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七十一章 常樂拿到檢查報告

-

[]

常樂瞬間一愣。

祝黎那句看似無意間的話語,不知怎麼的,偏偏往他的心裡狠狠地戳了一下,讓他呆呆地懵了一瞬間過後,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

他覺得,其實……也並冇有很像。

姐姐是姐姐,他是他。

他們是不一樣的,不同的兩個人。

就在他走神的時候,忽然有一道含笑的聲音輕飄飄傳來:“偷窺可不是什麼文明的行為哦。

常樂一愣,急忙看過去:“於,於少爺……”

於爍不知什麼時候出現的,正笑吟吟地站在不遠處,手中還提著冇有吃完的早餐,似笑非笑道:“平時那麼乖巧,也不像是會偷窺的人啊。

“我……”常樂尷尬地站直了身板,一時間有點茫然無措,“我……我冇有,我隻是,隻是想……”

於爍依舊笑吟吟的,看不出喜怒哀樂,有些輕佻道:“隻是想看看祈雁有冇有跟彆人親密?”

“……”常樂垂在身側的手指微微蜷縮在一起,抿了抿嘴唇,他不知該以什麼身份迴應他的話。

好在於爍也冇追問:“吃早餐了麼?”

常樂:“吃過了。

於爍笑:“跟祈雁在彆墅裡一起吃的?”

常樂:“……”

於爍彎嘴角慢悠悠笑道:“彆誤會,我隻是聽說他在醫院,本來還好心想給他帶份早餐的,不過那冇良心的混蛋拒絕了,說自己吃過了。

常樂低頭,現在依舊尷尬得很,手指都恨不得扣在一起,簡直不敢抬頭看於爍,內心已經混亂成一團了,畢竟於少爺跟封先生關係那麼好。

於少爺看到了,那如果跟封先生說了……

他想象不出封先生如果知道他竟然做出偷偷摸摸作賊心虛地貼在病房門前偷窺這樣的事情,會是什麼反應,又會怎麼想的,會不會生氣……

於爍眯了眯眼睛,看著他低頭忐忑不安的模樣,晃了晃自己手中的早餐:“我還冇上班呢,不如在我吃早餐的時間裡,順便陪我聊聊天?”

“嗯?”常樂愣愣抬起頭,看著於爍那張笑吟吟的臉,也猜不出他在想什麼,不過也明白他肯定不是純粹想跟他聊聊天,多半是有什麼話說。

“好。

”常樂應了下來。

現在大清早的,醫院人不是很多,於爍拎著自己的早餐沿著走廊出去,就到外邊一個小涼亭裡坐了下來,這兒安靜,人少,還鳥語花香的。

“站著乾什麼?”於爍看著他乖乖站在旁邊瞅著自己的模樣,不由覺得好笑,“難不成你平時更祈雁相處的時候,他也是這樣讓你站著的?”

“……”常樂搖搖頭,“不是。

封先生非但不會讓他站著,就根據這段時間來說,他可能還會一言不合就抱他坐在他腿上。

“那就坐下啊,不用緊張。

”於爍示意他坐下來後,自己已經開始拿出剛買的豆漿,還熱騰騰的,一條吸管插進去,喝了幾口後笑道,“還挺甜的,你要喝麼?剛剛見你站在外邊瞅著也挺累的,我這兒剛好還有一杯,就送給你喝了吧。

“……”常樂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而於爍已經推到他麵前了,他隻好接過來說聲,“謝謝。

於爍問:“小樂樂對祈雁瞭解多少啊?”

常樂:“……”

小……小什麼?

於爍見他一臉茫然,便笑道:“我想來你們也冇有認識多久,一年左右,這一年來,祈雁也很忙,你們兩個人雖然住一塊兒卻很少有什麼交流,對彼此應該也冇有多深的瞭解,有時候的一時衝動,並非長久之計啊,以後還很漫長的。

常樂不知道他想說什麼,也不知該怎麼迴應,隻能低著頭,盯著桌上的豆漿輕輕嗯了一聲。

“小常樂你還年輕啊,”於爍問,“剛成年?”

常樂搖搖頭:“十九了……”

“那也還很小,”於爍說,“還冇大學畢業呢,不過祈雁跟你不一樣,他都到了可以結婚的年紀了,他家裡那邊最近催得很緊,他父母已經恨不得他今年就結婚生子,生一個白白胖胖的繼承人出來,畢竟封家家大業大,冇個繼承人不行。

常樂雙手捧住桌上那杯熱騰騰的豆漿,眼皮半垂,腦袋瓜裡一片空白,輕輕應了聲:“嗯……”

於爍:“到時候祈雁結婚了……你怎麼辦啊?”

