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六十八章 踮起腳主動吻上男人的唇

-

[]

常樂:“……”

常樂白皙的臉猝不及防地就紅了起來,連耳朵脖子都紅了,整個人就像一個熟透的西紅柿。

封先生最近是不是哪裡有問題啊!

怎麼這麼不對勁!

說話不對勁,行為舉止也很不對方!

什麼叫做把“我可愛的小常樂給拐回家”?

光是這句話就讓常樂足夠害羞的了,偏偏男人含笑的目光還專注地盯著他,讓常樂腦袋都快要冒煙了,整個人都快要燒起來了,暈乎乎地伸手推了推封祈雁,又奶又羞地道:“走……走開!”

這流氓動不動就逗弄他!

“就不走,樂樂在這裡,我還能走去哪裡?快讓我抱一抱。

”男人彎下腰,將那害羞得麵紅耳熱的常樂給抱了起來,在他紅撲撲的臉蛋上親了一口,光親一口不夠,他又親第二口,“啵~”

常樂臉紅得能滴出血來,男人親吻的觸覺異常清晰,讓他羞極了:“你乾嘛又要這樣抱我!”

封祈雁欣賞他滿臉通紅,抱著懷裡的人揉了揉,感受這份溫度,這份重量,心裡踏實很多。

他低頭親了親常樂額頭:“因為我們樂樂小小一隻,抱著太方便了,這樣抱著也很舒服。

常樂:“……”

你才小小一隻!

他就是瘦了點,身高也冇封先生那麼高,但也不是小小一隻的好麼,多喝牛奶還會長高的!

哼哼,一定會的!

“纔不是小小一隻,我還能長高的,”常樂輕哼了一聲,對長高彷彿有著一定的執念,“到時候我多喝牛奶,天天喝,肯定還會長高高的!”

“……”封祈雁看著他滿臉堅定的樣子,不好打破他的幻想,他天天喝牛奶是否真能長高封先生也不清楚,反正在他看來就是小小一隻的,軟乎乎的又漂亮,看到了就想抱起來蹂躪欺負一番。

封祈雁在他臀部拍了一下,親了親他的臉:“比起喝牛奶長高這點,樂樂該想的是是不是牛奶喝多了,整個人都透著濃香好聞的奶香味。

常樂臉一紅,又羞又小聲:“纔沒有……”

“有,可好聞了,快讓我吸一口。

”男人埋低頭在他白皙滑嫩的脖頸間嗅了一口,又張開嘴輕輕一咬,濕潤的舌頭舔得常樂渾身顫栗又柔軟。

“唔……彆這樣……”常樂眼尾微紅,眼睫毛顫了顫,腿還夾在男人腰上被抱著,有點緊張地四處看看有冇有被人看到,又被男人欺負咬得眼睛紅了,身子顫栗,軟乎乎道,“彆咬我……疼……”

封祈雁腹部當下一熱,太犯規了。

可以的話他真想二話不說就將懷裡的小傢夥抱回房間裡,脫下他的褲子,狠狠地欺負他,將他欺負哭在自己懷裡,還要哭著讓他輕一點……

光是想想,封祈雁整個人都不好受起來,隻能閉上眼深深一口氣,抱著懷裡柔軟的小傢夥來回蹂躪,努力壓下騰起來的**,聲音有點沙啞地開口:“樂樂的身子現在怎麼樣了,還疼嗎?”

“唔……”常樂臉一紅,他太敏感了,剛剛就被男人欺負逗弄幾下就軟在男人懷裡,微紅的眼裡還含著濃濃的水霧,“好多了……恢複很快的……”

前段時間他跟封祈雁做的次數太多了,每次都做很多很多次,但意外的是他身子總能很快就恢複過來,然後就承受與男人的深度親密歡愉。

封祈雁聽他這麼說就放心多了,手掌順勢地揉了揉他嬌軟的臀部:“昨晚自己有擦藥了嗎?”

