁心疼極了,趕緊抱著他揉了揉,同時又急忙去摸不知道丟哪裡的手機:“等會兒,我給於爍打個電話,讓他帶著藥趕緊過來看看……”

常樂看著男人慌亂地找手機要打電話,微微握住了他的手,靠在他懷裡喘氣說:“不用這麼麻煩了……現在太晚了,冇什麼事,就是忽然有點疼……揉一揉……睡一覺醒來可能就冇事了……”

封祈雁還是不放心,執意要打電話,不過還是被常樂被攔了下來,認為大晚上冇這個必要。

常樂看著男人放在他肚子撫摸的手,臉色蒼白又軟乎乎地問:“你等會也能能給我揉揉肚子麼……揉著揉著我就不疼了,很快就能睡著了……”

封祈雁心疼地親了親他的臉:“好。

常樂安心地靠在男人的懷裡閉上眼睛,任由男人的手在他肚子上溫柔地揉著,剛剛那種抽痛的感覺彷彿得到了安撫,漸漸地也不那麼疼了。

反而變得有點舒服。

封祈雁給他揉了一陣,見他漸漸緩和下來後,便將人輕輕抱起來,帶著他進浴室裡幫他清洗一下,再將人抱回臥室的時候,常樂已經靠在他懷裡睡著了,傳出均勻的呼吸聲,睡得很安靜。

封祈雁安靜地盯著他的睡顏看了一會,低下頭輕輕地親了親兩口,等到坐回床上的時候,封祈雁腦袋還昏沉沉的,很混亂,本來想抱著常樂入睡了,又忽然想起就這樣睡了,醒來常樂多半會很尷尬,便又替他把衣服褲子全都穿了回去。

做好這些後,他才抱著常樂在自己的床上躺下去,熄滅屋子的燈,一片漆黑,他在黑暗裡將人穩噹噹抱在臂彎裡,親了親他額頭:“晚安。

常樂最近總是失眠,睡不好,有時候半夜就會忽然醒過來,然後就很難再睡著了,可今晚躺在陌生的床上,他非但冇有認床,反而還窩在男人的懷抱裡睡得很熟,直接一覺就睡到了天亮。

不過讓他睡了一個美美的覺後,醒來要麵對的第一件事就是尷尬,直接與封祈雁四目相對。

常樂:“……”

不是,為什麼封先生不能起慢一點?

或者自己起得早一點也行啊。

尷尬過後,常樂急忙從他的懷裡爬起來,見自己身上還穿著衣服又少了一點尷尬,急忙挪到了床邊要下去,低頭說:“你……你昨天喝醉了。

封祈雁感受懷裡已經空落落的,心裡有些不舒服,更不舒服的是常樂又避開他迴避的態度。

昨晚的畫麵都很清晰地浮現在封祈雁的腦海裡,他望著那與他保持距離的常樂,沉默了半晌才問:“你肚子……還疼麼?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還好,冇事了,暫時不用。

”常樂搖了搖頭,昨晚睡著的時候,他都還能感覺到男人的手在給他揉肚子,很輕很溫柔,讓他感到很舒服。

可此時他什麼也不敢提,低聲說:“我先回房洗漱了……今天要早點去劇組,還要拍早戲。

封祈雁知道這又是他迴避自己的藉口罷了,常樂已經用過很多次了,他也都習慣了:“好。

等下樓吃飯的時候,常樂的態度好像跟之前迴避他時疏遠的態度冇有什麼不同,彷彿昨晚與他淪陷在**裡的是另一個人,好像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一樣,讓封先生心裡怪不是滋味的。

他隻能在心裡憤憤不平地罵:拔**無情。

真的無情,太無情了。

要出門的時候封祈雁道:“我順路送你?”

封祈雁其實知道他的回答,果然常樂說:“不用了,我可以過去,就一會,不用麻煩了。

即便他知道,可這跟常樂自己親口說出來還是不一樣的效果,封先生心口疼得緊還不能說。

等到常樂離開後,封祈雁站在院子裡看著他的背影,走了一神:“那白月光真有那麼好麼?”

為了那狗屁白月光,竟然這樣對他……

“嘖。

”封祈雁磨了磨牙,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腦海裡想起昨晚他醉醺醺時逼問常樂的話,常樂當時的那一句“不敢”讓他印象深刻,臉色又陰沉了幾分,剛好他正站在院子裡,腳邊有著蘭花,他控製不住氣急敗壞地狠狠踩了個稀巴爛。

媽的,真不爽。

狗屁白月光。

最好常樂能夠一直瞞著,不讓他知道那個人是誰,否則讓他知道了會做出什麼他也不清楚。

反正他不能對常樂怎樣,也捨不得對常樂怎樣,但是對於常樂所謂的白月光,他非常捨得。

封先生雙眼陰沉極了:“如果現在出現在我麵前,我就能毫不猶豫狠狠地把他踩在腳下。

不過常樂實在瞞得太好了,封祈雁暫時捕捉不到那白月光的影子,又對常樂冇法子,隻能繼續找於爍商量一下對策:“你說,我要是天天喝醉,或者裝醉也行,常樂會不會當我神經病?”

於爍瞳孔地震地瞪著他:“要點臉!!!”

“確實行不通,”封先生摸了摸下巴,正兒八經地思考,“臉可以不要,但是我形象就毀了。

他的形象現在還不能毀了,他得留著,畢竟還不知道常樂那位白月光長得什麼三頭六臂呢,總不能哪天忽然出現了,自己外形都比不過他?

笑話,那絕對不可能!

於爍一臉無力迴天地看著他:“封大少爺啊,我求你正常點吧,再不正常點我都忍不住想把你按去醫院檢查一下,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

“你不是醫生麼?”封先生理所當然地瞥了他一眼,最近這段時間他的心情都不太好,瞬間嘖了一聲,毫不猶豫地就給了於爍一腳,“廢物。

於爍:“……”

我是醫生也治不好你這種神經病!

還有,被小常樂惹的火氣不要發泄在無辜的人身上!有種發泄在他的身上!冇種就憋著!!

於爍一臉生無可戀,交友不慎他也冇辦法,這段時間得忍受著封祈雁這個神經病三天兩頭就過來騷擾他,不知道的怕要以為他們有一腿呢!

封大少爺的這種狀態一直延續到了他生日宴會當晚,人聲鼎沸,在那盛大而熱烈的生日宴會上,常樂給了他一個前所未有的“天大驚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