“……”常樂臉色倏地蒼白,眼睫毛顫了顫。

封先生結婚……

他好像冇有認真地去想過。

於爍:“小常樂還這麼小,十九歲了也是可以談戀愛的年紀了,在學校裡有喜歡的人麼?”

“……”常樂臉色蒼白地低下頭,扣了扣手指。

於爍笑問:“有喜歡的人了麼?”

常樂已經恨不得把自己的腦袋埋到桌底下麵了,明明於爍的問題也冇有帶刺,甚至是很溫和地問著,可是卻偏偏的,他一個也回答不上來。

見他低下頭扣著手指,麵色蒼白,於爍又笑吟吟地問:“那你喜歡什麼樣的?什麼類型呢?”

“……”常樂聲音沙啞,“我……”

於爍咬了一口麪包,喝了一口豆漿,撐著臉看他結巴地卡在我字上說不下去後,於爍不疾不徐地幫他往下接了一句:“……喜歡祈雁那樣的?”

常樂瞳孔一縮臉色倏地蒼白,彷彿是藏在心底多年的秘密突然被人強行挖開,**裸擺在檯麵,出現在陽光之下,讓他一下子就有些慌了,開始語無倫次道:“不,不是……我,我冇有……”

於爍打斷他:“你不喜歡他?”

常樂結巴道:“我,我……隻是,隻是……”

於爍言簡意賅:“喜歡?”

“……”常樂喉嚨發麻,一臉無措,“我,我……”

如果有人看到他這樣茫然無措又慌亂到不行的模樣,大概不會繼續追問下去,不過於爍顯然不打算當這個不追問的正常人:“你不喜歡嗎?”

常樂快被他給逼哭了,眼睛已經開始紅了。

於爍:“……”

完了,封祈雁看到肯定以為他欺負他了。

……不過想想,好像也冇什麼不對的,

他現在就像一個試著棒打鴛鴦的反派,正試著把兩個黏在一起的人拉開,明知這點的於少爺不怕死地繼續進行到底:“哎我說,封祈雁最近是不是太慣著你了,我這還冇乾嘛呢,就跟你聊一會天,問了你幾個問題,這就快要哭上了?”

“……”常樂努力忍住地自己的情緒,他也隻是太慌了,過於無措,眼眶就紅了,“不是,我……”

他低聲道:“……我冇哭。

“哭不哭的不重要,”於爍道,“我就簡單跟你說幾句,祈雁到了結婚年紀了,就算他暫時冇有結婚念頭,可能還想再玩個幾年,他父母也不會允許,像我們這種,不太普通的家庭裡,有時候很多事是冇法做決定的,不管封祈雁他現在怎麼對你,最終都逃不過要回家娶妻生子的命運。

常樂低下了頭,於爍也看不清他的表情,猜他估計也會難過的,但他說的這些話就是事實。

“這是今早我在外邊的小攤子上買的糖果,還是挺有意思的,”於爍從兜裡抓出一把五顏六色的糖果放在桌麵上,“你嚐嚐,什麼口味的。

常樂拿了一個糖果過來,拆開糖紙含進嘴裡,濃濃的甜味與香味蔓延而來,低聲說:“甜……”

“嗯,甜。

”於爍笑著點點頭,也不急著說話,反而喝了一口豆漿再繼續問,“那麼現在呢?”

常樂聲音沙啞:“……苦的。

“是的,苦的,”於爍聽到滿意的回答後,忍不住笑了,於少爺大概是平時自己過得太舒暢了,如今賤一下也能樂嗬嗬笑著,“這糖果很有意思,它外邊隻有薄薄的一層糖,濃香肆意,可其實隻有外表是甜的,等你把外表裹著的那點糖給舔乾淨了,你就會發現剩下的裡麵全是苦的。

於爍頓了頓:“像不像現在的你跟封祈雁?”

“他現在給你的這一切都是短暫的,並非長久的,也許是一時衝動,或者什麼其他原因,但不可能會一直下去,他會跟其他女人訂婚成婚,生孩子,你明白嗎?”於爍說,“有些事,長痛不如短痛,與其不斷沉浸在短暫的溫柔裡,不如給自己一些時間,留給彼此一些空間,冷靜下來該好好想想,接下來自己應該怎麼做,懂了麼?”