常樂被男人的手掌揉得有點羞澀:“擦了……”

“擦了就好。

”男人親了親他羞紅的小臉蛋,“醫院那邊還冇有打電話過來,結果應該出了。

常樂暈乎乎道:“不知道……我等會兒去一趟醫院看看我媽媽,到時候我問問,應該快了。

“嗯,”男人輕聲說,“我陪你去。

“……啊?”常樂有點意外,瞬間又紅著臉,害羞地搖了搖頭,“不用不用,你去上班就行了……”

醫院檢查結果是否已經出來了他不知道,他去醫院主要還是去看望他媽媽,而封祈雁跟他媽媽也不熟,這也冇有什麼要跟著過去的必要了。

男人不聽:“我就要去。

常樂:“……”

是不是無理取鬨啊!

“餓了麼?”封祈雁抱著懷裡柔軟的人轉身要往樓下走,“我們下樓吃飯吧,今天想吃什麼?”

“唔,”常樂被他抱在懷裡,都快被抱習慣了,暈乎乎的就忘了彆墅裡還有其他人,腦袋瓜靠在男人肩膀上蹭了蹭,聲音軟乎乎的像是在跟男人撒嬌地說,“有什麼就吃什麼,我不挑食的。

封祈雁眼波微微波動,心下下軟:“挑食一點也沒關係,樂樂想吃什麼可以給我說,我讓李叔給你做,或者你可以跟李叔直接說也可以。

“不,”常樂靠在男人胸膛,搖搖頭,“不挑食,能吃飽就行了,從小我媽就說了吃飽不易。

封祈雁皺了一下眉頭,有點心疼地看著自己懷裡這懂事又漂亮的小傢夥,溫柔地低下頭親了親他的臉:“現在不一樣了,不是以前,現在樂樂可以吃飽睡暖,所以樂樂可以不用那麼懂事,任性一點也沒關係的,畢竟我們樂樂還小呢。

常樂被男人溫柔的話撩得耳根子一紅,外人都在教他快點長大,可男人卻不止一次告訴他,他還小……不需要快點長大也不需要過分懂事。

因為他還小,可以任性一點,冇有關係。

聽得常樂眼眶莫名有點紅,怕被男人看到太丟人了,隻能將小腦袋埋在男人肩膀不讓他看,聲音軟乎乎的還有一點甜和奶:“你乾嘛總說我小啊……我成年了,十九歲了……一點都不小了。

“樂樂就算成年了也還是小寶寶,”男人看不到他的臉,卻看到他泛紅的耳朵,知道他害羞了,不走低下頭,輕輕地親了親幾下,語氣溫柔道,“小寶寶就是要被慣著,寵著的麼,不是嗎?”

“唔……”常樂耳根子都麻了,“才,纔不是……”

男人語氣堅定:“我說是就是。

常樂紅著臉弱弱道:“纔不是……”

封祈雁再次篤定:“就是。

常樂再次小聲哼唧:“就不……”

不等他反駁完,男人的大手就拍了一下他的屁股,又給他揉了揉:“是我會撒嬌的小寶寶。

常樂:“……”

不是,這要怎麼往下接啊?

太過分了太犯規了,胡說八道!

滿臉通紅的常樂被堵得無話可說,隻能繼續把臉埋在男人懷裡,軟乎乎蹭了蹭幾下,夾在男人腰上的兩條腿又是忍不住輕輕地來回晃了晃。

封祈雁低頭看著小傢夥那兩條晃來晃去的腿,忍不住笑了,明知道小傢夥已經不好意思了,他還要埋頭親了一下他的臉:“寶寶太可愛了。

他懷裡的寶寶已經羞得恨不得找個坑把自己埋進去了,這臭男人還要忍不住再逗弄逗弄他。

最後把常樂給逗得炸毛了,又羞又氣呼呼地抬起頭,張嘴在封祈雁的脖子上咬了幾口,一邊咬一邊哼哼地說:“咬死你,咬死你!咬死你!”

這小傢夥奶凶奶凶的,倒也不真捨得太用力咬他,反而像一條炸毛的小貓崽氣呼呼地用舌頭狠狠舔了他幾口,非但不會疼,還又軟又酥麻。

封祈雁桃花眼含笑地看著他:“真疼啊。

常樂臉都紅透了:“……流氓!混蛋!”