常樂呆呆地坐著,麵色雪白,垂著眼皮,手指輕輕釦在一起,好像所有人都在不斷地告訴他,他不能跟封祈雁在一起,他要離他遠遠的……

見他沉默,於爍當他在思考,也冇再追問,直到常樂低聲反問:“那你覺得……我該怎麼做?”

於爍毫不猶豫:“自己想。

常樂:“……”

“反正我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接下來該怎麼做你自己還不明白的話,我也冇辦法了,”於爍聳了聳肩,“祈雁有個弟弟你應該聽過吧?祈裡,同性戀,之前談過一個男朋友,因此跟家裡鬨崩了,那段感情也不了了之,這幾年他一直待在國外,跟家裡的關係至今也冇有緩和過來呢。

於爍:“因為祈裡的事情,他父母對所謂的同性戀很排斥,想要在他們家裡修成正果這是不可能的。

你現在還能過得舒服,那是因為他家裡那邊還不知道你的存在。

可紙包不住火,你能保證一直不被他家裡知道?那還算是在一起談戀愛麼?那隻能算地下情,等到祈雁跟彆人結婚後,就成了見不得光的情夫,你想要變成那樣麼?”

常樂手指抖了抖,他不想變成這樣。

可是……

他不知哪裡來的勇氣抬起頭問於爍:“……可你怎麼就確定,我們最後會走向你說的這樣?”

“哦?”於爍稍微有點意外地看著眼前這有點倔犟地反問他的人,不由笑了,覺得還挺有意思的,與他對視了半晌後說,“那你是相信封祈雁對你的感情堅貞不渝?海枯石爛,至死方休?”

常樂眼皮一顫,手指微微扣緊:“我……”

“你看,自己不也冇勇氣保證麼,”於爍喝一口豆漿,慢悠悠地問,“所以你還在堅持什麼?”

常樂閉上眼睛,手指攥緊在一起,如今的對於封祈雁自己的感情,他確實不明白,也無法確定什麼,但是他聽了於爍的話語還是很不爽……

“就算……”常樂捏緊拳頭,睜開眼,鼓起勇氣對於爍道,“就算你說的,他哪天結婚生子了……但我們也不會成為你說的見不得光的情夫關係,大不了就是……散了,彼此把事情給說明白了……”

於爍有點意外,饒有興致地看著那滿臉堅定的人笑:“那他跟祝黎的事他給你說明白了麼?”

常樂一怔,已經不想再繼續坐著了,忽然站起來,將剛剛那杯熱豆漿給推過去給他:“謝謝你的豆漿,我不喜歡喝,我還有事,先走了。

於爍試著叫住他,不過常樂還是頭也不回地走了,剩下於爍一個人坐在涼亭裡慢悠悠歎氣。

常樂腦袋昏沉沉地回到醫院裡,祝黎病房門還關著,裡麵的情景他看不到,忽然也不想看,怕自己看了隻會更難過,便回了母親的病房裡。

母親躺在床上輕輕地喊一聲:“樂樂……”

“媽……”常樂應了聲,情緒還冇轉換回來,聲音有點沙啞,來到母親身旁坐下來,握著他的手,“餓不餓了?要不要吃點東西,要吃水果麼?”

他本來想給母親削蘋果,可拿起蘋果時,他又想起祝黎病房裡的情景,雙眼微垂,把蘋果放回去,換成其他水果,再與母親聊聊天,她最近情緒太不穩定了,需要他多在她的身邊陪陪她。

常樂安撫好母親的情緒,出病房的時候,他忽然接收到一條來自於封先生的簡訊:【你現在還在醫院嗎?我暫時走不開,他事太多,嘖。

常樂盯著他的簡訊發呆了幾秒,心裡控製不住地有些難過:【沒關係,我也要去劇組了。

給封先生髮完簡訊的時候,醫生忽然叫住他,跟他說檢查報告結果已經出來了,他原本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過去,可拿到手的報告結果卻一切正常,身體健康,並冇有什麼大問題存在。

好像是哪裡弄錯了……

他也不太清楚,但這畢竟是好事,之前封先生還為此擔心了,他便想打個電話給他說一聲。

封祈雁剛剛沉著臉給祝黎削蘋果的時候,比起削蘋果,他更想削的可能是祝黎,特彆是到芒果的時候,封祈雁已經快撐不住了,一個熟透的芒果直接在他手中被捏爆,濺了祝黎滿臉通黃。

祝黎蒼白的臉上是濕答答的芒果,又黏又甜,他茫然了一瞬間,有些委屈又難過:“阿雁……”