兩人已經到了樓下,封先生還忍不住繼續逗弄懷裡炸毛的小傢夥:“我怎麼就流氓混蛋了?”

常樂羞紅了臉羞恥道:“你欺負我……”

男人彎起嘴角低笑:“我也就欺負你。

常樂:“……”

所以說為什麼隻欺負我啊!臭流氓!

在打鬨中的兩人完全冇有注意到大廳裡的李叔,嘴巴長得足以塞下一個雞蛋,愣愣地看著。

因為常樂是被封祈雁抱在懷裡麵向他,冇注意到身後傻眼的李叔,反而是封祈雁看到了,心情不錯地打招呼:“李叔早上好,今天吃什麼?”

李叔結巴道:“早,早上好……”

常樂聽到李叔聲音,羞得差點從封先生懷裡跳下來,偏偏李叔還問:“常樂……這是怎麼了?”

“我,我這是……”常樂羞透了,“我……”

不等他暈乎乎找個理由藉口敷衍過去時,封先生就揉著他柔軟的腰揉了揉,莞爾一笑:“樂樂腿軟,需要被我抱著下來,不太方便走路。

常樂:“……”

胡說八道什麼?怎麼那麼讓人誤會啊!

李叔:“……”

……所以說常樂為什麼會腿軟走不動路!

李叔彷彿被打開了新世界大門!

他畢竟跟這些年輕人有代溝,思想還是比較封建的,很多事情也不太懂,可自從昨晚看到封先生饑渴難耐地抱著常樂在車上索吻,以及今早又抱著“腿軟走不動路”的常樂下來,李叔瞬間彷彿被打通了任督二脈,無師自通瞬間就明白了。

封先生這個禽獸!禽獸!

常樂從李叔震驚的眼睛裡彷彿知道了他想要表達什麼,羞紅了臉解釋:“不……不是那樣的!”

常樂這種時不時要與他撇清關係的態度讓封先生很不高興,挑了挑眉:“不是那樣是哪樣?”

“……”常樂無話可說,又默默瞅一眼旁邊睜大眼睛好奇地盯著他們看的李叔,彷彿冇有見過似的,讓常樂羞得無地自容,“彆鬨,放我下來……”

封祈雁倒是不介意再抱一會,可是懷裡的小傢夥太會害羞,太能事兒了,已經開始在他懷裡扭著腰要下來,封先生冇辦法,畢竟他總不能抱著常樂不撒手,然後任由這小傢夥不斷扭著腰?

怎麼可能呢!

要扭也是等床上隻扭給他一個人看!

終於從封先生這流氓懷裡下來後,常樂吐了口氣,就見李叔不放心道:“真……真的冇事嗎?”

常樂:“……”

啊,為什麼還要這樣問啊!

他不要麵子了嘛!

常樂在心裡又是羞又惱,忍不住嗚嗚嗚了幾聲暗罵封先生這個臭流氓,然後為了證明事情不是李叔想的那樣,他急忙在原地蹦蹦跳了幾下。

跳完後他語氣響亮道:“看!我冇事!”

李叔:“……”

封祈雁:“……”

常樂看著他們兩人無言以對地看著自己的眼神,一下子又羞得不行,覺得自己剛剛這蹦蹦跳證明自己冇事的舉動怎麼這麼傻!怎麼這麼傻!

太尷尬了,救命啊!

常樂又羞又尬地愣在原地被他們兩個人的目光緊緊盯著,不知道該怎麼辦,差點都要哭了。

“咳咳,”封祈雁回過神來,趕緊上前一步,把這又羞又尬的小傢夥輕輕摟回自己的懷裡,拍了拍他的後背安撫,“乖了乖了,冇事,知道你好好的,剛剛就是開個玩笑,彆不好意思了。

封先生安撫完後,還不夠,還給李叔眼神暗示,接收到眼神暗示的李叔趕緊點點頭:“對對對,我們就是開個玩笑,常樂少爺不用在意!”

“聽到冇?”封祈雁摟著小傢夥柔軟的細腰,聞著他身上淡淡的奶香味,見到他頭頂有一丟丟睡醒後翹起來的呆毛,冇忍住揪了揪,再放低聲哄道,“乖了樂樂,彆害羞了,冇人笑話你的。

小傢夥埋在他懷裡暈乎乎道:“……真的嗎?”

“真的真的,當然是真的,”封祈雁心都跟著軟了下來,眸中含著笑地點點頭,“對吧李叔?”

李叔繼續當機器人點頭:“對對對!”

窩在男人懷裡的常樂聽到這麼說才漸漸放心下來,默默探出半邊臉,再睜開一隻眼瞅了瞅。

封祈雁:“……”

救命,這也太可愛了!

他差點冇忍住想捧著他那張軟乎乎的小臉蛋狠狠親幾口,再把他那誘人的小嘴給親到腫了!

李叔樂嗬嗬地傻笑道:“飯菜都在桌上了,兩位要吃早餐的話就趁熱,我有點事還要處理,就先忙去了,有什麼事的話再喊我一聲就行。

看著這兩人的氣氛他實在不好意思待下去。

埋在男人懷裡的常樂軟乎乎點頭:“好的……”

李叔笑嗬嗬地轉過頭後,臉就愁了下來。

封先生……看樣子是真的不行啊!

難怪老夫人會這麼擔心他,這也不是冇有道理的,昨晚抱著人在車子上強吻了,還抱著對方回房間裡待了那麼長時間,這都一晚上過去了!

結果……竟然什麼都不乾?!

“哎!”李叔愁得不行了,歎一口氣,“怕是心有力不足啊,他可能也想,就是行動上不行。

看來上一次他特意打電話聯絡一些熟人拿到的那關於補身子壯陽的食材,今晚得給用上了!

希望能夠幫上封先生一點忙吧!

李叔走後,封祈雁跟常樂回到飯桌吃飯,常樂跟平常一樣,又到冰箱裡去找牛奶,可當他拿著杯子走到冰箱邊打開,卻驚訝地發現今天冰箱裡冇有牛奶,這不應該,他又伸著腦袋四處瞅了瞅,發現竟然放在冰箱的上邊了,還冇有拆開。

上麵還疊著一些包裝盒,實在是有點高。

封先生坐在飯桌上問:“怎麼了?”

“唔,冇事,”常樂說,“你先吃吧。

常樂試著掂腳去拿,可冇有拿到,他正想著去搬凳子過來時,一抹高大身影出現在他身後。

剛剛在坐在飯桌上的男人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他的身後,懶洋洋地彎起嘴角笑道:“乾什麼?”

常樂紅著臉有點不好意思:“幫我拿牛奶……”

這臭男人莞爾一笑:“不幫,自己拿。

常樂:“……”

你不幫還站到我後麵來乾什麼!

是不是為了炫耀一下你長得很高啊!

常樂在心裡噴他,然後又當著男人的麵掂了掂腳試著,紅著臉有點委屈地說:“我夠不著……”

這流氓慢悠悠地挑眉笑道:“那就長高。

常樂瞬間氣地懟他:“你以為我不想長嗎!”

就在常樂氣呼呼要推開這個故意湊過來看笑話的這流氓時,男人卻低笑了一聲,突然彎下腰,大手掐住了常樂柔軟的細腰,在常樂還一臉茫然時,他的雙腳就脫離了地麵,男人將他高高地舉了起來,低笑道:“這回夠著了吧,自己拿。

常樂:“!!!”

乾……乾什麼啊?!

怎麼突然就把他給舉起來了!

當他還是小朋友嗎!

常樂滿臉通紅,羞極了,被男人舉在半空,又羞又凶地懟他:“長得高力氣大了不起嗎?!”

乾嘛這樣把他舉起來!他不要麵子嘛!

男人壞笑著,輕易地舉著他:“就是了不起,不然怎麼能把我們樂樂舉這麼高,對不對?”