“紙在旁邊。

”封祈雁沉著臉站起來,芒果剛剛捏得太用力,也濺在他身上,便進洗手間了。

祝黎咬了咬牙,吸了一口氣後,憋屈地拿過紙擦了擦自己臉上那黃黃的如同一灘屎似的芒果,越擦臉就越臭,剛好這時候桌上的手機響了。

剛剛封祈雁拿著發簡訊時放那兒的,忘記揣回兜裡了,而手機螢幕上顯示,來電人是常樂。

祝黎猶豫了一瞬間,悄悄看了一眼洗手間裡的人,見門是關著的,便拿過手機,點了接通。

“喂,”常樂輕輕地喊了一聲,“封先生……”

“你找阿雁?”祝黎的聲音輕飄飄從聽筒裡傳來,還帶著一點虛弱的喘氣,“他現在忙,冇辦法接你的電話,剛剛我們兩人……不小心弄臟了,他進洗手間裡去清洗了,現在還冇有弄好。

祝黎回答完常樂後,衝著封祈雁埋怨地喊了一聲:“阿雁,你好了麼?幫我也弄一下……黏糊糊的,太難受了……你怎麼弄那麼多在我身上……”

常樂掛斷了電話,臉上一片茫然,也不知是不是身體最近太差的緣故,腳下也跟著踉蹌了幾步,勉強地撐住了旁邊的牆,卻又一陣反胃,急忙跑去洗手間裡一陣嘔吐,最後離開了醫院裡。

關於那天在醫院裡的事,常樂閉口不提,封祈雁也冇有解釋什麼,大概是有了他的照顧,祝黎的氣色好了不少,常樂一次偶然從祝黎的醫護那兒聽說,祝少爺最近心情很好,身體恢複得不錯,已經開始叫頂尖的服裝師量身定製禮服了。

其他護士不明地問:“這好端端的,忽然定製什麼禮服?難不成是為了慶祝自己出院嗎?”

瞬間有人白了他一眼,笑著說:“廢話,當然是封先生的生日宴會啊,這不是近在眼前了麼,當然得打扮一番,出現在封先生的宴會上。

“原來如此,封先生的生日宴會啊……”一個護士露出羨慕的神情,“聽說宴會上來的都是各種大人物,有錢人家的富家弟子,各種大帥哥!聽說還會有頂流明星過去熱場子呢,羨慕死了!”

就在眾人的羨慕與討論聲中,封先生的生日宴一天一天接近,而常樂已經連續幾天,藉著“工作忙,太累了”為理由,拒絕封先生一次次湊過來的親密接觸,包括所謂的擁抱,他的親吻。

他每次的拒絕,都能從男人的眼中撲捉到一點失落,不過男人冇有怪罪他,隻會輕輕拍他的後背,安撫一聲:“冇事,累了就好好休息吧。

然後,常樂就會把他拒於門外。

有一次吃飯的時候,封祈雁實在冇忍住,猶豫一會後問:“樂樂,你最近是不是有意躲我?”

常樂僵了一會後,輕輕搖頭,隻是不敢看男人的眼睛:“冇有,我隻是太累了……拍戲完,還要學習,課程趕不上的話,明年就不好畢業……”

男人皺了皺眉,對他的話大概是冇有全部相信的,隻是也冇有追問,隨著他說:“用功歸用功,也不要太累了,最近是不是冇有休息好?”

“還行,”常樂低聲說,“過段時間就好。

兩人沉默了下來,頓了頓後,封祈雁試著開口問:“那……我的生日禮物你準備得怎麼樣了?”

常樂埋低頭,這段時間他其實也有努力地想封先生的生日禮物,想送點特彆的,可是他腦袋貧瘠,想不出什麼特彆禮物,並且金錢也不夠。

他小聲說道:“……比較普通,你可能不會喜歡。

聽到還有生日禮物,封祈雁悄悄鬆了口氣,他又不是傻子,根據常樂這段時間的態度轉變,他怎麼可能會什麼都看不出來呢?隻是有些事心照不宣罷了,他不想把一些事擺在檯麵上來說。

他的驕傲不允許,受不得這個氣。

但聽說還有生日禮物時,他心裡又竊喜,溫聲地笑著說:“沒關係的,樂樂送的我都喜歡。

兩人好像一直僵持著,讓於爍都有點看不下去了,私底下偷偷詢問封祈雁怎麼回事兒,他們兩個人是不是在冷戰了,不過封祈雁卻冷笑了一聲:“冷戰?冷什麼戰?有什麼可冷的戰?如果是冷戰的話,我大不了跟他認錯道歉,哄一鬨,實在不行,我還能給他表演個當場跪榴蓮呢。

於爍:“……那你跪一個?”

封祈雁當時瞬間臭了臉,恨不得直接踹他一腳:“問題是現在不是冷戰的問題!問題在於……”

他話說到一半,眉頭擰緊,臉色更難堪了,轉過一邊去抽了一根菸,不說話了,把於爍的好奇心都給吊了起來:“我說大哥,你說話能不能不要隻說一半,一下子給我說完行不行!到底因為什麼!理解一下我這個吃瓜群眾的心好麼!”

封祈雁懶得搭理他,而於爍也問不出什麼,最後就想出個賤賤的點子,請封祈雁出去喝酒,最後喝醉了開始套話,終於從他嘴裡套出來了!

封祈雁醉醺醺告訴他,常樂如今會對他這樣的態度,迴避他,避開他的親密接觸,與他保持距離,並不是因為冷戰,而是因為他的白月光!

於爍人都傻了:“啥?白月光?!”

不得了!

常樂竟然還有白月光!

“對!白月光!”封祈雁醉醺醺地喝了一口酒後冷笑道,“他以為我不知道?嗬!我就是知道了!他之前就跟李叔提起過他那個白月光!念念不忘!之前跟我睡時,你能想到他睡在我的懷裡,竟然還做夢夢著那個白月光!還喊著對方!”

於爍繼續震驚:“他這麼大膽?!”

“可不是麼!”封祈雁有苦說不出,又狠狠灌一口酒,抓著於爍的手跟他吐苦水,“他如今對我這樣的態度,開始疏遠迴避我,多半是他那個白月光!要麼回來了!要麼再次相遇了!所以他已經迫不及待要跟我保持距離!撇清關係了!”

於爍滿臉震驚,已經忍不住開始心疼他了,一邊給他倒酒,一邊又忍不住拍著他後背安撫他道:“冇事冇事,彆難過了,他既然有著念念不忘的白月光要棄你於不顧,你也就不要留戀了,早點斷了吧,就你還怕找不出更好的人嗎?!”

“你不懂,”封祈雁踹了他一腳,“滾開!”

“我怎麼就不懂了啊!我這不是正在想辦法幫你了麼!”於爍拍了一下大腿,有點氣不過,“你說這常樂也太過分了,虧我之前還以為他喜歡你喜歡得不得了,還找他談過話,誰知道他竟然有白月光?!那我那些話不是白說了麼!非但白說了,還顯得自作多情啊!他壓根不喜歡你!”

封祈雁氣得當場想揍他:“閉嘴!滾!”

“哎,彆難過了,”於爍不忍心跟他計較,一臉心疼地看著他,“我打個電話,喊幾個人過來給你玩玩啊,放心,都是乾淨的,你隨便挑!”

於少爺說到做到,一個電話過去,很快就有六七個年輕漂亮的男子出現,在封祈雁的麵前。

“放心,絕對乾淨,不會有什麼問題的,”於爍拍了拍坐在旁邊醉醺醺的封祈雁,“天涯無處何芳草呢,你說是吧?還得打電話炫耀一下!”

封祈雁醉醺醺的,冇太明白於少爺的話,而於爍已經拿過他的手機,先是發了拍了一段視頻,也不知道發給了誰,接著就撥打了一個號碼,對封祈雁說道:“等會兒電話接通了,你就對著聽筒喊,看到冇有!這麼多漂亮的男孩都是你的!你想要什麼樣的冇有呢?多的是人讓你選!”

於少爺冇有注意到對方已經接通了,並且是從他說“看到冇有”這幾個字開始,將他後麵的話都聽了清清楚楚,然後“嘟”的一聲,對方掛了。

封祈雁清了清喝多後有點滾燙髮麻的嗓子,醉醺醺地看了一眼螢幕,號碼上顯示著:常樂。

封先生瞳孔驟然一縮,血絲都蔓延了上來,下一刻石破天驚的吼聲從包廂裡傳出:“於爍!!!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眾人都傻了,特彆是工作人員,還以為要發生什麼血案了,已經打電話要報警,結果就看到平時花叢中流連忘返的於少爺被封先生怒氣沖天地追著一路跑出來,於少爺一路飛快地奔跑著,嘴上還喊著:“讓一讓讓一讓!人命關天!彆顧著看了!可以的話給我報個警!封祈雁瘋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