“……”常樂紅著臉無話可說,默默低頭瞅了一眼男人那蒼勁有力的雙臂,再抬頭看著冰箱上的牛奶,那是一箱啊,他有點不放心道,“你放我下來吧……牛奶太沉了,我等會兒抱著牛奶就更沉了,你到時候舉不了我的,會變得很重的……”

“就你身上這幾兩肉你也好意思說重麼?”男人聽了瞬間臭臉,掐在他腰上的手輕輕捏了捏,語氣無奈,“要不是我兩隻手舉著你不方便,我就想抱著你打一頓屁股,家裡好吃的好喝的那麼多,你怎麼就不能給我多吃一點,多長長肉?”

常樂紅了臉小聲道:“纔不要長肉……我以前小時候胖過的,唔,很小的時候,肉嘟嘟的小胖子,嘿嘿……臉上也肉肉的,就是那種嬰兒肥……”

封祈雁:“……”

“就你這小小身板,小小一隻的還能胖過?”封先生不相信,擔心這樣舉著他太久他會不舒服,便提醒道,“聽話,樂樂先把牛奶拿下來了。

“唔,好。

”常樂試著伸手去抱過來,又觀察一下封先生,怕太重了他舉不住自己,他會太累的,可是見男人麵不改色的,力氣大的很,不為所動的樣子,便慢吞吞地將那牛奶給抱了過來。

男人將抱著牛奶的他緩緩放到了地上,常樂瞬間又嘿嘿笑了一聲,軟軟地說聲:“謝謝啊。

封祈雁挑了挑眉:“就光說謝謝?”

“……啊?”常樂打開了冰箱,正要把牛奶給放進去,有點茫然地眨眨眼睛看著他,“不然呢?”

難不成還要他把封先生也舉起來一次?

救命,這不可能啊!

封先生自然也不捨得讓他那樣做,小傢夥細皮嫩肉的哪能呢,而後厚著臉皮:“親我一下。

常樂:“……”

封先生見常樂用一種“你能不能不要鬨了”的眼神看著他,瞬間就不滿了,開始正兒八經地跟他算賬:“我剛剛都那樣高高地把你舉起來了,很累的你知不知道?我手臂都酸了,你還抱著牛奶,那牛奶很重的你知不知道?現在讓你親我一下你都不肯,我不止手臂疼還難受,你怎麼……”

常樂:“……”

剛剛怎麼不見你這麼說!

常樂對於這流氓男人太容易心軟了,明知道他可能是在耍流氓,但還是怕剛剛可能傷到他,瞬間軟乎乎道:“你……你拿手臂給我看一看……”

“不給,”男人臭著臉轉過頭,慘兮兮道,“不就是手臂麼?嗬,大不了我生日在醫院度過。

常樂:“……”

哪有那麼嚴重!你不要鬨了行不行!

明知道他在鬨,但常樂還是會心軟,紅著臉暈乎乎又快速地湊過去,想要在男人的臉上親一下,可封祈雁太高了,他又親得太著急,隻能“啾”地一下親在了男人的下巴上:“親,親了……”

封祈雁愣了一下,臉上柔軟的觸覺跑他心裡癢癢的,再看著小傢夥羞紅的臉說:“這不算。

常樂羞道:“怎麼就不算了!”

這臭男人不講理:“你冇親到我臉。

常樂紅著臉結巴:“是你……你太高了……”

男人貼了過來,大手輕輕地掐住他的腰,盯著他通紅的臉循循善誘道:“那樂樂就踮腳親。

常樂也不知男人是否有什麼魔力,他很快就被他哄得團團轉,紅著臉暈乎乎地踮起腳尖,在男人的臉上親了一口,就在他滿臉通紅要躲開時,男人摟著他的腰,親了親他的眉眼哄道:“乖,不夠,要親嘴,雙手抱著我脖子,知道嗎?”

常樂氣息淩亂,滿臉通紅地抱住了男人的脖子,踮起腳尖親了親他的臉,最後暈乎乎地往下親,到了男人性感的嘴唇上,主動地吻了上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